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卷 第四十八章 有仇報仇,有冤報冤

  雖然失去了修為,但我到底還是有一些平衡感,翻滾幾番之后,便又摸著邊緣重新站了起來,然后抬頭朝著剛才絆倒我的地方看去,竟然是七八根突出地面的樹根。

  這樹根根系發達,生出了許多根須一般的長條,堅韌而充滿了生命力,洛小北在后面笑話了我兩句,然后附身下來摸了一會兒,不由得驚訝地說道:“桃樹?這是桃樹的根,這么大,那這株桃樹不得跟那望天樹有得一比啊?”

  桃樹的樹根?在洛小北大呼小叫的時候,我和雜毛小道也在疑惑。

  要知道,桃樹屬薔薇科落葉喬木,中型,高度大概都在3至8米左右,這都是正常的,然而當我瞧見這發達的根系,很難想象得到,這樹根位于地面之上的高度,究竟有多少。而且更加讓人生疑的地方是,我們現在所在的位置,不知道是地底多少米,到底是什么樹的根系,竟然能夠深入到了這里?

  所有的一切都透著一股子詭異的氣息,雜毛小道甚至直接認為是幻想,又用“凈心神咒符”在自己的眼皮之上過了兩道,方才確認那東夷迷幻殺戮陣早已經在懸空浮島破碎的那一刻,都消失不見了。

  我們此刻所見到的發達根系,想來應該是如假包換,沒有虛假。

  既是如此,那么反常的應該就是這桃樹的根系。想到之前關于桃樹精以及桃元的消息,我和雜毛小道面面相覷,暗自感覺我們此行所要尋找的目標,在峰回路轉之后,竟然又回到了我們的面前來。

  這個可能性一旦浮現在了我們的眼前,之前所有的沮喪和疲憊都消失了,我仔細打量身處的環境,這是一個黝黑的通道,周圍都是蜂窩狀的巖石壁,以及濕潤的泥土。小妖應該是感受到了濃郁的植物氣息,所以帶著我們一路尋來。

  雖然走出了很遠,不過似乎還是處于那東夷殿的靜默范圍,故而我們所有人的修為都沒有恢復。

  古怪的桃樹在,然而集聚方圓幾里而成的精元卻無從找尋,我想起了之前釋方和尚詐尸之時出現的桃花獾,想來要找到桃元,我們可能需要找到那個小東西。當我將這個思路說出來之后,所有人都覺得理應如此。

  只是那小東西行動如電,而這大殿的通道四通八達,到哪里去找它,這實在是一個很值得思考的問題。

  至于對桃元的分配,我們也產生了一些爭執,所謂“天材地寶,有德者居之”,這句話實在是某些家伙說出來忽悠別人的無恥話語,什么是有德者,這個真的就是一個偽命題,個個都覺得自己有份,我們想要桃元,洛飛雨、洛小北自然也想要,如何分配,我們這個臨時組成的小團體也起了沖突。

  洛小北認為雜毛小道將她的青鋒寶劍弄丟了,這桃元自然應當補償給她,然而我們深知桃元對雜毛小道的戰力提升,是一個倍數的關系,所以決不放棄。到了最后,我提出了一個方案,那位于大殿中的金銀財物,我們都放棄了,而桃元則歸雜毛小道所有。

  我的話音剛落,洛小北立刻喊成交,然后露出了小狐貍式的微笑,眼睛綻放老龍般的光芒。

  錢財乃身外之物,雖然知道中了洛小北的算計,我們也并不計較,畢竟運不出去,什么都是過眼云煙。然而談好了桃元的歸屬,但是我們卻連這玩意在哪里,依然還是沒有什么思路。小妖無聊地看著我們爭吵,見我們終于回歸到找尋的話題來時,將雜毛小道手中的強光手電奪過來,朝著濕滑的墻壁上照了一下,上面有清晰的爪印子,朝著前方行去。

  瞧見小妖的淡定,我們都不由得汗顏,當我們都將精力集中于勾心斗角的時候,這小狐媚子卻已經將周遭一切可疑的痕跡,給檢查明了了。

  在這雖然淺顯、但是很清晰的爪印指引下,我們順著這通道繼續前行,途中路過了三個岔路口,都是小妖根據爪印子的深淺和強弱來判斷時間。越往前走,周遭的泥土越多,而那些溶洞也開始變得松散,隨時都有掉落下來的危險。

  我走了一會兒,閉上眼睛,在腦海里面大概地繪制好一邊通道的狀況,發現我們似乎正繞著一個龐大的圈子在行走,濕氣越發地嚴重了,似乎這里又是一處懸崖跌落的泉水處。

  不多時,果真有那水滴從上而下,跌落其間,依舊是內外兩層的光線薄膜,將水池內外給分離出來,即使有大股的水花從天而降,然而就是沒有半點兒聲音傳出來,實在是神奇得很。這泉水匯集成潭的地方,直徑足足有六七米,偌大的水面上波光粼粼,強光手電打在上面,光線閃動,似乎形成了舞廳射燈的效果,閃閃發亮。

  那一直存在、若隱若現的痕跡到了這里,也終于消失不見了,我們幾個避開了落下來的水瀑,朝著這水面瞧去,凝目查看許久,卻發現在那水面之上,似乎有一張黑布在上方飄浮。

  這浸水過后的布匹,如同女人的頭發,隨波逐流,我們不得不走到跟前來,發現這黑布之上還有一根桿子,將其串起,而上面則描繪著許多符文和圖像,怎么看怎么熟悉,我回想了半天,終于想起來,這尼瑪不就是之前殺掉毛乙久那家伙的時候,他所使用的招魂幡么?

  這玩意當時被裹攜著浸入了寒潭之中,沒想到七拐八彎,竟然會在這里出現。

  這東西的出現,是不是預示著什么?想到那毛乙久的精魄化身入了黑霧中,裹攜著不見蹤影,我的心中不由得發寒。而就在此刻,洛飛雨手指著在池水中飄蕩沉浮的黑色招魂幡,大聲喊道:“看那里,里面裹著的東西,似乎就是桃花獾吧?”

  那桃花獾之前將邪靈教等人給引入上面的桃林,洛飛雨自然識得它的真面目,聽到這話兒,我們也都走到了潭邊來,瞧了過去,但見那在水面沉浮的黑布之中,裹著一個大概的東西,瞧那形狀,還真的跟那桃花獾,有著好幾分相似之處。

  這東西在水中沉浮,如死物一般,早已停止了氣息,想到桃花獾之前還將爆發詐尸的釋方大和尚震懾得不敢動彈,此刻卻已經陷入死亡,我們不由得都膽寒,知道那潭中舒卷曲折的黑色布條,應該是有一些門道,不然也不會將那桃花獾給生生悶死。

  緊緊握著手中的鬼劍,雜毛小道咽了一口唾沫,說好事多磨,可是卻不是這般樣子,這招魂幡一般的東西,到底是在怎么回事,是這殿中的布置,還是其他的原因?

  雜毛小道未曾相識,然而洛飛雨、洛小北對于毛乙久的招魂幡都還算是比較熟悉,于是洛飛雨便捉住了洛小北,追問起細節問題。毛乙久當時確實是被我擊殺的,不過半邊的胳膊卻是給洛小北卸掉的,對同門教友下得如此狠手,洛小北自然也是能瞞便瞞,支支吾吾半天,卻也不肯將實話說出來,只是說毛乙久那個家伙本事太差,結果最后不敵陸左,死有余辜……

  洛小北在這邊大放厥詞,然而有一股如怨如慕的聲音,竟然從地底之下傳出了聲音來:“你這個平胸妹,竟然還有臉在此胡說,倘若我真的那般死了,這輩子都刷脫不了這名聲……”

  洛小北是一個極為耳尖的小妞兒,一聽到“平胸妹”三個字,立刻就炸毛了,像一個小炮仗一樣放聲大吼道:“尼瑪平胸妹,你他媽全家都平胸,是哪個家伙在這里鬼鬼祟祟地說話,有本事報上大名來,然后等著受死!”

  “報上大名?嘿嘿,我毛乙久今天便讓你們死個痛快,方知到這世間永遠都有真相存在!”

  這話音一落,潭中的招魂幡一卷,竟然勾勒出了一個黑色的人形來,咧嘴一笑,一口的白牙。洛飛雨一陣激靈,激動地朝前跨了一步,高聲叫毛師傅,是你么,毛師傅?那黑色的人形飄忽不定,不過還是答應了,說是的,右使,是我,我就是毛乙久,那個“死有余辜”的家伙。

  洛飛雨激動地叫道:“毛師傅,真的是你啊?太好了,你怎么會變成這副模樣的?到底發生了生命事情?”

  “什么事情?右使,這就要問問你的寶貝妹妹,到底是怎么回事了——昨夜哄騙我,說讓我配合著演一場戲,結果戲入一半,你的寶貝妹妹居然入了戲,不出來,反而協助著你旁邊的那個小賊,將我給殺害,倘若不是我師父傳給我的這招魂幡有我的精元在,我早就魂歸地府,嗚呼哀哉了。”

  “竟然是這樣?”洛飛雨頓時一陣無語,瞧著倒提這桃花獾松茸尾巴的那黑影,語塞,半天沒有說話,而那黑影的恨意更濃,一字一句地說道:“我恨,但是我無需旁人給我主持公道,既然我能夠有緣至此,那邊是上蒼對我的眷顧,讓我大仇得報,那么我就不客氣了,在場的所有人,都得死——包括你,我親愛的右使大人,我會將你的大咪咪捏爆,讓你們在無限的痛苦中,獲得永生!哈哈……”

  一陣猥瑣而恣意的笑聲中,黑影朝著身無修為的我們,緩慢飄來。

2條評論 to“第三十卷 第四十八章 有仇報仇,有冤報冤”

  1. 回復 2015/01/15

    雪妖瑞朵

    修為沒了,連劍都沒了效用,怎么這符箓還能好用?!雜毛在眼皮上貼符箓有效么?

  2. 回復 2015/01/17

    在意這么多干什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