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卷 第五十八章 分東離西

  水道行路,黑黢黢,什么也瞧不見,又一路驚慌,大都是有癸水之力的朵朵在前面指引——大家或許很難想象地下的那種水道,是什么模樣,說實話,倘若沒有天吳珠,便是堪稱水性第一的茅山水蠆長老徐修眉,只怕也難以生存,而黑黢黢的水道中水流奔涌,不知道朝向哪方,這種未來不確定的空虛感,也讓我們的心情沉重,生怕前方就是一個大瀑布,不小心就跌落到懸崖下去了。

  濕滑的水道行走良久,我的頭昏昏沉沉,自然分不清南北西東,途中的無數岔路都是有朵朵判斷生路,然而雜毛小道卻是專心的乘客,自然也瞧得多些,走過這三岔口時,他拉住了我的衣袖,說小毒物,你自己瞧瞧,這地方有沒有感覺到很熟悉?

  當時我們在水道中已經行走了不知道多久,自然也出了金牛山下那覆滅的東夷大陣,我走得暈,隨口答不曉得,雜毛小道將強光手電往我們的回路照了照,說再想一想。

  我將天吳珠扣在手心,然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潮濕的水氣,瞧著左邊、右邊、回路還有旁邊的另一個通道,正好形成了一個60°的三岔角。類似的地方我們遇到的并不多,于是我一下子就想起了上次躲避泰山奶奶時躍下陰陽界,跌落在黑龍潭中一路行走,結果當時便遇到了三岔路口,虎皮貓大人說左邊趵突泉的干活,中間直通黃海,右邊……右邊啥時候出來的?

  而依此刻的地形,如果這路口正是我們當日所見到的話,那么回身過來,我們正好就是從右邊出來的。

  這也就是說,右邊正好通向了那東夷殿的方向,應該是陣中的一處水道暗門;這是第一層意思,第二層,自然就是說——我們終于有救了!是的,倘若真的是我們上次所走的水道,那么我們只要沿著左邊的水道直行,必能夠依著上次所走的道路走出,從泉城趵突泉公園逃脫生天。

  自出了大陣,事情仿佛變得格外順利了,我有些難以置信,拉了拉朵朵的手,說小家伙,你自己瞧一瞧,我們是不是走了上次的路?朵朵雖然擁有觀測水文的癸水之力,但本身還是一個小路癡,記不住事兒,撓撓頭,半天也說不出一個確定的話語,反倒是小妖潛出了天吳珠的范圍,手掌在幾個岔路口摩挲一番,然后回過頭來,告訴我們就是,絕對沒錯。

  她如此肯定,我倒是驚訝了,問為何會如此?

  小妖回答說她上次在這里留下了記號,剛才摸了一下,都還在,而且還挺新,自然不會有假。聽到小妖的話語,我們這才安下心來,齊夸她細心,小妖最受不了夸,這般一通恭維,得意洋洋,說那是,小娘做事,自然是極端靠譜的,不比某人……

  我們這邊說著,釋方大和尚也長呼了一聲佛號,指著左邊的通道對我們說道:“各位施主,如果貧僧所料不錯,我們從此處行走,便可重見天日。

  釋方的這話讓我們詫異,我們知道左邊可通趵突泉,是因為當日虎皮貓大人的指點,又加上親身走過一回,而大和尚從沒有來過此處,看著水性也并不厲害,他是如何得知的?當雜毛小道問出這個問題的時候,釋方有些支吾。出家人不打誑語,不過他的這番表現,我們自然也知道定時那泰山奶奶給他有所交代,有了后招——想來也是,舍身崖的和尚與泰山奶奶關系不錯,上次蓮竹禪師,這回釋方和尚,幾乎是隨叫隨到,自然不會將他陷入死地。

  后方輕微的震動已經停止了,想來那東夷殿的垮塌已經到一段落,而前路又明確,我們也都放下了生死疲勞的心態,這才發覺一路上未免太過擁擠。

  要知道,天吳珠雖然可以避水,生成一個圓球形的水肺,但畢竟能力有限,釋方這山東漢子身材魁梧,雜毛小道身型削瘦,苗疆出生的我個兒最矮,不過體格勻稱,也算大漢,兩個朵朵占的空間不大,但是再加上洛飛雨和洛小北,大家一路摩肩接踵,倒也難行。

  我們繼續上路,這番心態輕松,洛小北的好奇心便又上了來,跟在我的身后,問我這到底是什么手段,竟然能夠在暗河水道中行走,真的是太神奇了,這地下河道可走,江河中可行么?有沒有下過海?要是能下海,那打撈沉船豈不是爽歪歪了?

  洛小北說得興奮,并不知道是天吳珠起了作用,這一來是因為我將這避水珠暗扣在手心不給人看,二來是之前雜毛小道等人故作神秘,直說我有避水之法,而不說其意,我們與洛氏姐妹是敵非友,自然不會將底細漏給別人知曉,我也只是說先祖遺澤,小手段而已,說穿了一文不值,不如保留些神秘,大家心中也有些期待。

  洛小北使勁手段,飛機場的胸口都蹭了我兩回,惹得小妖將我護住直瞪眼,不過我終究是不肯說,弄得洛小北氣呼呼,拉著朵朵的小手教唆我的壞話。

  朵朵是個乖巧的孩子,西瓜頭粉嫩臉,眼睛像日本卡通片里的女孩兒一樣水汪汪的,這種天然萌是女人所抵擋不住的,所以洛小北和洛飛雨雖然對我們比較戒備,但是對朵朵卻是疼得很,好是一陣討好。不過朵朵也確實惹人疼愛,雖然知道洛氏姐妹與我們不對路,這漂亮姐姐的話語,卻叫得甜滋滋,便是化作了冰山美人兒的洛飛雨,也忍不住露出了心疼的笑容來。

  這行路擠,我瞧見雜毛小道故意往洛飛雨那邊蹭,倒是不寂寞,也不嫌路途長遠,不知不覺,已經走了很久的一段路程。

  雜毛小道這一路以來表現得十分硬漢子,洛氏姐妹對他的印象比我好得許多,也忽略了他之前的猥瑣,故而與他的搭話比較多一些,一路窸窸窣窣,倒也增進了不少感情,這個家伙與洛飛雨交好,倒也是有些小目的,那雷罰初成飛劍之勢,自然也有許多必要了解的細節問題,這一路討教,雖然核心的東西洛飛雨并不交代,但是基礎的知識,卻也不吝嗇,相談甚歡。

  這一路上,有人沉默,比如我和釋方,有人秘密私語,好不暢快,不知不覺便又來到了上次的轉口,依舊是小妖上去探路,不久之后回稟,說也是夜晚,燈火闌珊,游人如織,這番上去,定然也會有一番動靜。

  動靜便動靜,我們在這水中行的精疲力竭,哪里會管那趵突泉旁邊那些普通游客的心情,至于辟謠啊消除影響之類的事情,自有林齊鳴那些家伙來做,此刻的我只想一張整潔舒適的床,一個剛好合適的枕頭,如此而已,于是不再糾結,從那孔洞中爬出來,依次上去。

  我們的出現果然引起了轟動,當晚的游客倘若要是有苗疆的讀者,必然會回憶起10年的那個夏夜,從趵突泉里面摸出來的一干行為不雅者,匆匆爬出來后,如風一般跑出去。

  費力避開了圍觀上來的人群,我們在一個偏僻的角落停下,望著將濕漉漉的長發甩得飛揚的洛飛雨和洛小北,雜毛小道和我一起拱手,說既然出來了,那么我們就此別過,以后江湖再見,只當作不識罷了。

  洛小北不舍地拉著朵朵的小手,眼睛里面竟然含著眼淚,說朵朵,小北姐姐要走了,不過我會想你的。朵朵也拉著洛小北的手,說小北姐姐,我家住在東官,你若有空,一定要來看朵朵啊。

  洛飛雨似笑非笑地瞧著我們,說怎么,我可是厄德勒的高層人物,你們不想辦法把我們生擒住、抓起來?要知道,這可是大功一件啊?

  雜毛小道聳了聳肩,說我們雖然道不同,但是卻也沒有到生死相逼的地步,就目前而言,我們的身份差不多,都是在逃通緝犯,所以沒什么立場。不過作為并肩作戰過的戰友,我多嘴勸一句,大道三千,自然都有達者,不過厄德勒的門道向來兇險,而且草菅人命的較多,人為萬靈之首,當珍惜時且珍惜,當敬畏時且敬畏,如此方能長久……

  我點了點頭,說走吧,不送了,大家以后最好不要沖突,也不枉共過患難。

  洛小北噘著嘴巴,橫了我一眼,說雜毛道士倒是個坦蕩蕩的君子,你?哼,下次別讓你栽到我的手頭,到時候讓你好看!她說完,身子一輕,人便朝著墻上翻去,洛飛雨的手一揮,人影無蹤,只在空氣中留下淡淡的嘆息:“如有可能,永世不見,唉……”

  瞧著兩人離開,雜毛小道吸了一口氣,空氣中仍然有所余香,他拱手問釋方接下來的打算,大和尚說他還要返回肥城,不知道師叔祖和釋永空師叔逃出來沒有。說完他與我們作揖,匆匆離開,望著這滿眼的流溢燈彩,我想起一事兒,說艸,肥母雞那廝從進山開始,就就沒有露過面,不會是掛球了吧?

  這話說完,旁邊的垂柳上立刻傳來了一聲臭罵:“傻波伊,大人我可在這里,等了整整兩天了!”

5條評論 to“第三十卷 第五十八章 分東離西”

  1. 回復 2014/12/04

    小說就小說啊

    最討厭明明是小說,卻說的真的發生過,真的是現實那樣,裝b裝過頭了啊

  2. 回復 2014/12/09

    肥母雞

    傻波伊,那就不要看了。

  3. 回復 2014/12/27

    操名字為小說就是小說全家女性

    傻啵咦

  4. 回復 2014/12/27

    虎皮貓大人

    哪個傻波伊冒充我

  5. 回復 2016/03/11

    肥蟲子

    陸左你他娘的是忘了我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