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卷 第五十七章 不如歸去

  本來以為送神送出了門,結果這光頭錚亮的大和尚回過頭來,用著帶著魯東口音的話語,娓娓道來,讓我心中不由得一跳,一邊后退,一邊磕磕巴巴地說道:“什么門,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

  “想不到,想不到。千百年來一直傳說,卻少有人相信,世間竟然真的會有這般神奇的蟲子,這哪里是苗疆的巫蠱,這不就是那……”泰山奶奶附體的釋方哆嗦著嘴唇走近,將左手一揮,我的身體頓時一陣空虛,衣服開始緩慢消失,接著是皮膚肌肉,以及骨骼,最后我的身體竟然變成了透明,而在我的左心房處,盤踞這一只白乎乎的癡肥蟲子。

  這就是我的本命金蠶蠱,自詭異工廠一役將那變異閔魔給毒殺之后,它便一直沉眠,雖然知道一直都在,但我也有很久沒有見過它,即便是迷幻陣中瞧見這小東西,也僅僅只是一縷意識,當下瞧見,不由得心生久違的親切之感。

  泰山奶奶走到了我的面前,凝望我體內,那條小蟲子昏昏沉沉地躺在我的身體里,身上那些眼睛一般的花紋處伸出了許多金色的氤氳來,這些氤氳與之前相比更加纖細了,如絲如縷,伸在我的血管和神經末梢里,與之緊緊相連,和我一同呼吸,漲縮同步……

  她便這般看著,從手中冒出一股青光,我想要反抗,然而意識能動,而身體卻僵直著,周圍的雜毛小道、小妖、朵朵和洛氏姐妹除了臉上的肌肉可以動之外,也都動彈不得。

  在那一剎那,時間仿佛凝固了一般,除了附身釋方的泰山奶奶在動之外,所有人都停住了。

  青光深入到了我的體內,附在了肥蟲子的身上,這家伙并不知道危機來臨,黑豆子眼睛并沒有睜開,哼哼地沉眠著,仿佛就是我身子里面長的一顆瘤子,那青光入體,性溫良,圍著肥蟲子不斷地旋轉,試圖將肥蟲子身上的氤氳從我的體內剝離下來。然而肥蟲子與我息息相關,生命相連,這一番拉扯,我感覺身上的痛覺器官瞬間爆發出來,轟……

  這回兒終于感覺到了天昏地暗的疼痛,潮水撲來,將我淹沒,我“啊”的一聲叫喚,翻身倒在地上,意識便沉淪下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感覺渾身一陣溫潤冰涼,感到肢體能夠動彈了,翻身爬了起來,四處一張望,周圍的人依舊都在,不過釋方已經融入到了一團青蒙蒙的輝光之中。

  當時的我似乎已經將疼痛給抽離了,也沒有了身體的意志,只知道直勾勾地瞧著那團青光,不知道過了多久,那青光里面突然出現了一雙黝黑的眸子,里面有星辰宇宙在旋轉縈繞,我盯著她,她盯著我,過了好一會兒,我才想起肚子里面的肥蟲子,俯下頭去看,卻見消失不見的肌肉、骨骼和皮膚都已經恢復了,衣服也緊緊裹著,意識沉浸,那小東西依舊在我的體內沉眠。

  這是……沒有動我嗎?

  當時的我,整個世界就只有自己和面前的青光,至于雜毛小道、兩個朵朵和其他人,根本就沒有出現在我的意識里,我的心中惶急,突然腦海中有一個聲音響起來:“原來如此,當日我們殫精極慮,廢寢忘食而不得法,唯有長存此間以緩緩圖之,唯有你且歌且睡,且飲且行,竟然是這般道理——你也真的是好算計啊,竟然想到這么一個辦法,哈哈……”

  不知道為什么,我就知道是這團青光在跟我說話,于是便問什么辦法,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怎么,你不認識我了?”

  我一頭霧水,說大姐,我們認識?那聲音一陣沉默,良久之后,幽幽地說道:“真像啊,連說話的口氣都是一模一樣的,多少年了,時間久得我都忘記了自己。不過,你終究不是他了,那長存的天道和充斥世間的陰風,終究是無情的,記憶終究是要被埋葬的啊……唉!”

  聽到這聲音里充斥著無盡的遺憾和悲哀,我的心里也莫名其妙的傷感,不知道說些什么,在她一口氣嘆完之后,我壓抑不住心中的好奇,問道:“這位大姐,能夠告訴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么?我現在完全就是一頭霧水,什么也不知道,你能夠將你知道的一切,說與我聽么?”

  那青光不斷地閃耀,如同怒放的鮮花,搖擺不定,過了一會兒頓斂,凝聚成了一個點,印在了我的腦門頂上,我感到了一絲灼熱,繼而一陣清涼,還沒有感應到什么,那聲音已經遙遠得如在天邊,淡淡響起:“時光易逝,往事不再了,他既然有所安排,我何必畫蛇添足,壞了他的好事?倘若真的有一天幽府相會——我也知道不可能,但倘若真有,我也無顏面對他,不如歸去,不如歸去罷……”

  那聲音悠遠,飄飄蕩蕩,過了好一會,尾音還在我的耳邊余留:“不如歸去罷……”

  又不知道過了多久,我被猛地推醒了過來:“小毒物,小毒物,快醒過來!”

  “陸左哥哥,陸左哥哥,你到底怎么了,快醒過來啊,不然我們都要死了!”

  我聽到了朵朵焦急的聲音,這種惶急讓我的心臟一跳,瞬間就坐直起來,睜開眼睛,看見朵朵淚眼婆娑地在我懷里哭泣,看見我醒過來,她高興地又哭又笑,緊緊地抱著我,小手勒得我肉疼。我轉頭一看,只見雜毛小道、小妖、洛飛雨、洛小北和釋方都圍在我的身邊,一臉緊張地看著我。

  這什么情況?瞧見釋方這錚亮的光頭朝前湊來,我下意識地往后退開,而后看見他的眼神清亮,穩定而富有精神,才想起那泰山奶奶或者已經遠去了。

  果然,周圍的人都是一陣歡呼,而釋方口中說出來的話語,也盡顯粗豪本色。我伸展了一下身子,依然很疲憊,傷痕累累,不過似乎并沒有之前的無力,顯然這東夷殿的限制已經解除。

  我問怎么回事,我怎么就昏過去了?

  洛小北在旁邊搶答,說誰知道啊,剛才那個死老太婆變成魔頭之后,還沒有怎么發威,便被一巴掌給拍死,之后就是你跟釋方大師一陣嘰里呱啦地聊,也沒有人知道在說什么,再之后,兩個人像是一對好基友般深情凝望,嘴唇和嘴唇相隔不過一指,差一點就啃上了,偏偏我們都動彈不得,阻攔不了,我本來以為能夠瞧上一場攻與受的好戲,結果你大叫一聲后昏迷,放棄了對決,而后釋方大師也癱軟在地——年輕人就是缺乏鍛煉,關鍵時刻,總是感冒!

  她嘮嘮叨叨地說著話,仿佛在遺憾錯過了一場好戲,而洛飛雨則著急地說道:“閑話少講,這處地方要塌了,你趕緊帶著我們走水道離開吧,不然大家還是逃不過一個死字!”

  洛飛雨右手提著秀女劍,臉上盡是焦急的神色,似乎在與她的話語相應,這“死”一出口,立刻有大塊的石頭從不遠處砸落,弄得碎石四濺,而在不遠處的黑色甬道里,傳來轟隆隆的響聲,有嗆人的煙塵逼過來,吹得此處的人們一陣凌亂,我大驚,說怎么回事啊這是?

  雜毛小道沉聲答道:“不知道,不過自從那個來一碗鬼婆婆死了之后,這整個空間就不穩定了,不知道是因為防范她逃離所設置的機關,還是泰山奶奶將這靜默法陣破除之后,引發的連鎖反應,我剛才卜算了一下,根據這振動,東夷殿正中已經垮掉了,現在附屬的各通道也開始逐漸封鎖,小毒物,不多說,我們走吧!”

  我也著急,說走可以,不過那水潭不見了,咋個走?

  洛小北急得哇哇大叫,說陸左大哥,你也長了眼睛,勞煩你抬頭瞅一眼好不好?再耽誤時間,只怕我們所有人都葬身山底了。我透過人群間隙,只見之前石臺的地方,被拍凹了下去,然后有泊泊的潭水流出來,原來這口深潭一直都在,只不過被那來婆婆用祭奠自己的石臺給遮蔽了,之后她被泰山奶奶一掌拍死,使得它有重新浮現了出來。

  我心里面雖然有著太多太多的疑問,不過此刻也不是解密的時機,當下也不猶豫,在兩個朵朵的攙扶下站起來,暗扣天吳珠,將所有人都籠絡在了我的身周,然后齊聲喊三二一,一起跳入了那深潭中——就在我們落入水中,剛才所站的地方,立刻塌下千斤巨石。

  沉入水中,一直向下沉了四五米,腳站定,自有人在周圍打起了強光手電,小妖確定所有人都在天吳珠的范圍內可以呼吸,而朵朵則在確定水流的方向,因為大廈將傾,當時的我們也有些慌不擇路,朝著水流的方向一陣疾行,不是有巨石沉入潭中,攪動一潭渾水,我們一路跌爬,所幸并沒有遇到死路,總是有可以通暢的地方,慌亂不知時間,過了很久,我們竟然行到了一個三岔路口出來。

  這路口,怎么看,怎么都熟悉,似乎我們在不久以前,曾經走過一般。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