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卷 第十七章 天啊,飛劍

  當劍光舞動廣場,九人依次齊出的時候,一直抱劍而立的雜毛小道動了,他一動則技驚四座,身子旋轉,化作了一團旋風,手中的那把鍍過精金的雷擊桃木劍斬落出了風聲,虛晃幾招之后,與最先突前攻擊的楊坤鵬撞在了一起。

  楊坤鵬在眾掌門弟子之中,也算是翹楚之輩,要不然也做不得黃鵬飛的師父,手中的木劍乃鐵樺木所制。這種木頭材質極為細密,比橡樹硬三倍,比普通的鋼硬一倍,是世界上最硬的木材,蘇聯曾經用鐵樺樹來制造滾球、軸承,用在快艇上,而此刻卻被楊坤鵬弄來做了木劍,與雜毛小道交擊在一起。

  這兩人對自己手中的劍都極為得意,滿滿的信心,結果這劍尖與劍刃交擊在一塊兒,發出了清脆的錚然之響,龍吟之聲直入云霄,旁邊圍觀的眾位茅山弟子和長老不由得將眼睛爭得大大,有一部分人先是齊聲歡呼“好身手”,而后更是詫異地大叫道:“好劍!”

  這劍是好劍,而人也是頂端厲害的人,玩劍的歲月都有了許多個年頭,雖然是同門師承,然而對這手中之劍的領悟卻各有不同,所以拼斗起來是相當的精彩,這種精彩不同于電視表演的那種眼花繚亂,而具有那力學與美學深度結合的美感,劍光與衣袂飄揚間,讓人胸中屏息,喘不過氣來的激動。

  這鐵樺劍與雷罰相較,雖然前者材質特殊,卻并不能夠與那罕見稀有的精金所能夠媲美,所以似乎后者更勝一籌,然而這刀兵較量,并不想游戲卡牌一樣,比的單純只是武器,而是在于掌握這刀兵的手,雜毛小道在與楊坤鵬的幾下交鋒中,銳意進發,將其逼退兩步,然而旁邊的那些陣中劍手便將手中的劍給遞上了來,有的劃脖子,有的割腳筋,有的挑面門,有的戳菊花,各種招式,極盡兇殘之能事,哪里有那修道者的半點兒風度。

  被這般長劍所威脅,雜毛小道既然已經簽署了生死勿論的賣身協議,便也不敢過度寄托于對手的仁慈,于是抽身回返,一個大圓弧的晃蕩,劍鋒指引下,與這交疊而來的各類長劍交鋒碰撞,發出了“叮叮叮”如那碎玉一般的響聲,頗為清亮。

  這開場的交鋒一過手,包括我在內的部分人都能夠瞧得出來了,雜毛小道的這劍技和修為,普遍要比九九歸元儀式中的劍手高上一個或者幾個檔次,若將這些人挑出來,單對單的決斗,只怕沒有幾個是雜毛小道的對手,有的甚至連三兩分鐘都堅持不住。

  然而讓人郁悶的一點就在于,這些人平日里天天閑著沒事,便練這小三才陣、大三才陣,這些陣法經過幾百近千年來的磨礪和演變,早就已經圓滿成熟了,幾乎沒有過分的短板和弱點,而如此的變化和劍勢,這些家伙閉著眼睛都能夠知道如何應對,如何配合,他們的默契程度,并不比我和雜毛小道差上一分,一邊是單個兒突出的雜毛小道,一邊是實力均衡的九人陣法,傻瓜都能夠想得到,在經過一段時間的磨合,當這大陣逐漸發揮出了威力之后,受傷落敗的,只怕是這個闖陣之人。

  而倘若這里面的家伙有哪個受了些暗地的指示,下點重手、黑手,只怕雜毛小道連活著出陣的命,都沒有。

  所以在一出來、看到這組成大三才陣的九個人時,大師兄的臉便一直黑著的,根本就有好看過。

  其實無論做什么,大家彼此的面子上都需要過得去,凡事都有一個度,所以按慣例,這樣的九九歸元,讓比雜毛小道低一個輩分的三代弟子過來組成大三才陣,要合適一些,而當楊知修派出了以楊坤鵬為首的二代弟子,無論是于情還是于禮,都實在是太欺負人了。

  要知道,這樣級別的大三才陣,恐怕是讓一個長老來破陣,也未必能夠全身而出。

  大師兄見到雜毛小道在陣中苦戰,幾秒鐘之后,他終于覺得不能夠再沉默下去了,于是長身而出,朝著一起走到觀禮臺前的諸位長老,特別是位于中間的楊知修拱手說道:“話事人,蕭克明乃二代弟子,而楊坤鵬、胡銘釗、公政、徐亦等人也皆為二代弟子,而且還是個中翹楚,如此九九歸元,似乎有些太過于難為人了,志程懇求話事人,以及諸位長老能夠替換這大三才陣的人選,重新選擇!”

  聽到大師兄這番言辭懇切的請求,上面的七位長老皆露出了不同的神色,有的暗自點了點頭,有的卻露出了嘲諷之色,梅浪摸著自己雪白的胡須,笑吟吟地對為雜毛小道打抱不平的大師兄說道:“志程啊,你這倒是皇帝不急太監急了,那蕭克明乃掌門所看好的人,指定重回山門,必是身具非凡本領,于林中秀立挺拔,而你看他,虎虎生威,奮不顧身,對著坤鵬這些師兄弟,面不改色,應該是有十足把握才是,你莫急,再看看呢……”

  看到雜毛小道被九個與他同輩的師兄弟圍攻,雒洋長老臉上也露出了不忍之色,朝著楊知修說道:“師弟,此時的安排貌似有些嚴苛,并不能夠發揚我茅山宗‘固本培義’的宗旨,志程所說的并不是沒有道理,大家都是同門,何必如那邪魔外道一般,非要分個你死我活呢?”

  旁邊那個塌鼻梁的老婆子也隨聲附和,幫著說了一些好話兒。

  聽到旁邊的幾人都露出了不忍之色,楊知修權衡了一番,嘆息了一下,點點頭,說大家倘若對這安排有異議,本可以在簽署生死狀前提出來的,那時一切都好說,而現在考驗都已經在進行了,似乎有些不妥。大家的意見需要尊重,不過當事人是怎么想的,我們也需要知道一下。這樣吧,梅師兄,煩請你問一下蕭克明的意見,問他可想先結束這次考驗,我們商量之后,再做安排?

  聽到楊知修的話語,梅浪眼睛一轉,會了意思,當下揚聲提氣,朝著場中拼斗的諸人大聲喝問道:“蕭克明,你是不是害怕了?若是,我們給你安排弱一點兒的對手,這場中的三代弟子、四代弟子甚至那牙牙學語的孩童,你都可以隨意挑選嘛,不要跟我們客氣,啊、哈哈哈……”

  梅浪在江湖中趟了許久,那三教九流的門道也精通許多,這話兒的表面似乎在關心,淳淳教誨,然而語底里的表達,卻極盡鄙視之能事,正在面臨三個黃衣道人圍攻的雜毛小道一劍挑飛了身前一位絡腮胡的攻擊,臉色幾變,似乎被惹怒了,又似乎在認真考慮梅浪的提議。

  說實話,倘若是我,在這生死相關的時刻,也顧不得這面子的問題,厚著臉皮就答應了,好漢不吃眼前虧嘛,至于以后的事情,咱們慢慢玩就是,沒必要學那二愣子的作為;而雜毛小道的臉皮,至少比我厚上一兩倍,所以我在那一瞬間,幾乎以為他就要答應了。

  然而這個家伙卻沒有,他將手中的雷罰舞動得幾乎都要飛了起來,形成了一個水潑不入的大旋風,從這劍影的中心處傳來了一聲孤傲而不屈的鏗鏘之聲:“放你的狗屁,老子什么時候怕過?來來來,梅長老你倘若是覺得挑選的劍手不力,親自下場來比就是,我也是沒有意見的——殺!”

  雜毛小道一句話喊出,那舌綻春雷,雷罰的速度陡然間竟然快了一倍,朝著與他錯身而過的那個黃色道人刺去。

  那個道人之前與他交過幾個回合的手,并不提防,將木劍豎起,擋住這一刺。

  然而他萬萬沒有想到,那劍身之上竟然傳來了巨大的力量,仿佛有子彈擊來一般,將他給一劍刺飛,身子朝著七八米遠的地方跌落而去。這“地”字位的劍手被破開,自有人上前抵上,不過一時之間,卻也略有慌亂,陣型不穩。

  被雜毛小道狂傲的話語刺到,梅浪被氣得跳起了腳來,吹胡子瞪眼地罵道:“好一個狂妄的小子,自以為有些本事,就真的是不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了,這樣的人,倘若回歸山門,拿來何用?”

  他這般叨叨說著,有人認同,然而卻也有人向場中的雜毛小道投射出贊賞的眼神,我看到大師兄將拳頭捏得緊緊,既激動自豪,又心中忐忑,心情復雜極了,而我則更多的是擔憂。此刻的我已經知道,這缺席的長老是那身體抱恙的傳功長老,塵清真人鄧震東,心中有些失落,倘若他在的話,以小姑與他的關系,說不定還能夠站出來,說幾句安定場面、對雜毛小道有利的話語呢。

  戰斗依舊還在持續,雜毛小道雖然這陡然的爆發,氣勢驚人,但是那陣法嚴密,優勢被磨滅掉,楊坤鵬突然發力,趁著雜毛小道躲避不及之下,將他手中的劍給挑飛了。

  望著跌落空中的雷罰,楊知修的嘴角浮現了一絲冷笑。

  終于要……投降了么?可惜不會讓你活下來啊。

  而就在這個時候,人群一陣騷動,符鈞身邊的那個弟子李澤豐率先高聲喊了起來:“天啊,飛劍!”

2條評論 to“第三十一卷 第十七章 天啊,飛劍”

  1. 回復 2014/11/26

    m

    媽的,看了那么多章,總算看的到揚眉吐氣的一張咯!之前全部被壓著打,唉…

  2. 回復 2015/02/25

    陸左

    力挺雜毛兄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