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卷 第二十六章 雜毛小道,什么情況?

  中了那恐怖護陣獸靈的一擊,我并沒有能如愿跳下對面的山崖,而是直接朝著黑窟窿咚的深淵,墜落而去。

  最開始那無限墜落的情形,再次發生了么?

  我驚恐地舞動雙手,試圖抓到什么東西,然而什么都沒有抓到,倏然朝下掉落而去,而就在這個時候,我的腰間突然傳來一股巨大的束縛力,將我下墜的趨勢一頓,接著我竟然還往上面回彈了幾公分。

  是安全繩,我剛才攀上懸空浮島時做的安全繩起了作用,此刻那尼龍材質的安全繩繃得筆直,將我吊墜在浮島一側,安全繩的另外一端在一點一點地移動,顯然末端處的那把山寨軍刀卡得并不是很嚴實,或者它的材質根本不足以支撐我這一百三十多斤的體重,搖搖欲墜,真正的命懸一線。

  然而這時刻都會繃斷的安全繩和山寨軍刀,并不是此刻最緊要的事情,當我抬頭望去的時候,但見那頭大若蠻牛的護陣獸靈,居然踩著朵朵黑色的煙云,冒著滾滾濃煙,于空中朝我襲來。

  這大陣不知道存在多少年的歲月,能夠孕育出來的陣靈自然也都是極端恐怖的,它能夠從大陣運轉中獲得源源不斷的力量,與它戰斗,簡直就是在力敵大陣。這樣的玩意,倘若在平地上,我見到也只有遠遠地灰溜溜跑路,更何況是命懸一線的現在?

  那安全繩隨時都會繃斷,我也不敢亂晃,強忍著胸腹中的沉悶,摸出震鏡來,溝通人妻鏡靈,一聲“無量天尊”,藍光照耀,正好打在這疾撲而來的護鎮獸靈身上。它滔天的氣勢頓時一斂,然而龐大的身子卻凝如實質,順著慣性朝著我這里跌落而來。

  倘若被這沉重的家伙撞上,我的這根安全繩必定繃斷——要死了么?

  我嘆了一口氣,卻見一道白影從對面山崖處射來,將我往后推開一個身位,那護陣獸靈巨大的身子擦著我的鼻尖劃過,我一看,卻是小妖。她咬著牙,強忍著下面呼呼回流的陣風,借著這一蕩之力,將我往山崖邊推去。

  我的身子在空中晃動,倏然到了剛才助跑的地方,朵朵正好在這邊將我給接住。

  小妖從后面跟上,素手一揮,那堅韌的安全繩立刻斷開,我抱著朵朵往地上滾了兩圈,腳踏實地,感覺無比的美妙,回過頭來,只見那頭護陣獸靈已經從深淵中再次浮現,仰天咆哮一聲,踏著黑煙便朝著我們這邊沖來。

  這畜牲能夠踩在空氣中,自由行走,速度又快,氣勢也足,渾身散發著灼熱的溫度,我并沒有與它一戰的心思,扭頭就朝著回路跑開,心中對那個狡詐的邪靈教妖女洛小北,已經恨得牙齒癢癢。

  然而那護陣獸靈乃恐怖之物,它一旦出現,立刻散發出嗜血的氣息,跟在我們背后就是一陣疾追,這東西身長三四米,腳步寬闊,很快就要追上我們,那腥熱的氣息都已經噴到了我的腦后根兒去。就在我即將被伸出的爪子抓到身子的時候,朵朵朝著我大聲喊道:“左邊,走左邊……”

  這小丫頭平日里是個妥妥的路癡,然而今天的表現卻讓人刮目相看,我瞧見左邊不知道什么時候冒出來的石縫,這黑乎乎的窟窿僅可容納一人行走,而那龐大的護陣獸靈卻是擠不進來的。

  想到這里,我的心中不由得一陣狂喜,不加片刻思考,沖身而過,朝著那石縫就鉆了進去。

  也真是險,我剛剛旋風一般沖進石縫中,便聽到身后一聲巨大的撞擊聲,“轟隆……”,整個空間的空氣都一震,身后的石頭碎裂,朝著我這邊飛濺而來,細小的石頭拍打在我的后背上,噼里啪啦,我朝著地上一陣翻滾,那巨大的撞擊聲不但沒停止,反而越加地劇烈起來。

  我都還沒有來得及爬起來,瞧過去,只見那頭貔貅一般的護陣獸靈口中發出“吼哇、吼哇”的怪叫,不斷地用頭撞擊著狹窄的石縫,一只巨大的爪子拼力往前伸,朝著我這邊探過來。這家伙威猛,瞧著它鼻子里噴出來的白氣、爪子上面又黑又亮的指甲以及整個氣勢,根本就瞧不出是靈體的樣子,仿佛真的就是實物一般。

  我容身的這處石縫剛剛并沒有見著,似乎是才出現的,結構并不是很穩固,隨著護陣獸靈瘋狂的撞擊,石縫遙遙欲墜,頭頂上面不斷有石塊跌落下來。

  此地不宜久留,我瞧了一眼身邊的朵朵和小妖,確定安全之后,朝著石縫深處跑去。

  足足跑了二十幾米,身后還有護陣獸靈那滔天的咆哮聲,鋪天蓋地,不過卻并不是那么嚇人了。

  如此死里逃生,直到此刻我的心跳才算是舒緩了一點兒。

  打量四周,才發現這狹長的通道徑直往上走,仿佛是地殼運動時生生撕裂而來,兩邊的巖壁里面含得有石英石,黑暗中有一點兒微微的閃亮,卻不知道這光源是從哪兒傳過來的。我突然想起一事,洛小北說扭動開關,可以出現一條通道,而那通道則可以直通雜毛小道他們離開的暗門——難道她前半句說的,并非假話?

  那個外表萌呆,內心腹黑的洛小北說話真真假假,讓人根本無從分辨,不過也正因為如此,我的心中才會生出了期望,說不定順著此處往前走,也許能夠碰上雜毛小道呢?

  如此一想,我前進的步伐不由得快了幾分,這道路曲折,時寬時窄,不過方向倒是持續向上,過了一刻鐘,前面突然有光明傳來,清新的風在鼻翼游動,讓在沉悶巖洞中待久了的我心曠神怡,不由得腳步加快,往上疾奔而走,突然出現在了一個土坑底下,仰首能看到灰蒙蒙的天。

  天際發白,那一弦月正落山邊,大地已經開始回復了盎然生機。

  天啊,我竟然從巖洞中逃脫出來了?

  這就是那個叫做洛小北的女孩子給我指的路么,若真如此,她真的是一個頂端高明的陣法師啊!

  這土坑離地兩米,我摸著邊緣就攀了上去,發現依然還是在之前的那個桃花林里,繽紛落英之下,滿目的絢爛桃花,我舉目遠眺,看著枝節旁生的漫山桃花,有微風拂面,十分舒服,讓人愜意非凡。

  環繞一圈之后,我突然從左前方十幾米遠的地方,看到一幅讓我絞盡腦汁,都難以想象得出來的畫面來:一對男女正在桃樹之下摟抱,從我的這個角度看過去,唇齒相纏,雙手都伸進了對方的衣服里面,一陣猛力的揉搓……

  如此激情的戲碼上演,讓我惶然失神,幾秒鐘之后,我才看清楚這對男女的身份——尼瑪,這男的卻是雜毛小道那廝,至于女主角,竟然是邪靈教的美女右使,洛飛雨。

  這,這什么情況,我腦子里面亂糟糟的,仿佛缺氧了一般,失去了思考。

  不知道過了多久,當我的思維重新回復正常的時候,立刻想到了我們在金陵捕獲到的那成精黃大仙,莫不是郭一指用它肛門處的臭腺煉制成了頂級春藥,上回來事務所參觀視察的時候,給了雜毛小道三兩顆?

  除了這種解釋,我很難想象到還有什么理由,可以讓兩個本來互為仇人的敵手,在此又摟又抱……瞧這情形,倘若再發展下去,我估計都要將小妖和朵朵收回槐木牌中,免得提前接受那啥*教育了。

  隨著兩人身上的衣物漸少,場面越發的香艷起來,雖然并沒有打擾好事的心思,不過當我將身子完全爬出來的時候,洛飛雨耳朵一動,卻仍然還是發現了我。

  “是誰?”一粒石子朝著我的眼睛疾飛而來,而洛飛雨掙脫了雜毛小道的懷抱,白光一閃,人就躲入了桃樹后面去。那石子又快又急,隔空飛來,我也嚇了一大跳,想起這個大美妞的身份,連忙往地上一撲,躲開飛射的石子。

  雜毛小道也匆忙地將衣服穿起來,瞧見我狼狽的樣子,口中驚呼道:“飛雨,莫慌,是我哥們兒!”早已穿好衣裳的洛飛雨左手扶胸,右手暗扣三顆石子,正準備朝這邊甩來,聽到雜毛小道的解釋,眉頭蹙起:“陸左?”

  這話說著,她的敵意便消減了一些,閃身回到桃樹后面,整理衣裳。

  我完全摸不清楚狀況,心里面疑慮重重,看到雜毛小道披著松松垮垮的外套朝著我走來,我爬起來,瞧到他這狼狽樣,不由得好笑:“行啊你,老蕭,老子在里面打生打死,只以為你被人給制住了,生死未卜,沒想到你居然會有如此艷福,倒是我打擾了你的好事。”

  雜毛小道這時才勉強將衣物整理好,瞧著我嘿嘿笑,說陸左,你是怎么跑到這兒來的?

  我瞧著這個臉上、脖子全部都是火熱吻痕的老兄弟,腦中一陣恍惚,不過還是跟他說道:“我剛才碰到洛右使的妹妹了,蒙她指點,我才得從那迷幻殺戮陣中逃脫出來。閑話少講,你……這什么情況啊這事?”

6條評論 to“第三十卷 第二十六章 雜毛小道,什么情況?”

  1. 回復 2014/12/27

    匿名

    就知道

  2. 回復 2014/12/27

    天師宗掌教天師

    沒有斗羅大陸好看,斗羅大陸有跟敵人的打斗,有跟內部的打斗,有跟兄弟朋友的感情,有打魂獸BOSS,有練絕世魂技殺招,在內有感情,在外有刺激。外面的刺激有跟敵人的大殺,有跟魂獸的冒險,還有寶物秘籍!咱們這里的內容太混亂了。說實話,如果不是作者內涵見識深厚,語言吸取紅樓夢、三國水滸傳、魯迅成熟老練,真看不下去,小蟲子的進化都沒什么明顯的節奏感!

  3. 回復 2014/12/27

    天師宗掌教天師

    洛右使突然就跟小雜毛搞上了,真跟一夜情似的,一點鋪墊都沒有,看的實在是莫名其妙

  4. 回復 2015/01/13

    雪妖瑞朵

    樓上的咋個忘掉了?雜毛不是在飛雨第一次出現時就摸了人家的咪咪么?怎么這么健忘?看來那洛小北童鞋跟陸左也會有些故事發生呢,畢竟有香吻(人工呼吸)在前鋪墊呢么!

  5. 回復 2015/01/14

    雪妖瑞朵

    那是幻境,懂不懂?我艸

  6. 回復 2016/03/26

    陸右

    遲點可能玉皇大帝,如來,都現身。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