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卷 第四十章 周林之死,而或重生

  周林站在懸空浮島的邊緣處,臉色變得十分詫異。

  他難以置信地伸出雙手,觸碰到浮島邊緣處,不得寸進,在那里有一層肉眼所看不到的阻隔,使得他被囚困在此,不得逃離。周林開始用力,黑色的煙霧在他的手上積蓄,然而隨著他的用力,那層阻隔也如同平靜湖水里丟下了石子,發出了水紋一般的層層波瀾來。

  整個懸空浮島,被雜毛小道破解石碑,化作了一個隔離的獨立空間,進不得,出不得。

  懸崖之下的洛小北見此狀況,不由得放聲大叫道:“天啊,這是浮島中樞的防御法陣在激發,我之前試過都不行啊,怎么可能?這世界上怎么可能有人比我還了解這東夷迷幻殺戮陣,這不可能,我一定是中了幻覺,一定是!”

  雜毛小道也是拼得有些精疲力竭,不過他的臉上還是洋溢著得意的微笑:“我雖然精通符箓,而沒有專攻法陣,但是這符箓與法陣本來就是相生相克的東西,真當我是菜鳥一個啊?”

  見到周林終于放棄了逃脫,臉色肅然地會轉過身來,雜毛小道臉上的笑容轉冷,緩緩說道:“周林,我親愛的表弟,自你給三叔、你的親舅加師父施加了銀針追魂術之后,我找你差不多有了整整兩年時光,漫漫時光,幾如一夢,上次在黑竹溝里讓你逃脫,我夙夜難寐,后悔不已;老天可憐,如今又讓你來到了我的面前,是時候,讓我可以清理門戶,將你這個忤逆之子,送入幽府,以慰重病纏身的三叔……”

  見后路被封,周林的臉色數變,終于有了破釜沉舟的決心,柔媚的臉上露出了淺淺的笑容,深情望著雜毛小道,說道:“蕭克明,我的堂兄,廢話暫且不多說,你恨我,我恨你,冤冤相報何時了,不如今天趕早。不要跟我談什么禮義廉恥,像你們這樣平凡的人類,怎么可能理解我……”

  周林后面似乎還說了一句話,然而這話兒被他刻意壓低,聽不清楚意思,接著周林便化作了一蓬黑影,無數拳頭大的豬嘴蝙蝠從黑影中出現,充斥空間,而周林也化作了一道迅疾的黑影,朝著前方雜毛小道撲去。

  他這一撲,一來是因為恨透了這個讓自己蛋碎、不復男人的雜毛小道,二來則是因為雜毛小道掌控了這懸空浮島的防御法陣,倘若能夠從這里突破,將雜毛小道拿下,說不定還有一線生機。

  這一為仇恨,二為逃命,周林在此刻爆發出比平日里更加恐怖的力量,腳一動,立刻有強風從對面橫撲而來。雜毛小道也是早有準備,“啊”的一聲憤怒大吼,身子俯低,青鋒寶劍拖著地下,劃出了星星點點的碎末火花,在劍尖化作了紅色,兩人也即將撞上,雜毛小道將劍由下及上,擎天一擊。

  轟——一道火龍騰現,這是光,火紅色的光芒,砍在周林濃煙滾滾的手臂之上。

  周林平伸雙手,與這熱得發燙的一劍對拼了一擊,鐺,這聲音清脆響起,結果周林左臂之上的那精鐵護臂轟然碎裂,化作了幾塊散飛出去,而那柄質量絕對上乘的青鋒寶劍則發出了一聲幾乎就要碎裂的悲鳴,聽到這聲音,在懸崖上的洛小北聽到這聲音,心疼地大聲叫道:“我的青蛇劍啊……你這畜生!”

  兩個人都是用盡了全力,這樣的巔峰對決,使得雙方都形不成絕對的壓倒性優勢,彼此都被對方富有最強攻擊力的一擊給震得連退了好幾步,胸腹中的血氣震蕩不已。

  然而雜毛小道后退,立刻有我將其扶住,而周林往后退,卻被從蝠群中沖出來的小妖踢了一腳,雖然用右手擋上,卻失去了平衡,踉蹌地朝著碑林中跌去,而就在此刻,舍身崖的兩位大師終于出了手,先是小和尚釋永空的一個箭步測沖,將周林僅剩的注意力牽引住,接著那個眉毛長長、僧袍邋遢的老和尚緩慢上前,左手朝前一抓,整個空間頓時一陣凝固,時間仿佛陷入了停止。

  在所有人都幾乎停住的那一刻,周林動了,他動得很艱難,幾乎如同在水中劃動,臉上的肉仿佛被強風吹到,往兩側開始擠動,古怪得很。

  我看到蓮竹禪師也在動,相比周林,他的動作更加堅定,更加執著,這里的空間不大,很快兩人就相遇了,老禪師伸出如同鳥爪一般枯瘦的右手,朝著周林的胸口搗去,而周林則揮動那雙巨大的手掌來阻擋。這回的交擊,周林再也沒有剛才戰雜毛小道的兇悍氣勢,整個人稍微一頓,便如同面口袋一般,騰身而起,朝著塔林那兒跌去,看似緩慢,其實卻重重撞擊在了一塊高大的石碑上。

  那塊石碑,正好是左手邊的第三塊,我之前將護陣獸靈二毛同志喚出來的那塊。

  這一擊將周林所有的氣勢都擊碎,他身上那股滔天的黑霧一陣收斂,之前被幻化出來的黑色豬嘴蝙蝠,也都嗤的一聲,化作了烏有。周林像紙片一樣滑落在地上,雙手恢復了人形模樣,而口中則在吐血——他吐的并不是僅有鮮血,還有好多說不出名字的肉塊,混在紅色的鮮血中,顯得有一些黑,有一些黏糊,讓人以為他直接將自己的內臟都吐了出來。

  鮮血順著兩頰流下,然后滑過脖子處,我看到了一塊散發出隱隱光芒的物件在他的脖子上面掛著,正像那海綿吸水,將周林口中的鮮血給吸走去。

  我瞧出來了,這個應該就是姜寶給我們描述的違禁之物,黑蝠雕老玉佩,一件從耶郎祭殿中帶出來、被詛咒過的東西,周林之所以會變成此刻這般讓人嫌棄的模樣,有八成以上,都是它的原因。它給了周林膽氣、欲望以及蔑視世俗的一切心性,也使得周林在這短短的時間里,實力成長得讓所有認識和知道他的人,都心驚肉跳。

  維持這樣凝固的空間需要耗費極大的精力,蓮竹禪師見周林重傷,也放下了防備,將操控場面的左手放下,然后拍了一拍滿臉怒色的小和尚釋永空。

  青春痘小和尚跨前一步,單手執佛禮,長號一聲“阿彌陀佛”之后,循循善誘地說道:“施主,苦海無邊,回頭是岸,你中了邪魔的蠱惑,才會變成此番模樣,但是如果你能夠懺悔心中的罪惡,相信我佛還是能夠原諒你的……”

  這一番“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說法,對周林來說顯然沒有什么吸引力,他看向了緩步圍上來的雜毛小道和我,眼神里面有著毒蛇一般的陰狠。我面無表情,看到這個家伙陷入了末路,心中反而更加不安——毒蛇平日里就會咬人,絕望中的毒蛇,實在是更加恐怖。

  瞧著停住咳血的周林,雜毛小道臉上并沒有幾分快意,而是搖頭嘆息,說周林,你后悔么?

  千言萬語未曾說,雜毛小道只是問了這么一個問題,是后悔什么?后悔不該從耶郎祭殿中將東西偷出來,還是后悔不該為了一件法器就謀害三叔,還是后悔此番孤身前來……我聽不懂,但是周林卻聽懂了,陰柔的聲音從他滿是鮮血的口中說出來:“呵呵,我后悔,倘若我當初下手的第一個對象是你的話,所以的事情都不會發生了!”

  雜毛小道很詫異,說你這么恨我?是因為我把你的蛋蛋給碎了的緣故么?

  聽到面前這個家伙又提及了他一輩子都不愿意面對的事情,周林的臉上一陣扭曲,深呼吸了幾口,才平緩氣息,眼睛里面的惡毒變得更加濃郁了。他咬著牙,一字一句地說道:“蕭克明,你知道么?我從小就恨你,你出生就有本命血玉,我出生只有一個雞雞;你少年便能夠入修行圣地茅山宗后院,我卻傻嗶嗶地學習語文數學、思想政治;你有無數人關心寵愛,而我……我他媽的從頭到尾,都只是一個打醬油的,所有的一切,都只因為你是次房長孫,而我則是蕭家女兒的兒子……”

  他越說越氣憤,厲聲說道:“我長得比你高、比你帥,天資稟賦,什么都更勝你一籌,為什么我不能享受如你一般的人生?為什么我就要做一個配角,卑微活著?我恨,從小我媽就拿你來跟我比,把你夸得天花亂墜,好像我不是她親生的一樣……艸,你能夠理解我的心情么?”

  雜毛小道嘆氣,周林的這番說辭,與上次在黑竹溝里見他的時候,一模一樣,顯然經過這么久的時間過后,他的怨恨更加深沉了。

  沒有說話,雜毛小道只是將手中的青鋒寶劍高高舉起,這劍已經破了,不過殺人,卻還可以。

  瞧見雜毛小道這副模樣,周林嘿嘿地笑了,臉色扭曲,幾如鬼魅。他笑得肆意,口中緩緩地說道:“你們以為你們贏了嗎?蕭克明,你以為你現在就可以審判我了么?唉,雖然一直抗拒,但是這一天終于還是來了啊,不過有你們的陪葬,我即使死,也無憾了,申鳩雒,我同意了,剩下的……交給你吧?”

  他的眼簾低下,然而口中卻有一種陌生的聲音發出:“不,你不是死,而是重生!”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