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卷 第二十六章 黑袍道士

  張欣怡這般叫著,便見到被緩慢扶著的龐華森整個身子都在顫抖,篩糠一般,口中吐著白沫,而一雙手,則開始往外面冒著黑黢黢的硬毛。“不好,中尸毒了!”雜毛小道一聲大叫,而朱睿也放開了龐華森,往后面退了幾步,臉上露出了驚恐的面容:“好厲害的尸毒,發作得竟然如此之快?”

  所幸作為茅山道士,常年都會有可能和這僵尸啊、尸毒啊打交道,故而隨身都有克制的東西,朱睿手往黑色道袍里一掏,摸出來一塊墨斗,口中念念有詞,飛快地將上面的黑線蘸上些特制墨汁,然后捆在了龐華森的雙手之上。

  完了之后,他一邊咬破中指,將血滴在龐華森的額頭,一邊大聲喊道:“老龐,老龐,你還有意識么?”

  龐華森虛弱地回應,說好冷啊,感覺快要睡著了一樣……

  他說冷,然而瞧他那紅彤彤的臉兒,卻燙得嚇人。聽到這話兒,朱睿急了,說可別,你這要是閉上了眼睛,再想睜開來,可就難了——欣怡,有早熟的糯米粒沒有?趕緊給我?朱睿這邊吩咐著,背著個小袋子的張欣怡已經翻出了一袋糯米來,這是出行常備之物,她口中念著驅疫咒訣,手勢均勻地灑在龐華森的臉上去,那白皙的米粒碰到龐華森的臉,掉落在地上的時候,已經是漆黑冒煙的模樣。

  大半袋子的糯米灑在了龐華森的臉上,然而卻是一點兒效果都沒有,他照舊熱得很,臉色通紅,那頭發都烤彎了,發出一股熏臭的氣味來,而身子顫動的幅度也越來越大,那身體仿佛僵硬了一般,砰砰作響。

  雜毛小道站了起來,將整個事件在腦海里過了一遍,不由驚叫道:“不好,龐師兄是被那松鼠給傳染了!”他的話兒說完,將隨身攜帶的那包裹解開來,但見里面裹著一只毛發稀松的肥松鼠,雖然無臭無味,然而卻早就已經血肉模糊,上面已經有了肥蛆生長。雜毛小道眉頭一皺,將這東西小心放到了地上,轉過頭來問我,說小毒物,這到底是什么東西,竟然能夠瞞得過我?

  我瞧見這玩意,嚇了一大跳,別的先不談,讓他將雙手伸出來給我看,別也中了尸毒。

  雜毛小道將手伸出來,這家伙相貌長得不怎么樣,但是手指卻是白皙修長,活脫脫彈鋼琴的手,上面并沒有龐華森身上傳來的臭味,不知道這家伙為何會如此幸運而沒有中毒,不過也來不及多想,回憶著《鎮壓山巒十二法門》中巫醫一節的內容,我正準備上前,卻見龐華森的口中一聲嘶吼,仿佛經歷了分娩的痛苦一般,渾身肌肉繃得僵直,將朱睿手上的墨斗黑線,給盡數崩斷,那烏漆墨黑的毛手,朝著張欣怡抓去。

  張欣怡看著文弱柔順,然而不愧是小姑蕭應顏的同門師妹,身手厲害得緊,一晃眼,人便退出了一丈之外。不過她雖然退開,人卻著急,朝著我們大聲叫道:“龐師兄尸毒發作了,要是再沒有辦法,他可就沒有救了!”

  她說得悲切,而朱睿在墨斗被掙扎開了之后,手已經握在了腰間的劍上面來。

  不過他猶豫了幾秒鐘,這劍已然還是刺不出去,因為在他面前的,可是平日里最為熟慣的同門好友,這茅山宗內,弟子數百,能夠成為朋友知交者能有幾人?這天人交戰數個回合,朱睿的眼睛頓時變得通紅,滾滾男兒淚,涌泉而出,正想咬著牙給面前這好友一個痛快,結果一只手攔住了他。

  “且慢!”我說道,一邊攔住了朱睿和張欣怡,一邊拍手喊道:“小妖,出來吧,別躲著了!”

  白光一閃,小妖踏著貓步出現,美目惺忪,伸了一個懶腰,不滿地說道:“這到處都是道士道姑的地方,干嘛叫我出來?倘若是我被那個不長眼的二愣子給看上了,是你負責還是我負責?”

  朱睿和張欣怡傻愣愣地看著這小美女憑空出現,驚訝得瞪圓了眼睛,而我則催促她道:“先干活,再貧嘴!”

  小妖咕噥著:“每次只有干活時才想到人家,過分,哼!”她嘴上雖然不愿,但是四下環顧,冰雪聰明的她便已經了解了大概,手一伸,衣袖處便伸出那強化版的九尾縛妖索來,將已入魔怔的龐華森給困住,撲通一聲,栽倒在地下,動彈不得。

  龐華森這邊倒了,我才有了發揮的空間,將中指放入嘴唇一咬,毫不避諱他身上彌漫的黑氣,混合著血液,點到了他的額頭之上。

  朱睿瞧見我的動作,大叫不可,我回頭看他,他焦急地解釋道:“中指血陽氣雖足,但是并不能夠將他激醒——他中毒了,可能會傳染呢……”我灑然一笑,說無妨,同樣是中指血,不過我的血要特殊一些,你且看看效果。朱睿有些不相信,然而我滴在龐華森額頭上面的血并沒有順著流下來,而是迅速被他的額頭所吸附進去,不一會兒,龐華森僵硬青灰的皮膚開始回暖,恢復了一些血色。

  朱睿瞧自己的好友在鬼門關前走一圈,陡然間變回了人形,不由得詫異,說這是怎么回事?

  我將中指間溢出來的血在龐華森的臉上抹了四道血跡,像那印第安人的造型,然后回答道:“說起來,這并不是尸毒,而是一種蠱,叫做僵尸蠱,所以才會如此迅速,而糯米墨斗,都起不得作用……”雜毛小道聽我提及,問是不是我們在青山界一線天里面,遇到的那種活死人蠱蟲?

  我點頭說是,不過是變種,都是由那古墓存留的尸蟞練就而成,極端厲害,我也是湊巧,家學淵源而得知,誤打誤撞而已——倘若是遲誤了一時半刻,只怕老龐就要化作一堆蟲子,四散開了。

  這兩個茅山道士都沒有聽說過巫蠱之事,只以為是小術,聽得我的描述,不由得乍舌不已。說話間龐華森已經醒轉過來,幽幽地問他在哪里?朱睿看著好友醒來,激動地拉著他的手,說你糊里糊涂不知曉,卻不知道要是沒有陸左,你已經進了我們白天去的那墳山里面,做了枯骨一堆。

  聽到朱睿和張欣怡的轉述,龐華森方才覺得各中兇險,回想起來直打寒戰,拉著我的手,沒口子地說著感謝的話語,而我的眉頭深鎖,想著那個潛入茅山家伙居然還懂用蠱,狀況真的是讓人擔憂啊……

  正在我們這兒說著話的時候,從前方跑過來一個黑袍弟子,小妖不喜生人,特別是道士,于是搖身回返槐木牌中,而人走近前來,朝著我和雜毛小道拱手說道:“蕭師叔、陸居士,馮師伯差我過來問發生了什么事情,為何停滯不前了?”

  我和雜毛小道都不認識這個人,而朱睿則叫他潘嘉威,解釋了剛才的事情。

  潘嘉威查看了一下龐華森的情況,點了點頭,跟朱睿和我們商量,說既然龐師叔身體不適,而現在情況叵測,不如由朱睿師叔和張師姑護送去震靈殿中歇息,而蕭師叔和陸居士則隨我來,前去接應劉長老,和諸位追擊兇手的師叔伯?

  潘嘉威的提議讓我們都有些發愣,朱睿卻聽到了各中意思——他和張欣怡雖然都是二代弟子的中翹楚,但是并不能起到一定層級的高手作用,而潘嘉威此番前來,所為的也只是我和雜毛小道,對于他們其實并不是很熱切,只盼不要拖后腿即是。

  當然,那個兇手既然能夠神不知鬼不覺地將茅長老給殺死于山門大陣前,又悄無聲息地潛入震靈殿中擊傷符鈞,自然是極為厲害之輩,能夠不與那樣的家伙發生交集,其實也是一件好事,這潘嘉威說不定還是好意。于是朱睿點了點頭,說好,他便先護送龐華森上那震靈殿去,讓我們一路小心。

  這邊事情安排妥當,黑袍道士潘嘉威便恭請我和雜毛小道啟程離開。

  既然有安排,我們也沒有再理會什么,跟朱睿、張欣怡交代了如何給龐華森解毒干凈,以及將這地上的小松鼠給妥善掩埋后,便隨著黑袍道士離開。

  再次登上路程,行速便匆忙許多,那個黑袍道士潘嘉威也不怎么愛說話,只是在前面領路,腳步匆匆,走得飛快。雜毛小道心憂前方情況,連問這黑袍道士許多問題,然而那家伙也是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話,問多了,便直說自己就是跟在身后跑腿傳話小角色,哪里知道這些?只知道很亂,到處奔跑,說劉長老還跟那人交上了手,勝負不知,反正還是給跑了……

  我們走得快,不多時就走到了之前去見雜毛小姑蕭應顏的那條山道,當時已屬午夜,山中風大,蟲子也多,雜毛小道問得多了,那個道人有些不樂意回答,悶著頭往前走,讓人覺得好生奇怪。

  雜毛小道見這人屬于一問三不知,終于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停住了腳步,朝著前方的黑袍道士喊道:“等等,我怎么沒有發現有人來過的痕跡?到底是怎么回事?”

  聽到雜毛小道的喊話,黑袍道士突然轉過頭來,臉上有著詭異的笑容:“呵呵,終于明白過神來了,不過,你是不是懂得太晚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