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卷 第十七章 才出狼窩,又入虎穴

  按理說如我這般的修行者,出生入死十多回,斬殺過的兇獸無數,連閔魔這樣恐怖的魔怪都喪生于我的手中,狼群對于我來說,僅僅只是開胃小菜而已。

  然而當我站在粉艷桃花綻放的桃樹之上,朝著下面瞧看的時候,卻忍不住一陣心慌。

  尼瑪,這哪里是狼群,分明都是一群成了精的野狼,有的四肢著地、體型碩長,有的雙足著地、身材高大……黑夜里,它們的眼睛一片紅光,里面裝載著暴戾和嗜血,以及想要將我們撕成碎片的仇恨。

  樹下總共圍著十三頭狼,我們剛剛爬上了桃樹,驚魂未定,但見一頭毛發花白的老狼從后面躥出來,仰著頭,長長的脖子下面一撮紅毛抖動,凄厲的狼嚎聲從它的喉嚨里面傳出來,仿佛沖鋒的戰鼓,有著無窮的魔力,讓人心中感到一陣莫名的荒涼。

  這狼嚎聲一出,其余的十二頭狼立刻就發瘋了一般,渾身的毫毛炸起,如同刺猬,朝著樹上的我們撲來。這桃樹并不算高,六七米的樣子,這些家伙后退往地上一蹬,身子便如同利箭,尖銳的爪子就朝著樹枝上的我們抓來。

  此番的我們并沒有宮老七那般的好運,狼人們不但沒有磕頭認老大,反而攻勢兇猛如潮,我所寄身的這顆老桃樹被撞得搖搖欲墜,下方的斜枝全數被抓落,落英繽紛,粉紅的、粉白的桃花伴著桃枝落在泥地里,伴隨著沉重的巨狼落地聲,場面一時混亂。

  我還在憂愁著堅持不下,便聽到身后傳來一聲驚恐的尖叫:“啊——”

  我的心臟一收,回頭看去,但見飛機場女孩洛小北從我身后的樹上跌落下來,摔在一頭剛剛落地的巨狼背上。她的叫聲引來了四五頭畜牲的注意,扭過頭去,朝著這個手持青鋒寶劍的女孩子撲去。我的心一陣劇烈跳動,在思考了0.2秒鐘之后,我翻身而下,與一頭朝著我飛撲而來的巨狼一同落在地上。

  砰!我的身子重重砸在那頭野狼的身上,刻意加重的力量使得它一陣悲鳴。

  然而到底是有智慧的畜牲,它在受創之后,并沒有急于爬起來,而是就地一個翻滾,將我給掀翻在地。我神經始終處于高度集中狀態,在左肩一著地之后,立刻彈跳起來,朝著洛小北跌落的地方沖去。然而出乎我意料之外的事情發生了:洛小北不但沒有受傷,而且還將身下的那頭巨狼給控制住,雙手緊緊抓著那頭明顯比同伴龐大的野狼脖子處的鬃毛,使勁兒一拉。

  那畜生一陣悲鳴,居然帶著她朝坡下狂奔而去。

  洛小北顯然有過馬術鍛煉,她的身子像最輕靈的燕子,緊緊伏在那頭巨狼身上,然后如風一般,從四五頭野狼的包圍圈中越眾而出,很快就消失在桃花林中。

  洛小北的成功突圍,使得我這次英雄救美變得無比傻波伊,瞧著三兩頭野狼快速跟去,而其余的都朝著我橫撲而來,我心中一萬頭草泥馬飛奔而過,人卻也不敢多做停留,朝著另外一個方向的山坡之下跑去。

  人能夠跑得過狼么?

  能,我相信這個世界上一定會有這樣的人存在,但我還知道,那個人一定不會是我。

  雖然我曾學有山閣老在怒江峽谷地府中留下的三條功法線路,那條奇經雖然能夠讓我擁有類似佛教“神足通”的神通,但是那只是遠景預期目標,此刻的我,僅僅只是一個逃路比較快的人類而已,在狂奔到山坡之下的時候,一道腥臭的狂風從后腦吹來——呼!

  接著我被一道巨大的身影給按倒在地,翻滾了幾圈之后,溫熱中含著讓人作嘔的惡臭在我的身后吹拂,我的脖子往反方向一縮,余光中便瞧見一個丑陋而猙獰的頭顱出現在我的左邊,趴在我的肩膀上,一口啃在了青草地上的雜草,草汁濺在了我的臉上,格外青澀。

  在高速的翻滾中,我的頭有一點兒暈,還沒有怎么反應過來,不過一直伴在我身邊的朵朵倒是時刻著緊我,見到我吃了虧,立刻渾身顫抖,萌美的小臉上面全部都是青色的猙獰,一下子附在這頭畜牲的脖子上,使勁兒地拉,口中哇哇大叫:“放開陸左哥哥,讓我……”

  朵朵的整個臉龐都變成了青黑色,但見那頭接近一米七的巨狼被她掐住了脖子,渾身顫抖,再也沒有精力過來咬我,而是伸出爪子,去刨坐在自己脖子上面的朵朵。

  朵朵本來是個十分厲害的小鬼妖,倘若是小妖在,三五個巨狼并不在話下,只是這小丫頭心善,對于戰斗一事并不熱衷,故而并沒有將自己的潛能爆發出來,此刻看到我被撲倒在地,生死關頭,立刻爆發出了巨大的潛能,將力量迸發到了極致,喀嚓一聲,竟然將這頭恐怖的野狼脊骨掰斷。

  被朵朵來了這一招,那頭本來蘊積著巨大力量的野狼一聲悲鳴,嗷嗚一聲,爪子在草地上刨出幾個深坑來,最終沒有了氣力,趴在我的身上不再動彈。

  生死就在一剎那,見到朵朵將我身上的那頭野狼給弄死了,我的心中狂喜,身子一扭,從這龐大的狼尸之下掙脫出來,回頭瞧去,但見身后七八頭野狼,或雙腿或四肢,從坡上狂奔而來,心中膽寒,朝著懸空而立的朵朵大聲喊道:“朵朵,青木乙罡!”

  青面淚目的朵朵聽到我的呼喊,臉色一肅,一串咒文從她的口中唱出,頓時間,地上的依依青草全部都變了模樣,在黑夜中蔓延開來,倏然前伸,好幾個狂奔中的巨狼被絆住,身子騰空而起,重重砸在了草地上,傳來骨頭碎裂的身影,接著那些荊棘藤蔓便開始蔓延上了身子,將它們給牢牢束縛在了地上,堅韌的木刺扎入這些家伙強悍的皮膚里,泌出鮮血來。

  有了朵朵拖延這一點兒時間,我招呼她一聲,頓時就轉身狂奔,隨意找了一個方向,朝著前方就是一陣狂奔。

  然而朵朵的青木乙罡終究只能祈禱遲緩的作用,治標不治本,先前的幾個野狼很快就開始將纏繞在身上的荊棘藤蔓給掙扎脫了大半,以我的這速度,倘若不找到一個臨時的庇身之所,再這樣盲目地跑下去,只怕很快就要被撲倒在地,分食一光。

  被人撲倒是一件美妙的事情,特別被是美女,但倘若是丑陋而猙獰的野狼,或者是狼人,我就真的是欲哭無淚了。就在我焦灼無助地奔跑時,從左邊的林子里突然又躥出一頭巨狼,嚇了我一大跳。

  山寨軍刀已然被我握在手里,正準備拼死反抗的時候嗎,突然傳來了一聲清亮的叫聲:“大、大哥,快點兒上來,我帶著你出去!”

  在這群狼環視的情況下,這聲音宛若天籟,我扭頭過去,看到那一頭巨狼的身上,竟然就是先前騎狼而逃的洛小北。這個小妮子不但沒有逃走,反而騎著狼過來救我了。我也沒有時間多想,瞧見她朝我伸出手來,于是跟她拉在一起,接著前沖的力量,縱身就躍上了狼背。

  這頭巨狼足足有兩米多長,比同伴都要強壯許多,力量也恐怖得很,駝著我們兩人也沒有晃蕩一下,四足著地,鼻子上面噴著白霧一般的粗氣,根本沒有等我坐穩,便朝著密林深處狂奔。

  我以前沒有騎過馬,此番一上狼背,感覺自己上了一輛高速行駛的汽車,周圍的景物飛速掠過,唯一讓我難受的就是屁股,被這畜生背脊的骨頭硌得生疼,顛簸不已,為了防止被甩下來,我不得不抱著前面的洛小北。然而我這一抱,本來英姿颯爽的女騎士立刻一陣尖叫,大喊你干什么?

  我這才發現自己抱住的是人家的胸,略感尷尬,瞧著洛小北慌里慌張,而我就要被甩下去,趕忙將手往下移,搭在了她的小蠻腰上——坦白的說,觸感幾乎一樣……

  即使是如此,洛小北也還是很緊張,呼吸急促,危機關頭,我也管不了太多,瞧見那巨狼倒也熟悉地形,帶著我們將身后的狼群給甩開,不由得好奇地問洛小北,她是怎么馴服這頭古怪的巨狼的?

  洛小北在駕馭的過程中,揚了一揚右手上面一個帶著鈴鐺的金手圈,得意地說這是她師父送給她的生日禮物,叫做靈寶馭獸環,對于這些禽獸有著很好的驅使作用……

  瞧見那布滿符文的金手圈,我不由得咽了一口唾沫:果然是名門正派的弟子,這底蘊,這身家,真的讓我們這些自己打拼的苦孩子羨慕到心碎。

  洛小北跟我說明完之后,不再理我,而是僅僅抓住這頭巨狼脖子處的鬃毛,在它的耳邊喃喃說著話。耳邊的風聲呼呼,我也聽得不是很清楚,正想問呢,便見到身邊的林木一空,我們出現在了一處寒潭岸邊,在我們左方前十米處,有一個穿著黑衣的矮個兒,正直愣愣地瞧著我。

  這個人,不就是之前認出桃花獾的那個邪靈教高手么?

  尼瑪,這頭巨狼居然將我們給帶到了邪靈教面前?

7條評論 to“第三十卷 第十七章 才出狼窩,又入虎穴”

  1. 回復 2014/01/24

    你爹、

    尼瑪、還倆米多的狼、太雞巴能吹了、你怎么不說3米呢!你很各央人

  2. 回復 2014/01/24

    你爹的爺爺

    尼瑪、還倆米多的狼、太雞巴能吹了、你怎么不說3米呢!你很各央人

  3. 回復 2014/12/10

    南充老子

    你爹 你爹的爹 你爹的爹的爹 你爹的爹的爹的爹 哎喲 咬舌頭了!

  4. 回復 2014/12/27

    天師宗掌教天師

    是的喲,兩米的狼,太吹了啊!比馬都長,感覺這段是槍手寫的,根本不符合作者一貫嚴謹的寫法!更蛋疼的是作者對地理和方位的描寫太水了,怎么想都浮現不出一個完整的屏幕!

  5. 回復 2015/05/02

    哦賣嘎

    臥艸,兩米長,這什么概念,姚明那么高了啊,這等于騎姚明啊

  6. 回復 2016/03/13

    海綿體寶寶

    一群傻波伊,不想看別叨逼叨

  7. 回復 2019/03/18

    Zero

    北美灰狼是分布在美國北部、加拿大等北美洲灰狼亞種的統稱。其中體型最大已滅絕灰狼亞種基奈半島狼,現存最大狼種不列顛哥倫比亞狼,成年公狼全長達1.8到2米,一般體重為50-80公斤,最大的北美灰狼甚至可達90公斤,肩高達90厘米左右。在自然物種范疇下,北美灰狼是地球上最大的犬科動物。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