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卷 第十三章 我沒罪

  在一個垂髫道童的引領下,我跟隨著大師兄和雜毛小道從偏廳順著走道往正殿行去,一路旗幡飄飄,黃色的長條紙符從雕欄上垂下來,隨風飛揚,路上的人都形色匆匆,往著前方小步跑去,顯然大典即將到臨。偏殿離主殿不過幾個院落,于是很快我們就來到了主殿前面的廣場上面來。

  廣場上有很多三代、四代弟子,大部分都規規矩矩地盤坐在地面的蒲團上,穿著正式道袍,口中念念有詞,似乎在念誦著《登隱真訣》的上半闕,這聲音東西相連,此起彼伏,倒也讓人肅然起敬。

  大師兄腳步不停,一直朝前而走,越過盤坐在地的眾弟子,朝著大殿之中走去。

  守在殿門的是四個身穿青衫黑邊的道人,想來應該是楊知修門下的弟子,不過我瞧得都很面生,并不是之前到震靈殿惹事的陳兆宏,或者其他的弟子。如此看來,陳兆宏在楊知修的眼里,地位并不是很高,要不然也不會讓他做那過河的卒子,專門前來試探淌水用了——倘若是出了什么岔子,想來這陳兆宏也是想棄便棄的小家伙,無用而已。

  在我們前面走著的是符鈞和他的兩名弟子,李澤豐便是其中一位,大殿之前,他們也不好向我們表達什么,只是點了點頭,然后朝著里面走去,我們走到了門口,領頭的一個青衫道人向大師兄拱手,說陳師兄里面請。

  大師兄拱手還禮,然后也不言語什么,朝著里間走去,我和雜毛小道跟在后面,也沒有人攔我們。

  進了大殿當中,發現這殿寬闊,雖然四處都有采光,但是眼中一暗,景色便也淺淡幾分。

  我抬頭看,在這大殿之上的諸神分為三層,最上面一層乃奉三清,這三清為虛無自然大羅三清三境三寶天尊之意,即太清道德天尊太上老君、玉清元始天尊、上清靈寶天尊通天教主三位祖師,神像皆高四米有余,泥鑄金身,神態安詳超凡,色彩鮮艷如初,富麗而又不失古樸;中間一層乃四御,即昊天金闕至尊玉皇大帝、勾陳上宮天皇大帝、中天紫微北極大帝和承天效法后土皇地祇,材質同上,只是皆是兩米五六。

  再之下,便是三茅真人茅盈、茅固、茅衷和茅山宗歷史上最出名的掌門陶弘景,特別是最后一位,這茅山被列為道教之“第一福地,第八洞天”,這法陣之中的洞天福地,便是他領人開創,神像自然也大,竟然只比那三清神像低幾分。

  神像前有鎏金銅鼎爐三樽,香爐造型渾厚,周身雕鑄著精美的云龍圖案,共有43條金龍,鎮壓洞天氣運,而與這香爐齊平的是一個高地兩米的臺子,上面站在九名道童,正恭恭敬敬地抱著如意、令旗、幢幡、圭簡、月斧、天篷尺、法刀、手爐、法印這九樣道家法器,朝著神像參拜,氣氛肅穆莊嚴。

  這大殿中已經按照不同的來源而站滿了諸峰弟子,我瞧見符鈞站了左起第一位。

  跟看球排中間的規則不同,這里是以左為尊,顯然在這一輩中,身為掌燈弟子的他,獨占了鰲頭。當然,作為二代弟子中的外門大師兄,黑手雙城陳志程的地位也高,被安排在了更左邊的一處平臺上,前面還掛著一個簾子,倒也有些遺世獨立的感覺。

  當我們在這平臺前的蒲團上盤坐而下,沒一會兒,便聽到一聲清脆的磬響,嗡的一聲,我見到七位身穿絳衣、腳踏三寸刺繡朝鞋、脖掛朝珠、手持笏板的老人陸續從偏門走來,魚貫而入,這七位老人五男兩女,皆神情矍鑠,目露神光,他們身上的絳衣華貴,背面和兩袖處刺有精美的三清、八卦及寶塔圖形,而在胸口位置,則分別刺著八仙、鳳凰、白鶴、麒麟、六獸、日月、星辰七樣不同的道家祥瑞。

  這七人中我看到了刑堂長老劉學道,看到了執禮長老雒洋,也看到了長老梅浪,至于其他,面都沒有照過,便不得而知了。

  茅山有十大長老,水躉長老徐修眉被千年飛尸拍死,烈陽真人茅同真在陣前守門,那么還有一個沒有出席的,是誰呢?

  我的心中疑問重重,不過這個時候的氣氛沉重,看著那七位長老登上了香爐前臺子,凝望下方,許多人大氣都不敢喘一口,我也不敢出言提問。待旁人站定,站在最中間那個胸口精繡白鶴的長老輕輕咳了咳,偌大的主殿頓時靜寂無聲,所有人都凝神朝著上面望來。

  我瞧那“白鶴”,他的年紀在七位長老里面看起來最為年輕,幾乎只有四五十歲,長相儒雅,三撇青須飄逸,清瘦而富有神采,嘴角微微含笑,有讓人如沐春風的溫暖,讓人以為是一位從大學講堂里面走出來的專家教授,學富五車,冠絕經綸——難道這人,便是人稱笑面虎的楊知修么?

  果然,那人開始講話了,說起了今日舉辦大典的緣由,既是祈禱上蒼,也是為了掌門祈福,如今大典,務必誠心,然后從懷中掏出一大張黃色符紙,上面有朱砂寫就的禱告祭天文,開始念了起來。

  都說楊知修此人文采極佳,這一篇仿古制的禱告祭天文寫得天花亂墜,文采盎然,之乎則也地念得我愣是沒聽懂,這長長一篇,洋洋灑灑幾近千言,雖然作為對手出現的我,此刻也被楊知修這清朗渾厚、新聞聯播式的“羅京腔”所折服。

  一個人能夠居于高位,必定是有所不凡,不然也不可能安居此處這么久,過分的小瞧,只會讓自己顯得愚蠢。

  “……廣運望如云兮,臨照四方光八表兮,于萬斯年——伏維、尚饗!”

  念完禱告祭天文之后,楊知修將這黃符紙放入最中間的鎏金銅鼎爐中,那符紙燃燒,散發著一股讓人神情一震的氣息,接著這股靈力直沖大殿頂上去,溝通天云。接著楊知修大聲喊道:“驅六丁六甲之陣,布天罡地煞之行,起壇,祭天喲……嗬!”

  座下眾弟子齊聲高呼道:“起壇,祭天喲……嗬!”

  而殿外的主峰弟子也跟著高呼起來,如此高呼三遍,那聲音如同海浪,不斷地拍打主殿墻體,這里間似乎有類似于回音壁的設置,使得音波反復震蕩,周圍都有一種“嗡嗡嗡”的聲音在來回傳遞著,讓人的身心在瞬間,提到了一個層次去。

  喊完話語之后,眾弟子開始異口同聲地念誦起《上清大洞真經》、《登隱真訣》的名闕,這念誦聲恢弘,但凡茅山門下皆十分熟稔,便是我身前盤坐在地的大師兄和雜毛小道,也開口跟著和念起來,嗡嗡嗡,在我的腦海中唱響,如同仙樂。

  在這些經文大典的時間里,我感覺這整個大殿似乎活過來一般,有一股氣息從幽幽之地蔓延而來,附著在上面,我分不清這股氣息的力量屬性是什么,只是當我分神去留意的時候,便感覺自己仿佛被剝光衣服一樣,無處可藏。

  終于,這股氣息在大殿之上凝結完畢,然后開始隱去,淡淡緩緩,有人用如意輕輕敲擊了一下銅磬,一股清澈洞穿的聲音傳來,那些念經的聲音開始漸漸地低沉了,一開始還如同在耳邊,而后嗡嗡嗡,仿佛在天邊響起,蚊子吱吱,再之后,除了在大殿之外有弟子還在加持供奉之外,其余人等都停了下聲音來,使得這大殿之中一片寂靜。

  接下來又進行了幾項儀式,皆與我們無關,弄得我昏昏沉沉,直欲入睡,突然聽到梅長老的聲音從大殿之上傳來:“請外門大弟子陳志程入場!”

  這話音一落,便有道童卷簾,將我們這里的平臺給展露出來,大師兄輕輕說道來了,然后微微笑著站了起來,領著我和雜毛小道走到了平臺之下的空地處,躬身向臺上諸位長老請安,楊知修代表諸人點頭,說志程你代表我茅山,行走于朝庭,功高勞苦,不必多禮,且按之前所說地辦吧。

  大師兄拱手說是,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和雜毛小道后退一步。

  楊知修和大師兄這兩人的表現十分中正平和,不喜不悲,頗有大家風范,倘若不知道內情者,還以為這兩人是一對好基友呢。那梅浪接著說道:“去年十一月,我茅山弟子黃鵬飛任職于西南局,在調查邪靈教作惡案件時被人殺害于酆都萬鬼窟中,經過宗教局西南局的調查組核實,殺害他的是來自苗疆的蠱師陸左——證據確鑿、鐵證如山。我茅山門下弟子行走江湖被屠戮,話事人震怒,派了諸位長老下山索尋而不得,現如今,這位兇手就在大殿當中,他——便是現在臺下站著的這個男人!”

  梅浪將黃鵬飛案件款款道來,在稍微一停頓之后,指著我厲聲喝問道:“陸左,你可知罪?”

  我有些詫異地回望了一眼大師兄,見他朝我點了點頭,回過頭來,鏗鏘有力地回答道:“我沒罪!”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