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卷 第二十二章 疑犯追蹤

  烈火真人?聽到這個名字我懵了一下,不過很快就想起來了,這尼瑪不就是茅同真么?

  聽到這個消息的我,腦子里瞬間想起了那個頭發斑白、右臉頰處有一顆肉痣的矍鑠老道士來。初見茅同真的時候,正好是我雙腿復蘇,剛剛恢復健康之時,當時我被誣陷入獄,他是被楊知修派過來鎮場的,而后對我一路追殺,我曾經被他的烈陽焚身掌擊中,差一點就死去;身為茅山長老,他是一個極厲害的高手,五雷明證錄、紙鬼引燈術、四象封魔陣、請乩童降身以及那烈陽焚身掌,等等手段都是讓人不敢小覷的,雖然后來縷縷受挫,敗于我手,但也不是常人所能夠企及的高度。

  在天湖邊我擊敗了茅同真,而且并沒有一直咄咄逼人的他給殺了,反而是選擇了寬容,他嘴上雖然不說,但是當時也是放棄了與我們為敵的態度;后來我們也只是在前幾天進入茅山山門的時候見過一面,當時的他反應冷淡,不知道是不方便說話,還是因為回到山中被人嘲笑,于是將這惱恨牽怒于我,才會如此。

  當日在那天湖邊處戰那茅同真,我也幾乎是搏命而為,再加上人品爆發而已,只怕現在對上茅同真,我也不能夠肯定地說還能夠擊敗于他。

  茅山長老便是茅山長老,即使不能名列前茅,但是含金量也絕對是十足的。

  戰斗便是這樣,除了實力外,還與心理、狀態、天時地利等等有關,甚至運氣也占了很大的一部分。

  然而此刻聽到了他的死訊,我的心中五味雜陳,一時之間,不知道說什么才好。一直在呼呼大睡的雜毛小道也被談話吵醒了,聽到這個消息,他想得倒比我全面,隔著窗子抓住了李澤豐的衣襟,嚴肅地說道:“茅長老死了,怎么可能?那么有沒有發現兇手是誰?是不是我茅山被人入侵了么?”

  聽到雜毛小道一連串的問話,李澤豐很無奈,說他也是剛剛得到的消息,他師父已經下山,朝著山門處趕過去了,至于其他的疑問,估計要他回來才能知道。

  說完這些,李澤豐似乎還有許多事情要做,與他師叔雜毛小道見過禮之后,匆匆離開。

  雜毛小道眉頭一皺,將掛在墻上的道袍取下來,草草穿上,然后跟我商量道:“不行,小毒物,我們要去看一下,我昨天晚上就感覺右眼皮一直在跳,肯定是會要出事的!”我說好,去瞧一瞧吧。

  說話間我們兩人都起了床,然后帶著隨身之物,沖出了住處,然后一路穿行,走出了震靈殿,快要走到殿前牌坊處時,兩個青衫黑邊的道人攔住了我們,為首的那個道人倒也極為禮貌,說蕭師兄,宗門內戒嚴了,若是出行的話,還請改日。

  昨天雜毛小道大放光彩,整個茅山上下,少有不認識他的,而且知道此子的身手極為了得,所以這些清池宮的弟子語氣也恭敬,雜毛小道也不客氣,眉頭一豎,說戒嚴?這是什么道理?

  那個道人再次躬身回答,說昨天夜里,茅山山門處發生了一場拼斗,結果烈火真人身死魂消,話事人和諸位長老認為可能會有一些邪魔外道潛進了我茅山宗內,所以才會實行戒嚴,讓眾位弟子這些天先不要出行,固守大陣,這也是為了大家的生命安全著想——能夠不聲不響地將茅長老殺死的敵人,這種家伙必然是我茅山上下眾多弟子所難以對付的。

  伸手不打笑臉人,他倘若是言語惡劣,我們倒也有了借口硬闖,只可惜他越是這番恭謹有禮,我們越是難以發作,特別是在這敏感時期,更加不能強行突破,授人以柄,于是一時間也犯了難,不知道如何是好。

  而就在此刻,李澤豐捧著一根拂塵從震靈殿中匆匆走下來,瞧見了在牌坊下說話的我們,過來問是怎么回事,那道人說了同樣的說辭,李澤豐瞧了我們一眼,拉著這道人的手嘿嘿笑,說雷明光、黃震兩位師叔,蕭師叔和這位陸居士是得了我師父的邀請,前往山門處查探兇手的,還請兩位酌情考慮一番。

  “是這樣啊?”被稱為黃震師叔的那位道人沉吟了一番,許是看在符鈞的面子,又或者是因為昨天雜毛小道的表現太過驚艷,于是點頭答應了,將我們給放過去。

  李澤豐見這兩個清池宮的弟子放了行,便帶著我們匆匆下了山峰,朝著山門處趕去。這兩地相離頗遠,我們也是走了好一段路程,方才到了之前那個溝通茅山后院與茅山前門的狹長隧道處。這里來了許多人,除了清池宮的弟子外,還有一些門中地位較高的弟子,除此之外,最多的便是胸口縫著一顆“卍”符號的黑袍道士,李澤豐跟我們說這是茅山宗刑堂的師兄弟。

  走到跟前,有人大聲喝問,讓我們停住腳步,問來干嘛的,李澤豐如實回答,讓他去里面通報一下。那人深深地瞥了我和雜毛小道一眼,然后沒有多說話,轉身離開。沒多久,我們認識的那個黃臉漢子朱睿走了出來,朝著我們招呼,讓我們進洞去。

  走進洞去,里面依舊是美麗的壁畫,然而卻有一股濃重的血腥味在內里飄蕩,讓人鼻頭癢癢。

  雜毛小道摸著鼻子,想起一事兒,問我說小毒物,昨天夜里你說是不是有血腥味,不會說的就是這里吧?我搖搖頭,說不知道,半夢半醒的事情,怎么做得準?雜毛小道嘆息,說多半就是這樣,估計茅師叔就是死在那個時候。

  走進光線昏暗的狹長隧道,沿路都是那些身穿黑色衣服的刑堂弟子,黃臉漢子朱睿便是其中的一員,一邊走一邊跟我們介紹案情,說茅長老是在昨天寅時左右死去的,因為他這個人性格有些孤僻,喜歡獨處,所以一同守陣的弟子并沒有和他在一起,而且還離得比較遠,到了早上的時候,有弟子給他送飯,才發現那內洞處有打斗的痕跡,而他則七竅流血地躺倒在地,早就已經一命嗚呼了……

  “除了茅長老,還有其他的人死去么?”雜毛小道皺著眉頭問道。

  朱睿搖頭說沒有,因為茅長老修為高深,所以向來都是單獨行動,其他弟子也是極放心的,然而沒想到他竟然遭了不測。昨天夜里在這里守陣的一共有九名弟子,不過一早都被劉長老下令給帶至刑堂問話去了,至于結果,估計要到中午才能夠出來……

  隧道并沒有多長,很快我們就來到了上次碰到茅同真所在的漆黑小巷中,此刻這里燈火通明,口子處圍滿了茅山高層,許多人影,看得也不是很真切,我瞧見這小巷正對的墻壁上出現了兩個深深的掌印,將上面的壁畫拍得裂開,那掌印處一片焦黑,想來是茅同真的烈陽焚身掌給擊中了。

  到底是什么人,不但能夠找到茅山的山門所在,并且通過這固若金湯的法陣,并且在與茅山長老級別的茅同真的交鋒中,將其擊斃,而且還沒有給茅同真通知山門的機會,甚至還使得那些看守山門的弟子,渾然不覺?

  我的心中第一個閃現出來的,便是像陶晉鴻這樣的地仙高人,其二,則有可能是內鬼。

  是啊,也只有內鬼,才有可能熟悉這法陣的布置,以及看守法陣者的規律和習性,自由出入此處。

  心里面懷著復雜的情緒,我們被朱睿領進了小巷,發現大師兄和符鈞都在,而那梅浪長老和刑堂長老劉學道也都在現場,別的長老倒也沒有瞧見。見到我們進來,劉學道眉毛一揚,眼睛瞪了過來,我們倒也沒有感覺什么,但是領我們進來的朱睿腿一下子就軟了,剛想解釋,大師兄一揮手,招呼我們,并且對著劉學道說道:“劉師叔,小明和陸左查案的功夫也有一套,可以讓他們過來看一看,提提意見!”

  劉學道不置可否,繼續跟旁邊的刑堂弟子說著話語。

  走上前來,我們和大師兄、符鈞打了招呼,并向梅浪也點頭致意。大師兄沒有多說什么,朝著地上指了指。我低頭看,只見茅同真已經被放置在一具擔架之上,身上蒙著一塊白布,果然沒有什么生命氣息。符鈞在旁邊跟我們解釋:“殺茅師叔的是個頂端厲害的高手,現場幾乎看不到腳印,用的也是劍,茅師叔左腹中了兩劍,腿也中了一劍,不過最致命的,還是脖子,一劍,即將氣管割破,似乎混入了吞噬靈魂的靈體,結果茅師叔連命魂都沒有逃脫,直接就灰飛煙滅了……”

  我們在現場了解了一下,線索不多,但是唯一知道的,就是兇手是個好幾層樓那么高的高手。

  現在的問題是不知道那個人是否潛入了茅山宗內,也不知道他的目的是什么,于是現在各處都在戒嚴,然后準備組織高手隊,全山搜查。刑堂處事十分專業,我們在旁邊也提不出什么建議,這時之前來震靈殿捉拿過我們的楊知修弟子陳兆宏走進了洞來,朝著我和雜毛小道說道:“跟我走,話事人要見你們!”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