第三十卷 第十六章 進擊的狼人

  在我腳下骨碌轉動的那個頭顱狹長,犬牙交錯的嘴巴上面盡是茸毛,形容恐怖。

  這玩意哪里是人,分明就是一頭狼。

  不過瞧這頭顱的臉上茸毛頗少,上面的表情豐富,跟人似乎又有一些相似之處,臨死前似乎還在嚎叫著什么。我的心中一緊,想起宮老七之前與我們所說的那情景,知道這就是他所遇到的那些朝著老桃樹跪拜的狼頭人,而這山壁石峰中,也就是所說的藍色山石。

  既然是這樣,那么從這山縫往里走,那邊能夠直入那桃花源地里去了。

  想到這里,我的心中不由得一陣發緊,瞧這狀況,只怕雜毛小道和小妖已經追著邪靈教的眾人進入了這里。我并不知道里間的地形,但是瞧著那藍色詭異的山石,心里面說不出來的壓抑,堵得慌,有一些呼吸不過來的感覺。我沉思了三秒鐘,決定拿出手機來再次求援,然而當我將手機拿出來時,剛買不久的諾基亞5800濕漉漉的,早就已經修成了正果,再無聲息。

  這手機是剛才我與嶗山派的飛機場女孩洛小北共同跌入溪水之中的時候進了水,雖然我大諾基亞在防摔性能上是一等一的厲害,但奈何不如摩托羅拉的三防手機給力,一旦整機進了水,那便妥妥地殘疾。

  瞧見那個飛機場女孩洛小北跟著跑過來,我恨恨地瞪了她一眼,伸出手來問她:“你手機呢?”

  洛小北緊了緊手中的劍,很無辜地說道:“我沒錢買手機……”

  她的回答讓我一陣無語,嶗山派為什么這么窮,有功夫給她配一個可防止蠱蟲降頭的檀木牌,卻連花幾百塊錢給這真傳弟子配一臺手機的經濟能力都沒有?真傳弟子啊!我實在無力吐槽,這些家伙好像活在古代社會一樣,連手機都沒有。

  瞧見洛小北表情堅毅,似乎決定要跟著我一起進去,想起她之前伏擊我的時候,那漫天的劍影,又見她如此堅決,我也沒有再逼著她離開,只是跟她約法三章,進去之后,一切都要聽從我的命令,不要胡亂行事,要是萬一她拖累了我,說不得我就要辣手摧花了。

  洛小北咬著雪白的貝齒點頭,說好,你們是不是上面派來對付邪靈叫的,我聽你的便是了。

  我笑了,說你的說法雖不中,但也差不多了。但是常言說得好,“不怕神一樣的敵人,就怕豬一樣的隊友”,我再次跟你申明一點,倘若你由著自己的性子行事,并且惹了禍事,說不定邪靈教的爪牙還沒有遞過來,我的刀子已經捅到了你的腰眼上了!

  洛小北見我說得嚴肅,吞了吞口水,然后再次鄭重其事地點頭:“只要你能夠帶著我給師兄們報仇,我什么都聽你的!”

  在得到了面前這個美麗的飛機場女孩肯定的回復之后,我沒有再理會別的,將擋在我面前的這狼頭踢開,讓朵朵在我身邊警戒,然后一步一步地朝著石縫處走去。這條石縫藏在山丘和林木之間,最寬不過兩米,窄半米,兩邊皆是半人高的雜草,倘若不注意,還真的很難發現。不過這并不是重點,此處似乎隱隱存在這一種陣法,將這個石縫給遮掩住,平日里瞧見,定然是一座山丘,不見其它。

  洛小北跟在我的后面,走了十幾米,她突然出聲說道:“大、大哥,這個地方不對勁啊,好像有東夷迷幻殺戮陣法的氣息存在啊?”

  我停住腳步,回頭瞧她,說什么是東夷迷幻殺戮?

  她咽了咽口水,說我也不知道,只聽我師父說過,以前在青嶼往東有一個蓬萊仙島,那是常人求仙之所,不過在此之前,還有一些散落的島嶼,上面生活的人就被喚作東夷,這些靠海為生的漁民們在與大自然的斗爭中學會了很多巫術,特別是海上經常有海市蜃樓,他們從那里學會了如何制造迷幻,并且用來對付登島的外人,讓那些人的心靈最后被殺戮和恐懼所吞噬……

  我拍了拍額頭,嘆息道:“手機沒有我就不說什么了,小姐姐,你讀書的時候沒有學過地理課么?青嶼往東走是大公島、朝連島,再往東就是南朝鮮,再走的話就到了東瀛扶桑,小日本的干活,所謂的東海蓬萊仙島,完全就是神話傳說。當然,倘若你把這些東西當做歷史地理來看,我也無話可說……”

  洛小北不說話了,不過瞧她的臉色,似乎頗不服我的話語。

  我也無奈,這石縫順著走,沿路又見到了兩頭狼頭人,有一個胸口心臟被掏碎,有一個頭被打爆成了西瓜,瞧這出手的狠厲程度,我估計也就是周林這個家伙的得意之作。

  越過第二具尸體的時候,我下意識地摸了摸額頭上面那“吸血鬼的憎惡”,想到威爾曾經告訴我,想要將這印記給完全抹除掉,需要火蜥蜴血液、狼人內毛以及一些其它材料,其他的都好說,這前面兩種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所以我一直靠著大師兄給的遁世環遮掩氣息。

  然而這終究是一種讓人厭煩的東西,我蹲身下來,在死去的那個狼人下身摸了幾把,發現并沒有威爾跟我說過的模樣,難道說這些都不是狼人,我所需要的那些東西,真的都需要進口才行么?

  又復走了三十多米,前面的空間豁然開朗,心中沮喪的我瞧見遠處在月光下盛開的桃花,微風拂面,那種甜絲絲、迷人心懷的花香味立刻就傳到了鼻翼間,有些醉,也有些癢,想要打噴嚏的感覺。這念頭剛剛一上來,立刻被我強忍了下去,然而正待我高興自己的警惕心,旁邊立刻傳來了噴嚏聲。

  阿嚏、阿嚏、阿嚏……

  洛小北一連打了六個噴嚏,臉上流露出了一絲艷紅,頗為嫵媚,而我的心卻開始往下沉去。

  洛小北也知道自己闖了禍,連忙用左手捂住了嘴巴,然而下一波噴嚏卻已然在醞釀中了。快速走出石縫中,瞧著遠處丘陵起伏的桃花林,我的心中就有些發慌,因為除了我們以外,其他的所有人,都消失不見了。

  正疑惑間,我聽到左邊的桃花林中傳來了窸窸窣窣的聲音,一開始還是很淡,然而仿佛就在一瞬間,那些聲音開始成倍疊加起來,讓我們的心中發慌。

  過了兩秒鐘,在空中飄著的朵朵突然扭身朝著我大聲喊道:“陸左哥哥,快跑,往山上跑,往樹上跑……”她的話音未落,從下方的桃花林中已經躥出來四五頭身形如同小牛犢子一般的野狼來。這些牲口渾身都是黑色的絨毛,四腳抓地,頭顱長長,還伴隨著憤怒的嚎叫聲。

  我的心中一跳,剛剛想要回過身去,便想起與狼搏斗不能夠背對的基本格斗原理,于是一邊后退,一邊直面狼群。

  這些從桃林里、荊棘叢中躥出來的畜生個頭普遍很大,趴下來接近有兩米了,攜著呼呼的風勢,十分兇猛。領頭的是一頭左邊眼睛處有一條猙獰傷疤的黑狼,還在離我們七八米遠的地方,便騰空而起,如一道颶風,朝著我直撲來。

  見慣了大場面的我并不驚慌,努力地調整好自己的呼吸和步調,瞧見這東西轟然撲來,便朝著前方一滾,盡量將自己的重心和方位降低,然后將右手上面的山寨軍刀往那畜生溫柔的肚子處一舉。

  我來不及多思考什么,便感覺到山寨軍刀的尖口處傳來了巨大的力量。

  我順著剛剛接觸的皮膚往上面一劃拉,便感覺一大盆溫熱的內臟和鮮血都噴在我的頭頂,腥氣四溢,讓人作嘔。不過也就是這一下,我醒悟到了,這些狼群之所以會出現在這里,并且朝著我們就是一陣猛撲,想來是它們也聞到同類的血腥味,火速前來增援。

  它們定然以為那幾頭狼是我們順手給殺掉的,雖然我將第一頭跑得最快的狼給滅掉,但是接下來洶涌的襲擊還是讓我防不勝防,在重傷了兩頭野狼的時候,我已經挨了兩記爪子,當時的情形實在是太混亂了,根本就來不及瞧太多,唯有咬著牙包谷,硬生生挺過去。

  然而這些東西實在是太多了,當我擺平第一波的時候,我的身邊已經圍滿了一圈,吐出長長的舌頭,虎視眈眈地瞧我,仿佛只要是有人一聲令下,它們便會將我們給撕碎的模樣。

  所幸的是我帶著的這個洛小北先前表現平平,此刻手上的劍卻如同魚入大海化為龍,一把青鋒寶劍化作了細密而凌厲的大網,將所有試圖靠近的畜生要么都給趕了回去,要么直接梟掉頭顱。

  我們便這樣一邊擊一邊退,退到了丘陵上的幾棵樹里,我朝著洛小北喊道:“上樹!”

  她倒也聽話,聽到我的話語之后,迅速轉身而奔,朝著我旁邊的那棵大樹沖過去,然后三兩下跳上了樹枝。我心中稍定,也沖上樹去,站在枝頭,舉目遠眺。正在我一邊防備樹下的攻擊,一邊四處打量的時候,突然狼群中躥出一頭老態龍鐘的家伙來,仰頭一陣長嘯,凄厲的聲音,響徹夜空。

  我們被圍攻了,而且還是一群狼,一群詭異的狼。

1條評論 to“第三十卷 第十六章 進擊的狼人”

  1. 回復 2016/03/18

    牙包骨

    他一著急就咬我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