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卷 第四十四章 誅殺尸怪,同墜崖間

  我大聲叫喊著,雙手胡亂揮舞,因為正好卡在了懸崖口,結果很快就摸到了懸崖邊的一處藤蔓,身體在急速墜落,而我則感覺身子先是重重一頓,接著繼續往下面掉落,如此兩下,我終于緊緊抓住了又一處藤蔓,繃緊了發酸的手臂,不再下墜。

  剛剛穩定身子,我便著急地朝著頭上瞧去,但見那懸空浮島已經碎裂無數,化作大大小小的石塊跌落深淵,之前將偌大浮島拖起來的罡風四處吹拂,將我的臉吹得疼痛,正著急,便聽到頭上傳來了雜毛小道的大聲叫喚:“小毒物,你小心啊!”

  聽到雜毛小道的喊聲,我不由得激動萬分,朝上看去,但見雜毛小道從崖頂之上露出了半張臉,焦急地朝著我揮手。

  我直道他在擔憂我的處境,揮揮手,說無妨,我這兒抓得緊,很快就能夠上來。

  然而雜毛小道根本不理我的招呼,大聲叫喚道:“小心你身后!”

  我奇怪,我身后是什么?

  我回過頭去,卻看見一只臟乎乎的手掌朝著我的褲腳抓來,這手掌上面盡是黑色黏稠的血液,指尖的指甲尖銳發黑,卻正是之前往上攀爬的無頭尸體。這些尸體之前攀爬上來,朝著洛氏姐妹襲去之時我還在幸災樂禍,然而此刻我來面對,卻是十分難纏——因為反應遲鈍,我的左腳腳踝已經被牢牢抓住,我使勁兒一蹬,結果那無頭尸體居然就放開了另外一只手,整個兒都攀在了我的左腳上。

  這無頭尸體雖然沒有頭,但是重量也足足有一百多斤,在下面扯著我的腳,使得我雙手的壓力增大,身子不由得又往下面一沉,緊緊抓著的藤蔓一陣吱呀直響,搖搖欲墜。

  那無頭尸體已經順著我的左腿攀上了我的腰間來,我自然不能坐以待斃,深吸一口氣,將血肉模糊的右手松開,激發出惡魔巫手的力量,朝著這頭尸體給拍去。到底是專門針對此類生物的手段,我的右手拍打在無頭尸體之上,這精神勃勃的家伙立刻一陣僵直,沒有再起勁兒,趁此機會,我將這無頭尸體給踢落到了深淵中去。

  那無頭尸體掉落黑暗中,結果被罡風一吹,如落葉般飄零四處,不見蹤影。

  不過當我認真地打量四周,才發現我雖然抓住了藤蔓,沒有跌落深淵,暫時留住了性命,然而萬事并沒有那么幸運,我這縱身一跳,竟然跳進了腐臭的無頭尸群里面來,剛才腳下一頭被我踢落,然而當聞到了生人的味道,前后左右,幾乎有十來頭腐臭尸體全部都回過“頭”,朝著我攀爬過來。

  雖然沒有頭,但是這些家伙依然還是發出了“吼、吼”的嘶叫聲,這是它們體內惡靈在咆哮,對于所有擁有生命的生靈,它們都懷著天然的敵意,我的左腳被抓傷了,上面傳來了酥酥麻麻的癢痕,讓人痛苦不堪,我盡力往人少的地方躲閃,感覺自己的雙臂發麻。

  頭頂的雜毛小道露了一面,就不再出現,上面傳來了打斗聲,不知道誰與誰,我熬過了懸空浮島崩潰完之后的亂石紛飛,深吸了一口氣,回想起蓮竹禪師使用真言之時的情景,自己也嘗試著體會那種高深的境界,那真言由心而生,順著胸腔、聲腔和鼻腔開始共鳴,大聲地喊了一聲真言:“統!”

  此話喊完,一聲絕境重生的不屈意志從心中騰升出來,我體內莫名地多了一股子氣力,當下也避開了好多抓來的腐臭手掌,將那一口氣提至胸口,縱身朝上,輕輕點了幾頭周遭的無頭死尸,人便朝著崖口躍去。

  當我人攀上了懸崖口,但見一只如藕玉手憑空生出,朝著我的身子拉來。

  我沒有感覺到敵意,任其抓拉,人便倏然滾落在濕滑的崖邊來。

  是小妖將我給拉了起來,不過我人還沒有明白狀況,便有一個巨大的手臂朝著我揮來。

  當下我也顧不得形象,連滾帶爬地朝著旁邊避開,翻身起來,卻見之前那頭巨大的尸怪正在崖頂逞威。頭頂的石頭還在簌簌跌落,然而這頭五米高的尸怪卻是無比兇猛,我看到幾個身影在鵲起飛騰,正在與尸怪搏斗,身前突然伸來一把劍,小妖的聲音在我的耳朵邊響起:“陸左哥哥,接著!”

  我將鬼劍接過來,見到我身前兩米處閃過一個英姿颯爽的身影,像個輕快的小精靈,手上搖晃著鈴鐺,人一直在吸引著那恐怖尸怪的注意力,而她的速度總是比那尸怪要快上一線,使得每次都會被攻擊,而卻總能夠堪堪避過。

  洛小北?我的心中一緊,這個心機叵測的平胸丫頭在我的心中有著十分差勁的印象,我的鬼劍一緊,就準備著朝她身后襲去。不過我剛剛跨前一步,還沒有動作,雜毛小道便從黑暗中出現,拍了一下我的肩膀,低聲說道:“先不要動她,我們合作將這頭尸怪給弄死,不然單獨殺,誰也沒有這個本事,到時候,大家反而都得死!”

  談和了?我不知道我在下面的時間里,雜毛小道到底跟洛氏姐妹有著什么樣的交流,但是瞧他這說法,似乎已經跟洛氏姐妹談妥了,一致對外先。

  我心念一轉,也對,周林既然已死,那么我們和洛氏姐妹其實也沒有非要拼個你死我活的仇怨,此時減少內耗,共同對付這頭聞所未聞的恐怖尸怪,似乎更加適合明智者的決定。不過我還是疑惑地問雜毛小道:“雷罰怎么樣?用來對付這頭尸怪,能不能起到效果?”

  雜毛小道帶著我繞到另一邊,邊閃避邊苦笑:“雷罰沒有經過桃元滋潤,被我強行驅動來斬殺周林,雖然我得以血刃仇人,但是雷罰也基本上廢了……”

  我瞧見雜毛小道已經將雷罰給收到了背上,雙手燃符,臉上盡是慘白之色,知道剛才在火拼周林的時候,他也是將底牌打盡,使得雷罰還未成型,便已經失去了威脅。更加讓人擔心的是,他在最后展現出了虹化高僧所攜帶的力量,不知道身處崖邊與尸怪激斗的洛飛雨,有沒有感覺到。

  倘若這個邪靈教右使知道自己千里迢迢赴藏所謂的東西就在雜毛小道身上,不知道會不會又生起一場波瀾。

  戰斗依然在持續,我隨著雜毛小道在旁邊周游,瞧見了大和尚釋方躺在了一處石縫中,小妖朵朵在顧得周全,至于蓮竹禪師和斷了一臂的小和尚釋永空,卻不見了人影。至于崖頂之上,洛飛雨和洛小北兩人配合十分巧妙,竟然將那頭龐大的尸怪耍得團團轉,不一會兒,洛飛雨便驅動秀女劍,將其右臂斬下,那尸怪噴薄著腐臭的血漿嘶鳴,不過卻更加的奮力,整個崖頂一片狼藉。

  這大陣被周林和蓮竹禪師的對拼所破,懸空浮島都碎裂成了無數石塊,自然不復之前的穩定,頭頂上面的石塊簌簌跌落下來,所以我們都費盡心思防備著,因為倘若稍微不小心,不是被尸怪所攻擊到,便是給那跌落的石塊砸到,或者碎石飛濺到身上,疼痛極了。

  腹中熱量游動,我身上的尸毒漸漸消解,瞧見這頭尸怪給洛飛雨的飛劍戳得成了漏篩,但卻是越戰越勇,又瞧著我們以前的來路早就被落下的巨石給堵死,想著再這般下去,只怕我們所有人都被耗死,于是與雜毛小道比劃著手勢,設計攻擊方案。

  雜毛小道與我心意相通,瞧見我的手勢一比,頓時就明了了,點點頭,趁著那尸怪在攻擊左方的洛小北之時,跳起身子,從衣袋中掏出一張紅色朱砂描繪的符箓,拍擊在了這家伙的腰間。

  那符箓一及身,立刻有紫色的火焰竄起來,尸怪回手拍火,我則抬手便是一聲“無量天尊”,將其定在當場,小妖也適時發揮,青苔蔓延,將這尸怪給阻擋了一會兒,雜毛小道朝著如同蜘蛛一般貼在巖頂的洛飛雨厲聲喊道:“這怪物全身無氣,此時不斬頭顱,更待何時?”

  聽得雜毛小道的招呼,洛飛雨眼睛突然爆發出火星,懸空的身子一震顫抖,右手劍指一揮,那柄在空中嗡動的秀女劍朝著后方回縮了一番,然后朝著下方的恐怖尸怪脖子刺去。

  噗!飛劍入體,接著一個漂亮的托馬斯回旋,偌大頭顱,便橫空飛起,灑落一大蓬的腐臭血漿,黑氣沖天而出。

  洛飛雨身上綁著蠶絲一般的堅韌絲線,從巖頂滑落,雙腳接地,手掐劍訣,那把秀女劍揮舞出了最美麗的圖像,半圓、圓弧、全圓如扇,陡然之間,這五米高的恐怖尸怪被分解成了無數肉塊,即使當止動的效果消失,也抵擋不住洛飛雨對其的破壞——在護體尸氣被我們幾人給封住的時候起,洛飛雨這驚天一擊,將這尸怪變成了真正意義上的死物。

  然而就在我們剛剛歇口氣的時候,那被切成許多尸塊的尸怪身體開始不斷膨脹收縮,在我們都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突然爆炸開來,巨大的氣浪將身處周圍的我們高高拋起,朝著深淵跌落而去。

  終于……還是掉下去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