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卷 第二十三章 前倨后恭

  聽到陳兆宏冷淡地說出這樣的話語,我的心中不由得一陣猛跳——尼瑪,這節奏,楊知修不會是懷疑我或者雜毛小道懷恨出手,將茅同真給擊斃于這山門隧洞之中吧?

  畢竟我們都在這宗門中,也算是內鬼之列,而達到一定層面的人也都知道,我曾經在單挑中打敗過茅同真,如此看來,似乎也很有嫌疑啊?我越想越不對勁,沉聲問道:“找我們有什么事么?”

  我這話說得急,沒有注意什么態度,結果陳兆宏的眉頭便皺了起來,說話事人傳你們,便去,問這么多干嘛?難道你心里有鬼不成?

  當時大師兄也在場,聽到我們這邊的對話,走上前來,拍了拍我的肩膀,寬厚的手掌上沉穩有力,然后對我和雜毛小道說道:“既然如此,那你們去吧,沒得什么事的。”

  聽到大師兄的話語,我才放下心來,與陳兆宏出了洞口,他停住腳步,從身上的包裹中拿出兩雙紙甲馬,遞給我們,吩咐說小心點,別弄壞了,然后不再理會我們,自顧自地給自己腿上綁起來。我瞧著手上這些繪制得有那古怪騎馬披甲神將的符紙,紙質偏厚,手扯不開,上面有些紅色的細線——這玩意我就遠遠瞧著別人弄過,自己不知道怎么弄。

  雜毛小道俯下身來給我綁緊,然后跟我說道:“一會兒你跟在我后面,拉著我的衣袖奔行便是,起程前,你念那《足底生云法》——‘望請六丁六甲神,白云鶴羽飛游神。足底生云快似風,如吾飛行碧空中。吾奉九天玄女令攝!’即可……”

  瞧見雜毛小道在耐心教我這紙甲馬的用法,陳兆宏背過身去,鼻子似乎輕輕扭了一下,用幾乎不可聞的聲音輕喃道:“哼,鄉巴佬!”

  這家伙嘴臭,讓人討厭之極,我頓時有點兒無名火起,眉頭一豎,正要發作,雜毛小道擺了擺手,示意我別跟這小鬼兒見識,真正有本事的人,無需向這種小雜魚證明自己,他們總是這樣握著小職權洋洋得意,卻一輩子都翻不出自己身處的那個小池塘。

  這紙甲馬用法并不復雜,我很快便懂了,在陳兆宏的連聲催促下,開始念誦著雜毛小道剛才教予我的《足底生云法》咒文,念至最后一個字,抬腳起步的時候,便感覺風聲呼呼,景色飛快往身后退去,仿佛坐上了汽車一般,行路輕松不費力。

  一開始我還略為有些身形不穩,而后便熟絡了,身形如飛,跟著陳兆宏和雜毛小道兩人,朝著山上行去。

  作為茅山宗現任大總管、話事人,楊知修遠遠沒有達到一派掌門那種一手遮天的威勢和權力,平日里也倍受諸位長老的制肘,所以他平日里的飲食起居也十分謹慎,并沒有住在那高高三茅峰的清池宮中,而是另有居所。有著紙甲馬助行,不多時,我們便到了一處清幽的山中小樓前停下。

  這小樓掩映在一片青山翠竹的林中,依依浮現出來,是竹樓,有兩層,占地兩三百來平房的小院子,遠處的山坡和池塘都有符文流動的痕跡,而近前則美得如同電影里面的景致一般,無一處不具美感。

  陳兆宏在院子前二十米的青色草茵前停下,我和雜毛小道則也停下了步伐,站定,將腿上的紙甲馬給解下來,那家伙像防賊一樣搶過來,小心翼翼地檢查了一遍,方才收起來,躬身朝著竹樓小院高聲稟報了一聲,立刻有一青衣小廝打開院門過來,與他說了兩句話,然后將我們引入院中。

  這院也大,倒不似山中別院,仿佛江南園林一般用心精致,不過雜毛小道卻皺起了眉頭。

  來不及瞧多少,我們便被領到一處偏廳里。這偏廳東西不多,不過茶桌屏風倒也一應俱全,小廝讓我們落座稍候,然后人便離開了。我還沉浸在對紙甲馬這種道家法器的新奇感受中,瞧雜毛小道也一副稀奇的樣子,說你以前沒有見過?他搖搖頭,說他離開之前,這里好像還是一處活泉眼,供應附近一帶的杏子樹,現在杏子樹不見了,倒是那竹林幽幽,風景美了許多。

  我說這話事人倒也是一個懂得享受生活的人,雜毛小道笑了——在別人的地盤我們也不敢多說什么,彼此會意便是。沒幾分鐘,一個長得清秀俊俏的少女進了屋子來,與我們看茶,分斟香茶各一杯,之后離開。

  瞧著這小妞兒柔柳兒一般的身段,我們臉上的笑容更加明顯了。

  那妞兒走了之后,楊知修便從門口走了進來。今次的他穿著簡便,白色汗衫、墨色綢褲,而長相又頗為英俊的他仿佛古代士大夫穿越而回,無論私底下如何不對付,我們面前這位都是茅山的話事人,我和雜毛小道便故作驚慌地從座椅上站了起來,還沒開口,便被楊知修熱情地阻攔住,強行拉著我們坐下,哈哈笑道:“來來來,都坐下,別拘禮,在我這里,不用這么拘禮的。”

  他將我們按在座位上之后,自己也坐在了我們對面的藤椅上,臉上有著親切的笑容,平易近人地笑著對雜毛小道說著:“克明師侄,其實昨天便想找你聊聊,恭賀一下你重回山門之事的,只可惜諸事繁忙,這事趕事地連到了一起來,讓人停不下來,所以才拖到現在。昨天我以話事人的身份宣布了你的喜事,今天代表你師叔我自己,向你表示祝賀——來,我這里有洗髓伐骨金丹兩顆,權當做賀禮,且收著吧。”

  洗髓伐骨金丹?這玩意可是極為稀罕之物,當日偕同茅同真一起追殺我們的龍金海得賜一顆,便效了吃奶的氣力,拼死為之,這位話事人倒也是舍得呢。瞧著楊知修手掌上那用錦盒裝起來,金光閃閃的丹丸,雜毛小道霍然站起來,連忙推說道:“楊師叔,這萬萬不可……”

  “哎,克明師侄,你可別拒絕我這當師叔的,這丹丸給你呢,有兩個意思,一來是恭賀,二來則是向你還有陸左作一個道歉——當日我被鵬飛那畜牲的死所蒙蔽,遮住了眼,才讓你們奔波流離,受盡了委屈。說實話,小明,并不是師叔故意為難你們,只是我到了這個位置,便有各種各樣的人在看著我,想讓我難堪,所以很多時候行事也并非本意,實屬情非得以……”

  楊知修語重心長地跟我們說著話,一副循循善誘的長者模樣,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雜毛小道與他虛情假意地推脫附和著,倒也演出了一番叔賢侄孝的戲碼,看得我眼睛紅紅,這尼瑪都是奧斯卡級別的演技啊!

  這番說得精彩,雜毛小道最終還是“勉為其難”地收了下來,拉著楊知修的手大肆感謝,如此又是寒暄一番,楊知修方才進入了正題:“賢侄你此番回歸山門,今后有何打算啊?”

  雜毛小道摸著自己的鼻子,沉思了一番,說不知道啊,小侄離開茅山近十年,江湖顛簸,早已經習慣了浪跡天涯的生活,如今稍微一安定下來,又有些許多惆悵,昨日本來期待陶師出關,靜聽吩咐,哪知師父并沒有出來,這一夜恍惚,心中郁郁難安,所以暫時還沒有考慮這個問題。

  楊知修端起手邊的茶,請我們品了一口,然后緩緩說道:“其實在你回歸山門之前,我和你幾個師叔都討論過了,你回來無非有三,其一便是如符鈞一般開峰收徒,其二便如你大師兄一樣進入朝堂之上,最后呢,才是做一個閑散人等,自由自在……我的意思是第一種,那逐浪峰自你徐師叔走了之后,一直空著無人,現在差不多已經整飭好了,不如你便入主其中便是。”

  雜毛小道誠惶誠恐地擺手說道:“萬萬不可,萬萬不可!符師兄是那掌燈弟子,地位殊榮,故而能夠開峰授徒,小侄一別茅山十余載,并無寸功,何德何能,能夠占那逐浪峰的風水寶地?楊師叔,此事休提,不然小侄愧顏了……”

  楊知修佯怒道:“你這小子,當真不識抬舉,當日你師父閉關,指定我來當著茅山話事人,我一來輩分不如旁人,而來修為也不高,經驗尚淺,還不便硬著頭皮坐了這位置?至如今,不也是好好地做著,鞠躬盡瘁么?”

  雜毛小道說師叔你天縱之才,小侄如何能比?兩人又是一番恭維,這是楊知修才言,說昨日夜里的事情,你們也知道了,我懷疑那兇手是個高手,尋常弟子難以找尋,你既然還未決定,不如暫且入了高手隊,一起搜尋那潛入之人的蹤跡,也算是幫我茅山一個忙,如何?

  雜毛小道不敢拒絕,唯有答應,拍著胸脯說分內之事,而后楊知修又瞧向了我,說陸左你也是有名有號的高手,與小明又兄弟情深,不如一起吧?

  我也答應,又得了不要錢的贊美若干,然后其樂融融地被送出了山中小樓出。

  走出了竹林,雜毛小道拿著手心這兩顆洗髓伐骨金丹苦笑,說得,看來得了便宜,需賣力氣才行。

  他說罷,拋給我一顆,說給,小毒物,嘗一嘗吧,看看有沒有毒?

  我接過來,擦了擦衣袖,然后往嘴里面丟,一咬,哎呀,嘎嘣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