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卷 第五十六章 山神之威

  “……碧霞元君?”

  我復述著這長長的名號,再看著那崖壁之上石頭凝結而成的巨大臉孔,這女人臉兒抽象,與那復活節島上的石巨人一般,然而在某些細節上面的處理,卻又顯得十分細膩,三四米的嘴角咧動,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怪異。

  我的心臟在那一瞬間抽痛得厲害,幾乎不能夠呼吸了一般,整個腦海中都充斥著當日我從陰陽界跳下黑龍潭的時候,回首瞧見的那場景,那種莊嚴肅穆、高高在上的威嚴像天空塌下來一般,直接壓在我的心頭,想喊,也喊不出來的無力和痛苦。

  這被鎮壓在東夷迷幻殺戮陣和東夷殿底的東夷巨魔來婆婆,在我們的眼中便是一座難以企及的高山,然而在被釋方大和尚呼喚而來的泰山奶奶面前,卻僅僅只是一座小山坡而已。

  最開始我以為那溫和的聲音是來自我對面的那山壁人臉之中,慌亂結束之后,才發覺并非如此,石頭終究還是發不出聲音來的,我們所聽到的這帶著濃重魯東口音的話語,卻是滾落在地的釋方說出來的,這節奏讓我有些摸不著頭腦,不知道是釋方請神成功,還是泰山奶奶真身降臨。

  不過,不管是啥,這些顯然都是出乎來婆婆的預料,本來我們的修為恢復就已經讓她恐懼了,此刻這異象生出,使得她下意識地將自己身上的鱗甲堆積,逐漸變得不似人類,活脫脫一地獄之中走出來的惡魔,她并沒有瞧向地上的釋方,而是死死地盯著對面山壁上的那張巨大而威嚴、變幻不定的石臉,厲聲責問道:“你來干什么?”

  “唉喲喂,有人在俺院子里打打殺殺的,還不興俺問上一兩句咧,這也忒霸道了吧?”

  與那莊嚴肅穆的形象相反的,是從釋方口中說出來的話語,這像是泉城郊區農婦說出來的口腔,讓人忍不住發笑。不過我的心中依然冰冷,猶記得虎皮貓大人告誡過我的話語,說我被她記住了,倘若不逃離,分分鐘死去。

  只是,當日我們與舍身崖的幾個和尚關系對立,這個時候經過了大師兄的調解保證,又有了并肩作戰的情誼,不知道釋方能否給我求一個請,讓那恐怖的泰山奶奶放我一馬?

  不過此時的我,還有其余諸人都已經成為了單純的看客,現在的主要矛盾集中在了這兩個都不是人類,而且還活了不知道多少歲月的老人家身上,這一個自稱來婆婆,一個被人供奉為泰山奶奶,不過前面的來一碗女士似乎底氣并不足,面對著神話時代的山神,她首先便沉不住氣了,與那不知藏身何處的泰山奶奶大聲辯駁著,無外乎“這可不是你家地盤”之類的話語。

  “舉凡泰山之屬,皆歸我所管轄,舉凡香火供奉、信仰我的信民,都歸我所庇佑,魔頭,你的戾氣太重,平日里被鎮壓大陣之下,沒有作為,我便也懶得理你,如今你被釋放出來,到處害人,我若放任不見,任由你這魔物猖狂,那我這屁股也坐不穩咯……”

  “多管閑事的家伙!”來婆婆手中的拐杖使勁兒一揮,立刻有一道凌厲的勁風吹過,轟隆!

  煙石灰飛,那巖壁之上立刻出現了一道巨大的疤痕,足足有七八米,將浮現在那巖壁之上的人臉貫通,無數的碎石紛紛落下來,又有好多灰塵升騰而起,將這巨臉所遮蓋。她的這一手將我們都給嚇住了,沒想到這個魔頭竟然會有如此厲害,拐杖揮舞間,山崩地裂。

  然而灰塵散盡之后,那張巨大的臉竟然消失不見了,來婆婆并不得意,而是四處張望,將雙手高高舉起,似乎在感受著來人的氣息。我與洛飛雨滾倒在角落里,互看了一眼,然后散開來,我回過頭去找尋釋方的身影,卻并不見了,周圍皆是鼓蕩的氣流,我們根本就站立不穩,正在張惶之際,突然在我的身后,有一個高大的身影崛起。

  我扭頭,正是釋方這個形如魯智深的大和尚,但見他的嘴角往上翹,稀疏的眉目間竟然有一種秀氣的感覺,這光頭和尚與我擦肩而過,凝望著懸浮于空的來婆婆,用之前那種女人的口吻輕嘆道:“果然是魔,那我便沒有什么可以同情的啦!”

  這話說完,他緩緩地平伸出手,五指屈張,似乎在虛握著些什么東西。

  他的出手讓我感覺似乎憑空舉起了好幾噸的重物,懸于空中,而他僅僅只是一伸手,前端的空氣頓時一凝滯,本來還在空中飄浮的來婆婆轟然墜落掉下,摔在了那石臺之上。來婆婆掉落在地,自然不服氣,伸手一張,手中的拐杖立刻化作了一條游動不歇的陰寒巨蛇,長有一丈余,浮空而起,便朝著這邊的釋方飛來;而巨蛇出手之后,她整個人更是搖身隱入了濃煙滾滾的黑色霧團中,借著里間的氣勢,將整個魔氣都逼透出來。

  當時是一種什么樣的情況,我簡直無法形容,只是感覺連呼吸,都有陰寒的刀子往肺里面鉆去,渾身如墜冰窟。

  什么是頂級的高手?她根本不會與你一點一點的肉搏,真正上升到了一戰決勝負的境地,便是這邊出一招,那邊出一招,呼吸間便能夠決定生死。看到那條陰寒巨蛇朝著我們這邊射來,我雙手結外縛印抵擋,然而領先我兩個身位的釋方卻并不驚慌,僅僅只是食指一勾動,那條長蛇立刻掉落在地,不斷翻滾,幾秒鐘之后,就化作了地底老藤,周遭虛煙寥寥。

  見自己的得意招式瞬間被破,來婆婆也是有些驚到,一聲厲喝響徹半空,我的腦子嗡的一聲響,好像被重錘敲中了腦殼,眼前一黑,人便要栽倒在地上去。

  而就在此刻,空中突然出現了一聲蒼老的悶哼:“放肆!”

  放肆!僅僅只是這一句話,我便感覺有一股龐然而無可抵御的力量,自上而下地席卷而來,巨大的風壓發出一道“嗡嗡嗡”的次聲波,我小腦的平衡感完全紊亂,不知道怎么回事,人便滾到在了地上,不過越是這樣的時刻,我越不敢胡亂滾倒,抬起頭看上去,但見一陣肉眼看不到的波紋自上而下地印下來,這種感覺有一種周星馳《功夫》中最后一幕那如來神掌的即視感。

  轟——

  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我感覺一陣巨大的沖擊波沖過來,人便翻滾了好幾圈,當我再次爬起來的時候,那石臺再也不見蹤影,整個地面往下沉去好幾米,黑黢黢看不分明,一種濃郁的死氣在那邊蔓延,接著濕氣朝著上面緩緩飄散。

  咳咳咳,我的喉頭發癢,止不住地咳嗽,憋得臉紅,好不容易吐出幾口凝固的血塊,肩膀便被人拍了拍,我回過頭,見到雜毛小道與朵朵、小妖一起蹲在我的身旁,臉上有著不輕易流露的恐懼:“小毒物,沒事吧?”

  我勉強站穩身子,朝著前方看了一眼,之前那來婆婆所散發出來的陰寒黑霧全都不見了,那深凹而下的平臺處有一種硝煙散盡的余韻,釋方挺立在邊緣處,挺拔魁梧的身影印在了我的腦海中,感覺這個大和尚有一種高山巍峨的氣勢。

  至于洛飛雨和洛小北,這姐妹倆散落在陰影中,身形微弓,劍反拔,警惕地看著場中所有的一切——當然包括我們。

  我有些懵了,說咋了,這就結束了么?那個來老魔死了沒?

  雜毛小道搖搖頭,說頭暈得很,剛才就顧著在地上撲騰了,哪里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其實不光是我倆,洛氏姐妹也在惶然四顧,根本摸不清頭腦,不知道剛才那一聲巨響之后,發生了什么事情。而就在此刻,小妖很肯定地點了點頭,說道:“她死了,螳臂擋車,一招斃命。”

  嚇?單挑全場的來一碗女士竟然被一招滅去,聽到這個消息,我當下的反應是不敢相信,接下來卻是心臟狂跳不止,知道小妖雖然不能夠參與這種級別的戰斗,但她是麒麟胎身,過程應該是瞧得分明的。

  既如此,按照虎皮貓大人的說法,接下來我面臨的將不再是解救,而是臨了的清算了。

  果然,在我稍微喘了兩口氣,釋方轉過頭來,眼睛里面有著金黃色的光芒,余者皆不顧,直盯著我,緩緩說道:“我們見過?”我心中咯噔一下,知道被人記仇了,不過像這樣級別的大拿,我也不敢怠慢,忙點頭回答說是。“釋方”似乎回想了一下,點頭,說對,記起來了,上次在陰陽界上面胡亂催動陰冥大陣的,就是你們這一伙的——你可知那陣法倘若不小心,陰陽立轉,會釀成大禍?

  我點頭,說之前不知道,現在知道了,謹遵奶奶教誨,下次不敢了。

  “嘿嘿,好機靈的小哥……”出乎我意料之外,她竟然揭過了這一茬,準備離開。然而就在她準備回頭的那一剎那,突然間又停住了,瞳孔收縮,里面有著玻璃茬子一般的細碎光芒:“不對,你身體里面,是門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