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卷 第二十一章 二小姐

  來者正是周林,此刻的他與之前相比,身上又多了幾分繚繞煙霧,整個人的形象如同電子投影一般,飄忽不定。他這邊說著話語,身周立刻多了三位黑衣邪靈教眾,居然是除了洛飛雨之外的所有人,都在這門口匯合了。

  這些人甫一出現,立刻將前面的幾道主要路口給封住,將我給隱隱圍住,不讓我有逃走的機會。

  此間的邪靈教徒雖少,但能夠跟隨右使走動的,個個都是如同毛乙久一般級別的高手,再加上神秘莫測的周林,面對這樣的組合,說實話,我倒是寧愿回過頭去,與那些古怪的巨狼為敵——然而這里的石門已經被洛小北動用機關封上,嚴絲合縫。

  時光不能夠倒流,見暫時逃脫不得,我不得不深呼吸,讓自己狂跳的心舒緩下來,將身子放輕松,微微一笑道:“嗨,周林,好久不見了啊,最近看著精神很多嘛,不知道你用了什么保健品……”

  聽到我這般嘮叨地說話,周林一聲冷哼,嘴角上翹,勾勒出詭異的笑容來:“陸左,你不用拖延時間,你的好兄弟現在正在被我們的右使追殺中,只怕根本無暇來救你,你不如束手就擒吧,這樣的話,一會兒我倒可以讓你死得痛快些……”

  他的話兒還沒有說完,旁邊一個高個子色瞇瞇地盯著空中的可愛朵朵,臉上露出了猥瑣地笑容,嘿嘿笑道:“黑蝠,這小子歸你,無論是煎炒烹炸,還是暴菊,隨你,那個懸空飛著的小蘿莉我可要了,以我老羅的眼光,竟然分不清到底是什么品種,一會兒我捉住了,可要好好地研究一番,嘿嘿……”

  旁邊兩人都發出怪笑,說你這個狗日的,搞正事呢,腦子里面能不能正常一點?

  周林面無表情地說道:“這個小鬼是頭罕見的鬼妖,有著鬼和妖精的雙重特性,有一點兒難纏,你們自己小心點兒,一會兒若是吃了虧,可別怪我沒有提醒你們!”

  那個高個兒老羅不以為意,說這么嬌俏可人的小蘿莉,再厲害能到哪兒去?一會兒我給她調教一番,定讓她挨個兒叫你們“叔叔”。

  幾人嘻笑間就將攻擊次序商議清楚,讓我生疑的事情是,他們說了半天,竟然對我身邊這個嶗山派真傳弟子視而不見。

  倘若洛小北實力差勁,根本不值一提,那就算了,但是這個女孩子一手劍法凌厲,身上的法器又多,絕對是一個值得重視的對手,為何他們會有如此表現呢?為什么周林剛剛前來的時候,見到我和洛小北站在一塊兒,會露出驚訝的表情呢?

  我的腦子還在飛速轉動,不過瞧見敵人隱隱圍了上來,也來不及多想,朝著洛小北大聲喊道:“小北,將石門機關打開!”——是的,打開石門,那些在門外守候的狼群或許會一擁而入,但是因為這些畜牲的沖擊,絕對會給周林等人的攻勢起到擾亂作用,而我們便可以有可趁之機了。

  然而洛小北仿佛驚到了,對于我靜寂的喊叫置若罔聞,停頓了一下,不動彈。

  就在這個時候,周林已經攜著巨大的沖勢朝我奔來,口中還高呼到:“這個小子是個養蠱人,你們都提防著點,別栽在這陰溝里了……”

  我苦笑,肥蟲子在沉睡,而我身上根本就沒有別的蠱毒可用,根本就是一個廢了的蠱師,唯一的優勢也就能嚇唬一下別人而已。周林提醒別人,自己卻渾然無懼,攜著巨大的沖勢狂奔而來,拳出如箭,如有風雷之聲。

  早在巴東黑竹溝的時候,我便知道入了邪道的周林通過玩弄活人的生命涉吸力量,將自己練就得一身驚人的速度和力量,此刻瞧他這氣勢,比之前更上了幾個臺階,讓人心悸。

  周林的拳頭轉瞬即至,與我在一秒鐘之內對擊了四拳,我感覺自己仿佛在跟一頭霸王龍對抗一般,渾身血氣翻涌,酥酥麻麻的,拳骨疼得厲害。周林的身手并非一味剛猛,很快就轉了路子,雙手宛若面條,朝著我周身的要穴纏來,腳法精妙無比。

  如此一番拼斗,我到底不是近身纏斗的路子,被周林一個手肘拐到腰間,斜斜往地上跌去。

  倒落在地下的我沒有片刻停留,瞅見飛于空中的朵朵被一張金光四射的絲網給遙遙罩住,心中知道這些家伙的手段厲害,立刻彈跳而起,腰間的山寨軍刀朝著那張小網劃去。那小網乃金屬混編而成,不知道具體材質是什么,我的軍刀砍上去,刀口處立刻爆發出一大篷的藍光靜電,嚇了我一大跳。

  身形還未穩住,周林再次側身襲來,長腿如鞭,朝著我的肩頭掛去。

  這個家伙穿著黑色緊身褲,胯間并沒有普通爺們的那種鼓鼓囊囊,然而雙腿卻極為有力,我躲閃不及,揮臂阻擋,人就被抽得往后面疾退好幾步,身形不穩,有一個家伙見有便宜,抽刀朝我后腰捅來。身處圍攻中,當時的我卻反而冷靜之極,身子微微一偏,錯過這一刀,人身如蟒,纏住此人,正好避開了周林接下來最為兇猛的攻擊,一個翻身,脫離了戰斗。

  瞧見我退到角落,周林并沒有立刻追擊,而是富有玩味地笑了起來:“沒想到,多日不見,你居然變得這么厲害,哈哈,好玩,好玩!”

  我深呼吸,努力調解著自己的狀態,盡力舒緩全身的酥麻,緩緩說道:“彼此,彼此!”

  嘴上雖然這么說,但是我知道一個周林我倒也還可以拼死對付,但是再加上周圍這三個邪靈教高手,我卻是對付不了的,這時正在與那個高個兒纏斗的洛小北也提劍抽身,躍到我的身邊,口中大喊道:“不行啊,陸左大哥,他們太厲害了……”

  她的身形正好擋住了我與周林等人的視線,瞧見那柄鋒利的青鋒寶劍隱隱封住敵方的進攻線路,我心中一跳,朝著我左上方的朵朵一聲大喊:“朵朵,鬼道真解!”

  此話說完,我的身子朝著左后方狂退,而空中的朵朵發出了稚嫩的嘶吼:“唵嘛呢叭咪吽——鬼變!”

  此聲一出,立刻有無邊的佛音從無盡之處傳來,將整個空間震得一陣晃蕩,無形蓮花朵朵綻放。

  如此佛意盎然的威勢,從一個小鬼的身上發出,讓所有人的意外之極,那些無形蓮花阻隔在我的前方處,趁著洛小北和這無形蓮花的掩護,我的身子如那奔行的獵豹,根本就顧不得什么,跟著朝左側路口飛奔的朵朵就是一陣狂跑。

  “啊!陸左你這個軟蛋!”身后傳來了周林憤怒至極的罵聲,我毫不理會,連回頭一見的動作都沒有作,順著那巖石構成的通道,踮著腳尖就是一通飛奔。

  此處果然是迷宮,我跟著朵朵跑出二十幾米,便遇到了三個岔路口,身后的敵人隨時都有可能追來,我們也是慌不擇路,全部都憑著直覺跑,不知不覺就奔出老遠,方向完全混亂,不過隨著路口的增加,身后那種洶涌的殺意也越來越淡,當我越過一個十來平米的小廳時,朵朵叫住了我。

  她指著一個地方,說陸左哥哥,躲這里。

  我回轉過身去,只見這巖石小廳怪石嶙峋,走到朵朵給我指點的角落,那里居然有一個木桶大的地洞,下面黑乎乎的,不知道是什么東西。不過朵朵這個小丫頭既然讓我躲在這里,自然有她的理由,當下我也是沒有多想,繞過洞口前的石頭,摸下石洞里。

  這石洞上窄下寬,巖壁滑潤,并不高,我站在底部,頭都能夠超出地面來。

  至于石洞里面,黑乎乎的瞧不仔細,不過有風,顯然也是十分寬廣,我們身處的這地方偏矮,只是偏安一隅,深處似乎與地下巖石相連。我剛才策足狂奔,幾乎是要了老命,此刻稍微停歇下來,立刻感到渾身一陣虛弱,心臟都要跳到嗓子眼兒來。

  我這番躲藏果然及時有效,在我剛剛蹲坐在地二十幾秒過后,立刻有兩個人從石洞上面的小廳處疾奔而過,朝著我剛才奔跑的方向追去。

  我不知道這迷宮到底有多大,但是雜毛小道既然能夠逃脫,那么搜尋起來應該還是有一定的難度,我將腰間當作鑰匙扣的遁世環開啟,將我和朵朵的氣息隱去,然后調整呼吸,調整自己發麻發酸的身體,仔細地回想剛才與周林的戰斗過程。

  很難想象,之前表現平平的周林在此刻,竟然有讓人心悸的實力,剛才接觸不過十秒,他那剛柔并濟的力量和縝密的戰斗技巧,讓我印象深刻,倘若真的一對一決斗,我能干得過這個家伙么?

  答案恐怕是否定的,周林的事情證明了一點,這世間從不缺天才,也從不缺奇跡。

  幾分鐘后,我的心神合一,將狀態恢復如初,耳朵一動,聽到有人從前方折返回來。我也不敢動彈,屏息凝神,聽到從頭頂上傳來那個高個兒老羅的聲音:“二小姐,你剛才為何跟那個陸左在一塊兒,還掩護她逃離?你沒看到黑蝠剛才追擊的時候,整張臉都變得青黑了么?——他的兩個仇人,一個蕭克明,一個陸左,都給大小姐和二小姐你們放走了,出去之后,只怕他會跟小佛爺告狀呢?”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