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卷 第三十九章 周林啊周林,你在作死咩?

  瞧見這副場面,洛飛羽不由得大為驚訝:“這尸群怎么被引到了這里來?難道那些家伙也順著原路,跑回中樞來了?”瞧見頭頂處伸出幾個人影,那個恐怖的尸怪仰頭瞧見活人的氣息,興奮不已,不由得發出“嚶嚶”的叫聲,叫人耳膜發麻,朝上攀登的勁頭更加的足了,巨大的手將巖壁震得一陣抖動。

  它往上攀登,而身后跟著的無頭尸群或者攀附于它,或者循著它攀爬上來的通道,螞蟻一樣,密密麻麻地上來,場面一時間有些蔚為壯觀,氣勢驚人,漫天的腐臭死氣在這懸崖上下彌漫。

  洛飛羽、洛小北和老羅的心思都被這懸崖之下攀爬上來的巨大尸怪和無頭尸群所牽絆,然而周林卻并不理會這些即將降臨的威脅,而是拉著洛小北問道:“你跟我說過,這懸空浮島之上,是可以了解到身處大陣之中的所有人蹤跡,對不對,你趕緊查一下,蕭克明、陸左那兩個雜毛到底在哪兒?”

  洛小北對周林本來就觀感不佳,又值此危機時刻,見周林只為私恨,對跟前的危機根本就不管不顧,不由得氣憤地說道:“理論上是可以,只要你上得了那懸空浮島,心里面強烈地想著對方的形象,就會出現——不過也做不得準,什么樣的程度叫強烈,你的腦電波能否被這法陣運轉的意志所吸收,這都是不能夠猜測得到的,你若有那本事,我倒是想看看……”

  洛小北的話語模糊,而且還有嘲諷之色,然而周林卻如稟圣旨,嘴角流露出一絲邪異的微笑:“別人不行,我卻是可以的!多么神奇的東夷之術啊,杰出的巫師文明,先行者必定是以為深淵的信徒,才會有如尸墻這般天才的構想……”

  他的話語未落,身子便朝著后方行去,緩緩退了幾步,頭朝著上面揚起,蓄勢,然后一個箭步,朝著比崖邊高出好幾米的懸空浮島飛躍而去。周林這個家伙的身體素質好得出奇,我看著沒有半分把握的那種高度,他根本一點兒安全措施都不用,身形如同翔于天空的蒼鷹,飛騰而來,來勢又急又猛。

  眼看著就輕松躍上了懸空浮島,正在此間,一道身影出現在他落腳的地方,刷,刺出一劍。

  這身影自然是對周林恨之入骨的雜毛小道,這家伙見有這便宜可占,也顧不得暴露身形,青鋒寶劍刺出,凌厲得發出尖嘯之聲,瞧那軌跡,在下一秒鐘周林的喉骨就要被雜毛小道刺穿。

  喉骨刺穿,氣管被割,我能難想象周林這個狗日的還能夠活下去。

  然而周林這個家伙到底是靠敏捷吃飯的家伙,居然在這千鈞一發之機,將身形強行扭轉,伸手拍在了這凌厲的劍勢之上。刷——他雖然躲閃及時,然而受傷包扎起來的左臂衣袖卻化作碎片飛揚,氣停急頓,周林落于懸空浮島邊緣,腳步未穩,沖到跟前的我便是一招絕殺,后腳蹬身。

  黃狗撒尿——蹲身在地,右腳朝后上方,如狗兒撒尿一般,將腿高高踢出!

  周林胸口中了這一腳,本身就立足未穩,此刻更是整個身子都失去了平衡,啊的一聲慘叫,便朝著懸空浮島旁邊的深淵跌落而去。瞧著這狗日的跌落深淵,我心中不由得一陣狂喜,這家伙,終于要死了么?我有些難以置信,雜毛小道也沖到了浮島旁邊,往下瞧去,并沒有見到什么東西。

  然而此刻的他,心情并沒有大仇得報的快感,反而是一陣摸不著頭腦的迷茫。

  周林就這般死去了么?怎么可能?

  使出反常必為妖,我們都不敢相信周林就這般的死去,于是均戒備著四處找尋,而懸崖之上,我們的出現也使得洛飛羽和洛小北嚇了一大跳,洛小北大聲叫道:“原來他們上了浮島,太過分了,他們是怎么過來的?啊,對了,他們將那頭護陣獸靈給降服了!”

  她抖著洛飛羽還給她的靈寶馭獸環,大聲唱和起來,試圖將那頭威猛的護陣獸靈給反正,殊不知此刻的獸靈已經改名做了二毛,而且還凝固成了石雕貔貅狀態。

  就在洛氏姐妹準備沖上來的時候,一只青墨色的巨手帶著濃烈的尸臭味,攀上了懸崖。我們都幸災樂禍起來,那尸怪可是她們留給我們的敵人,結果現在卻盯上了她們,可謂是天理昭昭,報應不爽啊。然而我們這兒幸災樂禍,后方卻傳來了釋永空的一聲驚叫。

  “啊……”

  釋永空的驚叫聲讓我們嚇了一大跳,回過頭去,卻見周林那狗日的從斜邊處攀著底部重新躍了上來,伸手一抓,竟然將離得最近的小和尚半件僧袍都撕扯下來,刷的一聲,露出了白色的內袍。此刻的周林似乎有些發狠,之前還說對付有幾個和尚在旁邊的我們,不可力敵,現在卻是不管不顧,那一股子蠻勁兒也騰升而出,身形如鬼魅,在蓮竹禪師救徒的當口,朝著我們這邊撲來。

  身形提升到了極致的周林還真的就如同一只黑色蝙蝠,在高速行駛中還保持強大的反應力,避開蓮竹禪師的攻擊,舞動雙拳,朝著最為痛恨的雜毛小道當胸砸來。

  雜毛小道本來沒見到人,一直在疑惑,此番卻釋然了,手中鋒利的青鋒寶劍挽動一朵劍花,朝著周林的喉間抹去。周林的手臂上面有鐵質護臂,與劍交擊,頓時一陣錚然鳴聲響起,接著身懷本命血玉的雜毛小道竟然不敵,朝著后方疾退幾步,終于在即將掉下浮島的時候穩住了身形。

  雜毛小道退后,自然是我上前抵御,鬼劍游繞,我一劍劃破了周林的小腹,衣袂翻飛,卻感覺這一劍竟然砍在了木頭之上,并沒有鮮血迸發,反而是那劍止在了肉里。

  雜毛小道在我的身后急聲提醒我:“小毒物,這個家伙已經將玉靈凝練于身,氣力和體質都已經不似人類了,你小心!”鬼劍與我心有靈犀,上面傳來了濃重的陰寒之氣,周林嘴角露出了邪魅的微笑:“提醒晚了,你們這兩個小雜種,明年的今天,就是你們的祭日!去死吧……”

  周林的身上突然出現了巨大的黑色陰影,那陰影龐大,如霧搖曳,幻化成了一只巨大而猙獰的豬嘴蝙蝠,那蝙蝠一如之前的那種小蝙蝠一般模樣,不過在經過成倍放大之后,根根毛發豎起,就顯得恐怖了,周林的雙手在一瞬間繃大幾分,五指皆有長長的指甲,黑色、尖銳、含著黏稠的毒漿,然后朝著我當胸揚來。

  鬼劍被鎖,而周林的手臂陡然長了一截,眼見著我就要被這恐怖蝠爪給抓到當胸,在十分之一秒的時間里,我做了一個決定:將鬼劍松開,然后朝后疾退數步,大聲喝道:“齊!”

  一股曠達平和的心境涌入靈臺之中,再次看向外表柔美、部分猙獰的周林,我感覺沒有那么恐怖了,而此刻反應過來的諸人也都沒有了一開始的驚慌,我與雜毛小道兄弟聯手,迎著周林而上,即使是硬碰硬,也步步為營,不畏半分;朵朵在照料昏迷的釋方,小妖卻已然將那塊石雕納入懷里,此刻也沖了上來,對著冒著森嚴妖氣的周林就是一陣亂打。

  場面太亂,蓮竹禪師和釋永空并沒有在沖上來交手,不過蓮竹禪師在周林的退路上站定,一邊遙遙控制場面,一邊防備著下方正在與尸怪火拼的洛氏姐妹和老羅上前過來援手。

  被周林剝去半邊僧袍的小和尚釋永空踞住東南一角,手中佛珠陡現,不是一顆飛來,勁道大得厲害,總能夠破解掉周林的一次凌厲進攻。

  與周林戰斗,我的心越發驚奇,初遇周林之時,感覺此人不過是有些道行的世家子弟,身懷金蠶蠱的我隨時能夠讓他跪倒在地,然而經過神農架耶朗祭壇之變故后,這個家伙已然入魔,在巴東黑竹溝臘制人肉,當時就變得十分強悍了,至此,已經成就了讓很多人一輩子都無法企及的高度。

  此刻的周林,真的已經有了繼承李子坤的實力,成就一方人物了。

  然而我這邊心驚,身處圍攻中的周林卻是更加著急,他本待借助著仇恨的怒火將我或者雜毛小道速殺,然而陷入這番泥潭一般的圍攻當中,優勢不再,便有了遁去之意,在與雜毛小道的一次交鋒中,他將多來的鬼劍朝我一甩,騰身而起,跳到了空中,衣袖一卷,一陣煙霧朝著后方的兩個和尚撲去,然后身子竟然能夠在空中借到了力量,像一只巨大蝙蝠,朝著懸崖下方滑翔而去。

  這家伙騰空足有三四米,陡然之間,我根本夠不著,心中惱恨,難道就這樣,又讓他逃脫了嗎?

  我喊著小妖名字,那小狐媚子卻被一大團黑色蝙蝠糾纏,來援不得。

  然而當周林滑到懸空浮島的邊緣,卻被一股無形力量所擋住了,緩緩地滑下來。驚詫莫名的他會轉過頭來,看見手放在石碑之上的雜毛小道嘿然說道:“周林,你別忘了,虎皮貓大人的半部《金篆玉函》,我可沒有白學!”

2條評論 to“第三十卷 第三十九章 周林啊周林,你在作死咩?”

  1. 回復 2014/12/27

    天師宗掌教天師

    章節的名字取的讓人想吐,艸

  2. 回復 2015/02/28

    曼珠沙華

    肥母雞就是屈陽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