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卷 第十九章 如墜深淵

  毛乙久此人在魯東濱海鴻廬的地位,并不比鬼面炮哥會的前四號人物低上幾分,平日里也是一位呼風喚雨之輩,要不然也不會做出如此狂傲的姿態來。他的實力剛才我們也是有瞧見的,倘若真的相拼,我和洛小北必定敵不過他,然而事情就是有這么湊巧,在我、朵朵和洛小北一番狂轟濫炸之下,他竟然被我拍中頭顱,碎裂而亡。

  他失敗就失敗于將那無名旗幡之上的恐怖幡靈給引導上了自己的身體,而湊巧我手上又有震鏡在。

  這面來歷不明的鏡子有著幾乎百分之百的延遲能力,在吸收過神秘牛頭的藍色鮮血之后,變得尤其的霸道,也就是這東西,終結了毛乙久的性命——這便是命,倘若他身邊哪怕是有一個人照應著,只怕局勢就會立馬反轉,我和洛小北兩人估計就危險了。

  瞧見癱倒在地的矮個漢子,洛小北又不相信此人死了,拿著青鋒寶劍戳了戳尸體,發現沒有了動靜,這才終于釋懷。她想起來還有些后怕,心悸地拍著胸脯說道:“他就這么死了?好厲害啊,他可比我的那幾個師叔厲害多了,怎么這就死了?”

  我沒有理她,注意力已經被吸引到了右方那顆老桃樹下面的黑色洞口處去了。

  那黑色洞口足有半人寬,在老桃樹左邊兩米處,深入地下,而那顆老桃樹,瞧著枝繁葉茂,竟然有十幾米高。這真的是有些讓人嘆服了,要知道尋常桃樹為了保持掛果,超過一定年限就要砍伐掉,最高不過十米,這樣子的老桃樹十分少見,在周圍的同類里,簡直就是姚明的身材。

  看到它,我就不由得想起了宮老七談話中所說到的那棵有桃元的桃樹,當然,所謂桃元并非一樹一枝,而是無數的桃樹凝結而成,我舉目瞧去,也沒有從這棵樹上面瞧出半分能量波動的氣息來。

  毛乙久死則死矣,不過他在死前的時候說到了幾個重要消息,第一點就是他談到了雜毛小道。

  要知道,我和雜毛小道的存在本就是一個無人知曉的事情,雜毛小道在我向官方求援的時候,追輟敵人而與我失散,至如今毛乙久在話語里談及了雜毛小道已然出現,這表明他們已經知道了雜毛小道就在這附近,并且他們已經接觸了;第二便是他之所以孤身一人在這寒潭邊枯守,是因為他要在門口守著退路,這符合他話語的,也就只有那一個黑洞洞的土坑處。

  洛飛雨、周林還有其他三個邪靈教眾,難道已經進了那里去了?

  瞧見我朝著右邊行去,洛小北緊緊跟著我,一邊走一邊問道:“大哥,你手上那面能夠發出藍光的鏡子到底是什么啊?還厲害啊,那個家伙威猛如斯,竟然被你幾個照面就弄死了,真的是看不出來啊,你剛才簡直帥呆了……他說你叫陸左?陸左,陸左,這個名字好像在哪里聽到過,怎么這么熟悉呢?”

  我不理會身后這個嘰嘰喳喳的嘮叨女,朝著老桃樹走去,然而還沒有走出幾步,突然聽到朵朵一聲驚呼:“休走!”

  我猛地回頭瞧去,但見從毛乙久破碎的腦殼里面鉆出一縷青黑色的魂魄,如蛇如線,一下子就鉆入了倒放在潭邊的那桿無名符文旗幡之上去,在0.5秒鐘之后,這旗幡突然一陣顫動,接著被裹挾著,朝著寒潭之下就沉了去。我以前沒有遇到過這種死后脫魂的情況,還沒有動作,身后的洛小北就出手了。

  這個女孩一旦兇悍起來,便于之前那個纏人的小女孩完全兩樣,身形倏然朝潭邊移去,一劍削入水中,便有一道浪花炸起來,水花四濺。然而那道黑氣裹挾著旗幡朝寒潭底部沉去,倘若要阻止,唯有跳入里間去,與那黑氣殘魂拼斗,而且還未必能夠拿得到。

  洛小北倒也是一個能知情重的女孩,從身上摸出一張濕漉漉的黃色符紙來,用一根木釘扎在潭邊,口中念念有詞,然后往木釘上面一拍,一股龐大的威嚴壓在了那寒潭水面上,籠罩結實。

  見到我投射過來的疑惑眼神,她解釋道:“那魂體雖然能夠寄托旗幡之上,不過我已經用我師父給的符箓鎮住了這潭面,隔絕氣息,這樣一來,它就自己出不了這炁場,也給同伴傳遞不了信息。

  我點了點頭,沒有多說話,而是走到老桃樹面前,撫摸著上面的樹皮,試圖從上面找到一些線索來——無論是桃元的,還是雜毛小道的,都可以。

  桃元沒有,不過很快我就看到樹上有一刀切角30°的傷痕,是新傷,剛剛被人劃傷。瞧這出劍的方向和劍痕,我心中一跳,這可不就是雜毛小道手上持著的鬼劍么?再瞧周圍的草地上,還真的有青木乙罡使用過的痕跡。是啦是啦,雜毛小道和小妖定是出現在這里,然后被以洛飛雨和周林為首的邪靈教徒追殺,逃入山洞之中,不再出來。那虎皮貓大人呢?這頭肥鳥兒不會是沒有跟過來吧?

  想到這里,我的心中不由得一陣發虛,要知道,洛飛雨的秀女飛劍正是在雜毛小道的背囊中,而周林與雜毛小道更是恩怨糾結,那位仁兄的蛋蛋,也是被雷罰的前身給掏碎的,此仇不同戴天,我很難想象到周林見到雜毛小道的那一剎那,到底是怎樣復雜的心情。

  那個小子就是一個白眼狼,蕭家待他不薄,然而最后還是怨恨沒有學到真本事,而雜毛小道是他此番變化的始作俑者,如此仇人見面,分外眼紅,自然是一番惡斗,搏命的妥妥節奏,不可避免。

  我還在推測著時局,心憂雜毛小道和小妖,突然洛小北從后面推了我一把,我不解地回頭望去,只見這個女孩子秀美的臉上滿是著急:“陸左大哥,那些狼人追來了,我們往哪里跑?”

  我心中一驚,扭頭朝著她給我指的方向瞧看,但見從我們剛才來的地方跑過來幾頭野狼,個頭龐大,草汁飛濺。而在它們身后的黑暗中,影影憧憧,更多的野狼都在朝這邊趕來。

  這后有追兵,使得我的決心更加穩定了一些,指著那個黑黝黝的洞口說道:“躲到那里去!”她想的和我一樣,點頭,然后朝著洞口跑去,很快我也來到洞口,里面一股子土腥味,不過有流動的風吹來,顯示著里面還是另外有通道,待洛小北提前進去之后,我也往坑里爬了過去。

  在進入地道洞口的最后一秒鐘,我忍不住回頭瞧了一眼,只見剛才還是名動一方的邪靈教高手毛乙久,此刻卻被六七頭野狼給撕得四散,血肉分離,里面的腸子都被撕扯出四五米遠來。

  瞧見這幅慘狀,我不由得心中難過,朝下走的腳步也輕快了幾分。

  這洞口朝下傾瀉45°角,下了好幾米,有一個葫蘆狀的峽口子,再往下面走就變成了直行,而就在我準備出發的時候,突然身后傳來了好幾聲瘋狂的嘶嚎聲,卻是那些野狼聞到了活人的味道,大部分都跑到了洞口,一個接著一個地往里面塞進來。

  這些大家伙的體型比同類要大上幾圈,同時擠入使得十分困難,不過還是有一頭沖得最猛的野狼朝著我張開巨大的長嘴,瘋狂地撕咬著,幾乎就夠得著我的屁股了。不過也就是這么一點兒距離,卻將它給卡住了,卡在那個葫蘆形的峽口處,再也前行不得。

  雖說如此卡住了襲擊,但是當時的情形依舊兇險,嚇得我和洛小北急忙往前方奔去,不知道是誰觸動了機關,我感覺前方傳來有機械齒輪的響動,突然腳下一陣空。

  這一下子,讓我腳踏實地的那種感覺一下子就完全失去了,如墜深淵,仿佛整個人就掉進了一個洞子里,沒有底,空落落的,不斷地往下面掉下去,根本就沒有盡頭,一直掉、一直掉,旁邊的風在倏然吹動,將我的頭發揚起,無線的深淵墜入讓我的精神幾乎處于崩潰狀態,掉啊掉……

  在那一刻,我以為我真的就要死去了,或者是死于墜落途中,或者是砸成肉餅。

  然而事情依舊沒有個結果,時間不知道多久,那種強烈的墜落感還是充斥在我的腦海中,我仿佛跌落到了無底洞中,巨大的超重感讓我粗大的神經給吞噬掉。然而到了后來,我的思維突然從恐懼中沉睡醒轉——這世界上,哪里會有無底的洞子,我這般墜落,難道真的就沒有盡頭了么?

  這般一想,意識開始恢復起來,我陡然想起來,這世界上自然么有這樣的事情,然而幻覺卻可能有。

  我是掉落到了幻覺中,才會有這種不斷的墜落中!

  想到這里,那種強烈的墜落感嘎然而知,周遭的事物突然就消失了影蹤,我睜開眼睛坐直身子起來,只見洛小北一臉焦急地給我做人工呼吸:“陸左,陸左,你一定要醒過來啊!”

1條評論 to“第三十卷 第十九章 如墜深淵”

  1. 回復 2016/02/10

    0918

    這幾章確實像作者找的槍手代筆啊,行文風格迥異。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