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卷 第十八章 亂拳打死老師傅

  才剛剛舍生忘死,費盡心力地逃脫出了那些巨大野狼的包圍圈,一口氣都還沒有開始舒緩,又闖到了邪靈教眾的面前,體內肥蟲子還沒有蘇醒的我不由得暗叫一聲苦也,而心臟也跳了個不停。

  不過我雖然驚惶,但是臉上卻沒有露出半分來,定眼瞧去,卻不由得松了一口氣。

  原來在這寒潭泉眼邊上的,有且只有那一個矮個子黑衣人,至于我最為忌憚的邪靈教右使洛飛雨和新任十二魔星的周林,卻都沒有了身影。

  我這邊驚慌,而那個黑衣邪靈教的矮個兒漢子瞧見從黑黝黝的林中躥出一頭巨狼,身上還騎著兩個人,不由得也嚇了一跳,身形倏然往后退了兩步,然后站定,手往后面一招,立刻出現了一桿繪滿符文的旗幡,上面描繪的圖案是鐵樹地獄中的慘狀,一株株布滿尖刀的鐵樹之上,吊著好多鬼魂,哭嚎聲響徹天地,旗幡上面有黑霧飄下來,將這個矮個兒漢子給渲染得分外恐怖。

  我們身下的那頭巨狼沖到了泉眼寒潭的邊上,倏然止住身形,喉嚨里面有著抑制不住的嘶嚎聲。

  這樣陡然的停止讓我的身子止不住地往前傾去,好在洛小北頗有經驗,往后仰了一下,抵消了這股沖力。我趴在洛小北的身后,整個人都被擋住了,矮個子瞧見洛小北這模樣,不由得嘿然笑了,說黑蝠到底還是年輕,手底下面居然漏了人,倒是要讓老子來處理,嘿,你們兩個小輩,你們的師兄們魂兒還沒有走遠,下來吧,讓你毛乙久毛爺爺陪你們玩玩,然后送你們一程。

  這個毛姓漢子瞧見洛小北的打扮,知道是落了網的嶗山子弟,便放下了心防,朝著我們這邊嘿嘿笑。

  瞧他這托大的架勢,我知道這個家伙在魯東此地,應該也是一個出了名的高手,不然也不會做出這般姿態——毛乙久?我暗自念著這個名字,心中突然一動——在得知我們到了魯東之后,大師兄曾經托董仲明給我們傳來一份名單,上面有一些需要注意和提防的人,這名單里面就有這個人。

  毛乙久是邪靈教濱海鴻廬的鬼道高手,出身于海上的漁民家庭,本事傳承于某海上散人,手段毒辣,腦子聰明,為人低調,資料頗少,不過去年小佛爺奇襲白城子的一事中,便有他的身影。

  當時官方可是出動了大批的力量,在隨后的追查活動中重重打擊了邪靈教東北的勢力,而大師兄和袖手雙城趙承風也就是在這一次事件中光彩大放,屢立奇功,使得在接下來的大整頓中,各自謀到了邊疆重臣的職位。

  能夠在總局瘋狂的清洗中保存住性命,并且在此刻還優哉游哉,光是這一點,就足以說明此人的厲害。

  洛小北高踞在巨狼之背上,瞧見了這個身子魁梧且矮小的漢子,雙眼噴火,咬牙切齒地說道:“剛才殺我師兄的,是不是有你一份?”

  毛乙久搖動著旗幡,嘿然笑道:“殺你師兄的人鉆進洞子里面去了,那個家伙下手太黑、太快,我沒有撈著,不過呢,殺你們兩個漏網之魚的事情,倒是沒有人跟我搶了。哈哈,本以為守門口的我撈不上什么好處,沒想到還有兩個粉嫩嫩的后輩正等待著我,果真是皇天不負有心人啊——來,小妹妹,小弟弟,你毛大爺來疼你們!”

  這個家伙說這話,居然將猩紅的舌頭給吐了出來,這家伙的舌頭跟那蛇信一般,頗長,居然能夠得著鼻子,露出來的這一副造型,讓人不寒而栗,與他眼珠子里面的嗜血兇光,倒是妥帖吻合。

  此話一結束,他手中的黑色旗幡就朝著我們這邊揮來,一時間黑霧大盛,冉冉的煙霧將寒潭邊上渲染成了恐怖的地獄,無數鬼魂啼哭,海魚的腥臭在空氣中充斥,如此情形,倘若是一般新出道的菜鳥,必然會嚇尿,連反抗的心思都沒有,然而洛小北此刻心中只有仇恨,瞧見這個一米六的粗壯男兒搖動旗幡,雙腿一夾,那頭巨狼立刻如箭沖出,手中青鋒寶劍斜斜揚起,舉出了騎兵砍殺的架勢。

  我一個養蠱人,屁股顛簸地酸疼,到了地方,便不再停留,翻身跳下狼背,身子一低,就朝著旁邊遁去。

  朵朵飛臨上空,雙手一招,那些朝著我們這邊席卷而來的煙霧和鬼魂立刻一陣凝滯,不再朝前。

  洛小北攜著仇恨和巨狼巨大的沖勢,朝著毛乙久砍殺而去,威勢驚人。

  饒是那個矮個兒漢子乃道上高手,卻也不敢掠其鋒芒,身子往旁邊一閃,那黑黢黢的旗幡就朝著狼身上面的洛小北捅去。洛小北既然有師父所送的靈寶馭獸環,平日里騎過的動物不在少數,自然靈活得很,稍微側身躲過,那青鋒寶劍立刻以精妙的角度刺出,時間就在一眨眼,但見鮮血乍現,那個毛乙久右臂上被劃拉出了一條口子。

  即使毛乙久經驗老道地往旁邊一閃,但是這樣的沖力,還是給他造成了很大的傷害,鮮血將他黑色的衣袖給染得潮濕。

  這個家伙“啊”的一聲大叫,翻滾在地兩圈半,跳了起來,眼中滿是仇恨:“艸,你這個小娘皮還真的是個人物,劍法竟然如此精妙!你毛大爺有日子沒有受過傷了,沒想到居然在你這里開了葷,好、好、好,如今就要讓你們瞧一瞧我的厲害,日后被我煉成幡靈,上了旗幡中,也不會有多少埋怨!”

  那右臂上面的血流了一身,然而他卻渾然不顧,將旗幡往天上一拋,口中開始念起了咒文來。

  洛小北瞧見旗幡之下的他威勢大聲,恍惚間竟然有滔天的氣勢,知道這個家伙作起法來,勢必厲害非凡,頓時著了急,朝著空地大叫:“那位大哥,快來幫忙,倘若讓他作法成功,我們就慘了!”我自然知道這里面的道理,暗自穩定心神,然后朝著毛乙久沖去。

  這是毛乙久突然放聲大叫道:“哈哈,晚了!你們全部都得死,都得死!啊……”

  他還待說些什么,我已經沖到身前,劈頭蓋臉就是一通打——此刻的毛乙久好像已經將那旗幡上面的幡靈灌注進了體內,渾身煙霧裊繞,皮膚變得青黑,上面長出了好多堅硬的鬃毛,根根宛如鋼針,身型也似乎擴大了許多,雖然依舊很矮,但是整個人仿佛如同坦克一般,散發出森嚴的氣勢來。

  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我與毛乙久對上了,以硬碰硬,然而出乎他想象的事情發生了——信心滿滿的毛乙久在與我強拼兩記之后,渾身居然顫抖,雖然能夠占我上風,但是意料中摧拉枯朽的情況卻還是沒有出現。如此一來,他的心神不由得就有些慌張,志氣被奪,表情不再沉穩。

  我與毛乙久拼了幾記之后雙手酸麻,想著倘若小腹之中的氣息沒有爆發出來,必定是弄不死這個家伙的,于是先是退后兩步,然后快速念了一遍九字真言,然后終于選定一字,手結“大金剛輪印”,一聲暴喝曰:“鏢!”

  手印迭出,正中毛乙久的掌心,這個活似矮騾子一般的男人手上的指甲鋒利,本來還待收手來抓,哪知我這番擊出的力量超乎他的想象,整個人的身子不由得朝后飛跌。

  這是身后又有一道黑影急沖鋒而來,身在空中、渾身發麻、骨髓被震的毛乙久到底是積年的邪靈教老手,十分明白自己身處的境況,使勁咬了一口自己的舌頭,恢復了一些力量,身子一扭,朝著潭中跌去。然而他到底還是晚了一步,乘狼而來的洛小北將手中長劍提起,使勁兒一揮,那血光就飛濺出來。

  倉促之間也分不清楚,待我跨前一步瞧,竟然是一只斷臂。

  洛小北將這個成名高手的胳膊給卸了下來。

  毛乙久跌落入那寒潭之中,清亮的月光照耀下,潭面上有鮮血泊泊流出,渲染了整個泉水口,而地上的那條胳膊還在跳動著,黑霧繚繞。我穩住身形,深呼吸,然后沖到岸邊,黑乎乎的潭水下,什么也看不到。洛小北跳下巨狼,朝著我喊道:“他死了沒有?”

  我搖頭,正待細瞧,但見整個寒潭咕嘟咕嘟地開始冒泡,仿佛煮開了的水,這情形維持了三秒鐘,突然“轟”的一聲巨響,水花四濺,幾乎飆高三米多,然后一道巨大的咆哮傳入我的耳中:“死吧,你們全部都死吧,我的胳膊啊!”

  一道黑影以恐怖的速度朝著我們這里撲來,我早有準備,從懷里掏出震鏡,口中一聲“無量天尊”,藍光閃耀,攜帶著無名旗幡上恐怖力量的毛乙久立刻頓住,我跨前一步,一掌拍在他的頭頂,咔嚓一聲,顱骨碎裂,毛乙久墜落在地。

  他跪倒在地,居然還有一口氣,借著月光望了我一眼,嘆息道:“焦不離孟,孟不離焦。蕭克明出現了,陸左應該也在,果然,我托大了……”話語未完,他便咽了氣,身子斜向了右方。我順著這個方向瞧去,那里有一顆老桃樹。

  而桃樹下,是一個黑黝黝的洞口。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