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卷 第二十三章 嬌蠻小公主

  在這個地方,小妖的出現讓我欣喜若狂,盡管這個小狐媚子脾氣依然是那么的火爆,卻難掩真切的關心之情。

  然而先前的幻境讓我疑慮重重,唯恐這也是幻境中另外一種表現形式,于是深呼吸,嘗試著去感應她。小妖在化形剝離的時候,曾經有我親自引導過,所以我們兩個冥冥之中,便有一種若即若離的感應,這種感應雖然不如肥蟲子那般密切,但是辨明真假,還是可以的。

  見我雙手護胸作防備狀,然后閉眼感應,小妖氣不打一處來,沖上前來,抓著我的右胳膊,一口咬下去——疼、疼、疼!

  這小丫頭牙尖嘴利的,我的手上頓時一陣刀割的疼痛,果真是小妖,也唯有這小狐媚子咬人的時候,才會這般沒輕沒重的。我的手臂流出了血來,朵朵看得心疼,連忙阻止:“小妖姐姐,可別再咬了,陸左哥哥會很疼的……”

  倘若是別人讓我受了傷,朵朵必定上前拼命,可惜是她的小妖姐姐,也只有好言相勸。

  小妖這才停止了咬我手臂的動作,粉嫩的舌頭舔了一舔唇邊的血沫子,然后憤憤不平地說道:“咬的就是他!打電話叫援兵,結果自己跟丟了不說,還鬧出了動靜,害我和雜毛叔叔也被人盯上了,差點被那些家伙伏擊,就在這之前,我們差一點就被壞人給弄死……你說我能不咬他泄憤么?”

  聽到小妖的抱怨,我便能夠知曉其中的兇險,也頗有些心驚膽顫,拉著小妖朵朵的手,瞧了她一圈,精力充沛,好像沒啥大事,便擔憂地問:“你蕭叔叔呢?他人在哪里去了?”

  “雜毛叔叔啊?”

  小妖臉上露出了苦惱的表情,嘆氣道:“我也不知道啊,之前還在一起的,后來他和那個邪靈教的妖女右使一起掉進暗門里面去之后,我們就分散了。我在迷宮里面躲了半天,剛才是循著你的氣味,感應找尋過來的……”

  啊,暗門?這說法倒跟邪靈教的老羅一般無二,我的心不由得往下沉去。

  要知道,即使洛右使身上有傷,發揮不了最大的實力,但是在近身相搏的時候,她依舊能夠完勝雜毛小道。這便是實力,絕對的實力,我了解兩者的實力對比,估計此刻雜毛小道已經給洛右使給抓住了——當然,這是最好的結局,至少還能有一條活命;要知道,我在這相對安全的地道中,都已經中了三撥幻境攻擊,倘若他們跌入暗門中,觸動了機關,我很難想象在那樣封閉的環境里,有什么人能夠逃脫出如此恐怖詭地的法陣運轉——即使他們是修行者。

  如此看來,洛小北剛才在上面所說的話語,其實并沒有太多夸大的成分,這樣恐怖的大陣一旦開啟,我們似乎只有靜待外援才是。

  我不由得懷念起那個十分不靠譜的虎皮貓大人,期待著它從天而降,解救于我們。

  不過雖然如此,但是我卻不能夠放棄希望,雜毛小道是我的生死弟兄,正如敵人所言,焦不離孟,孟不離焦,倘若只有一個,又怎么叫左道組合呢?想到這里,我不由得信心滿滿,斗志昂揚,只要我們不放棄,希望就在前方。

  當下我也休息妥當,于是便問起小妖,當時雜毛小道跌入暗門的地方,在哪里?

  小妖搖頭,說要說這大陣未啟動之前,她還可以找得到,此番炁場變化,卦象轉移,早就不知南北和西東,想要找到,就如同大海撈針一般。如此說來,我不由得氣結,難道我們就這樣坐以待斃不成?

  我又想起一事,問她先前跟蹤邪靈教眾,追逐那堪比黃金鼠的桃花獾,有沒有找到我們所要找尋的桃元?

  小妖說沒有,當時太亂了,打成一團,性命都顧及不上,哪里能夠想到這東西?

  不過她隱隱能夠嗅到精元的氣息,這個地方,應該是有的。我又問小妖是從何處而來,小妖正待回答,突然眼睛一轉,伸手阻止道:“噤聲,有人來了!”

  得到她的提醒,我立刻停了下來,豎著耳朵傾聽,但聽上面傳來了急促的腳步聲,然后那個高個兒老羅的聲音響起:“二小姐,外面守路口的毛老二真的被你殺了?”

  洛小北不耐煩地說道:“關我什么事,毛乙久那個死矮子是被陸左給一掌拍中腦殼而死的。真沒想到,那個刀疤臉小子看著文文弱弱,下手卻兇殘得很,而且他身上有一塊銅鏡子,能夠發出藍色的光,將人定住,讓毛乙久大意失荊州,幾招就落敗了——咱們事先可說好了,那塊銅鏡子本小姐可看上了,誰都不能和我搶,哪怕是我姐都不能,知道么?”

  “陸左這個年輕人雖然年紀不大,但是他曾經有過力敵茅山長老茅同真的戰績,掌力驚人,毛老二是大意了一些,可是……”

  老羅很無奈地說道:“二小姐,毛老二可是咱們濱海鴻廬數得上名號的高手,他死了,就連小佛爺都肉疼呢,這樣的人死一個少一個,你當時可就在身邊,干嘛不出手幫他一把,一起對付那個陸左呢?”

  洛小北嘿嘿笑,說我為什么要救毛矮子?他從我13歲到18歲,笑話我平胸咪咪小,不下于一千次,我要是能夠打得過他,早就宰了他一千回了。這回陸左幫我動了手,我高興都還來不及呢……

  這個女人的話語里有著無窮的怨念和憎恨,嚇得蹲坐在地下的我都忍不住一個寒顫,雞皮疙瘩掉落了一地,終于有些理解蓮竹老和尚為何修那閉口禪能夠過修一輩子了,看來少造口業,還真的是有道理的。

  兩人的聲音越來越近,后面也跟著好幾個人的腳步聲,周林那陰柔的聲音響起來:“二小姐,我敬你外公力挽狂瀾,撐起了我邪靈教的大旗,方才叫你一聲二小姐,但是你這拿教友性命當作兒戲的心機,卻讓我不敢茍同,出去之后,我一定會稟報小佛爺那里,讓他老人家,給我們這些無根無憑的散人,主持一個公道的!”

  “告狀,你去跟我未來的姐夫告狀啊,看他是在乎你這個挖了些破爛的土夫子,還是在乎我這個未來的小姨子?”

  洛小北先前看著又萌又呆,不諳世事,此刻卻像一個頭頂雙角的小惡魔一般可惡,她嘿嘿笑道:“就算那個農民企業家明察秋毫,但毛矮子死了那只是他本事不濟,而我也只是救援不及,頂多就是關幾天禁閉而已。為了一個死去的臭嘴巴,得罪我,黑蝠,你自己想清楚了;再說了,你去告狀也要等走出這里才行啊?這陣法我不算了,不走了,我困了要歇著,補個回籠覺,你們自己找出路吧……”

  說完話,洛小北就撒手不干了,聽那動靜,似乎在從背包里面掏了睡袋出來,周林被這壞脾氣的小妞鬧得沒有辦法,也不吭聲,倒是老羅和旁人在勸她,別耍小孩子脾氣。

  勸了一陣,那洛小北也不聽,周林頓時就火了,聲音陰惻惻地說道:“生死攸關的時刻,你怎么這么不識大體呢?瞧你這脾氣,跟你姐姐真的沒法比,怪不得她能夠成為教中右使,而你則籍籍無名,永遠都活在你母親的庇護之下……”

  聽到這話,本來已經歇著的洛小北立刻跳了起來,撐著腰(腦補)大罵:“我姐是我姐,我是我,什么籍籍無名,那個農民企業家想請姑娘我當他老巢的首席陣法師,本姑娘沒有答應而已。我出生十年不開口,而開口說話之日,正好是當世符箓最強者李道子隕落之時,上天就注定了我的不凡之路,你這樣的小人物,憑什么對我指指點點?”

  天才少女將周林罵得狗血噴頭,揚長而去,而這位始作俑者則又鉆入睡袋中,打起了瞌睡來,臨睡前還吩咐老羅:“幫我站崗,這些家伙倘若要是對我有非份之想,就將他們打成豬頭!”

  老羅欲哭無淚,說二小姐,他們怎么可能對你有非份之想啊?

  洛小北氣憤地大罵:“老羅,你是不是也認為我平胸,所以一點兒吸引力都沒有?”這個剛才對朵朵表現出強烈興趣的老羅,對這個壞脾氣的小妞兒直接無語了:“我、我、我……”

  “我什么我,你也走,讓我自個兒待著,你們這些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家伙,倘若要是聽了我的絕世計劃,不但左道二人都抓到了,便是那桃元,都早就已經找到了!”

  老羅在一聲嘆息之后,說了聲“二小姐保重”,然后跟著眾人離開小廳。

  洛小北猶在氣憤,嘮嘮叨叨地說著話,過了十分鐘,她突然撲哧一笑,暗自得意地說道:“你們這些笨蛋自以為聰明,卻不知道我已經算到了這里才是生門所在。既然如此,那你們就像瞎貓一樣地在迷宮里面轉吧,本姑娘先去找我姐姐,待餓你們幾天,再來救你們。”

  她的話說完,突然腳步聲響起,竟然朝著被巖石遮擋的暗坑處走來。

  那迷宮之中有鮫人油光,而暗坑豎洞之下卻什么都沒有,洛小北倒也不懼,摸黑朝前走,然而還沒有走出兩步,黑暗中突然伸出六只手,將她給抓得牢牢,剛一張口,立刻被一只粗糙的大手封住。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