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卷 第四十六章 釋方的病情

  “小毒物,救命啊……”見到我沖到近前來,雜毛小道一邊掙扎,一邊奮力聲喊叫。

  我瞧見雜毛小道被釋方給推倒在地,然后伸出青黑色的雙手將脖子死死掐住,從嘴巴里面迸出這半句話語,不由得笑了,一邊走上前,一邊笑鬧道:“老蕭,你剛才不是樂得跟神仙一樣么,怎么這會兒就蔫了?一個釋方都搞不定,似乎有損你這茅山道士的名頭啊……”

  見我這般幸災樂禍,雜毛小道一陣氣惱,一邊將釋方湊過來的頭顱推開,一邊焦急叫道:“艸,老子剛剛戰周林的時候拼了老命,又跟那尸怪戰了一百個回合,再從高處跌落這地底之處,沒有死便是萬幸了,哪里遭得住這家伙的熱情?”

  我嘴巴上調笑雜毛小道,但是手上卻也不敢怠慢,幾步走上前,剛要集聚力量,便感覺惡魔巫手根本激發不出來,便是胸腹中的一口氣息,也提不上來。直到此刻,我方才想起這大殿之中,有法陣運轉,使得我們所有人的修為頓失,恢復了平常人的模樣。

  沒有了修為,我們如何能夠跟尸變的釋方所比擬?

  此時我方能夠理解雜毛小道為何會被撲翻在地,像個娘們兒一樣無法反抗。不過沒有修行之力,我卻還有一股子蠻力,一下子便將釋方給拉扯住,脫離開了雜毛小道身上。釋方的肩膀被我擒住,反手過來抓我,我并不緊張,順著力道避開。對付尸變的人我也有著足夠的經驗,它們的力量普遍都很大,但是敏捷度卻并不夠,于是順著圈圈,倒是將他給晃得不知所蹤。

  雜毛小道見我在與尸變的釋方繞圈圈,翻身爬起來,手上弄出一張地靈鎮尸符,趁著那釋方不注意,左手一拍,魔術一般地貼在了釋方的額頭之上。

  然而這符箓并沒有生效,釋方將額頭之上的這張黃符紙給一下子撕開,朝著我們狂吼一聲,繼續追來。我與雜毛小道朝著水池邊跑,我一邊回望這滿臉猙獰的釋方,一邊大聲疑問,說這大和尚到底什么個情況,為什么這個大殿能夠禁止所有的修為,這死靈之氣,卻并沒有抑制?——不但沒有抑制,你的這絕技符箓都派不上用場了?

  本事全消,雜毛小道也鼓不起直面釋方的勇氣,跟在我的后面跑動,還一邊兒跟我分析,說這有兩種可能性,一是釋方沒有死,他此刻并不是詐尸,所以法陣限制不了他;第二點,既然大和尚沒有死,那么操縱他變成這般模樣的原因,有可能是中毒了——中了尸毒,詭異的尸毒,所以才會如此,他應該是有救的,一定能夠救。

  小妖也失去了修為,此刻塑形,如同一個普通的小女孩一般,在我們前面輕快地跑動著,不知不覺便將我們帶到了大殿的西側面,那里有一排規則的石制回廊,越過回廊,便是一排三張的石床,周圍石桌石凳皆有,那跟前屏風上掛衣服的掛鉤都有,顯然此處是一個“生活區”。

  這大殿的主人,應該曾經在此生活過一段時間。

  正當我們跑得氣喘吁吁,突然一道黃色的影子朝著緊緊跟在我們身后的釋方飛去,那家伙看著不畏生死,然而見到這黃色影子,卻“嗷”的一聲叫喚,蹲在了地下,嚇得不敢動彈。我回過頭去,卻見這黃色影子是一個毛絨絨的東西,黃色絨毛,形如松鼠而大幾分,毛發隱約能見到桃色的印記。

  “桃花獾?”雜毛小道不由得發呆,這三個字脫口而出來。

  我一聽這名字,心中也驚異,桃花獾不就是之前將邪靈教諸人引入桃花源地,并且將我們帶入這地下溶洞中的那家伙么?傳言有桃花獾的地方,都有寶貝,它跟傳說中的黃金鼠是同一級別的祥瑞之物,卻不曾想還能夠讓釋方這樣尸變的家伙服服帖帖。

  見此機會,小妖第一個反轉回來,手往腰間一抽,那根九尾縛妖索便出現在了手上,雖然此刻不能夠發揮這索的法效,但是用來捆人,還是綽綽有余,有殺雞用了牛刀的感覺。

  不過當我們將釋方給七手八腳、慌亂地捆了起來的時候,再回頭找那桃花獾,卻是早無蹤影。

  瞧見這桃花獾,雜毛小道一開始的那種郁悶感頓時一掃而空,要知道,有桃花獾,那桃元應該并不算遠,有了桃元,雷罰便能夠得到修復。雷罰恢復的這件事情,比那些珠寶金銀要更加讓人期待和歡喜,怎么不讓我們高興呢?

  當時也急,我們最主要的精力都集中在了釋方身上,當回過味來的時候,那桃花獾已然不見。

  回想起來,雜毛小道忍不住罵娘,說倘若能夠捉到那只桃花獾,此番桃元,定是妥妥地納入囊中。不過我拍了拍雜毛小道的肩,讓他先不要急著找尋桃花獾,先看看釋方大和尚才是。我們都蹲下來,瞧見一番激烈的追逐和搏斗之后,釋方終于沒有了之前的狂躁,眼簾低垂,皮膚白皙,似乎恢復了正常。

  釋方恢復了平靜,我們反而有些心虛,當瞧見他似乎已經被催眠一般,這才放下心來,然后開始用盡了糯米、新茶葉等驅邪除靈的東西,想將他身上的余毒拔掉。

  當一切都恢復正軌的時候,我給釋方號了一下脈,感覺脈相清晰平穩,似乎跟以前沒有太的分別。我和雜毛小道討論了一番,發現釋方的身體開始轉為平靜,可是最終也沒有確診釋方此刻的病情,也不知道該要如何預防。將釋方捆在了地上,我們終于喘了一口氣,就此歇住,不由得感覺腹中一陣咕嘟,饑餓感瞬間襲上心頭。

  這一整晚的時間里都在拼命地奔波忙碌,即使是鐵打的人兒,我們也感覺到了疲累和饑餓,當釋方轉而又陷入了平靜昏迷的狀態時,我們也都暫時停歇下來,從背后的背包處掏弄出一些干糧就食,稍微填了一下肚子之后,竟然有些困意來。

  如同普通人一樣,有喜有悲,有困有倦,這時我們也都放下了心頭掛念,坐在那石床之上,竟然有一些昏昏欲睡起來,那桃花獾再是吸引人,也抵擋不住睡意襲來的渴望。

  小妖朵朵自愿幫忙照看釋方,于是我和雜毛小道便伸展四肢,也顧不得周圍四伏的危機,躺倒在了石床之上,深深呼吸了一口土腥中略帶清新的空氣,閉上了眼睛。

  失去了修為之力,與普通人一樣的我們竟然很快就睡了過去,當再次睜開眼睛來的時候,不知道過了多久。我迷迷糊糊地揉了揉眼睛,站起來,發現小妖正蹲身守在平躺著的釋方身邊,而雜毛小道還在旁邊呼呼大睡。我走過去,摸了一下釋方的額頭,發現依然有一些燙,但是呼吸均勻而綿長,絕對不是死人所能夠發出來的。

  既然如此,那么便是一種詭異的情形了——中毒了。

  這樣的毒性倒也少見,沒有肥蟲子在,我束手無策,四處張望了一番,心中不由得一動:此處據說有仙人出沒,而我們的修為頓失似乎也驗證了此處的不凡和偉大,而釋方大和尚所染之病,也正是在上面與那巨大尸怪搏斗之時得的,不知道此地是否有一些秘籍、寶典或者宗卷什么的,能夠提及到治療的方法,使得釋方能夠恢復常人姿態?

  想到這里,我便返回了之前發現金銀珠寶所在的屏風區。這地段正好在“王”字形水池的左側,我并沒有叫醒疲憊欲死的雜毛小道,而是將里面留下來的書帛竹簡等能夠承載知識的東西給翻出來,仔細辨認。

  然而結果讓我十分失望,這些里面除了一些分不出價值的國畫之外,倒是還有一些書籍之類的東西,不過這些都是用一種楔形文字給寫成。通過之前的說法,我得知這些都是些東夷文字,而我對此則是一竅不通,完全不知道這里面到底蘊含著什么含義。

  我與這些文字干瞪眼了好一會兒,終于還是敗退了,跑到西區處,將雜毛小道給搖醒來,讓他隨我而去,分辨一下這些東西,到底是說了個什么內容。

  雜毛小道還處于迷迷糊糊的狀態,給我揪著耳朵拉到了是石屏風處,瞪著眼睛瞧了好一會兒,大眼瞪小眼,半天兒也說不出一句話來,急得我差一點兒就罵娘了。過了好久,他才吭吭哧哧地抬起頭來,很無辜地問我:“小毒物,咱能不能換一種文字,這玩意跟‘雅蠛蝶’一樣,誰知道啊?”我無奈,知道將所有的希望寄托于他的身上,實在是一件很無稽的事情。

  然而我終究還是希望釋方能夠完好無損地活著出去,畢竟,我們總是要給舍身崖,留一點兒香火的。

  默然間,從大殿的東側突然傳來了腳步聲,我側耳聽到急忙拉著雜毛小道躲入屏風后,剛剛藏好身,便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來:“姐,這個地方,莫非就是東崖子得道成仙前,修葺的東夷殿?”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