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卷 第四十一章 我欲成佛,奈何奈何

  躺坐著的周林眼簾低垂,身子像是被人給用繩子綁著,全身僵硬,在話音剛落的一瞬間,木偶一樣給倏然倒提起來,古怪地站立著,渾身的黑煙收斂,整個人的氣息就如同死過去了一般,內斂而詭異。不過他之前所吐的血,此刻卻已經凝固了起來,繼而緩緩融化進了皮膚里面,使得周林整個人的生機收斂,而他胸口的那塊黑蝠雕老玉佩卻開始光芒大放。

  那光并不是白色的,而是黑色的氤氳,冉冉而發,收斂中還有一些野性的氣息,像切開的榴蓮,我在遠處見到,莫名地感覺有一些驚悸,心臟收縮,止不住地疼痛。

  光憑著氣息,都讓人產生出這樣的感覺,這種效果顯然不是重傷垂死的周林所能夠發出來的。我心中有了一些明悟,此刻的周林想必已然被鳩占鵲巢了,現在住在他身體里面的,倘若我估計沒錯,應該就是那塊黑蝠雕老玉佩里面潛藏著的惡靈,也就是唆使周林變成此刻模樣的家伙。

  我的胳膊有些發冷,這空氣中的溫度都已經冷了三四度,有一種恐怖的邪惡在這空間中回旋騰升,而周林則在僵直地站立完畢之后,將頭緩緩地抬了起來,臉慘白,而那嘴唇烏紫,有一個詭異的弧度彎起,眼睛瞇得成了一條線。

  他環視了我們一圈,被這個家伙瞧上,我便有一種毒蛇從脖子后面爬過來的詭異恐怖,接著他笑了,呵呵呵,那聲音似乎從地上冒出來,陰森森的,嗖嗖涼風吹起。

  周林笑完,然后定睛瞧看著不言不語的蓮竹大師說道:“地下方一日,世上已千年。塵封往事,物是人非,滄海桑田,沒想到我申鳩雒竟然還有重見天日的一天,所有的一切,都是拜諸位所賜,在這里,我給你們所有人,鞠躬了!”

  瞧見這個家伙似乎十分客氣,在驚悸于周林此刻變化的同時,我擺了擺手,嘻嘻笑說不用,這位前輩多禮了,咱不興這禮節,重回這人間自然有許多樂子,不如我們一起出了這大陣,握手言歡之后,各奔東西,如何?

  “哈哈哈……”這個渾身冒著邪異氣息的周林一聲長笑,伸伸手,伸伸腳,全身的骨骼都在噼里啪啦作響,仿佛爆豆一般在響,而每一聲響起,我們面前的這個男人便會強大一分,此貨是敵是友,我們都不能夠清楚,雖然九成九是敵人,但是他實在是太恐怖了,所以我們也都不敢異動,靜靜圍觀,然后全神戒備,隨時準備出手。

  長聲笑完之后,這個家伙的聲調變得不再那么陌生,而又開始和之前的周林一般柔媚,隱隱有一些相同的影子:“各奔東西?哈哈……”

  他仿佛聽到了什么很好笑的事情,忍不住地放聲肆笑起來:“這種感覺實在是太美妙了,早知道如此,我為何會一直抗拒呢?如果我早日接受申鳩雒的勸解,或許你們這些家伙,早就已經肌體腐爛,化為白骨了,可惜啊可惜……不過嗎,現在動手,似乎為時未晚!”

  聽到這聲音,雜毛小道的眉頭一陣跳動,瞪眼說道:“周林,你沒死?”

  周林身上的骨骼終于響完了,這人的身高便陡然到達了兩米高度,整個人顯得高大而健碩,他跨前一步,突然有風將他額前的頭發吹起,將那整個柔媚俊朗的臉容給展露出來,周林的眼睛顯得特別的紅,紅得如血:“是我,我沒死,正如申鳩雒所說,我重生了!”

  “怎么可能?一具軀體里面,如何能夠裝載得下兩個靈魂?”

  這回說話的人確實旁邊的小和尚釋永空,他的臉上露出了難以置信的表情,緩步上前,將周林包圍在我們四人中心。周林的頭發高高飛揚,露出了少年不屑而高傲的微笑:“你們這些凡人,怎么可能理解神的智慧,說予你們聽,反而拉低了我的檔次,不如你們死了吧?死了,萬事皆空!”

  他竟然根本就不與我們太多廢話,而是后退一步,雙手一點兒也不彎曲地從前及后,抓住了剛才被撞得鮮血淋漓的石碑,那塊被小妖割去石雕的石碑也沒有見周林用了什么勁兒,便開始咔咔作響,不一會兒,那深入地下半米的兩米石碑,竟然被周林給活生生地拔了出來。

  這個過程僅僅只有幾秒鐘,而此間的時候,整個懸空浮島都在顫抖。

  此時的懸空浮島,就如同一只遇到強力敵人的小獸,瑟瑟發抖。

  轟隆一聲,石碑給周林拔出來之后,毫無預兆地朝著我們這邊甩來——呼!龐然巨物,橫飛而來,我和雜毛小道都不敢硬拼,唯有抽身閃避。那高速飛馳的石碑從我的身旁擦過,光是帶過的勁風,便讓我的肌膚產生刺痛,難受不已,接著便聽到有一聲“轟隆”巨響,天地一陣搖晃。

  這石碑將雜毛小道啟動的護陣屏障給砸得搖搖欲墜,一陣水紋之后的浮動出現,那無形的隔離幾乎透明,仿佛用那手指輕輕戳動一下,就會破開一般。

  雜毛小道回頭看了一眼,臉色變得青黑,知道周林此舉并不是想用那石碑來砸傷我們,而是在于立威,展示他強悍而恐怖的力量,順便將剛才害得他逃脫不得的法陣壁障砸得稀爛,以泄最初之憤。

  由此可見,此刻的周林依然還是之前那種神經質的憤恨,這倒是一點也沒有變。

  或許周林還是原來的周林,他們的人格已經合體了,實力大增,至于忿恨,也一脈相承了。既然如此,那么我們就沒有什么僥幸可以期待了,大家無非是撕破了臉皮,拼命罷了。瞧見身后的波紋虛弱,雜毛小道捏緊了手中破損的青鋒寶劍,口中大叫一聲“我日你先人祖宗”,便沖了上去。

  我口中默念九字真言壯膽氣,一聲“靈”,感覺渾身一震,人也沖了上去。

  我和雜毛小道并肩作戰也已經有了三年左右的時間,彼此已經形成了極為默契的配合,雙劍一出,立刻有鋪天蓋地的凌厲劍勢,將周林給籠罩;另一廂邊,釋永空和蓮竹禪師也開始動作了,一人手持敲木魚用的檀木圓棍兒,一人則空著雙手,形如雞爪,朝著周林襲來。

  面對著一干強手的圍攻,周林卻是不慌不忙,身形往左邊一閃,雙手又攀在了一塊碩長的石碑上,又窄又長,他將那還帶著泥土的石碑末端,朝著沖在了最前面的雜毛小道揮去,雜毛小道拿青鋒寶劍去擋,結果這鈍石撞精鋼,鈍石固然出現缺口,碎石飛裂,而那青鋒寶劍也發出一聲不甘的錚然聲,劍身竟然從中間折斷,跌落當場。

  雜毛小道是恨透了周林,故而出手也失去了一些理智,劍道又急又重,根本就不留幾分手,故而劍斷人退,至于我,則是小心翼翼,見到周林竟然在瞬間化作了倒拔楊柳的魯提轄,隨手便找到了這般的重兵器,于是鬼劍刷了一個虛招,人就朝著后方跳開去。

  周林見雜毛小道退后,心中也是恨極,急追兩步,那石碑朝著雜毛小道身上狠狠砸去。

  所謂格斗一技,說一千道一萬,無外乎力量、速度和敏捷的巔峰配合,周林的招式并不高明,然而速度和力量都是一流水準,雜毛小道震得虎口滲血,還未待反應過來,那石碑又倏然朝著身后砸來,避無可避,被那沉重的石碑砸在了背后上。

  他的背上除了一個背包之外,還斜挎著一把劍,此劍名雷罰,原本的賣相頗為拉風,然而自從被裹覆劍脊鱷龍的體內精血之后,便如同一根燒火棍而的橡膠棒,瞧著難看。

  然而也就是這難看的棍兒,救了雜毛小道這一下,石碑砸在上面,干碎的凝血飛濺,我似乎聽到雷罰有一聲咔響,雜毛小道便翻滾著朝著碑林中遁去。周林還待再追,小妖卻沖過來了,一拳打在了他的后心處。

  小妖的這一拳可不是什么花拳繡腿,這一擂搞得周林一陣踉蹌,剛剛跌開兩步,釋永空又沖了上來,那木魚棍兒朝著周林的側腰擊去。這個小和尚也算是一個開悟明了的高手,以人為鼓,一下敲得周林如鼓響動,渾身血氣翻涌,臉上瞬間變得血紅。

  被小和尚來這一下,周林的身形便有些搖晃,小和尚退后一步,誦了一聲佛號道:“阿彌陀佛……啊!”

  他的勸解之言還未說出口,便一聲慘叫響起,這周林便如同惡魔一般,雙手一絞,也瞧不見什么動作,我們便覺得眼前一花,頓時漫天鮮血散現,釋永空左手的半邊臂膀,居然就給那個家伙給生生撕了下來。

  釋永空悲鳴著往蓮竹禪師身后退去,而拿著那只左臂的周林陡然間放出滔天的恐怖氣勢,將我們所有人都壓制死死,頭都抬不起一下來。知道此刻,我們都曉得了厲害,心中膽寒,而周林則用那特有的柔媚聲音說道:“果然,凡人就是這么脆弱,那么,所有人,都死吧!”

  他渾身一震,立刻散發出蝙蝠狀的黑色霧氣來,滿天飛騰,有著滅世魔王的睥睨氣勢。

  而就在周林在準備將我們都殺死的時候,一個聲音突然響了起來:“我欲成佛,奈何奈何……”

1條評論 to“第三十卷 第四十一章 我欲成佛,奈何奈何”

  1. 回復 2015/03/23

    二毛

    把個老頭逼說話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