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卷 第四章 飯舍斗毆案

  “李澤豐,我卻要問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嗎?這個疤臉小子是殺害我茅山子弟黃鵬飛的直接兇手,我茅山幾大長老曾經下山追殺于他,卻被此獠使盡各種陰毒手法,在這茅山棄徒的配合下逃脫,就連我茅山十大長老之一的徐修眉師叔祖,也都是因他而死的,我這次來是奉了話事人的口令,前來捉拿此人,你們如若想要阻攔,視為同罪——你可要想清楚了!”

  這個被叫做陳兆宏的鷹勾鼻道人咬牙切齒地說道,狹長的眼睛瞇起,凝成了一條細線,里面有著毒蛇一般的光芒,看得震靈殿的弟子渾身不自在,紛紛向我投來疑惑的目光。

  茅山宗門之內的弟子,倘若不出世,大部分都是“兩耳不聞窗外事”,這是為了保證他們能夠一心求道,也使得他們不可能知道太多的訊息,也分不清楚陳兆宏話語里面的真與假,聽到鷹鉤鼻道人說得這般嚴重,不由得面面相覷,原本高舉過頭的條凳,此刻也都放了下來。

  瞧見震靈殿中的弟子都不再抵抗,鷹鉤鼻道人頗為得意,將手中的長劍抖起,厲聲叫道:“陸左,你是束手就擒,還是想反抗,被擊斃當場?”

  這一伙人突入飯舍,我和雜毛小道都沒有太多的緊張,因為既然大師兄帶著我們光明正大地走進了這茅山宗后院,自然是有應對之法的,而圍著我們的這些人,實力甚至比判叛入邪靈教的夏宇新還要不如,對我們根本就形不成威脅,所以我倆甚至連碗筷都沒有放下,像看傻子一樣,看著緊張圍著我們的這些青衫黑邊的道人。

  然而旁人卻并不理解我們的淡定,而只以為我們都嚇傻了,鷹鉤鼻道人陳兆宏一揮手,立刻有人抖出一雙鐐銬,大步朝我走來。

  而就在此刻,與我們同桌吃飯的李澤豐臉色數變,他師父交待他要照顧好我們,此番若被內院首座楊知修的弟子將我們給拿下,符鈞回來肯定是交待不了的,思考了幾秒鐘之后,他硬著頭皮站在了我們的面前,伸手攔住上前來的所有人,緩聲說道:“慢,你們這紅口白牙,誰人敢信?這要拿人,自然是刑堂長老座下弟子來做,你們根本就沒有執法權,若要從我們這震靈殿中帶走我師父的客人,等你們討得劉長老的手諭,再過來吧!”

  聽得李澤豐搬出了刑堂長老劉學道,鷹鉤鼻道人臉色立刻變得無比陰沉,眼珠子里面閃露出碎玻璃渣子一般的光芒,緩聲說道:“這么說來,李澤豐你是準備打算違抗話事人的命令咯?”

  李澤豐梗著脖子說道:“不敢,只是規矩如此,澤豐不敢違反……”

  鷹鉤鼻道人眼睛一蹬,突然將手中的劍拔出,厲聲說道:“既如此,那我們手底下見真章便是,何必多言?”他剛要運勁,而李澤豐不甘示弱,往后一退,身后的條凳立刻就抄在了手上,怒目以對,這雙方劍拔弩張、即將火拼,而門口處又傳來了一聲軟糯清脆的聲音:“啊,哪個是蕭克明,你們哪個是蕭克明?”

  聽到這話語,本來火藥桶一般的場面,氣氛莫名變得有些古怪起來,這雙方的當事人臉上肌肉抖動,不知道是笑還是哭,我越過人群間隙,見到一個穿著白色道袍的小家伙擠進了飯舍,朝著我們這邊走來。

  這個小家伙是個女孩子,個兒不高,年紀六七八歲,挽著發髻,身子倒也瘦弱,唯獨那臉蛋兒,有些嬰兒肥,她人長得漂亮,可愛程度能和朵朵比擬,但是這臉蛋兒像那剛出蒸鍋的包子,圓鼓鼓的,一看便十分有喜感,更加讓我啼笑皆非的事情是,這臉兒肥嘟嘟的小道姑擠進來的時候,圍著的道人紛紛都朝她行禮,包子師姑、包子師叔祖的一陣亂喊,讓人跌掉眼鏡。

  便是在我們面前的這個鷹鉤鼻道人,瞧見了這小孩兒,即使火爆脾氣,也不得不按捺住,拱手行禮道:“包子師姑,你怎么來了?”

  我的心中詫異得很,要知道,鷹鉤鼻道人乃楊知修的徒弟,而楊知修是掌教陶晉鴻的小師弟,他叫這肥嘟嘟的精致小女孩兒作師姑,則說明她乃陶晉鴻那一輩,據雜毛小道說過,他師父上一輩的,除了沒成器不入籍的,他離開時便只剩下李道子和傳功長老了,李道子死得早,難道這個小女孩兒,竟然是傳功長老的徒弟?

  這女孩兒還小,雜毛小道離開茅山時都沒有出生,所以老蕭也不知曉,兩眼懵然。

  不過人小歸人小,被人喚作包子的小女孩兒脾氣還挺大,鼻子一皺,指著鷹鉤鼻道人的劍橫眉瞪眼說道:“你、你……那個誰,你拿著這劍對著我做什么,難道你想要殺我?”

  連名字都沒有被記起來的鷹鉤鼻道人一臉冷汗,將劍收于身后,單手使勁兒揮舞:“包子師姑,可不敢這么說,我們來這里是過來捉拿殺害黃鵬飛的兇手,動用刀劍實屬無奈,并不是對您老人家有什么異心,你可不能胡亂說啊……”

  “殺害黃鵬飛?那個一天到晚嘴巴翹到天上去的外甥崽死球了么?太好了,是哪路英雄豪杰替天行道,下的手?求認識,求介紹!”包子小道姑拍著手大叫,鷹鉤鼻道人一臉無奈,說唉,師姑,屬下這里執行任務呢,就是這個——疤臉小子!

  包子朝著我看了過來,我和雜毛小道面對這劍林,倒也淡定,她瞇著眼睛看了一下,指著雜毛小道說:“你是蕭克明?”她的語氣既像是疑問,又像是肯定,雜毛小道摸著鼻子,奇怪說你認識我?小包子得意洋洋,說那是,你跟你姑姑長得一模一樣,快快快,叫我師姑奶奶!

  長得一模一樣?我瞧著雜毛小道這絕對說不上俊俏的尊容,想著他姑姑未免長得也太磕磣了吧?雜毛小道見著小孩子有趣,便逗她,說我為何要叫你師姑奶奶,你是何人?

  小包子叉著腰,傲然說道:“我叫包鳳鳳,小名包子,你知道我師父是誰么?說起來嚇你一大跳,他便是——鐺鐺鐺、鐺……”她自己用嘴巴配著命運交響曲的音調,然后才說道:“那就是茅山宗的護法長老鄧震東!嘿嘿嘿,怕了吧?”

  “哇?”雜毛小道故作驚訝地夸張大叫,蹲下身來呈拜倒狀,高聲喊道:“竟然是師姑奶奶,我就是蕭克明,這廂有禮了!”

  包子就是個小女孩子,見雜毛小道這般配合,立刻拍著胸脯保證,說好,沖你這一句話,在茅山宗里面我罩著你,誰都惹不到你的——你兜里面是什么?對,就是那個直直的小東西?啊,手機啊,我聽說過,好玩么?給我玩一下吧……

  包子倒也不客氣,將上次在魯東林齊鳴送給蘋果手機拿出來,這玩意剛上市不久,我們手機壞了,就逼著這家伙通過海關渠道弄了點走私貨來用,沒想到卻被這小姑娘一眼看中,搶在手里玩得不亦樂。

  鷹鉤鼻道人見包子跟我們玩在了一起,不由得著急,說師姑,我這里……

  包子正在玩著新鮮的手機游戲,根本就沒有理會這邊,聽得陳兆宏催促,一臉嫌棄地說:“你要抓人就抓,要打架就打,不要問我好不好?哎,我這兒快死了,怎么搞?”鷹鉤鼻道人一聽,眼睛發亮,怕事態拖得越久越不好弄,于是左右一招呼,分散周圍的人立刻一擁而上。

  見這些人提劍沖了上來,雜毛小道與我并肩站起,冷笑道:“果真是一群沒有眼色的家伙,你們若要戰,我們幫你們松松筋骨便是!”他并沒有拔劍,而是從桌子上摸出了剛才吃飯用的那一雙筷子,朝著前方的劍影迎去,李澤豐身子一震,大喊道:“你們還真的敢上?”

  他想迎擊上前,我攔住了他,說此事交由我們處理,你們在旁邊觀戰便是。

  我的話音一落,一劍便刺入我的后腰,當下我也不再猶豫,那腰扭如蛇,滑過這人身邊,貼身并擊,電光火石間便與其交手三個回合,這人的劍法倒也凌厲,然而貼身搏擊卻是短板,學的都是些套路式的手法,力量也不能和我這樣的家伙相提并論,三兩下就被我扣住了手腳,一手捉住手臂,一手托腰,倒提而起,便朝著前方人群處扔過去。

  戰斗一旦打響,劍光在飯舍飛耀,然而讓人遺憾的是,這絢麗的劍光并沒有能夠持續多久,一片丁零當啷的響聲過后,以鷹鉤鼻為首的八個道人全部都給我們揍趴在了地上,我有些累,喘著粗氣,而雜毛小道則蹲在地上,拿著筷子,對準鷹鉤鼻道人的眼睛,只離一厘米,緩緩說道:“別急,黃鵬飛的事情,我們自然會給話事人一個說法。我們來了,自然不會逃的!”

  他將筷子一收,站起來,鷹鉤鼻道人立刻帶著他的七個小伙伴匆匆離開,連狠話都沒敢放,這凌亂的腳步聲打擾到了包子小道姑的玩性,她抬起頭來問好了?李澤豐等震靈殿弟子一臉驚容,木然地點了點頭,包子拍了一下腦袋,沖上來拉雜毛小道和我的手,說走吧,有人找你們呢。

6條評論 to“第三十一卷 第四章 飯舍斗毆案”

  1. 回復 2015/01/15

    雪妖瑞朵

    我靠,劍刺入后腰了,咋沒點那什么,一點反應都沒有?

  2. 回復 2015/05/12

    鷹勾鼻

    我們鷹勾鼻怎么了?!老用我們形容壞人,不樂意了!

  3. 回復 2015/05/20

    虎皮貓大人

    牛波伊!包子小師侄也很聰明。。

  4. 回復 2015/05/20

    虎皮貓大人

    不對,是包鳳鳳小侄女

  5. 回復 2015/05/20

    虎皮貓大人

    好像也不對,老友的師侄吧,這次對了!!

  6. 回復 2015/06/07

    輩分差了

    包子和陶晉鴻一輩的,小明叫師姑就行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