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卷 第五十一章 巨魔蘇醒

  雜毛小道緩步走來,右手呈劍指,豎直朝上,像發摩斯電報一樣不停顫抖,而那柄血衣褪盡的雷罰竟然在空中騰飛起來,雖然依舊搖擺不定,略微顫抖,然而這樣一柄劍能夠飛起來,顯然除了桃元的緣故之外,他之前所研究的飛劍也有了一定的成效,至如今,終于厚積薄發,成就了飛劍之威。

  因為融入了桃元,所以雷罰能夠在這空間中自由發揮,不過因為并不熟練的關系,在將毛乙久的頭顱戳破了兩回之后,那雷擊桃木劍竟然搖搖晃晃,跌落了下來。

  雜毛小道正得意洋洋地準備將毛乙久一劍捅死,結果這雷罰在驟然發威之后,全無功效,這小子臉上的表情當時立刻變得十分古怪,仿佛被人當眾脫了褲子一樣無助。

  那毛乙久瞧見雜毛小道一擊落空,不由得狂聲大笑:“天助我也,裝波伊,被雷劈了吧?”

  他沒有再廢話,裹著黑煙就朝著這邊沖來,眼看那招魂幡就要戳到了雜毛小道的腦袋,突然從旁殺出一道黑影,洛飛雨用秀女劍架住了毛乙久的這一戳,回過頭來大聲喊道:“你不會御劍,耍什么威風啊?”

  雜毛小道趁著這功夫,屁顛屁顛地跑向掉落在地的雷罰,口中郁悶地說道:“我以為并不難,哪知道竟然會是這個樣子?”

  雜毛小道的話語讓洛飛雨一陣氣苦,她已經被毛乙久給壓到了地面上,拼力掙扎,大聲叫道:“這世間的御劍之法,莫不是匯集了先人的無上智慧和精力,倘若真的有那么簡單,這世界上的御劍者豈不就是滿地如走狗了?”雜毛小道俯身去撿雷罰,哪知毛乙久施法,那雷罰被一股力道,朝著水潭那邊拖拽而去,他走兩步,水龍擊來,人便飛起。

  瞧見我們翻身的希望就這般消失,洛飛雨也顧不得門第之別,開始大聲地將御劍心訣教予:“手心朝下,意守丹田。開氣海、命門,旋轉吸入陰氣匯于丹田。氣順任、督兩脈上行匯于大椎穴,于右肩井穴入掌心,氣滿鼓支,掌起平胸。五指下垂,氣貫入指,十指內扣、回拉,手絲為一……”

  雜毛小道卻也是領悟高強,隨著洛飛雨的娓娓道來,他翻身而起,將手指再次如劍勾出,那被黑氣裹脅著的雷罰一聲鳴動,便是這么微微一震,黑氣立即潰散,那雷罰回轉,刷的一聲,再次朝著毛乙久刺來。

  毛乙久被飛劍盯上,人便分了神,而洛飛雨則更加快速地念道:“……五藏六府之精氣,皆上注于目而為之精。精之案為眼,骨之精為瞳子,筋之精為黑眼,血之精力絡,其案氣之精為白眼……”

  她念的訣文,乃是一流的御劍之術,雜毛小道卻也是現學現賣,將雷罰運回,再次戳向毛乙久。我們幾個旁人在遠遠一側看著,見那劍光雷意流動如虹,卻也不敢上前,唯恐被傷及自身,雜毛小道將毛乙久給戳穿數十道,卻也并沒有激發雷意,只是將此惡鬼弄得施展不得惡行,便問出口在哪里?

  毛乙久被雜毛小道這半調子的御劍雷罰壓制得有些著急上火,瞧見他又弄出這一副審問的架勢,不由得搖身一變,惡聲連連道:“你這雜毛道士,雖然讓你奪了桃元,但是我卻未必受困于你,我打不得,還跑不得么?”

  他瞧見雜毛小道雷罰在手,威勢凜然,也起了怯意,將身化做了黑霧,朝著水潭那邊飄去。

  然而他想走,卻還需得看一看雜毛小道的意見——這老兄見這厲鬼想逃,也收起了偷師的心思,伸手一招,將雷罰抓在手中,然后單腿跨前如箭步,往前一劍斬出。這手心緊握劍柄,雷罰在手,一道劍意透體而出,朝著前方的虛無斬去,倏然間,毛乙久出現在了潭邊四五米處,背部出現了一道巨大的傷疤,勁氣翻涌,猙獰如蜈蚣,有藍色的電芒在上面閃耀著。

  在洛飛雨、洛小北詫異的目光中,雜毛小道快步沖上前去,一劍將毛乙久釘在了地上,嘿然笑道:“我說你跑不了,你便跑不了,現在看看,我倒是沒有說假話吧?”

  毛乙久趴在地上,被反釘著,忍著劇痛翻轉過來,他本來可以散亂重組的靈體此刻被雷罰所破,此刻給牢牢釘在劍上,動彈不得,便將手中那招魂幡舞動,想要將雜毛小道砸翻在地。這黑色的招魂幡想來也是一件厲害的法器,不過終究還是受限于這大陣的關系,故而一直以來都只能作為一根棍子般,用來敲悶棍,雜毛小道并不懼怕,一閃身,又將這招魂幡給踩在地上,然后沉聲說道:“毛乙久,想要活命,便將出路告知我們,不然……”

  毛乙久聽到此話,不由得笑岔了氣,厲聲說道:“我都已經成鬼了,還會怕你的威脅?”

  雜毛小道自知失言,轉而威脅道:“魂飛魄散你也不怕?”

  毛乙久雙手抓住雷罰,厲聲叫道:“好劍,好劍!能夠死在這樣的劍下,也不枉我老毛來這世間一遭。實話告訴諸位,我已經將東崖子鎮壓的那頭巨魔給釋放出來了,即使我沒有將你們給殺了,你們也活不長久,我便縱是煙消云散,有你們這些大人物作陪,我卻也不寂寞,哈哈,哈哈……”

  他狂聲叫喚著,那靈體一收一縮,居然在開始蓄積力量,我嚇得高聲喊小心,而就在那一刻,一聲鋪天蓋地的雷鳴響起——砰!這聲音將整個巷道給響徹,我們的耳朵被震得嗡嗡直響,巨大的沖擊波將我吹得滾倒在地上,翻了好幾個圈,撞得鼻青臉腫,眼冒金星。

  躺在地上,我的額頭有些火辣辣的,我一摸,磕破了,有些血,我站起來,看到雜毛小道手持著雷罰,豎立著,然后直勾勾地盯著前方,而在他的身前一米處,那招魂幡已然破碎,許多裹水的碎布在空中飄揚著,星星點點,至于毛乙久,早已經不見了蹤影。

  我從地上爬起來,腦殼昏昏沉沉,朝著雜毛小道小跑過去,口中還問有沒有事?

  雜毛小道回過頭來,他留得長長的頭發被巨大的風壓吹得凌亂,路邊乞丐一般,人反倒是沒有什么事情。我見這家伙有些發愣,走上前去撓他的頭,結果發現他的耳朵處,竟然流下了兩道血痕,嚇得我朝著他大聲喊叫。雜毛小道木然地將雷罰收起,然后環顧了一圈周圍的同伴,伸出右手尾指,往耳朵里掏弄一番,挖出一大塊帶著鮮血的耳屎來,淡淡說道:“幸虧耳屎比較多,緩沖足夠,不然這一次真的遭殃了!”

  他的話語氣得我半死,我一巴掌拍在他的背上,結果這家伙根本就沒撐住,啪的一下摔倒在地,哎喲喲地直叫喚,竟然是也有些脫了力。

  洛飛雨和洛小北圍了上來,忙問毛乙久怎么了?雜毛小道在我的攙扶之下爬起來,摸著鼻子說你們沒見著么?那老鬼還沒等我動手就自爆了,結果魂飛魄散,真的是一個心狠手辣的家伙,對付自己都不眨眼睛。我問那家伙臨死前說的話語,作不作得準?

  雜毛小道沉吟了一會兒,說這個應該不會騙我們,七八成吧……

  這話說得我們一陣激靈,說實話,經過這連番大戰,我們這些人都已經是強弩之末了,如果再不能出去,留下來面對那個勞什子東夷巨魔,只怕真的就要埋骨此處了。我瞧了一眼這邊的潭水,心念一動,說這天下水道,都是彼此通連的,不如我們順著這水道下去,說不定能夠重回地面呢?

  洛飛雨瞥了我一眼,說果然,你們還真的有水下行走的裝備啊?

  我點頭,也不肯多言,雜毛小道頭疼,說話雖如此,但倘若我們順著這里往下走,說不定一直往下,深入地脈中,又或者直接就是地縫,過不得人,又或者高低落差,直接摔死……總之不會是這么順利的。我急了,說倘若真的這么多顧忌,難不成留下來等死不成?

  話說到了這里,便沒有太多爭執了,當下我們幾人在此商議,決定立即返回大殿,去將被困在石床之上的釋方大和尚給背過來,然后我們先下水,慢慢摸清水道,試圖找到一條通往外界的道路。

  此話一談定,我們匆匆返回,走了差不多二十分鐘,再次回到了大殿中,那里依舊寧靜,鮫人油燈安靜燃燒,走到石床旁邊,卻見到那大和尚居然睜開了眼睛來。

  瞧他眼神清明,我們不由得都十分高興,問明病情,得知連連噩夢,最后在睡夢中戰勝自我,終于醒來,雜毛小道摸了一下他的脈搏,發覺無礙,于是將其松綁,將余后的事情說明,與此同時,洛氏姐妹則在將石屏風之后,撿些重要的金銀珠寶、珍貴書簡,裝入隨身包囊之中,正挑得遺憾,突然從左側的通道中,傳來一聲凄厲的嚎叫聲——嗷嗚……

  來、來了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