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卷 第五十章 雷罰,飛騰吧

  “不能!”

  空間中傳來了一股不屈的意志,這意志并不是以人類的語言來表達的,然而我們卻能夠聽到分明–沒有什么能夠阻擋,生命對自由的向往,倘若此遭就要沉淪,無外乎魚死網破!

  在那股意志在空間中蔓延開來的時候,我們便感知到了一股莫名的感傷,那是對朋友逝去的痛苦,也是對仇敵的憤恨,狂風將毛乙久的衣袂吹起,那招魂幡上的惡靈已經包圍天地,然而他在這關鍵時刻,卻突然一聲驚悸的大叫,打破了這地獄一般的恐怖。

  我們都給吹翻在了地,正咬著要抵抗呢,便見到毛乙久的腹中突然生出了一道桃紅色的光芒,那道紅光像一道風圈,將毛乙久腹中的黑霧驅散。毛乙久大聲蓄力,吞吐間,似乎想要將這紅光給壓制住,兩者在相互角力,洛飛雨見有機可乘,低伏身子,便朝著水潭間撲去。

  然而即使是在與那一團桃紅色光芒拼斗之時,毛乙久依然能夠關注到我們這邊,那旗幡一搖,又一道龍吸水橫空而來,朝著洛飛雨擊打而去。

  時間就在一瞬間,洛飛雨剛剛一起步,人就被擊飛回返,進退不得。

  我們在距離水潭十幾步的路上被攔住,毛乙久痛得彎下了腰,然而上半身的身形卻越加穩固,他將一直抓著的桃花獾尸體往地上一摜,砸出一大堆血沫子來,然后從口中發出“吼、吼”的嘶嚎,我們都不敢靠近,然而小妖卻嘻嘻笑道:“終于明白消化不良是什么感覺了吧?即使你已經煉化了桃元,但是你可曾明白,它并不是你想煉化就煉化的?”

  小妖打了一個手指,那桃紅色光芒陡然大耀,竟然從毛乙久的小腹中分出一大部分來,凝結如球,籃球一般大小,輕飄飄地朝著前方飛來。

  旁人還不解其意,小妖卻已經朝著雜毛小道招呼了:“雜毛叔叔,我已經跟桃樹商量好了,將桃元注入雷罰之上,融合碎裂之后的桃木劍;完了之后,你將面前這個惡鬼給斬殺當場,給桃元,以及它的小伙伴桃花獾報仇,快,時不待我!”

  聽到小妖的一聲招呼,雜毛小道頓時就是一陣激動,連忙把他已經快要放棄了的雷罰從背后拿到手上,然后挽了一個劍花,朝著前方揮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之前便與其溝通聯絡妥當,那桃紅色的光球一經出現,便朝著我們這邊射來,而雷罰一出,便如同吸鐵石一樣,將其深深吸引。嗖的一聲,那光球便融到了雷罰之上,然后竟然發出了“噼里啪啦”的一陣爆豆兒響聲,劍上的那些凝固精血紛紛剝落,一股沁人心扉的桃花香氣立刻從上面蔓延開來,似乎有桃花綻放,朵朵如蓮,我聽到了雷罰在歡快地鳴唱,它也在為重生而歡呼–錚!聲如龍吟,直指九天之上。

  瞧見這一幕,毛乙久頓時一聲厲喝,這凄厲的鬼叫聲聲入耳。

  我頓時感覺眼前鬼影重重,心中不由得一陣驚慌,雜毛小道這雷罰經過桃元融體,然而卻并沒有能夠立刻完好如初,凡事都是需要一個過程,而我們并不知道這過程大概需要多久,倘若時間長一些,只怕當雷罰功成之日,我們已經是白骨一堆了。

  果然,毛乙久在桃元離體之后,身形再次凝結成形,不過似乎顏色也變得淺薄了許多,他這回不搖幡了,直接提著旗幡沖了上來,朝著最前面的雜毛小道揮去。

  雜毛小道雷罰功成在即,并不與這個家伙硬碰硬,連忙抽身后退。然而他想退,卻躲不開,身子被那一扇大旗給拍中,那沾了水的黑布被運足了勁兒,如同棍子一般,雜毛小道給擊中,人便朝著空中騰飛而起,我看到他整個人都被拍得疼痛萬分,眼淚水飚飛,卻死死護住了手中的雷罰,不讓其受到干擾,眼看著人就要跌落地上,結果一道黑影竄出,竟然將他給接住了。

  兩人相觸,雜毛小道到底受到了巨大的力量,也沒有穩住,化作了滾地的葫蘆,滾到了一團來。托著他的正是之前被水龍拋飛的洛飛雨,兩人在地上翻滾,為了拖延時間,我只有硬著頭皮頂上,從側面進攻,與毛乙久相搏。

  螳臂擋車,不過我這個螳螂倒也沒有那送死的心態,畢竟對于毛乙久來說,我可是他的殺身仇人。

  關于厲鬼,有這么一個說法,那就是無論它死后有多么兇悍,但是對于親手殺害自己的家伙,卻始終存在著一種難以言及的敬畏之心,這是關于死亡的恐懼,以及人性未泯的印記,很多厲鬼會害許許多多無辜的人,卻不敢動兇手一分一毫,也不敢回到當日的兇殺現場,便是這個道理,

  不過這個道理對于毛乙久來說,卻僅僅只是一個需要克服的小缺憾,他很快就將恐懼的心態給扭轉過來,雙目之中散發著詭異的兇光,將招魂幡化作了棍子,朝著我戳來。

  我朝著旁邊一閃,感覺雖然毛乙久對我依然兇悍,不過動作似乎比對旁人要慢上一線,知道他終究還是逃不過對死亡的恐懼,即使此刻身作鬼魂。如此我與毛乙久又糾纏了幾個回合,洛小北此時也來了性子,搖著手上的鈴鐺,從后方牽制毛乙久,利用他對自己的仇恨,吸引火力。

  然而人和鬼,一個是實體,一個是毫無質量的靈體,到底敏捷和速度不在一個水平線上,很快我就中了一腳,胸口劇痛,感覺心臟都要跳出來了一般,大聲喊叫著,朝著旁邊倒去。

  毛乙久沖上前來補刀,想要將我先結果了,再去對付其余眾人,這時洛小北卻咬著牙沖上了前來,她手上有兩張符箓,然而在這環境中卻是一點兒靈力都沒有,不過她依舊還是將其燃燒起來,朝著毛乙久的身上貼去。

  那符箓的火焰微小,似乎一不小心就要滅掉,然而一沾在毛乙久身上,卻將其身上的黑霧點燃了,雖然只有一點火星,但是卻也足夠將其注意力轉移。

  毛乙久朝著洛小北撲去,倏然間就將這個小丫頭給撲倒在地上,摸著嘴上的獠牙,他欣然笑了,古怪的口涎將墜未墜:“多么鮮美的人肉啊,吃了你,多少也能夠補償一些我的損失,之后再將其余人給吃掉,我看你們到底怎么翻天?”

  他張開大嘴,朝著洛小北頭顱啃去,那個女孩子嚇得倉惶大叫:“姐,姐,救我啊,姐!”

  一柄秀女劍出現在了毛乙久咧開的嘴巴前,洛飛雨借助著手上的蛛絲,雖然沒有修為,但還是飛速趕到了洛小北身前。這秀女劍的劍質特殊,性能雖然已被壓制,卻還是能夠感知靈體,所以并沒有被毛乙久穿過,而是將他的嘴巴阻擋,咬不得身下的那個玲瓏小美女。

  美食當前卻不得親近,這種憤怒我所能夠理解的,毛乙久的手一揮,朝著洛飛雨抓去,那個女子身子往旁側一躲,卻不曾想到這手竟在陡然間長了幾尺,刷的一下,將洛飛雨的左胳膊抓下幾道血印子,血肉模糊,慘不忍睹。

  洛飛雨將秀女劍捅到毛乙久的口腔之中,然而一來凡人的力量并不足以與這厲鬼抗衡,二來即使那秀女劍將毛乙久的頭顱捅穿,卻也沒用,須知這鬼便是鬼,倘若你不用手段制服于它,便是將其斬成萬千碎塊,它依舊還是身形一抖,恢復原樣。

  正因為如此,洛飛雨拼得一身是傷,也并沒有傷及毛乙久分毫,反倒是讓這頭厲鬼喋喋不休地笑個不停,將那美女身上飛濺出來的鮮血舔舐干凈,再次俯下身來,準備將洛小北給啃食。

  我沖了上去,結果給再次掃飛,背部重重地砸在墻上,筋骨松散,又是一口老血噴出。

  然而即使戰得如此混亂,那毛乙久依然小心掌控著場面,不讓我們有誰能夠有靠近那潭水的機會,但凡有人朝向那邊,便是一道水龍飛出,將我們給擊打飛去。

  我和洛飛雨都受了傷,雜毛小道滾落一旁,小妖就小女孩一個,靠在墻壁上無法幫助,毛乙久哈哈笑,說你們等著吧,封印已經被解開了,要不要我將那東夷巨魔喚出來給你們瞧瞧,免得死而有憾,到了幽府,反而怨恨不平?

  他話兒雖是這么說,然而大嘴已經張開,朝著被撲倒在地的洛小北咬去,而洛小北在這生命的最后一刻,竟然大聲喊道:“碗掉了、腦袋大個疤,反正老娘有先見之明,進來就將初吻給送出去了–雖然只是人工呼吸,也不算遺憾……啊、媽呀!”

  她想要表現得跟電視上的抗戰女英雄一樣不屈,然而臨了還是恐懼了,歇斯底里地叫喚起來,然而就在這時,憑空一聲驚雷,俯身朝下咬來的毛乙久腦袋突然被一把利劍刺破,倏然間黑霧炸開,無數怨靈的哀嚎聲響起,那劍如有靈性一般回轉,將再次凝結頭顱又是一陣攪動。

  “怎么回事?”毛乙久不甘地高聲喊道:“這尼瑪飛劍是怎么來的?”

  “哦,抱歉,這劍是我家的,飛劍初成,且拿你祭奠!”一個道人嘴角含笑,緩步走來。

3條評論 to“第三十卷 第五十章 雷罰,飛騰吧”

  1. 回復 2016/03/06

    肥蟲子

    為什么碗掉了腦袋大個疤

  2. 回復 2016/07/23

    匿名

    腦袋掉了碗大個疤

  3. 回復 2016/07/23

    朵朵

    腦袋掉了碗大個疤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