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卷 第十八章 技術型人才

  瞧見雜毛小道跌落于空中的那把雷罰在雜毛小道揮出了劍指之后,停下了跌落的勢頭,搖搖晃晃地在空中停頓起來,包括李澤豐在內的許多茅山弟子都不由得齊聲高呼起來:“天啊,這真的是飛劍啊……”

  每一個能夠身入此門的修行者,都有一個飛劍的夢想,這個夢想便如同還珠樓主在自己的文學世界中描繪的一樣。然而所謂飛劍,早就在南宋末年,便已經沒落了,江湖上但凡出現一把飛劍,都是能夠用十只手數出來的,而且都是古老門派世代流傳下來的古物,有名有姓,是讓人所敬仰的存在——這并不是說飛劍有多么厲害,而是它已經代表著一種幾乎絕跡的東西,就跟那大熊貓是一個道理。

  每一把飛劍,都代表著一段塵封已久的傳說。

  這些都是傳奇之物,別說是飛劍,便是那能夠附著意識而飛動的飛針,也值得像周林這樣的野心家,欺師滅祖,冒著巨大的危險和道德負擔,來行那骯臟之事。

  茅山在道門中屬于符箓派,善用的是繪符描文,對于這飛劍一技,并沒有祖傳的淵源,所以這茅山之上,十大長老,乃至掌門陶晉鴻,都沒有這罕見的飛劍法器。也正因為是如此,那些茅山子弟個個都如同最初見到李騰飛除魔飛劍的我一般,對著東西充滿了驚奇和詫異,便是那站在臺上的長老,也都不由得喘起了粗氣,瞇著的眼睛也都瞪得滾圓起來,而那楊知修本來抿著的嘴唇,也不由得微微張開起來。

  在他們自己收集的資料里面,并沒有雜毛小道擁有飛劍的信息,怎么沒隔多久,這小子就能夠僅僅憑著劍指,就將飛劍給舞動起來了?

  這個家伙,到底隱藏了多少東西,到底還有多少底牌呢?

  在所有人的莫名驚詫之中,那雷罰在空中稍微一頓住,便朝著一個身穿白衣的道人后心,電射而去。

  雖然雷罰是新成之物,并不具備老牌飛劍自身所蘊積的力量,然而里面的劍靈卻也是雄渾有力,一旦激發開來,立刻便有著讓人難以捕捉的速度,快如閃電,發出了“刷”的一聲爆響之后,便出現在了白衣道人的后心處。

  楊知修想讓他與施展九九歸元儀式的大三才陣劍手生死相搏,然而雜毛小道卻深諳做人留一線的道理,他與這些人并無太多的仇恨,貿然手黑也實在是太不成熟,所以并沒有下死手,在飛劍抵沖下來的時候,多少還是少了一分必殺的氣勢。而就是這么一猶豫,那個小三才陣中身穿青色道袍的“天”,與身穿黃色道袍的“地”立刻過來救場,兩把劍一齊遞出,硬生生地攔住了雷罰飛回的去勢。

  鐺——

  一聲巨大的響聲出現,即便是有人阻擋,那個白衣道人也抵擋不住這雷罰之威,整個人如之前那一個一般騰空而起,揮揚的身子甚至遮住了冉冉升于當空的烈日。

  然而那九九歸元之儀式之所以被讓人視為最嚴重的考驗,大三才陣法的威力之所以讓大師兄心生擔憂,并不是沒有什么道理,雜毛小道這邊飛劍一發威,小三才陣中的其中一組便齊力救治被集中力量攻破的“人”字真言,另一組接替,與那飛劍警戒,而最后一組,則奮力朝著手無寸鐵的雜毛小道撲去,那氣勢,幾乎就是爹死娘嫁人的悲壯,一直盯著雜毛小道的楊坤鵬,更是口中大吼一聲:“變陣,碾壓!”

  他的話音剛落,便將手中的鐵樺劍舞出了亂影,黑色的力道將雜毛小道整個人都給罩住。

  看到楊坤鵬那最精銳高手組成的三才陣,向雜毛小道發動了最激烈的進攻,我的心升到了嗓子眼兒,幾乎都要跳了出來——尼瑪,這三個人單個掄出來,倘若不論雷罰,都能夠跟雜毛小道大戰幾十個回合,現在這一效了死力,他的境況,只怕是危險之極了啊!

  見到這激烈的攻擊,雜毛小道沒有辦法,只有將手一招,那空中的雷罰立刻飛回,朝著楊坤鵬射來,行那圍魏救趙之事。

  楊坤鵬根本沒有回頭,在雜毛小道狼狽地閃開了幾劍之后,感受到身后有劍風響起,回手就是一劍,想要挑開電射而來的雷罰。然而那雷罰之上,有劍靈附體,力量讓人震撼,這一劍挑去,雖然勉強將其撥開,但楊坤鵬執劍的右手卻是虎口一顫,裂開了口中,鮮血橫流起來。

  而趁著楊坤鵬受傷所露出來的空隙,那雷罰再次回返到了雜毛小道的手中,揚起手中之劍,將旁邊兩把貼身襲來的長劍給果斷挑開去。

  就在這片刻功夫里,另外兩組的小三才陣成員重新再次圍了上來,腳踏罡步,踩中了陣點。

  瞧見了雜毛小道這令人稱奇的手頭功夫,和讓人眼前一亮的雷罰,梅浪也顧不得長老的威嚴和雜毛小道之前對他的挑釁,捋了捋頷下胡須,朝著大師兄發問道:“志程,你看看,這個小子果然是有一手,有遠遠高出旁人的手段啊;劍技咱們不談,都是極為相熟的路子,大道至簡的手法,只是他手中的那把劍,看著年歲頗輕,似乎并不是什么遠古傳承之物啊?”

  聽到梅長老的問話,一直處于高度緊張狀態的大師兄微微一笑,將臉上的表情放輕松了些,裝作不在意地回答說:“哎,這個小子,永遠都是深不可測,他那把劍我也曾經拿來玩過,似乎是在神農架南麓那邊找到的一根雷擊桃木制成,上面的符箓也都是由他篆刻,不假他人之手,應該是一把全新的木劍……”

  聽到這話語,雒洋長老和那個塌鼻梁老婆子都不由得驚異地張開了口,詫異說道:“難道這飛劍,竟然是他自己弄出來的?”

  大師兄含笑點頭,說是吧,反正我知道的,便是剛才所講的,至于發生了什么事情,還是由他來給大家解釋才好。聽到了這幾人的對話,臉色一直平淡的楊知修也終于動容了,瞇著眼睛沉吟道:“如此說來,難道他已經掌握了制作飛劍的技術了么?”

  大師兄不置可否,說我真不知道,倘若如是,我還想把他抓起來,給我也弄一把來玩玩呢。

  我跟在大師兄的身后默然不語,瞧見眾人大為意動地紛紛點頭,不由得暗自偷笑。這些人也是修行界的老前輩了,然而對于飛劍一事,畢竟不如青城那種世代皆出“劍仙”的宗門了解,所以根本不知道雜毛小道的這把雷罰之所以能夠孕育劍靈,成就飛劍之屬,發生了多少奇遇,費盡了多少心思,倘若是在上面覆完符文便能夠飛翔,我早就抓著這個家伙,給我的鬼劍也弄一份了。

  雷罰之所以成為現在的雷罰,有著常人所不能夠知曉的艱辛。

  然而他們都不知道,我看到楊知修的臉上,露出了糾結的表情,他或許對雜毛小道有著固執的恨意,可是當這個家伙成為這個世界上唯一有可能造就飛劍的技術型人才之后,便是老謀深算如楊知修,也忍不住地起了愛才之心。唯獨梅浪有些憤憤不平,暗聲嘀咕道:“李師叔可真的讓人郁悶,太偏心了,教這小子這種手段,卻對我們藏東藏西,遮遮掩掩,實在是太不夠意思了……”

  呵,敢情這老小子也如同神劍引雷術一樣,把這門技藝當成是了李道子藏私偷傳的結果了。

  我們這邊勾心斗角,然而雜毛小道那邊卻戰得熱烈,雷罰一展現出了飛劍的威力,那些陣中的劍手便有些吃力了,對于這種來無影去無蹤的兵器下意識地感到害怕,配合也多少出了一些紕漏。然而到底都是些二代弟子中的佼佼者,在被傷及了幾人、度過了最開始的適應期之后,身為陣頭的楊坤鵬大聲嘶喊開來:“絕命三才,氣引相封,三丁開甲,五符臨門咯……”

  我一開始還以為他在說些什么俏皮話兒,卻見那九個道人從身上各掏出一張繪滿符文的黃符紙,扔在空中,然后用與同伴摩擦得發燙的劍尖去刺,陡然間,那些黃色符箓立刻爆出巨大的光亮,炁場散亂,雜毛小道一聲慘叫,那正朝著旁邊的白衣道人刺去的雷罰悲鳴一聲,竟然掉落了下來。

  茅山宗,符箓派,這些家伙終于開始運用起了道法來。

  九個人按著北斗罡步小心踩踏著,隨著他們的身影轉換,一個一個頭扎黃色頭巾的古代力士從虛無中浮現出來,這些家伙都是身體發達的肌肉棒子,便是那飾演終結者的施瓦辛格,見到這些哥們也得心生慚愧之意,自慚形穢。

  九個身穿三色道袍的道士,二十來個兩米多高的黃巾力士,在變陣的那一瞬間,便將偌大的廣場給遮得滿滿,而在這三十來人的圍擋下,我們這些站在外圍的人,根本就看不到雜毛小道的身影。

  楊知修的臉上又露出了笑容,他朗聲朝陣中喊道:“分出勝負就好,切勿傷了人命……”

  然而他的話音還沒有落,臉上的笑容便凝固了,因為在廣場之中,傳來了一個人拼盡全力的吼聲:“三清祖師在上,三茅師祖返世,神符命汝,常川聽從。敢有違者,雷斧不容。急急如律令,赦!”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