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卷 第二十章 祈福法會

  落雷之后,廣場的地上一片狼藉之色,有清池宮中的弟子上前來收拾殘局,也有頭戴白色頭巾的道人走上前來,給那些被雷電劈暈的陣中劍手把脈,所幸經過了楊知修的防護,這些人都只是表面漆黑,身體發麻而動彈不得,并不是什么要緊的傷勢,休養幾天便好了。

  瞧見這些劍手在清池宮弟子的引領下,朝著側殿頹然離開,梅浪緩步踱到了雜毛小道旁邊,輕聲問道:“蕭克明,倘若不是話事人引發神力防備,你是不是就真的將這落雷,擊在了自己的同門身上?”

  這問題有些誅心,大師兄眉頭一皺,剛要發言,雜毛小道哈哈一笑,說怎么可能?我雖然離開茅山十年久矣,但并不是不知道三茅峰上,清池宮中,有著防止強力攻擊的手段,我這小小的一個引雷術便能夠在這大殿之前的廣場之上,隨意殺人,那么我茅山的底蘊,是不是也實在太過于淺薄了?

  聽到雜毛小道這機智無比的回答,梅長老也笑了,他伸出手,拍了拍雜毛小道的肩膀,說不錯,小伙子,出去十余年,你終于有了些長進,至少不會像以前一般莽撞了,可喜、可賀。

  說完這些話,梅長老離開,而此時已是日頭正高,大典也暫時告一段落,長老們自然都前往后院去商量要事,并且吃些齋飯,解決中午的五臟廟問題,大師兄被一個道童叫走了,而符鈞也在與我們點頭招呼之后,隨著一個道童朝著后殿行去。一同離開的除了諸位長老之外,還有一些和他們兩人一般比較有地位的門中弟子,在主事人紛紛離開之后,大殿之前便跟我們以前讀書時早操散場時一樣,大家三三兩兩地圍作一團,氣氛一下子就顯得熱鬧起來。

  我和雜毛小道沒有資格入那后殿,便在廣場東側一處懸空木臺上的石桌前落座,屁股剛剛挨著石凳,之前我們在登山石道的路上碰到的絡腮胡子龐華森,英俊小生李云起、黃臉漢子朱睿和美女道姑程莉,以及一些相熟的同門便紛紛上前來祝賀,好是一番熱鬧。

  這個世界從來都是很現實的,此前雖然雜毛小道因為跟著大師兄而得到大家的寒暄問候,但是并不代表他們在心中,真正地認同這個當年功力盡廢之后被逐出茅山的曾經同門。修為分兩種,一種是境界,一種是實力,這境界之分,實在很難看出,不知道是裝波伊還是真高人,不過實力,卻可以實打實地瞧得出來,雜毛小道剛才露出來的那兩手,一項飛劍,一項引雷,都是頂端的道法,讓人仰望的手段,而他以一人之力,硬生生破了以楊坤鵬這些二代弟子組成的大三才陣,更是讓人震驚。

  雜毛小道剛才或許被楊知修逼到了絕路,幾乎身死,然而富貴險中求,他也不是沒有得到好處,那就是一戰成名,他以一種極為強勢的態度,重歸茅山,這樣的勢頭讓他實實在在地證明了自己,所有可能會有疑問的茅山弟子,都會選擇乖乖地閉上自己的嘴巴。

  衣錦還鄉,不外如此。

  圍著雜毛小道的這些人,大部分人都對他在剛才九九歸元中所使出來的手段趨之若鶩,問這些都是怎么得來的?雜毛小道與這些人其實都是從小熟絡的好友,也并不隱瞞,只說飛劍乃觀摩仿制那青城山老君觀李騰飛的除魔而篆刻,后來又偶得劍靈灌注,實屬幸運,至于那引雷之術,也是因為這雷擊桃木劍本身的屬性,而他也是揣摩著本門傳言已久的神劍引雷術許久,弄出來的山寨版而已。

  他的這說法半真半假,不過也端的是幸運之極,讓人心生羨慕,李云起忍不住心中好奇,說能不能摸一下這把神奇的劍——他這輩子,都沒有見過真正的飛劍呢?

  對于一些偏執的劍客,他那手中的劍,是他最珍愛的小伙伴,整日以身養劍,旁人是碰不得的,不過雜毛小道并不是那種把劍當做是老婆的人,只是發出了奇怪的笑聲,說好,你若想,給你便是。

  雜毛小道將雷罰從身后取出來,轉過劍尖,將劍柄遞給李云起。

  在眾人的羨慕眼光中,李云起抿了抿嘴唇,略微激動地伸手去拿那泛著暗金色光芒的雷罰,然而他的手剛剛一摸到那紅線纏繞的劍柄,便“啊”的一聲大叫,飛快地收回手來,瞧著上面一陣焦黃,十分郁悶,問這是咋回事啊?旁人瞧見,哈哈大笑,那個美女道姑程莉說云起,你傻啊,但凡飛劍,上面必有劍靈在身,倘若是旁人摸了,又不熟悉,自然以為是敵人,不刺你刺誰呢?

  雖然被眾人嘲笑,但是李云起倒也是個好脾氣,搓了搓手,說不錯,疼雖疼,但是咱也算是摸過飛劍的人了,以后給自家徒弟侃大山的時候,你們可都要給我作證啊?

  聽到李云起這般一說,那些還在嘲笑他的人也都露出了意動的神色。是啊,飛劍啊,這東西,都只是在傳說中聽到過,現實中能夠摸一下的,確實也是有值得炫耀的資格了。想到這里,程莉拍了拍雜毛小道的肩膀,說小明,你安撫一下劍靈,讓師姐我也摸一摸。

  聽到還有這辦法,旁人也紛紛出言,仿佛這賣相不錯的雷罰,是那來中國撈金的蒼老師一樣,都想摸上一摸,看看是不是跟傳說中的一模一樣。

  瞧著這一伙傳說中的茅山高人跟參觀動物園的游客一般,幾乎都沒有什么差別,在旁邊的我不由得笑了,其實人性是想通的,因為不了解,所以會顯得神秘。當然,作為修行者,自然要比普通人在心性上面更加能夠收斂,也知道控制自己的情緒。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退出了人群中,憑欄四望,感覺這三茅峰上,雷劈過后,空氣果真很好,那游離的陽離子讓人心曠神怡。

  太陽升到了頭頂,藍藍的天空萬里無云,如同一塊鏡子,純凈得讓人想要沉溺進去。

  廣場上的諸峰弟子都漸漸散去了,我的心情好得很,感覺這天下之大,終于是想去便去了。不過瞧到圍著雜毛小道的一干人等,我的心里面又有些迷茫。

  我身上的冤屈得雪,而雜毛小道也能夠重歸山門了,那么接下來,我們是不是就要分離了?

  一想到這個可能,我的心中不由得就空落落的,這三年多來,我已經習慣了這個時而疲怠、時而給力的好兄弟一直陪在我的身邊,在無數次生死歷險中,我們已經締結了最深厚的友情,他就仿佛我的家人一般,不離不棄——可是現在,他重歸了自己來的地方,我們就要奮力了……

  瞧著面前一番熱鬧的場景,我感覺自己突然有些孤立,這些茅山弟子會認同自己曾經的同門,但是卻并不會認同一個來自苗疆這種蠻夷之地的家伙,而且這個家伙還是聳人聽聞的養蠱人,所以除了少數知情人之外,其余的茅山弟子對我也僅僅只是禮貌性的客氣而已,并沒有太多的親熱之意。

  很多人甚至覺得我出現在這道場中,簡直就是一個多余的存在。

  當然,在外面闖蕩多年的我并不會如同憂郁少年一般郁郁寡歡,這心思也僅僅只是一閃而過,并不多想,在一番喧鬧之后,有清池宮的弟子過來招呼我們,前往飯舍用餐。

  這階層分級哪兒都有,在這茅山也不例外,前往清池宮的飯舍途中有一個廣場,我看到上面支楞起了四口大鍋,里面不知道熬煮著什么,反正熱氣騰騰,傳來了讓人食指大動的香味,有紅薯、有菌類,還有米飯之類的——茅山弟子雖然可以吃肉食,但是今天是祭天的日子,還是需要戒葷的。廣場周圍,靠墻蹲著一排三代、四代弟子,捧著大碗和筷子在大快朵頤,至于我們,則自有人領著我們來到飯舍里面,四方桌、長條凳、小蝶的咸菜一應具有,服務倒也還貼切。

  伙食跟外面的一樣,不過是小灶,似乎要精美一些,道士們大多奉行食不語的原則,所以吃得倒挺快,完了之后,有人到風景好的樹影下打坐休息,有的則找一僻靜角落,三三兩兩聊著話語,大師兄一直沒有出現,我便跟著雜毛小道走,時間等到了中午午時末,所有人養精蓄銳完畢之后,大典最后的儀式,為掌門人陶晉鴻祈福出關的法會便開始了。

  道場的法會,自然是各色道家法器一應俱全,而諸般儀式過場都一一登場,這些說起來比較繁冗沉悶,便不贅敘,不過幾百人一同念誦經文祈福的場面倒是蔚為壯觀,那經文聲從山巔升起,在群山中回蕩,氣勢驚人。

  雜毛小道重歸了山門,也有義務念誦,而我在此便是一個無用之人,便坐在他的旁邊不遠處,不多言,閉目感受這種宏大的場面,體會道家天地之中的那種感動。

  場中的每一個人心中,都有一個疑問。

  今日,陶晉鴻究竟能夠出關么?

3條評論 to“第三十一卷 第二十章 祈福法會”

  1. 回復 2015/01/16

    雪妖瑞朵

    藍藍的天空萬里無云,如同一塊鏡子,純凈得讓人想要沉溺進去

  2. 回復 2015/01/16

    雪妖瑞朵

    道家的經文應該是那道德經吧?!我很是好奇喔,佛家有佛經,基督有圣經,伊斯蘭教有古蘭經,想想這些經文有著那么奇妙的奧義,不由心向往之!

    • 回復 2018/02/27

      匿名

      讀一讀也是好事,但我個人覺得,正如作者本篇說的“因為不了解,所以會顯得神秘”,真正看圣經,道德經,各種佛家經文,卻也沒有覺得太怎么怎么著,但經文作者的智慧和境界真是令人佩服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