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卷 第三十四章 好歹是親戚,我來看你死

  讓人作嘔的腐肉熏臭,鋪天蓋地地襲來,當時我整個的腦子“嗡”地一下響起,腹中翻騰,差一點兒就要被這臭味給熏翻在地——倘若想要了解這種臭味的,人家鄉下辦喪事的時候,停棺三天,你趴在棺材蓋旁邊,使勁兒吸鼻子,大概就能夠隱約曉得一些。

  驟然之間,我也數不清這整整一面墻上,到底有多少具尸體堆疊,成百上千的腐臭尸體,有的伸展、有的蜷縮,有的則是一團碎肉,根本分不清是什么器官和結構——這些尸體看著有很久的年頭了,不同區域有著不同的顏色,有青灰、有黑漿、有粉嫩……

  讓人驚奇的事情是,這么多的尸體,竟然沒有看到白色的蛆蟲爬在上面,整面墻保持著詭異的整齊,強光手電照上去,完整極了。

  密密麻麻的人體堆積著,充斥在我們的腦海中。護陣獸靈撞碎的那一塊薄薄的墻體粉碎,瞧著那散落各地的碎塊,我感覺應該不是巖石,而是那研磨之后的骨灰凝結而成。將這外層的骨灰層撞塌之后,護陣獸靈繼續跟那兩頭巨狼廝打,不過時間慢慢過去,它身上也開始漸漸地積蓄起力量來,有淡如霧氣的黑煙生成,灼熱頓生,在其背上的小妖推了朵朵一把,讓她到陸左哥哥那里去。

  朵朵朝著我的這個方向飄來,在她身后,那堵尸體堆砌而成的墻上開始有一股深刻的陰寒在積蓄,像滾冒的開水,咕嘟咕嘟,朝著場中淡淡地散發出來。

  見到地上那一具掛滿黑色血漿黏液的尸體穿著黃色的僧袍,高瘦個兒,釋方仰頭一陣悲鳴,熱淚肆流。好一會兒,他左手拿禪杖,右手便準備不顧骯臟地扶起那具尸體。

  我瞧著那尸體上裹覆著的血漿,心中不由得膽寒,伸手拉住了他的衣袖,沉聲道:“不可!”

  釋方想也沒有想,直接一個甩手,想要將我的手給撇開。

  然而我仍舊將他的衣袖抓得牢牢,語氣堅決地再次重復道:“不可!”

  “他說得沒錯,釋能這身體被陰寒之氣感染了,有毒!”釋永空這會兒也看出來了,伸手攔住釋方,口中的語氣低沉:“傳說東夷巫族的祭師視人命如草芥,視死亡如回歸,一旦殺戮,動則堆砌成人頭京觀,此番更是將人身堆砌成墻,看來他們的絕跡,還是有一些緣由的。”

  上天有好生之德,殺戮過重則為逆天,總是不被這個世間所容的。我們陷入這東夷迷幻殺戮陣中,迷幻已經歷好幾趟,終于要面臨著殺戮了。

  越是這詭異情形,我越是心頭寧靜,想著這肥城泰南之地政通人和,向來太平,哪里會來這么多尸體,供人堆積在一起?倘若這尸體有了一定的年歲,還不早就腐爛殆盡,化為白骨一堆,又怎么會出現這般人間地獄的景象?

  而這三頭陡然出現的巨狼,與這里又有什么樣的關系,怎么會出現在這里呢?

  我的心頭疑慮著,還沒說話,便見在小妖的幫助下,護陣獸靈用前爪按住一頭兩米巨狼,而另外一頭也被嚇到了,竟然直立而起,朝著角落跑去。它自然是跑不脫的,橫空飛來一根長長的水磨鑌鐵禪杖,將這飛奔而走的家伙砸得一晃蕩,繼而被悲憤欲絕的釋方一拳,擊在顱骨上。

  這畜牲的頭倒也是堅硬,擊打在上面,如鐘轟鳴,卻并沒有死去,然而當它再次爬起來想要做惡的時候,喉口處突然出現了一枚拇指大的檀珠,滴溜溜地轉動之后,打入顱腔之內,兩秒鐘,便轟然倒地,不復起來。

  我驚訝地看了一眼釋永空,沒想到這個滿臉青春痘的小和尚指力竟然會這么強,區區一彈指,竟然將偌大一頭巨狼給殺死,果真是名師出高徒——佛爺也有怒,羅漢不超度,這些吃齋念佛的出家人并不是不會還手的教條呆子,瞧見自己的同門慘死,自然是也有忿怒的。

  將這三頭不知道從哪兒竄出來的巨狼或殺或擒,我們聚攏到了一起來,都覺得這樣的地方,實在是太過于陰森詭異。

  聞著這濃郁的尸氣,我感覺實在太過難受,立即從身后的背包里摸出五張裹著艾蒿的濕巾,分發眾人蒙上,這剛剛系到頭上,便聽到一聲骨頭關節的滑動,在釋方身前的那具死尸居然開始輕微的顫抖起來,接著便是扭動,反關節地抽搐,手拍打在地上,發出古怪的啪啪聲。

  我們面面相覷,不由得齊聲喊道:“詐尸了!”

  果不其然,這具尸體哆哆嗦嗦地抖動,最后居然站起了身來,雖然沒有頭,但是卻能夠明白我們的方向,伸出血肉模糊、白骨乍現的雙手,朝著我們這邊緩慢爬來。

  我們這伙人見過的場面自然不少,詐尸什么的,對于我們來說并不算稀奇,不過這頭都沒有,卻有些奇怪——須知此類僵尸詭物,它一般都是由惡魄凝聚而成的靈體牽引,這惡魄常寄居于尸體的氣海、神庭之竅內,而這些地方都藏于頭中,腦袋都沒有了還能夠繼續行動的尸體,除了傳說中“以乳為眼、以臍為嘴”的大巫刑天之外,實在少見。

  瞧著這緩緩爬起,并且行來的無頭尸體,蓮竹禪師默然不語,其余兩個大小和尚則咬著牙,似乎經受著佛祖的考驗。

  見旁人都無反應,雜毛小道不得不挺身而出,鬼劍拔出,倏然間出了兩劍,一刺心下絳宮金闕,二刺臍下三寸命門宮。這兩劍皆為人體丹田位置,倘若能夠藏魄,那么必是此處無疑。

  而這個時候釋永空小和尚也動了,他右手上有一根圓潤無痕的木頭圓棍,就是平日里用來敲木魚的那種——雖然他的師門同伴此刻詐尸,但是人既已死,還是超度前往幽府好些,殘魄留在人間,反而虧損道行,白白修行半生。

  雜毛小道兩劍刺下,然而那尸體只是短暫停頓一下,然后又接著前行而來,倒是小和尚的木魚棍子敲在那尸體背后,憑空起了一陣爆響,那血肉模糊的尸體便停滯不前,接著腳下中了一掃腿,啪的一聲倒在地下。

  雖是自己打造篆刻,但是這鬼劍雜毛小道終究用不習慣,于是便拋給了我,大叫換劍。

  聞聲我把手中的青鋒寶劍拋向雜毛小道,那汗水津津的鬼劍一入我手,頓時一陣喜悅的輕顫從劍身之上傳來,劍尖蜂鳴,我一個錯步上前,也顧不得什么穴位,直直刺入這無頭尸身的胸口,然后將鬼劍效能一陣激發,頓時就有一股陰寒之氣被吸收至鬼劍之上,在這鍍著精金的金屬表面上,竟然都結出了一大片白色的凝霜來。

  “鏢!”瞧見這東西,我也不驚慌,一聲大叫,真言凝聚精神,劍尖挺刺,將先前腹中那股陰寒意識的境界仔細回顧了一番,然后手中惡魔巫手的力量透過劍尖噴發,我面前的這一具無頭尸體顫抖一番,終于停止了所有的聲息——它的惡魄,已然被鬼劍給吸收了。

  這一招頗帥,我忍不住想跟雜毛小道炫耀一番:“嘿,老蕭,看看,鬼劍在我的手上,就是不一樣吧?”

  我這話音未落,尾音剛剛一拖長,便聽到雜毛小道的臉色一變,大聲叫道:“小毒物,快跑!|”

  隨著雜毛小道的一聲呼喊,我的心臟驟然收縮,感受到一股恐怖的氣息正在身前左側的肉墻之上凝聚蔓延,突然間那肉墻一陣搖晃,本來砌得整整齊齊的墻體下方黑煙一冒,堆積的尸體化作了膿汁,上面的大堆人體便傾瀉倒了下來。

  瞧著那無數肉塊鋪天蓋地倒下,我的精神一震,感覺事不可為,跟著雜毛小道便朝著回路跑去。

  釋方和釋永空這一大一小兩個和尚感覺到了那一股龐大的力量,前者大叫一聲好,握緊水磨鑌鐵禪杖準備戰個痛快,哪知那不說話的蓮竹禪師也二話不說,朝著回路奔跑,立刻愣了一下,腳步遲緩,結果落在了最后面。

  我跑了幾腳路,小妖在后面大喊一聲“陸左哥哥”,身子便騰空而起,再次被陣靈二毛給頂到了徐徐冒煙的背上來。雜毛小道在前方奔走,瞧著眼熱,不由得大聲喊:“臥槽,小毒物,這東西給力啊,不如將我給載上?”

  雜毛小道一心想坐順風車,然而二毛卻不樂意自己的背上坐一大堆人,拐過頭去,并不理會。

  見這畜牲矯情,小道破口大罵間,很快就返回了我們剛才回到的巖石破口,正想沖出去,卻見一道黑影守著,黑暗中紅光明亮。瞧見這貨,雜毛小道也不罵了,臉色陰沉下來:“周林,你終于出現了!”

  守在門口的周林見到我們這疾速奔走的一行人,又聽到雜毛小道滿含怨恨的話語,臉上不由得一陣冷笑:“是啊,我來了,黃泉路上,送你們一程,也算是盡盡心意吧,好歹也是親戚一場!”

2條評論 to“第三十卷 第三十四章 好歹是親戚,我來看你死”

  1. 回復 2014/12/27

    天師宗掌教天師

    寫的什么亂七八燥,胡編亂造的

  2. 回復 2015/01/16

    初秋

    勞資大叫了一聲,“艸”居然產生了音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