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卷 第五章 九霄慈航陣

  有人找我們?到底是誰?

  聽到小丫頭連新奇的手機都不玩了,拉著我們要出去,我有些奇怪,腦海里第一個想法便是她那年紀不知道有多老的師父,傳功長老鄧震東。不過奇怪便奇怪在這里,要知道,大師兄口中所說的那個不理世事的長老,最主要的便是他,也唯有他,才有能力和威望將楊知修給壓制得服服帖帖。然而他卻選擇了兩不相幫、坐視不管的立場,超然于物外,而且近來又身體有恙,足不出戶地窩在自己的修行之處,怎么會遣人過來找我們呢?

  我不解,雜毛小道倒是什么都明白,拉著這包子的小手兒,問是不是他小姑找他?

  包子一臉詫異,說哇,你也太聰明了,怎么知道是姑姑找你啊?

  雜毛小道的小姑蕭應顏早年前入了茅山門墻,跟的是一個與陶晉鴻同輩的女居士,若排起輩分,自然也得叫包子作那“小師姑”,不過這小丫頭從小在這清冷道門長大,雖然輩分奇高,但伙伴都沒有一個,小姑這些年隨著傳功長老鎮守陶晉鴻閉死關的山門處,兩人應該熟絡,而瞧她叫得這般親切,完全不按輩分,應該是對小姑有著不一樣的感情。

  孩子小,對于女性長輩總是有著異常的眷念。

  既然是小姑遣人來找,而瞧這包子,應該也不可能是被別有用心者支使過來的,于是我們欣然答應了,與震靈殿中的諸位弟子拱手道別,李澤豐有些擔憂,說他師父與大師伯一會兒就要回返,倘若找不到人,那可不好,不然等他們回來再說吧,好不好?

  我們并沒有說什么,那包子小道姑便搖著頭反對,她包子什么時候需要等人?于是將這李澤豐給數落一通,然后拉著我們揚長離去。

  這小丫頭別看個兒小,然而手上卻也有一把子氣力,發起瘋來,不比那彪形大漢的勁兒小,拉著我們都站不住。沒辦法,雜毛小道只有拱手朝著李澤豐告罪,說我們先去你應顏師姑那兒,礙不得事,不多時便自然會回來的。包子小道姑在這茅山上顯然是有些惡名,李澤豐也不敢阻攔,只是與我們拱手告別,說他會在這里等我們回來的。

  包子拉著我們的手走出了震靈殿,路過那漢白玉牌坊的時候,她回過頭來瞧了一眼,說這幫臭道士跟他們師父一樣木訥摳門,每回到他們震靈殿,連塊麥芽糖都沒有吃到他們的,下次找機會給師父告個小狀先……

  這話兒聽得我們一頭汗水,我搜了一下身上,摸出一根能量棒,果仁夾心巧克力味,是上次去魯東肥城時剩下來的,這玩意不知道是誰塞在我身上的,一時間也沒有更好的東西,于是塞在了包子的手上,她拿過來,笨拙地拆開來,放在嘴巴里,眼睛沒多久就變得圓滾滾,嘟著嘴兒幸福地大叫:“天啊,這世界上竟然還有比咸菜包子還好吃的東西啊,我的天啊……”

  她大驚小怪,吃了三分之一就舍不得了,跑過來翻我們的衣服兜兒,我既好笑,又有些心酸,這能量棒主要是為了補償體能,味道算不上好,卻讓這個小姑奶奶興奮得大喊大叫,倒也有些好玩兒。

  在得知沒有存貨后,包子咬牙切齒地批駁我們是小氣鬼,我們沒辦法,反復保證下次回來的時候,跟她帶上大大一袋能量棒之后,她才放過我們。

  這般吃吃說說,不知覺就下了石階,轉過岔道,朝著這五指環繞的后方林深處行去,包子說她本來在讓姑姑給她梳頭發的,結果姑姑說她侄兒到了,她守陣而不得離開,又思念得緊,所以便遣她過來,找蕭克明前來一見——說到這里,她又瞥眼瞧了我,說陸左哥哥,姑姑找的是蕭克明,你怎么也跟來了?

  這話說得我哭笑不得,明明就是這小丫頭拉著我的手出了殿門,結果現在反倒成了我屁顛屁顛跟過來,真的是讓人頭疼。

  不過包子轉頭又說了,說你這個人不錯,居然敢將黃鵬飛那小子給殺了,頂端的豪杰,帶過去給姑姑看一眼也好。這小姑娘這般自說自話,倒是也好玩——她叫原本是自家師侄的蕭應顏作姑姑,又非逼著雜毛小道叫她師姑奶奶,這會兒又叫我陸左哥哥,腦子里面完全就沒有這些輩分觀念,滿滿的童真洋溢,倒也讓我們覺得好玩極了。

  最關鍵的地方是,我一看見她那包子一樣的精致小臉兒,就忍不住想笑。

  進了林子,起初也是樹木稀疏,青翠的竹子倒是有很多,旁枝斜出,而后來那林子深處,卻有奶白色的白霧從地上升騰而起,將這青石鋪墊的小路給攔得滿滿,顯露出了陣法布置的端倪來,她一邊走一邊提醒我們,說你們可得小心了,這個地方,為了防止外人闖山,可是作了很多布置,一個不小心,那可是處處陷阱,步步殺機哦,跟著我走,要是跟丟了,我可不負責哦……

  這包子還真的有烏鴉嘴的風范,這話兒都還沒有落,我便感覺到空氣似乎一震,原本生路處處的林中就變得有些閉塞了,空氣流轉不通,讓人有呼吸不暢的感覺。

  雜毛小道也感覺到了,拉著包子的小手,說我的姑奶奶,你看一看,平日的路可是這般走的?

  包子自小便在這里長大,平日里這路閉著眼睛也能夠走通暢,本來蹦蹦跳跳走得歡樂,經我們提醒,往四周一通瞧,不由得奶聲奶氣地大叫起來:“哇,怎么回事,哪個不成器的家伙將那陣法給開啟了?瀆職,嚴重的瀆職,這簡直就是叔叔可以忍,嬸嬸也不能忍,我一定要告訴我師父,太過分了!”

  她在這邊張牙舞爪地叫著,而我們則感受到了另外一種不同的氣氛,知道這陣法催動,應該是鷹鉤鼻道人那些家伙搗的鬼,想來那些家伙看到包子前來,必會帶著我們途徑這里,他們打不過我,便再次設伏,利用陣法將我們給困住。

  不過我還是有所疑問,一來是楊知修不可能不知道我和雜毛小道的實力,要么就讓刑堂長老劉學道來,要么就擺明車馬,不然想要拿住我們,光用嘴炮是不行的,二則包子和我們一塊兒,這小丫頭雖然我們與她接觸不深,但是也知道她在茅山的輩分極高,深得茅山傳功長老的喜愛——事實上,跟她接觸不久,我都喜歡上了這個天真中又有些虎的小女孩子,感覺很好玩兒。

  包子和我們在一起,他們竟然敢開啟陣法,這到底是什么節奏?

  隨著包子的哇哇叫聲,周邊的白霧更加濃郁了,將我們的視野所阻隔,包子不再浪費氣力罵了,虎著臉,說走吧,姑奶奶我打學走路開始就是走的這一條路,還指望這兒能夠將我困死?她放開我們的手,然后走在了前面,腳步矯健,一邊走,一邊讓我們緊跟著她身后,不要走丟。

  走了幾分鐘,周邊影影綽綽,似乎有什么鬼怪在旁邊游動,來到了一處竹林中,我踩到了一塊浮土,暗自感覺不對勁,頭往下一低,便感覺有一陣風聲呼地吹起,從我的耳邊刮過,余光處,便發現有一根削尖了的毛竹插入了我身后半米處。

  這勁道十分大,末端還在地上顫動,嗡嗡作響,瞧這番模樣,是要我小命的節奏啊!

  想到這里我便有些來氣了,我可不是那號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良善老實人,當下與雜毛小道都將身后背負的劍給拔了下來,陸續又來了好幾根削尖的毛竹,精準地朝著我們身上射來。這東西是殺人的利器,插入人體,鮮血迸射,死狀凄慘,不過瞧見這個,包子似乎比我們更加來氣,一邊在前面領路,一邊大聲喊道:“是誰,是誰,要是讓我抓住了你,將你扒光喂螞蟻,喂三天!”

  我們在竹林中奔行了一段路程,突然從后方涌出一條黑色游龍,張嘴朝著雜毛小道咬來。

  這游龍并非真龍,而是靈氣所化,不過猙獰兇悍之處,卻更有過之,雜毛小道雷罰在手,并不怕什么,不過他自己也是在茅山長大,知道這游龍珍稀,斬殺一條頗為可惜,便有些遲疑,結果被那龍頭一拱,人翻到在地,而那個子小小的包子卻騰空而起,騎在了這游龍身上,舉拳便錘:“你也變壞了,你也變壞了……”

  那游龍似乎也知曉包子,不敢反抗,像個做錯事的小孩子,垂頭不反抗,雜毛小道滾落在地,身上盡是草末,不由得有些氣憤,單手朝天指起,高聲喊道:“你們這些小家伙,當真以為我離開茅山十年,就破不得這九霄慈航陣了?”

  他這邊準備蓄力,而空中突然傳來一聲溫婉的清喝聲:“好了,都住手吧——藏在林子的老鼠,回去吧,我可以當做不知道……”

  這話剛一說完,立刻有一股清風吹來,有些疾,不過卻將前面的白霧吹散,露出了一條筆直的小徑來,包子身下的那條游龍消失了,而她則喜笑顏開,張開雙手朝著前方撲去:“姑姑,我帶他們過來了!”

4條評論 to“第三十一卷 第五章 九霄慈航陣”

  1. 回復 2015/01/15

    雪妖瑞朵

    不是護法長老嗎,怎么又變成傳功長老了?

    • 回復 2018/02/27

      匿名

      你說鄧震東?人家自然是繼李道子后的這一任傳功長老了

  2. 回復 2015/01/15

    雪妖瑞朵

    嬰兒肥,跟朵朵一樣可愛的小人兒,真心想擁有!嘻嘻,小佛可賞賜予俺否?

  3. 回復 2015/01/15

    雪妖瑞朵

    瀆職,嚴重的瀆職,這簡直就是叔叔可以忍,嬸嬸也不能忍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