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卷 第二十八章 大夢一場,雜毛遭殃

  我當胸透劍,劇烈的疼痛隨著鮮血蔓延開來,當我胸口暈濕一片的時候,那種撕裂的痛苦已經讓我失去了理智。我往地上一撲,然后回轉過身來,也不顧雜毛小道的鬼劍再次朝著我的腹中刺來,伸手朝著他的臉上抓去:“你這個狗日的,膽敢冒充我兄弟,我艸……”

  在社會底層打拼多年的我慣于在最憤怒的時候講臟話,瞧見這家伙和雜毛小道長得一模一樣,聲音語態也差不多,然而行為卻是古里古怪,我的心中早就有了懷疑,然而萬萬沒有想到,朵朵和小妖此時竟然不在我的身邊,在洛飛雨和偽小道的圍攻之下,我居然會這么快就喪失了戰斗力。

  惡魔巫手,左手毀滅,右手希望,一起激發,冰火九重天,當鬼劍再次插入我體內的時候,我掐住了面前這個家伙的脖子,發出了如受傷之狼一般的嚎叫:“啊……”

  被我掐住脖子的雜毛小道也大聲叫著:“啊、啊……啊!”

  他的聲音驟停,因為我已經開始發力了,而在我腹中的那把鬼劍則奮力攪動著我的內臟,腸子似乎在打結,里面好多鮮血和體液在飚射,這樣的痛苦讓我一陣恍惚,感覺自己的靈魂都快要剝離開來一樣,而在我的身后,洛飛雨則在猛力地拍打我的頭顱。

  砰、砰、砰!

  我一開始還能夠聽到自己顱骨碎裂的聲音,過一會兒,顱壓異常,就再也聽不到什么了。

  意識在往下面墜落,而我的雙手則越發地緊了,懷中這個冒充雜毛小道的家伙也已經奄奄一息,握著鬼劍的手也變得無力,我的心中突然升起了一場明悟:要死了么?我就這般死了么?

  好疲憊,如果閉上眼睛,是不是就是寧靜而永恒的世界?

  沒有吵鬧,沒有掙扎,沒有痛苦,沒有悲傷,沒有欲望……所有的一切都沒有,這樣的世界,是不是就是完美的?

  我的思緒開始逐漸地沉淪,變得緩慢,懶得動腦筋,覺得我的這一生已經夠疲累了,倘若能夠歇下來休息一會兒,其實也是不錯……

  當意識逐漸變得模糊的時候,我的心突然一動,一股熟悉的意識與我勾連在一起。

  是肥蟲子,與我生死相息的本命金蠶蠱,這個本來應該在沉睡中的家伙,突然主動地與我溝通著,這讓即將放棄掙扎的我不由得心中一動——不對啊,這種感覺似乎在哪里有過?我開始緩緩地轉動思維:我面前的這個雜毛小道是假的,那么他為何會如此神似,讓對雜毛小道無比熟悉的我,在一開始都沒有分別出來呢?

  還有,朵朵和小妖在哪里,為什么她們都不在,而且都沒有出來了?

  難道是……我現在依然還是在幻境中?

  我所遇到的一切,包括我就要死去的這些訊息,都只是假象?一切皆虛妄?

  施展迷幻術的那個敵人,他的目的,是不是讓我自以為我死了,然后意識消亡,即使身體在,頂多也就是一個植物人,三魂七魄皆無?

  我的思緒開始變得越來越快,越來越快,突然間我口中迸發出一聲大吼:“洽!”

  九字真言的功效我已經普及夠多,此言乃“自由支配自己軀體和別人軀體的力量”,在我驚慌之下,一舉喊出,將我渾身的血液和炁場都震動得一陣沸騰,當那源源不斷的佛陀真義從無盡之處遙遙傳來之時,我陡然發現胸口之處傷痕收斂,而周邊的景色開始破滅,如同破碎的鏡子,化作了無數的碎片,整個世界都消失不見了,唯獨剩下雜毛小道和洛飛雨兩人,臉上露出了難以置信的面容,驚聲尖叫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萬物沒有可能與不可能的區別,而在于唯心,瞧著面前的這兩張臉開始變得古怪,如同圍繞一個中心點旋轉的古怪圓圈,我笑了,面對著這樣的敵手,感覺到自己的內心無比強大。

  “你怎么可能在這樣縝密的迷幻殺戮大陣中蘇醒,并且知道自己沒有死去呢?”那個聲音還在執著地問著,不知道代表著誰的意志。

  此番倘若不是肥蟲子在,只怕我就真的以為自己死了,意識喪失,魂飛魄散,不過我并不打算告訴“它”,微笑著,開始念起了金剛薩埵降魔咒,反復地在手上結著內獅子印。

  終于,這樣的聲音漸漸遙遠,而我也從幻境中掙脫開來,發現自己搖搖晃晃,懸在半空。

  我咬了咬牙,左右打量,才發現自己還吊在深淵上空的懸空浮島之上,那安全繩將我繃得筆直,然后像鐘擺一樣,左右搖晃,而小妖和朵朵在懸崖邊焦急地看著我,似乎在喊著什么,然而那聲音被呼呼的風給屏蔽住了。至于洛小北,則完全不見了蹤影。

  我穿越了么?我開始回想起來,過了幾秒鐘,我才想起我在躍上懸空浮島時,上面的石碑曾經射過來一道白光,直入我體內。當時我以為自己沒事,殊不知就從那個時候起,我就已經遭了殃,進入了幻境。

  不過……后面的事情,到底是真是假?洛小北,她到哪兒去了?

  兩個小丫頭見吊著如同死人一般的我睜開了眼睛來,不由得大喜過望,蹦跳著拍手,那罡風撲面,隔絕聲音,我聽不清楚什么,感覺到安全繩末端的山寨軍刀似乎有些不牢靠,于是也不多說,小心翼翼地順著繩子往上爬去。

  很快,我重新爬上了懸空浮島,感覺上面的風在下方就截止了,有近于無,朝著懸崖對面喊道:“小妖,剛才發生了什么事情?”

  朵朵這個小丫頭嘴笨,語言組織能力不強,說不清楚,所以我問小妖,那個小狐媚子瞧我正常,便答道:“剛才上面最高的那樁石碑射下來一道白光,將你籠罩,結果你這個家伙手一滑,就掉落下去,昏迷了,半天都動彈不得——瞧瞧你做的孽,莽莽撞撞的,真不讓人省心!”

  “白光?”我復述了一遍,果然是這樣,于是問洛小北那個小娘皮呢?

  小妖臉兒一紅,說剛才光擔心你來著,結果回過頭的時候,那個平胸妹居然用了縮骨功,逃脫了縛妖索的捆綁,跳下了懸崖,水流一沖,就不見了蹤影。這里面陣法精妙,步步為營,我和朵朵又心懸于你,所以就沒有追過去了。

  我聽了,心中并沒有責怪,反而是一陣感動,要知道那縛妖索其實對獵物的掌控十分敏感,稍有動靜,立刻心有所感,怪只怪小妖對我的安危實在是太關心了,結果讓洛小北有了可趁之機——小妖這個小狐媚子,就是個刀子嘴、豆腐心的家伙。

  我這般心中想著,不由得想起了某年某月某一天,某一個深潭之下的香艷度氣,一下子竟然癡了。

  瞧見我這般模樣,小妖不由橫了我一眼,大聲叫道:“發什么呆,洛小北那個死女人跑了,雜毛叔叔生死未卜,你可不能開小差啊?快點,瞧瞧上面什么情況?”

  聽到小妖的訓斥,我這才醒轉過來,口中暗自念著金剛薩埵降魔咒穩定心神,然后轉身瞧去,這如林豎起的碑塔與我在幻境中所見到的一般無二,讓人分不清楚到底哪兒是幻境,哪兒是現實,我只有憑借本心,讓自己收元歸一,穩定心神,然后逐一瞧過去。

  在左手邊的第三個石柱處,我找到了之前的那個齊人高石碑,往下瞧,正是那石雕貔貅,似鹿尾長,又似獅子,雙角兇猛,栩栩如生,細膩潔白,摸上去有溫潤如玉的觸感。第一百五十七回

  雖然跟隨虎皮貓大人良久,但是關于奇門遁甲、陣法八卦之類的知識,我所知并不多,一來不感興趣,二來則是虎皮貓大人并不是一個耐心的師傅,除了罵人,嘴巴里面沒有幾句正經話兒,更何況這陣上所篆刻的符文,與常見的道家夷然不同,自成一系,所以也瞧不分明。

  我摩挲著這貔貅滑潤的頭,猶豫不決,不知道這一拍之下,是否會如同幻境之中,出現一頭護陣獸靈過來追逐于我。

  在思考了五分鐘之后,我終于狠下心,將手“再次”拍在那凸起的眼珠子上。

  喀嚓——一聲動靜過后,并無異常,前后沒有一點兒變化,我的心中頓時一陣沮喪,腦海里面滿是雜毛小道的形象,而這時,我聽到朵朵的叫聲:“光,光……”

  我一激靈,快步走到邊緣來,只見在浮島與懸崖間突然有光出現,接著如同海市蜃樓的景象一點一點形成,我看到了雜毛小道,只見這個家伙四肢被綁在一塊兒,背包散落在一邊,一把劍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接著我看到了握著那把劍的手,潔白細膩,纖長得如同彈鋼琴的手指,是洛飛雨.

  果然,單純比較起個人戰力,雜毛小道還是及不上這邪靈教護法級別的女魔頭。

  他們所在的是一處廣闊的廣場,地上鋪著方正的青石磚,頭頂是巖石頂,四周燈火昏暗,微風搖曳……這是哪兒?就在我苦惱如何前往的時候,小妖突然朝著我尖叫道:“陸左,朝這邊跳,快!”

3條評論 to“第三十卷 第二十八章 大夢一場,雜毛遭殃”

  1. 回復 2014/10/24

    我擦

    縮骨功,逃脫了縛妖索。 這縮骨功太強了。

  2. 回復 2015/01/16

    初秋

    艸,左道2人搞基的情節什么時候出現

  3. 回復 2016/02/12

    臥槽

    尼瑪沒得寫了!又是幻境越來越無趣,小白文實在看不下去了兄弟扯呼~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