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卷 第六十章 輾轉離魯,江湖再聞

  當時我們都在肥城宗教局的一處據點等候,接連幾天都在用谷陸鴻和劉長亞的名號于林齊鳴身邊混跡,這哥們是中央來人,倒也沒有遇到什么麻煩,只是那穿著一身寒酸道袍的無塵真人多瞧了我們幾眼,這位鄉下老農一般的道人卻也是一個極有眼力的家伙,意味深長地笑,讓我們心中莫名其妙,有些發寒。

  我們一直在指揮部外圍走動,當得知蓮竹禪師在儀陽鄉那邊出現之后,時間已經過了很久,走出門口的時候,人已經接到了宗教局的一處招待所內。

  先去見他們的自然有林齊鳴等一概要員,還有諸如無塵真人等身份地位到達一個級別的人士,我們頂著面具,也不好湊前,只是聽小康給我們打聽回來的消息,說那個修閉口禪的老禪師居然說話了,聲音雄厚得像是電視上的播音員,不過人似乎老了許多,而他那個滿臉都是青春痘的小徒弟,左膀子居然換成了一條毛絨絨的手,看著不似人類。

  聽到這消息,我們都放下了心,知道這兩人也終于逃脫生天了,無事便好,至于小康口中所說釋永空小和尚的事情,倒是可以慢慢等待。

  我和雜毛小道在工業三路上鑫藝炒雞店叫了些東西,對著啤酒喝了幾口,感覺寡淡無味,便付了錢離開。當時華燈初上,我們兩個在這個北方小城四處逛了逛,感受著不一樣的風景,和淳樸的腔調,前幾日雜毛小道都在和虎皮貓大人鬼鬼祟祟地忙活,到了此刻方才肯告訴我,說雷罰劍內,融合了自身蘊積的雷意、劍脊鱷龍的精血和倫珠禪師的虹化能量于一身,又經過桃元調和,最終在虎皮貓大人的幫助下,終于鑄就了劍靈。

  何為劍靈?這劍靈便是雷罰的意志,它和人妻鏡靈一樣,都是有著自己的意識和能力,是成為法器的基礎,而劍靈的產生也標志著雷罰進入了飛劍的行列。

  新生的雷罰雖然不如李騰飛的除魔、洛飛雨的秀女等中古流傳下來的飛劍歷史悠久,然而經過這么多曠世之物的組合,卻也是得天獨厚,更加讓人期待它所具有什么樣的能力。

  雷罰祭劍,用的是毛乙久的惡鬼靈體做引,初生即見血,陰血飚射。

  假以時日,雷罰必將成為一件名震江湖的法器,伴隨著雜毛小道出現在眾人的視野里,成為讓人敬仰的傳奇,唯一讓人揪心的地方在于,它身上所蘊含的虹化之力,之前洛飛雨似乎隱隱有所察覺,倘若邪靈教真的在乎那力量,追究起來,又是一樁公案,麻煩不已。

  我和雜毛小道邊走邊聊,到了晚上九點多鐘的時候,林齊鳴打來電話,說那些人都已經被他打發走了,讓我們到招待所的某套間過來,與故舊一敘。

  論起來,舍身崖的諸位大師對我們倒也有著救命之恩,所以我和雜毛小道一直心神不寧,就是在等待這么一個電話,于是便攔下了一輛出租車,匆匆趕回。

  到了招待所,我們找到了蓮竹禪師的房間,開門的是林齊鳴,里面坐著的便是蓮竹禪師和釋永空,還有大和尚釋方法師。正如小康所說,蓮竹禪師確實有些蒼老了,光頭之上,皺紋層層疊得,眉毛也全部白了,見到我們進來,老禪師站起來,說兩位久違了,釋方得蒙諸位搭救,不離不棄,方才得以逃脫生天,此情我舍身崖且記下,以后有什么事情,盡管直言。

  老禪師修閉口禪的時候,整個人看著如高山巍峨,讓人親近不得,而此刻卻像那鄰家老爹一般和藹,讓我們都有些適應不得,好是一番客氣,自不必言,瞧見釋方的眉宇之間黑氣不見,一問,方才得知他身上的尸氣已經在宗教局被高手給抹去了。

  其間我瞧見了釋永空的左臂,記憶中他的左手被周林那個家伙給扯斷了,此刻卻又接上了一只,不過這只手臂被藏在衣袖里面,將衣袖撐得鼓脹。見我不住瞧看,這個輩分頗高的小和尚也不隱瞞什么,直接將袖子給卷開來,瞧見那手臂竟然是毛絨絨的,像條畜生的手。

  釋永空很坦然地對我們說這是一條狼人的手,當日他左臂斷了,與師父同墜崖間,差一點就失血死了,當時他們并沒有跌進釋方所說的東夷殿,而是跌入了一處巢穴之中,在那里遭遇到了狼群,這些地底的原始居民對他們發起了進攻,差一點就死掉了,后來還是他師父施展了神通,將他身體的血給止住,并且趁著胳膊上的肌肉沒有壞死,直接撕扯了一頭狼人的手臂,給他接上。

  說到這里,小和尚將毛絨絨的左手捏了一把,里面的骨骼咔咔作響,顯示出了非凡的力量。

  之后他們在地洞里面待了好幾天,幾乎就要支持不住了,結果山體一陣震動,裂出了一道縫口,使得他們終于可以重見天日。說到這里,他笑了,說真的是失之桑榆收之東隅,自從師父用妙法給他安上了這條狼臂,結果反而力量出奇的大,往日所不能夠想象到的重量一提而起,出拳也呼呼如風,仿佛那頭死去的頭狼之力,附在了他的身上……

  他說是這般說,不過我瞧他言語中似乎有著深深的遺憾,再看這替換的左邊狼手上那粗糙的爪子,上面盡是倒刺,這對于一個正值青春年少的小和尚來說,實在是有些太殘酷了。

  幸虧他還有右手,要不然,唉……

  大家都有著并肩子戰斗的情誼,他們救我們,我們救他們,都是過命的交情,再次惋惜了一番死去的釋能和尚,又與大家將之后的情況述說一番,確知了所有人都沒有大礙,我們便與舍身崖的大師們依依惜別,離開了此處。

  說來說去,舍身崖損失慘重,釋能戰死,釋方毒性雖解,修為卻停滯不前,小師叔釋永空胳膊換成了狼人,最可惜的便是蓮竹禪師,一甲子未開口,今遭卻毀于一旦,實在是太可惜了。

  舍身崖之前與我們為敵,將我和雜毛小道攆得滿山亂竄,然而后來又有了并肩作戰的這份情誼,我們自然記住,尊重的話兒不會多說,留在心頭。當時在這肥城宗教局招待所里,我們并沒有住上幾天,蓮竹禪師等人在將事情都交代清楚之后便離去了,并不需要做些什么煩人的報告和隔離程序,便返回了舍身崖處。

  次日嶗山宗的無塵真人也離開了此地,在將邪靈教一番重創之后,他也依舊并不開心,老道人最為喜愛的弟子們被邪靈教給殺害,拋尸荒野,即使再如何也恢復不了徒弟們的性命,于是多多少少,也都算是失意而歸,算不上有多高興。

  我和雜毛小道根本就沒有去送別,只是作為閑雜人等,在窗口瞅了幾眼,然而即便如此,還是被這老道人給盯了幾眼,有如濕滑的毒蛇一般,從背脊骨上爬過。

  這里面最開心的要屬林齊鳴,此君這次來便是為了應對魯東狼群出現一事,結果不但誤打誤撞,借無塵真人之手將那些神秘莫測的家伙給鏟除殆盡,而且還將邪靈教濱海鴻廬的主要成員給斬殺大半,這才是實打實的功績,而他上任的大半年時間來,先前在南方省的時候也將閔魔等人給鏟除,成績顯著,功績昭彰,將他被越級提拔時所受到的閑言碎語給一舉反擊,終于算是將自己的地位穩固下來,勉強不會有人再議論他的資格問題了。

  無數的人頭都是最真實的功績,沒有任何人可以將其抹殺掉。

  我們在肥城待了幾天,幫忙將剩下的事情給梳理干凈,后面的事情便也沒有過多參與,在小康的帶領下,真正地在這大魯東好好參觀了一番——值得提點的一句話,是在肥城的時候,我們還見到了集訓營時的女學員福妞,這個叢林戰高手此時已經成為了魯東方面的負責人,級別比以前提升了兩級,不過我們并不敢相認,畢竟有案子在身上。

  不過正如林齊鳴所說,真正拉風的男人,再如何低調,也如同黑夜中的螢火蟲,所以福妞對出現在他身邊的兩個閑人十分關注,屢次過來與我們攀談,似乎想要確定是否是我們。

  經歷過殘酷的集訓活動,之后的時間里,我們那一批的同學也開始逐漸走上了重要崗位,成長起來。

  長江后浪推前浪,每一個人都在逐漸成長。

  痛痛快快地游玩了齊魯大地好些天,不過景色數不勝數,玩的地方也并不深入,勉強走馬觀花地瞧看了一番,在這時間里,雜毛小道努力地與雷罰達成了默契,而我們則在游玩中將前些日子受損的身子調養好,使其能夠達到比較好的巔峰狀態。

  時光匆匆,日子很快就進入了七月,一號晚上的時候大師兄便打電話過來,與我們相約時間,我們便不再逗留,乘火車南下,準備在金陵會和,一起同上茅山。

  據說,我們此行,是為了給陶晉鴻過百年大壽。

2條評論 to“第三十卷 第六十章 輾轉離魯,江湖再聞”

  1. 回復 2015/03/09

    蓮竹禪師

    既然開口說話了,就再說一句,真是高潮一個接著一個,令人目不暇接。

  2. 回復 2015/06/02

    右手

    太邪惡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