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卷 第二十九章 烈火真人再現身

  在我們面前這個黑衣道人,便是前幾日在震靈殿前伏擊我們的杏黃袍道人孫小勤,與此同時,他還是梅浪長老最為得意的弟子,也是茅山近年來風頭最盛的新生代高手之一。

  被我揭穿面皮的孫小勤一陣惱怒,即使被揍得暈暈乎乎,也死命揮拳來還手。

  這家伙頂著茅山新生代扛旗高手的名頭,實力自然不弱,然而我又豈非是好惹之輩?當下也是不管四一添作五,再次劈頭蓋臉一陣暴打,拳頭雨點一般落下,這亂拳打死老師傅的架勢一展開,這個長相英俊的年輕道人立刻變成了豬頭模樣,這時我們身后已經來了一群人,而那個風韻猶存的老女人也不敢回來搭救孫小勤,撇下不管,遠走高飛了。

  見孫小勤被我弄得奄奄一息,雜毛小道伸出手,托住我的拳頭,輕聲說道:“行了,再打就真的沒氣了。”

  我見有人已經從身后趕了過來,這才不情不愿地放開手,將孫小勤推倒在地上,而雜毛小道為了防止這個家伙拼死逃脫,將沾滿孫小勤鮮血的劍刃抵在他的脖子上,不敢放松。

  至于朵朵、小妖和血虎這些小家伙,對于茅山這些穿著道袍的家伙有著天然的反感,于是在穩定住場面之后,各自返回去處,不再出現。

  第一個趕來的并不是預想中的刑堂長老劉學道,而是黃臉漢子朱睿,身后還有幾個不認識的茅山弟子,瞧見了我們眼中的驚異,他也有些緊張,說你們沒事吧,我到了震靈殿,左想右想還是不對勁,那個潘嘉威看起來怪怪的,跟平時不一樣,語氣也細了幾分,這里面蹊蹺很大,于是我就跟聞訊而來的雒洋長老說了,他也瞧出了問題,便尋著痕跡,趕了過來……

  瞧著朱睿氣喘吁吁的模樣,我不由得為他剛才喊話的急智喝彩。雜毛小道手紋絲不動,給朱睿看地上躺著的這位,說瞧瞧這位是誰?

  朱睿一看,大為驚訝,說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孫小勤怎么會在這里?

  我撿起地上揉成一團的人皮面具,給朱睿看,說你剛才覺得奇怪的潘嘉威,便是這個小子裝的,剛才他將我們引入陣中,配合一個叫做什么老母的女人,想要碾殺于我們,結果被我們拖住,剛剛你的那一聲喊,將圍攻我們的那個老女人給驚走,而這個小子卻被老蕭給留了下來。

  旁邊的幾人嘖嘖稱奇,不過事涉梅浪長老,也不敢多言,這時執禮長老雒洋帶著門下幾個弟子也趕了過來,看著這一地碎石,眉頭緊鎖,走近了,他沉聲問道:“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連活巖石都用上了?”

  “還好沒有把那塔林中蛟龍弄出來,要不然我們還真的難以對付呢。”

  雜毛小道右手在用劍,所以也施不了禮,只是朝著雒洋長老半躬身子,以示敬意。雒洋長老揮揮手,說不用多禮,然后看見了被按在地上的孫小勤,沉聲問是怎么回事?雜毛小道如實回答,末了還詢問,說雒師叔,那個老母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能夠熟悉并且操縱這通往后山的九霄慈航陣?

  聽得雜毛小道的描述,雒洋長老似乎想到了什么,不過礙于面前這么多弟子,他也不便多說,含糊地說此事牽扯甚大,需要在長老團里面溝通才行。

  說完他蹲下身來,訊問了孫小勤幾句話,然而這個英俊道人閉著眼睛不說話,緘口不言,一副水潑不進的死鴨子狀態,惹得眾人無奈,因為事涉梅浪長老,所以常見的小手段也不好使出來,雒洋長老考慮了一下,對我和雜毛小道征求意見,說既然你們兩個沒有危險,且先隨我一起,返回震靈殿吧——敵人藏于暗處,不過我們不可自亂了陣腳,小心防備便是。

  此處天色黑暗,昏昏沉沉,在敵我未明的狀態下,自然不宜久留,而雒洋長老說的也是老成之言,所以我們都遵循建議,同意返回震靈殿去。

  雒洋長老身后走來兩個弟子,拿出粗粗的繩子,將孫小勤給捆得結結實實,動彈不得,然后押著在前面走。

  回程的地上,大家心里面藏著事,都沒有什么話好講,然而沒走多遠,從遠處飛來一只如同雜毛小道之前用來指路的紙鶴,似那流星,停留在了雒洋長老的肩膀上。他將這紙鶴拆開,展開來一看,臉容一變,說劉長老已經跟對手交上了手,不過來人十分厲害,而且還油滑得很,他那里人手不夠,需要有人去支援。

  我們的臉上不由得都露出了驚容,要知道劉學道的本事,我們可都是領教過的,那無影箭嚇人得緊,能夠位列茅山前三,可不只是說說而已。然而就連他都說難纏的家伙,到底是什么樣的變態啊?

  情況危急,機會稍縱即逝,在思考了幾秒鐘之后,雒洋長老直接分配任務道:“這樣吧,陸左你是客人,就不用管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你且隨刑堂弟子朱睿先返回震靈殿去,安靜守候,其余人等,都隨著我前往后山去支援!”

  雜毛小道已經回返山門中,自然要聽從雒洋長老的指揮,雖然極不情愿,但也只得與我告別,隨著大部隊匆匆離去。

  朱睿也是有跟隨大部隊的想法,不過職責所在,不得不跟我一起回去。

  兩人押解不便,他就將孫小勤的雙腳解開,讓這家伙在前面行走,而我們則在后面跟著。為了防止孫小勤起異心,他厲聲警告道:“安生一點,你倘若有任何可疑和不對勁的地方,小心我一劍捅你一個透心涼!”

  孫小勤左腹受了劍傷,被朱睿推搡得跌跌撞撞,十分難堪,不過人少了,他倒也有了話:“我不跑,嘿嘿,到時候誰勝誰負,還不一定呢……”他這意味深長的話語和態度讓朱睿十分不滿,一腳踢中他的屁股,牽扯前面的傷口,疼痛得很,不住地抽涼氣。

  我問他到底想說些什么,孫小勤又不說話了,朱睿氣憤地在他身后指著腦袋罵道:“你這個家伙,平日里囂張跋扈,死到臨頭還不知悔改。這一回又與人伏擊我茅山子弟和貴客,如果查到你和殺害茅長老的人有所勾連,到時候你便是千刀萬剮,也難辭其咎!”

  孫小勤在前面不說話,不過似乎冷哼了一聲,不以為意。

  其實在回程的路上,我挺擔心被那什么老母殺個回馬槍的,然而一直快走到山谷平原處時,都沒有任何異象。瞧這遠處山峰上的燈火,我和一直高度緊張的朱睿都不由得松了一口氣,正待加緊腳程,前往震靈殿時,走在前面的孫小勤突然哎喲一聲叫,人便摔倒在了地上。

  我們當時走的是山路,正好中間一條兩米長的道路,而兩旁則是斜坡,孫小勤轱轆望下滾,朱睿也是看得緊,當下就跟著跑下去,我在后面踮足看,卻見孫小勤去勢不減,竟然跌入了路旁草叢間去,這時才覺察不妙,也跟在朱睿身后追下去,結果發現在這路旁竟然有一個半人高的黑色洞穴,孫小勤趁我們不注意,已經滾進了里面去。

  朱睿將這遮掩洞口的草叢給斬開來,二話不說,從懷里掏出一個枯黃的竹筒,一捏,立刻有一道紅色焰火沖天而起,他回過頭來與我交代,說陸居士,你且在這里等待,我進去,將他給捉拿出來。

  我見這洞口黝黑,不知道有多深多長,而孫小勤先前又是一幅淡定無所謂的模樣,知道他早已謀算好退路,心中不安,恐有詐,于是不肯讓朱睿一人冒險,便執意跟他一同進洞。

  情況緊張,如此僵持,倒會讓孫小勤有時間逃脫,于是朱睿也不糾結,與我魚貫而入。

  洞中黑暗,所幸我們都帶有強光手電,往前一照,發現這洞子外面看著雖然小,然而里面卻幽深冗長,爬了十來米,里面就變得寬闊了,另有一番天地。孫小勤上半身被反綁著,唯有雙腳有力,時間又短,所以并沒有跑多遠,電筒一照,便見到穿著黑色道袍的他掙扎著站起來,似乎還往里面喊著什么。

  難道在這里,還有內應?

  朱睿和我手腳并用,爬過那狹長甬道,終于也能夠站起身來,看見孫小勤正奮力往前面的黑暗中奔跑而去,朱睿倒也能夠狠下心來,暗扣飛刀一柄,口中咒文飛快念誦,然后朝前一甩。

  前面洞子并非筆直,孫小勤繞過一個彎,消失在我們的視線中,然而那飛刀卻也能夠隨著跟過去,黑暗中聽到孫小勤一聲慘叫,似乎撲通一聲,跌倒在地,朱睿心喜,快步朝著彎口處跑去,我緊隨其后,還沒有轉過去,結果突然聽到朱睿一聲大叫:“茅長老?”

  這尖叫聲還未落,朱睿整個人的身子便騰空飛了起來,朝著我這邊摔來,我伸手,運用柔勁,將朱睿給一下子拉住,左手上的強光手電朝著前方照去,卻見孫小勤整個人都伏在地上,不得地咳著血,而在他的身前,則有一個黑色身影,幽幽而立。

  瞧這青朦朦的臉上幾縷山羊胡子,個兒不高,身穿臟不拉嘰的青色道袍,不就是今早遇害身亡的烈火真人,茅同真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