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卷 第五十九章 劫后余波

  聽到這熟悉的聲音,我們都抬頭看去,但見一頭肥母雞似的鳥兒正在翠柳依依處,鬼鬼祟祟地朝這邊說這話兒,山中不知歲月,我們沖到了樹下,這家伙探出頭來,深深吸了一口氣,說艸,還真的有這味兒,她沒跟著來吧?

  “她是誰?”小妖故作不知,問這頭賊眉鼠的肥母雞,大人咳咳兩聲,說還有誰,不就你們在下面碰到的那一位么?

  雜毛小道指著這頭癡肥的鳥兒罵,說我們在下面打生打死,你老人家一溜煙人就不見了,還從肥城翻山越嶺,跑到了這泉城的公園里頭來享受,美女看著,美景享著,竟然不管我們的生死——倘若我們一個命歹勢,活不出來了,你就在這里做那寒號鳥兒,空守等待吧……

  雜毛小道的指責自然是不痛不癢,虎皮貓大人也當作不知,然而朵朵卻也是大點其頭,說對啊,臭屁貓大人這次根本就不來救我們,一個人跑去享受躲災了,真不仗義啊,羞羞!

  朵朵一表態,大家立刻群嘲,這臉皮厚得如鍋底的肥鳥兒立刻受不了,訕訕地說道:“大人我神機妙算,推理無雙,自然知道你們并不險礙,所以才會在此等待諸人歸來;至于沒有一路跟隨,主要是我跟此處的地主婆有些齟齬,而我這樣的小人物又實在抵不過別人的一個噴嚏,跟著你們,反而會連累大家,不如在這里給你們慶功來得好一些……哎呀,小雜毛,瞧你背上這桃木劍,妥妥的桃元附體的節奏啊,不過這玩意要真正融合,形成劍靈還需要一些手段,待大人細細與你道來……”

  “是么?我也感覺用起來有一些晦澀,這劍靈并沒有真正形成,并且與我心意相通,根本發揮不了其中的七成實力,這是什么緣由呢?”聽到虎皮貓大人這般說起,雜毛小道立刻來了興致,將雷罰解下來便準備探討。

  “慢!”小妖不知道從哪里弄出來一個石頭貔貅的雕塑,這是從懸空浮島上面給生生掰扯下來的,她將這個足球大的玩意高高舉起來,說臭屁貓,你倘若能夠將這里面的東西給我降服了,我這顆受傷的心靈也許勉強能夠得到愈合。

  “咦,這貨不是東夷迷幻殺戮陣里面的那頭癡呆貔貅么?怎么被你給弄下來了?”

  聽得這話語,我的眼皮一番,說擦,我真懷疑你當時是不是偷偷跟在我們的后面,這腳不出戶便能知天下事,原來說的便是大人你啊?怎么,你認識二毛?

  虎皮貓大人扇著翅膀飛了下來,落在了雜毛小道的肩膀上面,還沒站穩,聽到我的這話兒差點摔下來,驚詫地問二毛是誰?我指著小妖手上的那石雕,說就是這貨唄,經過小妖和朵朵一致決定,叫它做二毛,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朵朵見我一副很嫌棄這名字的表情,認真解釋道:“是因為它的腦門上有兩根可愛的白毛,所以叫做二毛,很好聽啊,是不是,臭屁貓?”

  虎皮貓大人一副吃飯吃到蟲子的表情,又吃驚又難為情地點頭,說嘿嘿,二毛,嗯,好名字。

  小妖問它能不能行?這畜生老是變節,一會兒馱著你顛來倒去,一會兒又追著你咬,太暴躁,能不能將它給降服起來,以后也有一個代步工具。大人用翅膀撫摸了一下這石雕,嘆氣,說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老弟,這小祖奶奶我也惹不得,要不然你就受點委屈,忍一忍吧,嗯?

  那精美的貔貅石雕瞪得如同銅鈴的眼睛角落,竟然出現了一絲淚痕,頗有些英雄末路,獨自話凄涼的感覺,虎皮貓大人抬起頭來,對著虎視眈眈的小妖說行,就這樣,回去我把它馴服便是。

  這邊事情交代得差不多,我們也不再停留,收拾了一下身上的東西,手機浸水沒電了,所幸電話卡還能用,而且錢也帶在身上,就近找了一家店子,買了一臺雙卡雙待、超長待機、原價1998現價298的山寨戰斗機,給大師兄報了平安。

  距離我上次打電話求助,時間已經過去了兩天一夜,大師兄的電話很快就通了,詢問我們的安危。我們將這兩天的遭遇簡略告知大師兄,他聽完之后,告訴我們,說當時趕往金牛山去支援的人有四批,林齊鳴帶隊的這一批是中央精銳,舍身崖的大師們杳無音訊,另外魯東宗教局和嶗山都來了人,結果遇到邪靈教濱海鴻廬的大批高手,還有林齊鳴他們追蹤已久的立身狼人,幾方戰作一團,最后還是嶗山宗掌門人無塵真人蒞臨,一錘定音,結束了戰斗。

  “還真的有一個無塵真人啊?”我有些詫異,原本以為這名號是洛小北當日騙我的時候,杜撰出來的,卻不曾想還真的有這么一位。

  “是的,無塵真人是中國道教協會的副會長,他的愛徒在金牛山慘死,接到信號之后便往這邊趕來,甲馬行路,正好與邪靈教濱海鴻廬的人撞上,面對著大批的狼人圍攻,一招火燒連云,便將這為禍魯東數百里的狼禍給斷絕了,邪靈教也沒有多少高手可以阻擋,最后死傷大半,只有少數重要人物得以逃脫。經此一役,邪靈教濱海鴻廬必將一蹶不振,如此也算是意外之喜……”

  大師兄夸我們是福將,總是能夠帶給人驚喜,他說他會將我們的消息告訴給林齊鳴,至于其他人,暫時不要通知,也不要露面,畢竟我們現在的身份還是很敏感。而接下來的事情,暫時聽林齊鳴的吧,讓他來安排事情。

  我們說好,有勞大師兄了,他說不用,這幾天暫且修養幾天,到了七月二號,他便會將手頭的事情放下,返回茅山宗,到時候還得請我們一同前往,在此之前,一定要保持好絕對的體力和狀態,到時候可能還有一些地方,特別是小明出力。

  我感覺大師兄說得沉重,變為到底是什么事情?他也不說明,只是說到時候見面談,接著便匆匆掛了電話。我和雜毛小道針對著大師兄的語氣,商量了一番,感覺這次茅山之行,應該并不簡單,不然生性爽朗,高瞻遠矚的大師兄也不會有這番交代。

  跟大師兄通完話,我們也是疲倦欲死,沒有在跟誰聯系,而是來到上次所住過的酒店,用之前的假身份證開了兩個房間,然后把手機一關,倒頭便睡。

  次日醒來已是日上三竿,我將山寨機開啟,里面竟然有四十三條未接來電,除了林齊鳴的,還有就是之前接待我們的魯東宗教局職員康亦珂、小康。我并沒有立即打回去,而是摸了摸胸口,發現朵朵在槐木牌中沉睡,而小妖在不見蹤影。草草洗漱完畢,我找到雜毛小道的套房,剛一打開房門,一頭兩米多高的猛獸正朝著我噴氣,熱烘烘的,嚇我一大跳。

  認真瞧,卻是那陣靈二毛,在它腦袋上面的是小妖,帶著這畜牲在狹窄的房間里竄來竄去。

  我在靠里面的臥室里找到了雜毛小道和虎皮貓大人,瞧著這兩位通紅的眼睛,我便知道這兩個家伙一宿都沒有睡覺。雖然缺少睡眠,但是兩人都是精神奕奕,眼珠子發光,我拉了一下雜毛小道,他瞥了我一眼,一揚手,倏的一聲,嶄新的雷罰浮現在我的面前,懸空而立,顫顫巍巍,鋒芒畢露。

  我說哇,不錯,這劍弄好了沒有?雜毛小道賊笑嘻嘻地拉著我的手,說小毒物,這劍此刻捉鬼拿妖,引雷組陣,都是一把好劍,不過因為木質,故而并不完美,所以我需要跟你借一樣東西。

  我說何物?他指著我的胸口,說你的六芒星精金項鏈,上次煉鬼劍,還剩余一點兒無用的裝飾,此刻再次融煉入雷罰,表面鍍起,拿來砍人也是一把好手,嘿嘿……

  這六芒星精金項鏈里面的輕靈之氣早已被朵朵吸食殆盡,雖說有一個神秘鑰匙的作用,但對于我們并不常見,雜毛小道相求,我自然沒有不給的道理,于是將項鏈給他,然后打電話給林齊鳴。那邊知道了我們的蹤跡,只嘆我們好狗屎運,釋方大和尚已經找到了宗教局,所以林齊鳴也沒有多問,只是讓我們盡快趕往肥城一趟,有些事情要跟我們確認。

  雖然身上有傷,又連續幾天不休不眠,但是雜毛小道仍然找來了工具,趁著中午的時間將雷罰表面鍍上了一層精金。這精金成坨幽藍,鍍成薄層卻是暗金,與原來的雷罰顏色倒也貼切,雜毛小道愛不釋手,興奮不已,然而在前往肥城的車上,卻是困倦而睡,呼嚕聲嚇得出租車司機不斷側目。

  在肥城,我們見到了傳聞是行內十大高手之一的無塵真人,不知道這十大高手的排名是資歷、實力還是別的什么,反正這個瘦小得如同鄉間老農的老頭兒,我是看不出什么稀奇。

  在肥城三日,宗教局一直在搜尋掃尾,在第三日傍晚的時候,從儀陽鄉那邊傳來消息,說找到舍身崖的兩位法師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