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卷 第三十八章 洛氏姐妹

  其實不用我出言提醒,眾人都已經感覺到有人來臨了,此處除了我們,倘若有人也都是敵人,于是都紛紛伏臥在地,不做動彈。這浮島之上盡是石碑,藏人卻也方便得很,很快,在那兩人走到近前崖邊之時,我們都已經藏匿好了身形。

  作為一個成熟的修行者,我們都知道如何收斂自己的氣息,并且在遁世環的幫助下,倒也沒有外泄氣息。我不敢直視下方的懸崖邊,生怕敏感的對方會發現我的注視,不過僅僅從剛才的那一瞥,我的胸中已經了然,來者二人,應該就是洛氏二姐妹——大姐洛飛雨,小妹洛小北。

  雖然經歷過一番苦戰,不過對付起這二人來,有蓮竹禪師在我方,我們其實還是蠻有信心的,不過兩人在談話,我們便也不急著出現,豎著耳朵監聽,試圖從她們的對話中,找到一些我們所不知道的秘密來。

  這姐妹二人邊走邊談,洛飛雨似乎對洛小北的行為十分不滿,高聲指責道:“……此番前來收集桃元,你答應過我,你只在幕后瞧見,絕對不會走上前來冒險的,為何又跑去跟那個陸左湊在一起?而且還將毛乙久給殺了?你知道么,剛才我與陸左他們遭遇,那小子就用你的青鋒寶劍和靈寶馭獸環來威脅于我,倘若不是被我識破,只怕你老姐這會兒就被他們給制住了——你啊你,真的不省事啊,早知道我就不答應老媽帶你出來了,沒一件事情讓我省心!”

  聽到姐姐的抱怨,洛小北渾然不覺,當做沒事人一樣笑,說安啦安啦,我知道錯了。不過這一次你們能夠在這東夷迷幻殺戮陣中自由穿行,還不是得益于我在中間指揮調度?倘若不是我,你們說不定就在這個大迷宮里面打圈圈,最后餓死得了……

  說到這里,洛飛雨似乎停下了腳步,揪著自家老妹兒問:“我說這次來尋找桃元,你這么上心呢——這東夷迷幻殺戮陣,你怎么會了解得這么清楚?”

  洛小北擺出一副很不屑的樣子,嘲笑她姐姐:“洛飛雨小妞兒,一看你就是個不愛讀書的壞孩子。你不記得了?我五歲的時候,還是你帶著我去翻老爸的書房,結果翻出一本落款是屈陽的手寫書來——《古今陣法概略演義》——你還記得不?當時你跑去翻那修行的白皮書,結果我倒是抱著那本手寫體讀了好幾年,人都癡了,不離不棄。”

  “《古今陣法概略演義》?”洛飛雨笑了,說:“怎地不記得?當初你瘋魔了,老媽嚇得半死,說這孩子啞巴也就算了,如今又變成一個呆子,那可怎么辦?她還說屈陽這個狗日的,害了外公郁郁而終就不說了,現在還害得小北這丫頭瘋魔,果真不是一個好種!”

  聽洛飛雨這般說起,洛小北滿鼻子的不滿意,大聲說道:“可不能這么說,屈陽他可是人家的男神,世間是有怎么樣的奇男子,才會寫出這般廣博專注的書文來?實話告訴你,這東夷迷幻殺戮陣,可也是屈陽書中的記載,要不然我哪里能夠知道這消失了幾百年的物件?”

  “好了,好了,不說那個叛徒了,小北,你跟我說實話,那幾個和尚是不是你放進來的?還有,你為何縱容陸左殺害毛師傅?你可知道,他可是我們濱海鴻廬數得上名號的高手,他此番死了,我如何跟小佛爺和老媽交代?”洛飛雨的聲音變得有些嚴肅了,似乎在凝視這自家的妹子。

  洛小北阿嚏一聲,揉了揉鼻子,不滿地說道:“老姐,實話跟你說,毛矮子我早就怨恨已久,他這次死了,也算是了解了我的心愿——反正又不是我殺的;至于黑蝠,這個連自家師父都敢殺害的怪物,我覺得掌教元帥收留他,并且委以重任,絕對不是一件明智之舉,這樣的錯誤,如果能夠通過敵人的手來解決,未嘗不是一件好事。一人做事一人當,倘若此事暴露,我自當一力承擔,絕對不會連累到你和老媽的……”

  洛飛雨一聲輕嘆,說唉,小北,我知道你對教內很多人、很多事情看不慣,你覺得只有打破這些東西,重新樹立規矩,才能夠將我們厄德勒發揚光大,但是你可知道,上溯至沈老總,再到你外公他,歷屆先賢劃下來的圈子就是這樣,哪怕是掌教元帥,都跳不出這個圈子。你這丫頭,果真如小佛爺所說的,是一個自我毀滅的性格,真真就是一個作死的命,總有一天,你會自己作死的!

  她知道自己勸也勸不聽,于是一聲長嘆之后,不再說話。

  兩人在崖邊待著,彼此都有生對方的悶氣,也沒有上到這懸空浮島的意思,我趴在石碑后面,與旁邊的雜毛小道面面相覷,沒想到這姐妹二人彼此的觀念,竟然會有這么大的區別。沉默啊沉默,沉默了好一會兒,洛飛雨才開口說道:“蓮竹老和尚的加入,使得陸左等人實力大增,讓這次行動變得詭異莫測了,我們不要再牽掛東夷人留下來的財產,離開吧——你知道如何離開這大陣么?”

  洛小北的情緒有些懨懨,不過還是答道:“簡單,那懸空浮島就是一個電梯模型,倘若想要離開,只需驅使下面的符文水汽,就可以很快脫離此處……”

  兩人說著話,從東手邊的通道里跑出兩人來,正是之前消失無蹤的周林,他旁邊還跟著渾身大汗淋漓的老羅。

  瞧見這兩人急忙沖來,洛飛雨眉頭一皺,急聲問王宇辰、丁道人他們人呢?

  周林的左臂纏著繃帶,臉色有些陰沉,沒有說話,反而是老羅喘著粗氣答道:“王宇辰被蓮竹那老和尚刷中,陣破人亡,而丁道人剛才引人的時候落了單,結果被一群游走的狼人盯上,我們趕到的時候,已經被撕扯得只剩下一個頭顱了……”洛飛雨的臉色陰沉,喃喃說道:“死了三個,三個!”

  洛小北才不管究竟死了幾個呢,直接問周林道:“黑蝠,陸左和蕭克明他們的情況怎么樣?”

  周林眉頭皺得緊緊,他陰著臉說道:“剛才按照你的計劃,我把他們引入了那面積尸之墻,然后將口給封堵上,本以為能夠兩面夾擊,將他們幾人弄死,結果沒想到那突然出現的老和尚壞了大事——他有一種五彩霞云的法器,在我的這陣腳上上面刷了幾記,結果那結界法陣就動搖了,最后負責支援的王宇辰給那老和尚弄死了——我的真影分身是有冷卻時間的,幸虧他們為了應付暴露在空氣中的尸墻詭物而沒有追來,不然說不定你們就見不著我了!”

  聽到周林的這番話語,洛小北不由得有些詫異,說你黑蝠不是自夸厲害非凡么?為何此番又這么低調?

  周林盯著這個漂亮非凡的平胸妹子,臉色難掩陰霾,一字一句地說道:“倘若是陸左和蕭克明,我自然手到擒來,只是旁邊還有那個修了一甲子佛法的蓮竹老家伙,我雖然自信,但是沒有到完全沒有腦子的地步,也知道什么叫做進退!你再想想辦法,看看如何將陸左、蕭克明與那幾個和尚分開來,不然我完全找不到機會下手!”

  洛小北聳了聳肩膀,說沒有辦法了,我老姐剛才說了,我們準備撤離此處,回到地面上去了。

  聽到洛小北的話語,周林的眼睛頓時一股,那帥氣俊朗的面容頓時變得有些扭曲,死死盯著洛飛雨那美得如鮮花綻放的臉,一字一句說道:“為何?”

  洛飛雨沒有瞧他,而是將目光瞧向了黑黝黝的懸崖下方去,先是一頓,繼而緩緩說道:“沒有為什么,只是此番人死得太多了,而且蓮竹和尚的出現,也代表著宗教局插手此處,如果我們再不逃走,說不定就給官方給卷包,堵在了這里——我不能拿自己和別人的命,來做賭注!”

  聽到洛飛雨的解釋,周林頓時眉頭一跳,大聲叱喝道:“人死都死了,還能活過來么?既然死了,為什么不讓他死得有價值一點?這里是東夷人曾經的據點,里面一定會有大量的法器,一定會有很多秘密,可以供我們厄德勒需要。我們不能走,在這樣的大陣中,即使宗教局來人又如何?填一千個人來,照樣還不是一個死字?”

  洛飛雨并沒有理會周林的嘶喊,她的眉頭越發的皺緊,耳朵不停地動,害得我們都不敢看過去,緊緊低伏著身子。不過她所關注的東西顯然不是我們這兒,因為在這個時候,空間里開始彌漫著難聞的尸氣,還有古怪的聲音從下方傳了上來。

  這聲音是……我的心中一陣激靈,視線朝著水瀑下方瞧去,只見之前一直跟在我們背后的尸群已經出現在那洞口,推推擠擠,有的已經跌落了黑暗深淵中,接著那頭五米尸怪出現了,正攀著懸崖的巖壁,努力朝上面攀登而來。

  在它的身上,有著濃黑如實質的怨靈纏繞,發出了如怨如慕的哭喊聲來。

6條評論 to“第三十卷 第三十八章 洛氏姐妹”

  1. 回復 2014/07/15

    目測虎皮貓大人本名叫屈陽?

  2. 回復 2015/01/14

    雪妖瑞朵

    舜兒好眼力,這個不是不可能額。

  3. 回復 2015/01/17

    細想一下,還真是

  4. 回復 2015/02/17

    真相

    陳老大絕對是小佛爺

    • 回復 2015/03/16

      小佛是楊知修

  5. 回復 2015/06/02

    屈陽

    我叫虎皮貓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