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卷 第三章 震靈殿中

  我們此番前來,并沒有就身份問題做過遮掩,所以這三個青年道人在與大師兄的談話間,還不時扭頭來瞧我們,不過介于大師兄的威嚴,也不敢多問,只是小心地引著路,我也正在奇怪,這符鈞之名我也的確聽人提及過,說是茅山三杰,除了我身邊這兩位,他也名列其中。

  既然與大師兄、雜毛小道并列其位,那么想來年紀并不算大,反觀這三個道人,年紀大的,比我還年長幾歲,面相年輕一些的,也幾乎與我同齡,徒弟這么年輕,難道符鈞并不是什么青年,而是一個中年阿伯,比大師兄還要年長一些?

  心中雖然有些疑問,但是在人家的地頭,我也不敢多嘴,只是跟著雜毛小道身后低著頭行走,順著直路來到了中間一塊鏡湖前,然后折轉登山,行了百級花崗巖臺階,面前出現了一處修筑于山腰間的行院。這行院主體是一處中等規模的大殿,旁邊則是道士生活起居的院落,它修建于半山腰,一部分開鑿進山里,而另一部分則懸空而立,下面用又長又粗的木頭支撐,跟我們老家的吊腳樓,還頗有一些相似之處。

  行院正門處豎立著一處漢白玉質的牌坊,上面大書“震靈殿”三個大字,左右皆有對聯,筆力深刻雄厚,盡顯中正渾圓之法,并不比我所見過的名家輸幾分。

  在臺階盡頭,牌坊之下,長身而踞著一名青衫道人,長得又黑又挫,有些胡子,但也形不成飄逸的美髯,稀稀疏疏,像極了我以前在工地當鋼筋工時一起搬磚的工友,也好似那王寶強披上了道袍,觀其年紀倒也剛剛而立,那三個青年道人見到他,躬身上前,齊聲說師父好,人帶到了。

  這顛覆形象的青衫道人并不理會自家徒弟的稟報,而是快步走下臺階來,與大師兄問好。他也是叫大師兄,解釋說他剛剛在做早課,得知我們進山的消息,不敢欺瞞祖師,于是這邊做著早課,那邊則叫徒弟們前去迎接我們,多有怠慢,還望見諒。

  大師兄頗有領袖風范的一揮手,說唉,小符,隔久不見,你這人倒是學得了些繁文縟節,讓人好不自在,行行行,收起來吧,看看這回誰來了。

  雜毛小道從大師兄身后閃身出來,拱手說道符師兄,好久不見……

  確實有好久不見了,一別近十年,雜毛小道近鄉情怯,見到故人,更是一句話沒有說出口,便語氣凝滯,情感泛濫而溢,那工友兄弟一般模樣的道人正是我之前所猜度的掌燈弟子符鈞,他根本不與雜毛小道見禮,而是沖上前來,一把將雜毛小道緊緊抱住,手指走陷入了他的衣服里面去,眼眶頓時就紅了,情緒激動地說道:“我剛才跑出來,在上面就見到你了,小明,我們師兄弟二人,還真的是有多年未見了……”

  他說著說著,頗為哽咽,眼角閃著淚花,雜毛小道沒想到符鈞會這般激動,有些應付不及,不過很快便緩過神來,回抱過去,說符師兄,是有很久了,自從那一次黃山歸來,我被師父逐出門墻之后,江湖輾轉多久,這時間便有多久了。

  這樣一對男人在牌坊下方的臺階前緊緊相擁,難免有些基情四射,不過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這話凄涼和離別之傷的場景,我們倒也沒有人不識相地出來調侃,只是符鈞的幾個弟子看到,不由覺得奇怪,感覺自家師父此刻的表現,與平日頗為迥異。

  寒暄結束,兩人依依不舍地離開對方的懷抱,符鈞拍了拍雜毛小道的肩膀,說小明,十年前師父做出的決定自有因果,你不要怪他,這十年來,你在外面漂泊浪蕩,所獲得的東西并不比我們在這山門內閉門造車所得的少,萬事皆有因;而之前師父曾經有音訊傳來,讓你在他百年誕辰之日回歸,重入門墻,這對你也是一種認可,所以千萬不要抱有怨念。

  雜毛小道拱手,說師父能夠開恩收我回來,我已是感激涕零了,哪里會有怨念?

  這符鈞是茅山宗掌教陶晉鴻閉死關之前親自選定的掌燈弟子,與陶晉鴻相關的訊息傳遞,都是由他發出,而正因為如此,使得他在宗門內的地位得到了很大的攀升,幾乎是相當于電視里面欽差的角色,所以大師兄此番回門,由他接待也屬正常,無人敢講。“如此最好。”符鈞點頭,然后引著我們來到行院的偏殿處落座喝茶,茶是好茶,茅山云霧峰上的千年老茶樹,一年只結五十斤,經過道家特制養生茶的手藝焙制,一口熱茶抿下,連我這個不懂茶品、囫圇吞棗的家伙也覺得滿頰生香,香津四溢,忍不住都要將舌頭吞下去。

  好茶,好茶!我感覺這些年來喝過的茶湯跟茅山宗喝的這第一口茶相比,簡直就是刷鍋水。

  師兄弟三人有多年沒有聚在一起來了,落座之后,大師兄給符鈞介紹了一下我,說是苗疆巫蠱的傳人,雜毛小道在外面闖蕩時結識的小伙伴,生死與共的好兄弟,符鈞自然是認得我的,也是好一陣握手,說久仰久仰,還拿我與茅同真的戰績來提及,在這茅山宗內,倒是讓我有些尷尬,不斷謙虛。

  再之后,三人便開始談及當年在茅山習藝時的一些往事來,三個性格迥異的男人聊到這些的時候,時而開懷大笑,時而唏噓不已,我完全插不上嘴,便將這茶水喝得肚子鼓鼓,倒也暢快。

  不過我也不是很無聊,聽到大師兄、雜毛小道和符鈞這與我們這些從小經受九年義務教育長大的孩子,迥異不同的童年,倒也十分新鮮,感覺好像是另外一種世界。

  談了差不多幾盞茶的功夫,大師兄和符鈞都有意地控制了談話的節奏,并沒有談及此次入山的事情,也沒有說我這身份,如何瞞得住楊知修這茅山大總管,到了后來,先前那個領路的年輕弟子走進偏殿,在符鈞旁邊小聲說雒洋長老讓大師伯和您過他那里去。

  聽到這話,符鈞與大師兄小聲商量幾句,然后與我們說需要去雒師叔那里商議事情,讓徒弟先給我們安排食宿,晚些時間再過來看我們。

  在人家的地頭,自然聽人家的安排,我們都沒有表示異議,起身跟隨符鈞的徒弟朝著行院后方走去。這行院說大不大,說小倒也不小,從側殿離開,曲曲折折,倒也走了不少路,從這墻壁和青石板小徑上的青苔來看,這建筑的年代倒也久遠,不過保養很好,走過一段木板鋪就的懸空路,腳下吱吱呀呀,十分好聽。

  這個喚作李澤豐的年輕道人問我們是要分開住還是雙人間,我和雜毛小道互望了一眼,出于相互照應的目的,挑了雙人間,他便帶著我們到了一排懸空而立的木屋處,最角落的一間,里面寬敞明亮,桌椅床榻一應俱全,最重要的是風景極好,憑窗而立,整個山谷的景色都盡收眼底。

  李澤豐指著這兩鋪床榻,帶著歉意跟我們說道:“這里是我們這些弟子平日的宿舍,條件是簡陋也些,不過風景還不錯,盡收眼底,請兩位勉強住下。”

  他似乎是在雜毛小道離開茅山之后進來的,并不認識這師叔,而因為雜毛小道并未回歸宗門,所以只是禮貌相應,并不稱呼師叔。我們將除了劍之外的其余行李都放在了房間里,剛剛歇不多時,這年輕道人又過來招呼我們,帶著我們去飯舍用餐。

  茅山宗發展千年,宗門已經是頗為龐大,雜毛小道跟我解釋了很多術語,不過在我看來,這里更像是一所精英大學,而各殿門則是一個個微型學院,所以這震靈殿也是自己開伙。跟少林寺那種純盈利的準上市機構不同,做飯的并不是高薪聘請的阿姨,而是弟子輪值,手藝自然談不上還,材質也多是山谷平原上種的粗茶淡飯,吃著也只能說是清腸胃,不過米飯香,我就著碧綠的青菜湯和一碟腐乳,連吃了三碗,噎得直打嗝。

  我是個沒心沒肺的家伙,吃得很歡,雜毛小道卻沒什么胃口,草草吃了一碗便擱下碗筷。

  我們在飯舍吃著飯,偶爾還跟陪著我們的這個年輕道士交流,與其他過來用餐的道士們含笑致意,突然飯舍門口走來了七八個青衫黑邊的道人,為首的一個鼻子鷹勾、眼神銳利,巡視了飯舍一圈,發現了在角落里吃飯的我和雜毛小道,眼睛一瞪,厲聲高喊道:“果然,你這殺人的罪魁禍首,居然還敢上我茅山,當真是拿我茅山諸峰無人了是吧?諸位師兄弟,將那個臉上有疤的小子拿下——他便是殺害鵬飛的兇手!”

  這鷹勾道人一聲令下,身后的道人紛紛一揚手,皆帶這鋼刃窄邊的制式長劍,紛紛將我們圍住,正待上前進攻,震靈殿的年輕道士李澤豐霍然站起,厲聲責問道:“陳兆宏,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嗎?”

  這話說完,飯舍里面震靈殿的弟子紛紛抄起了座椅,怒目相對。

2條評論 to“第三十一卷 第三章 震靈殿中”

  1. 回復 2014/09/28

    子衿

    真佩服作者的想象力啊,也許真有這么樣的洞天福地吧!

  2. 回復 2015/01/15

    雪妖瑞朵

    子衿,好熟悉的名字,難道真的是你?!我艸,這是什么節奏?!這比作者還有想象力!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