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卷 第三十六章 破陣殺敵,奪路而逃

  那陰寒氣息其實根本就沒有什么顏色,只是因為它的絕對溫度實在太過于低,使得在黑暗中,顯得更加濃郁粘稠一些而已。當這氣息如一張大網,將我緊緊裹覆的時候,如墜冰窟的我腦漿都被凍得凝固,瞬間就嗅到了死亡的氣息,仿佛我與那幽府,僅僅只有一步之遙。

  不過一步之遙也正是天壤之別,倘若我是普通人,或許就真正的死在這里了,不過就在那一霎那,我的心中頓時生出一股陌生的意志,一股不屈服、不妥協、不畏懼的卓然意志,將我心中的所有軟弱都給驅趕開去。

  我的牙齒咬得咔咔響,心中的憤怒開始成倍地積聚:“不過是些提煉的死靈,竟然讓我這樣偉大的生命死去,太自不量力了!”

  我的心中突然飄過了這樣的想法,胸中氣息動蕩不已,握著鬼劍的右手一陣灼熱,那熱烈并不同于天上的太陽,而是蘊積在地底的巖漿,含著潛流之下的灼熱溫度瞬間爆發出來,那些纏繞在我身上的無數鬼臉終于露出了恐懼的表情,開始逃也似地回歸。

  盡管如此,還是有許多陰靈之氣來不及逃避,紛紛被灼燒成了一縷縷毫無意識的氣流,灰飛煙滅。

  然而這陰靈雖然在我這里受挫,但是在與釋方大和尚的僵持卻取得了絕對的上風,盡管大和尚驅動經文而出來的金光將那尸怪灼燒得黑煙四起,焦臭陣陣,但是他手中的禪杖卻拔不出一份來,反而被緊緊拽著,朝著甬道的墻壁上摔去。

  一聲悶響,這個力大無比的大和尚先是重重砸在墻壁上,接著面口袋一般,撲到在地。

  釋方這邊失利,我的壓力就沉重許多,為了防止這尸怪上前對那大和尚補刀,我不由得咬牙上前,將鬼劍揮舞得風聲乍起,劍影相連,如同一道扇子般,凌厲極了。

  那尸怪此刻是趴在甬道里的,它倘若站直,足足有四五米高,就這一點我們倒是占了大便宜,使得我這邊拼命之下,倒也能夠占得一絲上風,勉強將短暫昏迷的大和尚救回。然而能夠嚇得包括蓮竹禪師在內的所有人跑路的這尸怪,豈是這么好對付的?

  在我激發腹中力量,擊退了尸怪兩個回合的攻擊之后,這丑陋的怪物突然“口中”發出了娃娃魚一樣嚶嚶的叫聲,雙臂骨肉繃緊,拳頭砸在了甬道的青石板上面,我們腳下立刻一陣巨震,接著它居然并不與我交鋒,開始蹲身,準備爬站起來。

  這甬道狹窄低矮,哪里能夠容得下它?然而這貨不管不顧,將那巷道撐得不斷呻吟,磚石的碎裂聲不斷從頭頂傳來,我嚇得半死,這巷道倘若垮塌,我們必定是活不了的。

  當下我也不做猶豫,唯有將體內力量凝聚成一條線,一個箭步,朝著那恐怖尸怪的心臟處,挺劍刺去。

  那家伙跪在巷道里,雙手撐著頂上,空門大開,我一劍刺進去,竟然順利破入胸膛。

  如此順利,我卻并不高興,感覺鬼劍頓時就被那肉塊所吸附,拔不出來,我也索性不拔了,將鬼劍在他體內一陣攪動。在攪動的同時,我已經將鬼劍吸附陰靈的能力激發到了極致,從這尸怪體內源源不斷地吸收負面能量。

  然而鬼劍厲害,卻終究有限,我看見這劍身洋溢著濃郁的黑色,幾乎就成了木炭模樣,知道再這樣下去,鬼劍不但起不到吸附的效果,反而會被撐爆當場。

  然而就在此刻,那鬼劍的末端似乎被什么給一把抓著,緊緊的,讓我動彈不得。就在我生疑之時,這血肉模糊、膿漿四溢的肚皮之上突然裂開了一道口子,接著一只毛茸茸的手從里面伸了出來。這手一點一點地伸出來,握著我的鬼劍,堅韌的掌心不留一絲鮮血,我的心往下面沉去,一塊磚石從上面砸下來,我稍微偏開,右腿被濺起的石渣砸得生疼。

  而就在此刻,這尸怪的肚子終于被剖開,從里面蹦出一個一米九高的毛絨狼人,眼睛通紅近妖,前嘴如犬,身堅似鐵,渾身毛發上面掛著濕漉漉的尸液,甫一出現,二話不說便朝著我撲來。

  我不是沒有跟這類的東西作過戰,然而我身前的這一頭的實力卻實在是讓人驚悸,我根本沒時間閃避,左肩一被搭上,便有巨力傳來,御無可御,身子便失去平衡,朝著后方的黑霧騰飛而去。

  半空中,我還看到小妖和朵朵正在空中,運勁抵御那陰靈蠶食,結果一瞬間,我便飛入了黑暗中,背部重重地摔在了石壁之上,當下一口老血便噴了出來。然而這并不是噩夢的結束,恰恰相反,噩夢才剛剛開始,那頭從尸怪腹中鉆出來的狼人十分恐怖,張嘴朝著我左邊脖子咬來。

  這畜牲的力量大得出奇,我的雙肩被搭上,避無可避,唯有咬著牙,用腦殼去磕那狼吻。

  就在我閉眼撞去的時候,預想中的疼痛并沒有降臨,反而是搭在我身上的那對爪子力道減輕了幾分。我心中詫異,當下也把握時機,翻滾起來,聽到旁邊小妖和朵朵一齊的吶喊聲響起:“不準傷陸左哥哥!”

  這聲音中以朵朵那奶聲奶氣的話語最為著急,我心中一暖,大聲叫道:“小妖、朵朵,朝我靠攏!”

  黑暗中,伸手不見五指,唯有黏稠濕滑的氣流在身邊流淌而過,而就在這個時候,我聽到了周林一聲陰柔的尖叫:“啊,你這個老和尚,你怎么可以……”他的話還沒有說完,突然間那黑暗便被倏然收斂成一團,有腳步聲朝遠處跑去,我看見了五彩的光華,在空間里游蕩著,驅走黑暗。

  雜毛小道又是一身鮮血地站在我的面前,打量了一下我,沉聲說道:“小毒物,你沒事吧?”

  我迎著雜毛小道關切的目光,揉了揉沉悶的胸口,說還好,那頭狼人……話說到一半,我回身去找那頭從尸怪肚中沖出來的狼人,卻見它正在跟蓮竹禪師交手,老和尚僅憑一雙肉掌,卻能夠將這力量極端恐怖的狼人壓制得不敢猖狂。

  見得我眼中一片清明,雜毛小道趕緊拉著我催促道:“走走走!快點離開這里,不然我們就要葬身此處了!”

  他拉著我來到剛才周林封堵的洞口,地上躺著一個黑衣人,不過并不是周林,而是另外一個邪靈教眾。我跨過洞口,回頭看向身后的雜毛小道,問周林呢?

  雜毛小道說狗日的左臂受傷,法陣被破,扔下同伴逃跑了。他回頭招呼蓮竹禪師:“大師,那甬道快塌了,將那狼人引到這邊來,我們一齊對付吧?”

  這時釋永空攙扶著魁梧的釋方大和尚鉆入這邊通道,就連二毛也被小妖給驅使到了此處來,而蓮竹大師卻還被那頭眼睛有著詭異紅光的狼人給纏住,小和尚釋永空心急自家師父,將釋方拜托我們照顧后,返身回轉過去。

  那甬道還在顫動,大塊大塊的石頭從上方砸下來,我的心中突然一跳,瞧見在那頭恐怖尸怪的后面,有著洶涌的尸群出現,那些尸群皆沒有頭顱,與之前死去的釋能一般兇猛,倘若不是那頭尸怪將甬道塞得滿滿當當,只怕那些家伙就要擠過來了。

  瞧到那狼人的速度和力量出人意料之外的恐怖,雜毛小道一邊在洞口布置,一邊朝著我大喊:“小毒物,震一下!”我會過意來,摸出震鏡,當頭就是一照,藍色的光打在了那頭強壯的狼人身上,身形頓時一滯,不再動彈,趁著時機,蓮竹禪師和釋永空終于沖出洞口來,如風一般。

  見所有人都出了洞口,來到我們之前的通道上,雜毛小道燃氣一道符,那符著火,化作滿天紅蓮,將此處灼燒,不讓邪氣沖來。

  做完這阻敵之策,雜毛小道回過頭來跟眾人商量:“各位,此地甚為兇險,我們不可再作停留,速速離開,與大部隊匯合之后,再來掘寶,如此可好?”

  之前的那尸怪與恐怖狼人已經讓我們膽氣全消,再無冒險之意,于是紛紛點頭同意。

  我將昏迷過去的釋方大和尚甩上二毛背上,讓朵朵照顧好,然后沿著原路返回。

  一路行,感覺身后的死氣并為消散,緊緊相隨,不由得腳步都又快了幾分。如此疾走,我們很快就回到了雜毛小道和洛飛雨對峙的大廳,油燈依舊明亮,不過原本安靜燃燒的火焰開始變得搖擺,晃蕩不停。我們在此停留了兩分鐘,討論了一下逃離路徑,最終決定不回大陣中樞,而是沿著舍生崖眾師傅前來的道路撤回。

  如此又是一陣疾走,在迷宮一般的巖洞里鉆來鉆去,突然在最前面的蓮竹禪師停住了腳步,袖子一擺,那道五彩云尺蠖往前面死路一刷,然而別無用處,老和尚的臉色十分難看,見此情形,釋永空跟我們解釋:“我們的來路被人利用陣法給轉移了,出不去了!”

  這是意料之事,小和尚說得無奈,我們只有回到石廳,讓二毛領路,朝著中樞跑去。

  然而剛剛一回大廳,東首邊卻出現了洶涌的尸群,角落里,那頭紅眼狼人正在四處張望。“跑!”雜毛小道一聲低吼,我們不再停留,朝著有著懸空浮島的通道跑去。

4條評論 to“第三十卷 第三十六章 破陣殺敵,奪路而逃”

  1. 回復 2014/12/31

    用舌頭舔了舔舌尖

    水章

  2. 回復 2015/01/16

    初秋

    看完這章,勞資大吼了一聲,“艸”,居然產生了音爆

  3. 回復 2016/02/10

    路人

    樓上的是傻逼么!

  4. 回復 2016/07/30

    匿名

    又是代筆的一章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