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卷 第三十三章 東夷殺戮陣之人肉砌墻

  偌大頭顱在我們眾目睽睽之下沖天而起,受壓的鮮血甚至將四米高的巖頂擊打得噼里啪啦一陣響,復而如雨落下,空氣頓時變得腥味四散,黏稠不已。

  這個不知道名字的高個兒和尚,可不是《西游記》里面那頭斷可生的孫猴兒,自然是一命嗚呼,魂歸幽府了。而在漫天的鮮血中,我看到一個似蝙蝠一般詭異的黑色身影從前方掠過,然后朝著黑暗中遁去。

  看到這挺拔俊朗的身材,我下意識地一聲大叫:“周林?”

  那身影一頓,回過頭來,黑暗中的眼睛里閃現出紅色的光芒,以及白色雪亮的牙齒,卻正是周林那個忘恩負義的狗雜種。誰也沒有看到周林是從哪兒冒出來的,不過他既然顯露出了身形,并且出手殺人,自然再也躲不回去。

  我們還沒有反應,舍身崖的蓮竹禪師卻出手了,單掌緩緩平推,整個空間的空氣立刻變得遲緩凝固,有一股強大的吸引力,以這老和尚為中心緩緩集中,而周林那本來快若鬼魅的身影也立刻變得烏龜一般遲緩——牽一發而動全身,蓮竹禪師的功法,竟然有這般的厲害了?

  見到周林落單,本來還在跟我探討如何抵御幻境的雜毛小道頓時一聲大吼:“周林,我艸!”

  服用大力藥丸的雜毛小道話兒才說到半截,就如同一頭蓄勢待發的豹子,倏然朝前沖去。他的去勢驚人,然而剛剛越過蓮竹禪師的身邊,沖勢也化作了慢動作,本來由下而上的鬼劍也變得顫顫巍巍,停滯不前,老年癡呆一般。

  時間在那一刻似乎變得十分緩慢,無數氣流拉扯,然而當蓮竹禪師將手腕一翻的時候,時間又恢復了正常,雜毛小道一劍飛去,身后跟著悲憤欲絕的釋方大和尚……

  這通道黑暗,僅僅依靠著我們手上的強光手電照明,看得并不真切,前面傳來拳腳交擊的響聲,沉悶得像揍那面口袋。高瘦個兒和尚的驟然死亡讓舍身崖的三位禪師頓時爆發,一陣急追,瞬間就沖向了通道盡頭,我瞧了一眼在地道里面骨碌轉動的光頭,心中不忍,蹲身下來,將他睜得大大的眼睛合上,并且安回了躺在血泊中的尸體上。

  前面幾人奔行飛快,眨眼間便轉入拐角處,我也不敢落單,招呼騎著陣靈二毛的兩個朵朵緊緊跟上。

  時間已經過了一些,我在最后面不得不發足奔行,轉了幾個彎兒,發現人都停下來了,釋方大和尚提著六十多斤的水磨鑌鐵禪杖正對著一面巖壁猛砸,喉嚨里發出野獸一般的嘶吼聲。我趕忙走上前去,拉著雜毛小道繃直的身子,問怎么回事?周林呢?

  雜毛小道的臉色一片陰沉,從牙縫里面蹦出幾個字:“艸,跑了!”

  跑了,我的眼睛頓時就瞪得碩大,能夠在雜毛小道和三位舍身崖僧人,特別是那一位神秘莫測的閉口禪高僧面前逃走,這得有多厲害的手段啊?難道周林現在已經有這么厲害了么?

  我有些難以置信,低頭避開釋方禪杖砸出來的碎石,左右一打量,指著那被砸出臉盆大缺口的巖壁說道:“就是從這里逃的?”

  雜毛小道點頭,卻沒多講話,看得出來,他對周林的恨已經進入了骨子里——往日稱兄道弟的家伙,轉臉就朝著你關心的人背后捅刀子,還一副別人欠他的樣子,洋洋自得,這樣如同“郭佳賓”一樣卑賤無恥的家伙,怎么叫雜毛小道不痛恨?

  而此時,青春痘小和尚釋永空阻止了釋方這大師侄狂暴的動作,說道:“停吧,釋方,從這里遁入巖壁上去的,應該只是一個恍如真實的幻影而已。真正的兇手,早就趁著這迷幻陣的布置逃掉了——那人是高手,絕對的高手,意識、手段、力量、經驗和心態,都已經到達了一個巔峰!”

  釋方不肯信,紅著眼睛說道:“你怎么知道的?”

  釋永空指著默然不語的蓮竹禪師,說你應該知道,我和我師父,心靈是有感應的——我不知道,但他知道。聽到釋永空的話語,釋方一陣嘆息,手上的那六十斤水磨鑌鐵禪杖變得無比沉重,整個人都虛弱了幾分。

  釋永空拍了拍他的肩膀,勸導道:“人總有一死,釋能先去見了我佛如來,也是無奈的事情,我們回去,將他的尸體帶會舍身崖塔林火化吧……”

  三個和尚回轉去,小妖馭使陣靈二毛讓出一點兒空隙,然后我們跟著在后面行走,然而走到了剛才事發現場,除了滿地的鮮血和一個禁閉眼睛的猙獰頭顱之外,那個高個兒和尚的尸身,竟然消失不見了。

  “釋能?釋能!釋能……”

  大和尚想來應該是和那個高個兒和尚關系極好,瞧見自己的師兄弟在轉眼間變成了一具尸體,回轉頭來,連尸身都不見了,頓時就有些崩潰,將手中禪杖一甩,哐啷一聲響,跪在地上大聲地呼喊著,釋永空則臉色鐵青,朝著四處望去,至于蓮竹禪師,他閉上了眼睛,只有那眉頭不斷聳動,顯示出心中的難過來。

  我和雜毛小道對視一眼,都覺得事情實在是太過蹊蹺了,就這么一眨眼的功夫,高個兒和尚的尸身就不見了蹤影,難道……周林那小子在鼓弄出那個真實幻影之后,就一直沒有離開?

  我正在頭疼,突然釋永空回過頭來,盯著我瞧,緩緩說道:“陸左,剛才你應該是最后一個離開的,你都看到了什么?”我摸了摸鼻子,說你們走后,我將這位大師的頭顱安放回尸體上,然后給他沒有瞑目的眼睛抹上,之后就跟隨大家的后面跑過去了,至于其他,我就真的不知曉了。

  “怎么可能,當時這里……”這個小和尚還待再問,突然一直沉默不語的蓮竹禪師走到巖壁邊,伸手敲了敲,從石壁上面傳來了回響聲,清脆。

  我們都站了起來,蓮竹禪師將手放在了釋方的肩上,這個魯男子立刻明白了意識,將鑌鐵禪杖提起來,朝著那石壁就是一陣猛砸。

  轟、轟、轟……十幾秒鐘之后,這巖壁竟然像紙糊一般,砸出了一個可供一人出入的口子來。

  我用強光手電往里面照去,卻看見了一條人工鋪制的甬道,寬兩米,高兩米五,光照在地面上,有濕漉漉的鮮血在流淌。果然,有人將尸身拖進了這里,然后朝著里間跑去。瞧見這甬道,舍身崖的和尚們根本沒有考慮到是否危險的問題,釋永空從身上掏出了一個布袋來,將里面的東西清空,將高個兒和尚濕漉漉流著血的頭顱給包裹進去,然后一個跟著一個,鉆進了洞里,朝著甬道處行走而去。

  我的心中猶在疑惑,邪靈教等人在此之前,并沒有來過此處,為何周林、洛飛雨等人對這里的環境卻是如此熟悉,甚至能夠借助這里的地形和機關,對我們實行暗算和偷襲呢?

  難道是……洛小北那個小娘們已經對這大陣的中樞掌控了,所以才會如此為所欲為么?

  倘若如是,那我們此刻就真的有些危險了!

  很快我們所有人就陸續通過了釋方鑿出來的洞口,沿著這血跡朝甬道里走去。這條甬道斜斜往下,盡頭處還傳來了水滴的聲音,嘀嗒嘀嗒,透露出一股子邪勁。強光手電的光一直照耀交疊,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總聞到一股揮之不去的臭味,像是腐肉,又像是積年的糞池,從前方順著風兒,一絲一絲地吹來。

  走了二十幾米,突然前方傳來快速的腳步聲,我們的精神頓時一震,朝著前方快步跟上,追了兩步,釋永空突然停下了腳步,轉頭朝著我們這邊喊道:“陸左,我師父‘說’前方有大危險,能不能讓你降服的這陣靈,上前一探究竟呢?”

  這探路的活兒原本是舍身崖的和尚們領著的,不過高個兒和尚的死去,使得他們人數驟少,此刻蓮竹禪師既然提出這番意見來,我也不好回絕,回頭問小妖,二毛這畜牲還行么?

  小妖說可以,經過大師的壓制,二毛乖多了。

  護陣獸靈龐大的身軀幾乎擠滿了整個甬道,在小妖的馭使下,緩步前行,我們則跟在后面,走了差不多十幾米,結果聽到那頭畜牲口中巨大的嚎叫聲:“吼哇,吼哇……”接著朝著前方狂奔而去。

  這是接敵了么?

  我們精神一振,朝著前方一陣飛奔,走了幾分鐘,突然前方一片開闊,昏黃的光線布滿視野,而二毛龐大的身影也正在與三條稍微瘦小的野獸在撕咬。那些野獸說是瘦小,其實也只是相對而言,當我們出現在這開闊地的時候,有一頭調轉身子,朝著我們這邊飛撲而來。

  釋方大和尚一點也不講究什么“出家人慈悲為懷”的道理,禪杖由下及上,一擊即中那黑影的下顎處,我們聽到骨頭喀嚓一響,便見黑影飛了出去。

  借著周遭昏黃的燈光,我們也是瞧得仔細,那黑影竟然就是我們在上面桃花林中所見的巨狼。

  二毛與巨狼的戰斗仍在繼續,被蓮竹禪師的五色云尺蠖霞光一刷,它的實力似乎弱了許多,被撕咬之下,身子突然朝著東首邊的一面肉墻撞去——等等,肉墻?我抬頭朝東首看去,只見經過二毛猛力一撞,灰塵飛揚,我居然看見了一堵十來米長、五米多高的墻面,而這墻居然是由那密密麻麻的無頭尸體組成。

  因為撞擊,一具鮮活的尸體從縫隙里面掉了出來,這具無頭尸體渾身血漿裹覆,身上穿著的,居然是和釋方、釋永空等人一般無二的……黃色僧衣。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