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卷 第十六章 九九歸元

  聽到楊知修居高臨下地說出這番話語,一雙眼睛發出了銳利如刀的神光,死死盯著雜毛小道,試圖從他的臉上找到任何神色來證實自己的判斷,我的心不由得咯噔一下響,知道該來的,終究還是來了。

  雜毛小道所會的神劍引雷術,不光對于妖魔邪物,便是對人,也是具有著極大的傷害,算得上是一件讓人恐懼的手段,當日我們在西川與滇南交界地被追殺的時候,雜毛小道便是屢次利用此術威脅追擊而來的高手,包括茅同真在內,都對這種術法畏懼之極,說是掌門之術。

  不過或許除了我之外,其他人恐怕很難想到雜毛小道之所以能夠用出這道手段來,一是因為雷罰本身有那不知道幾轉的隱約雷意在,其二則是他從以前李道子贈予他的雷符中,自行參悟出來的。

  這樣出來的“神劍引雷術”,其實并不是掌門所有的那獨門秘訣,無論從威力,還是屬性,都不能比擬的,不過也已經足夠嚇人了。這世間不乏天才,但是大家的思維都被困在了一個固定的狹小空間里,并不能夠想到雜毛小道是走了種種彎路,而獲得現在的雷罰威力,唯一能夠想到的,便是這雜毛小道是從哪里偷學到了掌門之術,是上一屆傳功長老李道子,還是這一屆的傳功長老塵清真人,又或者是那掌門陶晉鴻在很久以前,私下相授……

  這里面是有很多講究的,如果是已經作古的李道子,那么他便違反了傳功長老最根本的職責,塵清真人也是如此,但倘若是現任掌門陶晉鴻,那么便是說明,老陶很早便有意傳位于雜毛小道了。

  倘若如此,那么其他有心爭奪掌門之位的人,便只有洗洗睡的節奏了。

  面對著眾人的期盼,雜毛小道含笑,只說他這手段并不是神劍引雷術,只是被人誤解而已。這答案并不能夠得到楊知修的肯定,他疑惑地望了臺下雜毛小道一眼,然后咽了咽口水,說果真?雜毛小道說是的,你倘若不信,我要不然再給你露出一手便是。聽到了雜毛小道的話語,楊知修不置可否,而是叫來了掌燈弟子符鈞,平靜地說道:“蕭克明往日的表現,以及至今的行為,并不能夠讓他足以重入門墻,這所謂掌門之令,是由你的口中傳出的,所以便由你來說一說,掌門師兄為何會說出如此話語來。”

  聽到楊知修的指名道姓,符鈞越眾而出,朝著臺上的諸位長老拱手致意之后,然后平靜說道:“師父為何會讓蕭克明重入門墻,這一點我也不知曉,不過它便是師父最后一次傳言與我,我不能夠將其隱瞞,直說便是了——以上話語,我以我掌燈弟子的尊嚴和道心起誓,皆無謊言。”

  “最后一次傳言啊……”楊知修重述著一遍本來都已經知曉的事實,然后緩緩說道:“若真是如此,會不會是掌門師兄已經被傷痛折磨掉了意識,神情不穩,所以才會說出這么一番話來的?”

  他緩步走到臺前,望著一臉無所謂的雜毛小道說道:“以掌門師兄之明鑒,自然不會有錯,而符鈞做著掌燈弟子多年,也斷然不會有假傳旨意的道理,怕只怕這雙方溝通不暢,信息不對等,最后誤會了這話語中所能夠明白的信息——在此之前,我們長老團曾經就這一問題進行過表決,蕭克明你倘若真的有本事,能夠經受住茅山九九歸元的大三才陣進攻,那么說明你的確是有讓人期待的實力……”

  陶晉鴻沉寂無聲之后,這掌門傳令便陷入了死無對證的窘迫境地,倘若有人懷疑,若拿不出真實可信的證據來,只怕旁人都是不服的,楊知修成功地利用這一說法,使得雜毛小道不得不硬著頭皮答應這絕對稱不上合理的要求:“好,沒問題!”

  等得雜毛小道一句話,我明顯瞧見好些個人都長長呼出一口氣,然后見到楊知修將手一揚起,說請吧,便見這均勻分布在殿內的諸位二代弟子,從中間散開出一條可供一人行走的間隙來,雙手舉過頭頂,狂熱地大聲地喊叫起來:“九九歸元,九九歸元……”

  雜毛小道在這樣的歡呼聲中,大步朝著殿外廣場走去,我有些愣神,拉著大師兄的衣角詢問,說這是什么道理?大師兄的臉色算不上很好,一邊往外面緩步行走,一邊低聲與我解釋:“這是一種古老的門規,說那被逐出門墻的弟子倘若想要重歸山門,除了有長輩的提議之外,還要證明自己并非廢人,需要將這三人套三人的三才陣給闖破,方才能夠得到同門的信任——我本來以為他們會直接承認小明的地位,沒想到最終還是拉下了臉皮,將他逼進這險地。這是祖宗留下來的規矩,哪怕是師父也不能夠改變,所以接下來的事情,就要看小明自己的了,沒有人能夠幫得了他!”

  我跟著走出了清池宮主殿,有凜冽的山風從對面的朦朧霧氣中呼呼吹來,讓人的精神一稟,忍不住地神清氣爽。

  聽大師兄說得如此凝重,我便忍不住去找那所謂的九九歸元,這其實是三個三才陣所疊加而成的大三才陣,先前坐滿人的廣場此刻已經被清空,那蒲團也被搬走了,九個面容剛毅、年齡不一的道人分立不同的位置,穿那青色道袍的代表著“天”,穿那黃色道袍的代表著“地”,而穿白色道袍的則代表著“人”,從而形成了天地人三才法陣,每一個人的站位都極端標準,形成了一個又一個交疊在一起的正三角形。

  大師兄瞧清楚那大三角形最前面的那一個人,不由得驚聲嘆息道:“楊坤鵬?竟然是他?”

  楊坤鵬?一聽到這個名字,我便有一種極為熟悉的感覺,過了幾秒鐘,我反應過來了,這個中年長須道人,應該就是黃鵬飛的授業師父。我曾經聽雜毛小道說過,這楊坤鵬也是陶晉鴻的弟子,而且在這些弟子里面算得上是佼佼者,雖然比不得大師兄、符鈞,但是手里的功夫,也是讓人刮目相看的。

  要不然黃鵬飛也不會被自家舅舅安排在他的門下,學習道法。

  對雜毛小道重歸山門的修為考較,竟然讓這樣的門中高手來領銜,他還僅僅只是其中一個,其他人也并非弱者,配合著茅山秘傳的大三才陣,這樣的陣容來壓制雜毛小道,使其不能重歸山門,說實話,未免有些過分了點。

  要知道,一個人即使再厲害,也很難從一堆人的圍毆中脫穎而出的,那少林的十八銅人陣之所以名揚天下,堪稱一絕,大概齊也是因為一個人扛過十八個人圍毆的事情實在太少,這樣磨礪下山的每一個人,都是修行者里面的變態,自然能夠名動江湖了。

  看得出來,楊知修以及某一些人并不想讓雜毛小道重歸茅山宗內,為此他們甚至硬生生扛下了陶晉鴻的命令,試圖利用了祖制,使用了陽謀,也要將雜毛笑道拒之門外。

  不過雜毛小道并不懼這些虎視眈眈的同門,朝著為首的楊坤鵬一拱手,那楊坤鵬也施完禮,然后讓出了一個口子來,放雜毛小道走入陣中。就在雜毛小道緩緩走入大三才陣之時,楊知修中氣十足地大聲喊了起來:“今有茅山棄徒蕭克明,欲重歸我茅山門庭,自愿依照祖制,闖這九九歸元的法陣,蒼天在上,列祖列宗在上,此番較量,兇險莫名,請雙方簽署那生死狀約,自此生死勿論,我命由我不由天咯哦……”

  有人將契約在這十人中來回傳遞,參與者將手中的筆在生死狀上面飛速簽完名,然后抬起頭,直視對方。

  生死契約簽署完畢,九把劍迎著灼灼升起的太陽,散發出了凜冽而熱烈的氣息來。

  這些人能夠入選九九歸元大三才陣的劍手,都是經過那精挑細選的角色,別的也不提,單說那揚劍的角度和方位,幾乎都是呈現出詭異而完美的統一,這九人圍著中間抱劍而立的雜毛小道,氣勢不斷攀升,這是一場意志與意志的交鋒,所有人都摒住了氣息,在到達了某一臨界值的時候,突然聽到那楊坤鵬口中舌綻春雷一般地大聲吼道:“九九歸元,破而后立,無極無苦,殺!”

  這一聲響,本來中正平和的九人立刻如同那魔神附體,變得殺氣騰騰,每個人的眼睛都仿佛變直了,手中的長劍上下飛揚,朝著站在中間的雜毛小道輪番刺去。

  九個修為不錯、配合嫻熟的修行者齊番圍攻,這種壓力有著讓人喘不過氣來的沉重,而雜毛小道在沉靜了好一會兒,像一根木頭之后,敵動他也動,化作了一團旋轉的風,在劍叢之中,輕巧地跳起了力量與速度的美妙舞蹈起來——鐺鐺鐺、叮叮叮,讓所有人都應接不暇的戰斗場景出現了,而這兵器碰撞的聲音,也急速爆響開來,暴風驟雨一般。

  在旁邊圍觀的人們看到雜毛小道腰身一扭,化作了旋風,不由得一齊響起了抽冷氣的聲音來。

  天,這個人,竟然會如此厲害?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