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卷 第二十四章 高手隊

  到底是傳說中那天山神池宮的極品特供,一顆洗髓伐骨金丹進了肚子,好似一團烈火在燃燒,它化作津液在肚中流淌著,仿佛熱力的源泉,朝著四周源源不斷地散發,我被這熱氣熏得難受,汗流浹背,一開始還裝作頗有風度地走了一會兒,結果沒走出竹林子,便跪倒在了泥地里,不住地打飽嗝。

  楊知修沒事弄這么平易近人一出,求賢若渴的模樣讓人心中發虛,所以雜毛小道便懷疑這洗髓伐骨金丹中有些蹊蹺,故而沒有吃,反而是我自恃肚中有那萬毒之王的金蠶蠱,渾然不在意,一口吃下,才知什么叫做“虛不受補”,頭昏昏沉沉,熱意橫生,被雜毛小道這個始作俑者笑得自慚形穢,郁悶不已。

  雜毛小道笑完,便扶著我在路旁坐下,也不忙著去劉學道那里領任務,先歇著一會兒再說。

  我和雜毛小道坐在路邊,先前過來招呼我們的青衣小廝背著竹簍從我們身邊走過,好奇地看了我們一眼,也不說話,吹著小調兒離開。這家伙倒也是個沒心沒肺的人兒,自家主人為潛入茅山的高手愁得頭發都白了,這廝灰喜鵲的調子卻吹得讓我想要尿尿——太有律感了!

  我歇了差不多半個小時,感覺在體內像流竄犯一樣四處作亂的熱力終于緩緩消失,心中似乎有某種東西蠢蠢欲動,然而最終還是沒能夠到達那臨門的一腳,攀登不上來。

  我心中哀嘆,難道楊知修給我們的這一顆是那殘次品么?要倘若這一顆洗髓伐骨金丹能夠將肥蟲子給喚醒過來,只怕我還是要感謝他一下的。可是現在,咱也就只有吃完抹嘴的節奏。

  說實話,楊知修這處住所應該是花了很大的心思,風景秀麗得讓人沉浸進去,都不舍得離開,之前陳兆宏之所以會讓我們用那紙甲馬,是因為怕耽擱了楊知修寶貴的時間,而至于我們如何回去,他便不關心了。沒人管,我們也懶得走,坐在這竹林外圍好不舒爽,到了早上九點多鐘,太陽升在前方,便見到梅浪長老從我們的身前踩著紙甲馬走過,高速奔行中的他似乎也看到了我和雜毛小道,當時就是一愣,臉上露出了奇怪的表情,神情驚慌,差一點兒就要栽進了竹林子里面去,惹得我和雜毛小道哈哈大笑。

  結果沒過一會兒,便有人出來轟我們,來者便是之前給我們斟茶的那個小姑娘,雜毛小道厚著臉皮問人家名字,結果被那女孩一雙無辜的眼睛看得心里發慌,最后坐不住了,拉著我悻悻離開。

  從楊知修的住所走到了山谷平原處,足足花了大半個小時,走到大道的時候,戒嚴依然還在繼續,我們被盤問了一番,結果遠處走來了那黃臉漢子朱睿,將負責執勤的這名清池宮三代弟子好是一番教訓,問責他瞎了眼睛么?居然連大名鼎鼎的蕭師叔都認不出來?

  那個三代弟子也挺牛,仗著自己師祖是楊知修,梗著脖子跟朱睿頂牛,說蕭師叔又怎么樣?現在戒嚴,除了宗內真傳弟子和刑堂弟子之外,所有人都不得隨意出入茅山各路口,違者格殺勿論。

  他這般說著,朱睿的臉上露出了不懷好意地笑容,說格殺勿論?你倒有這本事,那拿出來看看唄?

  被朱睿逼上了梁山,那個弟子也有些惱火,朝著旁邊的同伴擠眼色,讓去叫人過來,鎮壓場子。雜毛小道沒有心思跟這些小人物計較,拍了拍手,朝著那個外表倔強、內心其實早就惶恐不安的三代弟子笑了,說我們是奉了話事人的吩咐,加入茅山刑堂抽調各處組成的高手隊,協查茅長老被殺害的相關事宜,你這里倘若沒有得到消息,可以先和你的上級,或者師父來請示,再做決斷。

  人的名樹的影,這個三代弟子自然不可能不知道這幾天風頭最盛的雜毛小道,剛才也只是嘴硬逞強,此刻有了臺階下,自然也是呵呵兩聲,說蕭師叔既然這么說了,自然不會騙我,先請吧。

  朱睿領著我們離開要道,回頭瞧了一眼守在道口的那兩個清池宮弟子,大為快意地說道:“這些家伙平日里眼睛好像長在了天上,今天總算是吃了一回癟,哈哈,真暢意啊!”雜毛小道跟在旁邊,皺著眉頭說道:“朱師兄,他們真的有這么差?”

  朱睿點了點頭,說你們是不知道,清池宮的弟子平日里飛揚跋扈,囂張得要死,讓人恨不得揍上一頓。這兩個沒什么本事,而且輩分又低,所以才會忍氣吞聲,倘若是換了陳兆宏那些家伙,必定不會善罷甘休的。

  雜毛小道搖頭嘆氣,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清池宮的弟子之所以這個樣子,跟他們頭頂上的師父,有著很大的關系。

  朱睿這人情緒也走得快,拉著我們的手,興奮地說道:“先前我們還在猶豫,說能夠將烈火真人給擊斃的高手,我們對上了也無外乎是一個死字,現在話事人既然請來了你們加入,多多少少也算是有了一層保障,小明,你可記得,倘若師兄我真的有事的話,你的飛劍可一定要記得過來救我哦?”

  雜毛小道笑了笑,說那是自然,接著問朱睿接下來去哪里?

  朱睿問我們有沒有吃過早餐,雜毛小道搖頭說沒有,而我一顆洗髓伐骨金丹下了肚,渾身熱意蒸騰,哪里還會餓,于是說不用。這兩人意見不合,第三人朱睿則說他也沒有吃,找個地方先填飽肚子吧。說著他帶著我們來到了山谷平原靠左一個小小的聚居點,那里有五十來戶人家的樣子,負責這山谷平原中農作物的收成,供養這整個茅山上下幾百口子人的伙食以及其他——當然,還有一些其他少量的物資,是可以從山外運過來的。

  有人聚集的地方自然會有交易,有飯館子,也有早餐鋪子,這里的交易比較原始,通通記賬。

  熱騰騰的茭白燒肉、臭豇豆、鯽魚凍以及一大盆白粥,這不知道大早上是怎么弄出來的這些美食,雜毛小道和朱睿吃得不亦樂乎,嘴巴皮流油,看著他們端著碩大的碗哧溜哧溜喝白粥,我都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疑惑地問朱睿,說我們不是有任務么,怎么也不忙著,反而這般閑得蛋疼?

  朱睿抹了一把嘴,說皇帝也不差餓兵不是,再有了,你以為還真指望你們來盤查兇手的蹤跡啊?劉長老座下那八大金剛是干嘛的?現在各處都在戒嚴了,然后整個茅山上下法陣大開,刑堂糾集了宗門有名有號的高手,分成十余隊,梳子一樣地從頭到腳、從東到西地梳理過去,先將有可能的地方排除一遍,然后再作其他分析手段——我們領到的任務是墳山那邊,一會兒還有兩個人要過來,我們得在這里等一會兒。

  我點了點頭,說哦,然后吩咐這早餐店的老奶奶弄來一個大碗,舀一大碗稀飯,也呼哧呼哧地喝了起來。

  過了十來分鐘,果真又來了兩個人,其中一個是熟人,絡腮胡龐華森,另外一個相貌美麗的小道姑有些害羞,細聲細氣,還沒有說話呢臉就變得紅紅的,朱睿跟我們介紹,說她是英華真人的弟子,小明,你可還曾記得?

  雜毛小道動容了,說你可是張欣怡?那女孩兒眼睛發亮,說蕭師兄你還記得我啊?

  雜毛小道呵呵地笑,說我姑姑的小師妹,我怎么認不得?當時我可是看著你長大的,離開茅山的時候,你可能只比包子大幾歲吧?秀秀氣氣的小姑娘,也不愛說話,有時候甚至一天都不說話,愁死我姑姑的師父了……

  這般說著話語,敢情都是老熟人,大家準備停當了,然后離開這處聚集地,朝著后山走去。

  我們要查詢的墳山可不是上次看望陶庭倩的那處墓地,這茅山存世幾百上千年,歷代子弟多矣,死了能夠葬在陶陶那處風水寶地的地方,實在不多,便是徐修眉以一長老之位,也僅僅只能占一靠邊的位置,所以我們看的是那普通弟子的葬身之處。不過倒也無妨,別的墳山陰森恐怖,而這茅山上能夠做那超度法事的道士一抓一大把,這墳山自然也只是一處風景極美的地方,我們在這墳山附近搜尋好一番,并沒有收獲,到了下午兩點,朱睿收到消息,說今天結束了,大家先回去睡覺,晚上夜間再待命。

  雜毛小道與諸友告別,然后與我回返震靈殿,趁著功夫將洗髓伐骨金丹給煉化了,平添不少修為,自不必言。修行一事,沉迷便不知時間,不知不覺就已經又到了晚上,朱睿約我們子時去刑堂開會,我和雜毛小道便早早地起了來,洗了一把冷水臉,渾身一激靈,感覺良好,身形輕快地出了震靈殿。

  然而在走下那冗長臺階的時候,我頭天晚上聞到的那股血腥味,似乎又飄散而來。

1條評論 to“第三十一卷 第二十四章 高手隊”

  1. 回復 2015/01/16

    雪妖瑞朵

    讀到這節突然就有一種異樣的感覺,這烈陽真人之死定然是那邪靈教所為,而邪靈教膽敢如此猖狂地進入此地定然是有內應,這內應莫非就是楊智修本人?各位看官請聯系黃鵬飛一直想追殺陸左和雜毛,在與鬼面袍哥會、邪靈教的爭斗中反想行那殺人勾當,受誰指使?而死后又被邪靈教之客老太婆收取魂魄,客老太婆與這楊智修是否有何瓜葛呢?想那楊智修的修為可能與邪靈教勾結是很有戲分的,一來想在邪靈教里成為一方諸侯,二來可利用邪靈教來鏟除異己大師兄,三來可以將陶晉鴻的實力打壓,以便自己成為永遠的茅山掌權人。那么陶晉鴻的不能復出也應該是這個老鬼做了手腳的。茅山實際上已成了邪靈教的內應?!殺害了烈陽真人,嫁禍于左道,還真是一招高棋……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