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卷 第二十九章 馭獸齋,名二毛

  小妖的叫聲是如此尖銳,以至于最后一個“快”字,在半空中都形成了一個音爆,四處都有嗡嗡的回響。

  其實早在小妖提醒之前,我已經感受到了一股恐怖的氣息,正從我的身后洶涌傳來。

  刷——一道勁風抓向我的后背,我朝著石碑身后躲閃,那粗大的爪子觸碰到石碑,頓時化作了虛無,而揮過石碑的那一段,卻凝如實質,上面根根黃色毛發,如針一般。我的心中驚悸,不過覺醒的戰斗意識卻迫使我毫不猶豫地將震鏡掏出來,朝著這貨兜頭一照:“無量天尊!”

  藍色的光芒傾瀉進了護陣獸靈的身體里,立刻凝如果凍,閃耀著詭異的晶瑩光芒,而趁著這當口,我立刻轉身,朝這對面山崖處飛身躍下。身于空中,我所恐懼的拍擊并沒有來臨,朵朵在下方接應了我,并沒有讓我被崖邊青苔所滑倒,前沖幾步,剛剛穩住身形的我想去拉兩個朵朵,大聲吼道:“快跑!”

  然而小妖臉上卻浮現出一絲冷笑,嬌聲叫道:“不用!”

  她這話說完,突然高聲喊道:“朵朵,你左我右!”瞧見她擺出迎擊的架勢,我嚇得心臟都提到嗓子眼兒來了,厲聲大叫道:“胡鬧,這東西你們怎么可以力敵?”——確實,瞧那護陣獸靈渾身翻滾煙云,腳踩朵朵黑霧,如那蓋世魔王,重返人間,光著威勢,都不是人力所能夠抗衡的。

  與這樣的畜牲硬碰硬,不比那雞蛋砸石頭的下場好許多。

  然而小妖和朵朵卻自有計較,但見朵朵騰空而起,單足點地呈飛天狀,就在那巨獸撲下來之時,潔白如藕的小手之上,突然出現了一圈精致的金環,上有金色鈴鐺七枚,叮鈴鈴,叮鈴鈴,稍微一抖動,立刻有宛若仙樂的聲音發出來,讓人如沐春風,感覺置身于仙境一般。

  這種莫名的錯覺僅僅只是一個停頓,那頭護陣獸靈前足落地,脖子上面的鬃毛根根豎起,朝這懸空而立的朵朵“吼哇、吼哇”一陣怪異的嘶吼,似乎在嘲笑她手中的靈寶馭獸環沒有用處,然而它還未曾叫到第三聲,脖子倏然一緊,頓時就被一根滑若游蛇的繩子給纏上了。

  緊接著這繩子一勒,將它的脖子掐得緊緊。

  那九尾縛妖索可是傳說中天山神池宮流出的珍品,之后又經過雜毛小道屢次改造,加入了許多珍惜材料,起到了錦上添花、煥然一新的效果,剛才雖然不慎讓洛小北使了詭計逃脫,然而卻無法掩蓋其“繩藝界大拿”的光輝形象,頓時就將這頭貔貅一般模樣的護陣獸靈給勒得難受,仰頭就是一聲驚天動地的巨吼:“吼哇、吼哇……”

  它受痛之后,四足生霧,朝這空中騰起,而小妖則毫不畏懼,翻身就上了這畜牲的背脊。

  這個小狐媚子如同最高明的馭手,緊緊貼在它的脊骨之上,左手抓著飄飛的鬃毛,右手則憑空虛張,牽動著這畜牲的神經,至于朵朵這邊,則運用鬼力,將靈寶馭獸環給驅動得功效全開,飄飄然的仙樂如魔影貫腦,將那護陣獸靈的意志,一點一點地消磨。

  當時的情況簡直是兇險萬分,那護陣獸靈和一轉過后的本命金蠶蠱一樣,是介于靈體和實體之間的存在,它對那懸空浮島并無多大傷害,然而撞到懸崖這邊的地上和石筍,卻是石沫飛濺,幾乎沒有什么能夠阻擋它恐怖的撞擊,整個空間都在顫抖、在呻吟,無數的石頭從頭頂落下來,砸在巖地上,接著又被翻身的護陣獸靈朝著地上一通滾,碾壓成飛灰。

  便是在一旁打醬油的我,也要集中萬分的精力,才不至于被波及池魚,牽連而死。

  不過這畜牲掙扎得越兇,卻表明小妖和朵朵對它的傷害越大,如此的場面足足持續了五分鐘,當那頭護陣獸靈的動作終于遲緩了一些的時候,小姐妹兒倆雙手交叉握在了一起,然后齊力催動靈寶馭獸環:“馭……”

  嗤……一聲煤氣罐漏氣的聲音傳來,接著那篆刻著密密麻麻、蝌蚪般符文的手環突然光芒大放,幻化出無數涌動不停歇的白色光芒來,直接籠罩在這頭護陣獸靈的頭上。

  在最后幾下奮力掙扎之后,這頭兇惡無比的護陣獸靈終于停止了所有的動作,前爪屈伸,像一只大貓一般,趴在了地上來,舌頭常常伸出,喘著粗氣,而它身上那滾滾的黑煙也開始停歇了一點兒,像快要熄滅的火堆,散發著絲絲余溫。

  朵朵落在它大如籮筐一般的頭上,摸了摸這畜牲脖子后面的細毛,也不知道朵朵的手上有什么魔力,那護陣獸靈竟然發出低沉的吼聲,顯得無比慵懶和愜意。

  被、被馴服了?

  我有點兒不敢相信,這樣也行么?我忍不住再次結了一個內獅子印,一印擊出,發現這并非幻覺,頓時有一種兒女考上大學的那種老父親心態,滿滿的成就感油然而生。

  小妖將馭使在護陣獸靈脖子上的縛妖索松了一點兒,問我有沒有零錢?或者金銀首飾之類的東西。

  我掏出錢包,里面還有上次在泉城吃早餐時補的三個鋼镚兒,我掏出來問干嘛?

  還沒待小妖回答,我面前這頭護陣獸靈本來趴在地上的腦袋突然抬起來,一條軟嗒嗒的舌頭一卷,竟然將我手上的鋼镚兒卷走,往肚子里面吞去。我勒個去,這貨還真的是只進不出的貔貅啊?沒等我詫異完,只聽上面的小妖得意地喊道:“不是說要去找雜毛叔叔么?上來,我載你去!”

  騎在護陣獸靈身上的小妖比開著法拉利、蘭博基尼跑車的富二代少女還要囂張,我有些不明白她的意思,沒想到面前的這畜牲將頭一低,拱到我的身下,然后將我高高拋起倆,屁股一顛,將我給穩在了身上,小妖把從洛小北那兒繳獲過來的青鋒寶劍遞給我保管,然后左手緊緊抓著那護陣獸靈脖子上面的鬃毛,右手拎著九尾縛妖索,大聲叫道:“抓緊了……”

  這護陣獸靈身體比我們鄉下最強壯的水牛還足足大上一倍,根本就騎不了,我雙腿緊緊夾著這畜牲的背脊,手則抓住了身上長長的黃毛,說好勒。

  “是么?”小妖問道,從我的這個角度,能夠看到鴉色馬尾辮下那一抹淺淺的微笑。正在我不明其意的時候,小妖一拉右手的繩索,喊道:“二毛,去找到剛才圖像里面的那個大廳,走咯?駕!”

  二毛?這是我身下這頭英明神武的護陣獸靈的新名字么?小妖這取的名字也太惡俗了吧!

  不過還沒等我吐嘈,便感覺身子一陣天旋地轉,這頭護陣獸靈突然騰空而起,皮膚往外面噴發出排斥浮空的氣體,接著往回跨了幾步,朝著那黑黢黢的深淵直躍而下。

  這種驟然失重的感覺讓我忍不住大叫出聲來,雙手也朝前一伸,緊緊地摟著身前小妖的小蠻腰,心臟都要跳出來——這癡蠢畜牲是要同歸于盡的節奏么?

  不過顯然沒有,這貨騰身而下了十幾米,竟然朝著前方撲去。頭頂是飄飄揚揚的水汽,前方是一片黑,我這人有些恐高癥,即使經過了這么多生死歷險也沒有好多少,在驟然的停止又前沖之后,過了好一會兒才發現這深不見底的圓坑兩側,其實有大大小小的很多通道,朝著不同的地方行去。

  瞧見這些孔洞,我便知道那個邪靈教妖女洛小北說不定就是跳進了這里逃脫,甚至我剛才的那幻境,都有可能是那個小妮子在操控,要不然為何雜毛小道一直拉著我,問我對洛小北的印象呢?

  那護陣獸靈對這些路途十分熟悉,也不知道這畜牲是踩在實地上還是空氣中,那速度飛快,整個兒就一個風馳電掣,黑暗中也沒有別的什么參照物,只有耳邊的風聲呼呼地刮,將我的額頭上的頭發吹得散亂,十分劇烈。

  一路顛簸,不過我緊緊抓著小妖的腰,卻也沒有被甩下來,過了不知道多久時間,從炁場感應中無比狹窄的通道中驟然解脫出來,感覺來到了一個無比寬闊的地方,風聲不再,而四處隱隱有回聲傳來:“最后說一遍,你快點將布置在我劍上的手段給我解開,不然我就讓你這個臭道士,死無葬身之地……”

  我的神情一震,這聲音,不就是邪靈教右使洛飛雨那又糯又軟的普通話兒么?

  身下的這頭護陣獸靈,居然真的將我們帶到了這里來了?

  我當時有些驚訝,為了證明這非幻覺,我再次結印念咒,精神一清,方知并無虛假,如假包換。正在我確認之時,雜毛小道虛弱無力的聲音也從上面傳來:“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死在你這樣的如花美人兒手里,我這一輩子,也算是值得了!”

  “好你個沒正形的臭道士,看來你是真的不想活了,解一個禁制會死啊?”

  雜毛小道忍痛哈哈笑:“人死鳥朝上,不死萬萬年,我解也是死,不解也是死,與其解了讓你去禍害我兄弟,不如就這樣吧!”洛飛雨咬牙含恨道:“留你性命不過是為了我這飛劍,既然如此,那好,我先送你歸西,再讓你兄弟過來陪你吧……”

  聽到這話,我使勁兒抓了一把身下的護陣獸靈,那畜牲倒也通人性,騰空而起,朝著前方一躍,也不知道碰到了什么,我的眼前突然一亮,見到洛飛雨將秀女劍高高揚起,正準備將癱倒在地的雜毛小道刺死呢。

2條評論 to“第三十卷 第二十九章 馭獸齋,名二毛”

  1. 回復 2015/01/16

    初秋

    那訓獸師大吼了一聲艸,居然產生了音爆,深淵現世的貔貅瞬間被馴服了,陸老板不加思所,馬上就和馴獸師騎上去,大吼一聲,駕,孽畜,快帶我去和我合伙的蕭老板去

  2. 回復 2015/06/21

    這都是啥啊。

    這玩意在神奇實力等級差距在這呢?那么牛逼的一個神獸就三下五除二給干服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