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卷 第三十四章 鬼將之敗,梅浪失牌

  小妖出其不意地出現,并且將那支撐通道的木架子給轟得粉碎,接著這一段通道都整個兒垮塌下來——挖過煤、下過礦,坑道里面翻過炕的小伙伴或許能夠想象得出當時的情景,那數噸的泥土碎石由上而下地碾壓下來,那掀起的塵土將我們胸肺里嗆得盡是灰塵,場面一時混亂不堪。

  別說是像梅浪長老、邪靈教眾的血肉之軀,便是那些在我們身后追蹤的黑影團兒,也被這動靜震得七零八落,有的甚至直接發出了巨大的尖叫聲,不知死活。

  我們腳步一點兒也沒有停留,朝著前方一陣猛跑,所幸小妖轟斷的僅僅只是幾節木支架,所以當我們朝前跑了十幾米的時候,發現頭頂上面傳來的震動,終于停止了,而朵朵那甜甜的呼喊聲也傳到了我的耳朵里:“小妖姐姐……”

  同樣是灰頭土臉的小妖伸手一招,地上頓時爬出好多爬山虎一樣的藤蔓植物,簌簌作響,而那些翻騰的灰塵也終于一清而空,這小狐媚子得意地嘲笑我,說陸左啊陸左,枉你這一身的本事,當年也是將跟梅浪齊名的茅同真,弄得跪在地上叫大爺的人物,此刻卻被這個老不死追得狼狽逃竄,倒是叫我好瞧不起啊……

  她說得夸大,旁邊的朱睿一抹頭上的灰,心里多少也有些不滿,說梅長老馭鬼之術,茅山無雙,他旁邊還有四個十分厲害的邪靈教一流高手,這樣的陣容,倘若留在原地,那才是真正的找死呢。

  小妖這小狐媚子一得了理就想著法子損我,這事兒我早就已經習以為常,所以并不理會,看著這兩個在我面前拉著手轉圈圈、喜相逢的小姐妹倆兒,關心地問那個茅同真的魂體呢,你不是去追他了么,怎么又從這里跑了出來?

  小妖叉著腰,說你還有意思問,倘若不是小妖我察覺不對勁,似乎中了那調虎離山之計,匆匆跑回來,只怕你已經被人給追上,一下撲倒在地,任其蹂躪,到了此刻一定是輕撫某花笑而不語了——哼!

  聽到這個小狐媚子這一連串似乎并不是很對勁的話語說出來,我的心中不由得一陣汗顏,這小狐媚子,還真的是什么都懂。不過譏諷我歸譏諷我,小妖卻也不是一味地玩鬧,最后還是說了實話,說那茅同真根本就是一縷意識分身,她在追到地下不久的時候,那東西身上附著的能量便已經接近為零了,于是不多時,憑空消失,再也不見,她這才循著與我那獨特的聯系,找到這兒來的。

  不管怎么說,小妖這突然的急智還是救了我們一回,對此我給予了她高度的表揚,這小狐媚子別的還好,就是禁不住夸,這一番好話說盡,人便眉開眼笑,心情如那晴朗星空一般。

  我們這邊了解著情況,然而朱睿卻一直都處于緊張的戒備狀態,當我們準備離開的時候,他突然一聲大喊:“陸左,小心,它們又來了!”

  聽得這些話,我便感覺自己的腳下又是一陣黏稠,往下一望,卻見自己的雙腳給那些鬼將纏住,如陷泥潭之中。這通道垮塌,梅浪和邪靈教諸人過不來,但是并不會對身為靈體的一百零八鬼將產生任何困擾,誠如朱睿所言,梅浪是茅山宗內控鬼第一人,要不然也不可能以一人之力,湊齊這梁山泊的諸位好漢之名,而他之前過于托大,竟然放著我在旁邊偷聽而不管,如今我知道了太多的消息,每一件對于他來說都是致命的,所以他現在最急切的,莫過于就是殺人滅口。

  只有將我和朱睿給殺了,變成了死人,他才能夠在楊知修以及其余長老、眾茅山子弟的怒火中,存活下來,這是最重要的東西,一刻也不能耽誤,故而他也管不得許多顧忌,將手上的底牌,全數打出。

  而就在短短的幾秒鐘時間里,從地上,墻壁上,通道頂上,冒出了密密麻麻的團團黑影,遍布在我的視野里,這些家伙之前似乎都只是靈體,與我們并不交集,然而此刻一旦發動起了真格的東西,立刻又是另外一種情景,突然之間便有那陰風大作,呼呼地刮,讓人骨子里都變得寒冷無比。

  當我看到眼中的朱睿一分為二,二分為四,四分為一十六的時候,我便知道面前的這個兄弟先前告訴我梅浪的那一百零八鬼將能夠擺出讓人迷幻致死的幻陣,此刻已經啟動起來。

  恍惚間,我感覺數十個朱睿將手中長劍舉起,然后朝著我的全身各處刺來,這劍兇猛,刺得又快又狠又疾,根本就把我當作了階級敵人的模樣。我拼力抵擋,結果卻還是感覺全身刺痛,竟然被七八個朱睿將我給刺穿,望著胸口銳利的三四根長劍,我嘿然一笑,說尼瑪的,這幻覺也太假了吧,難不成還真的以為我會相信自己給這般捅死了,自己命魂消逝?

  這話說完,我口中一段“金剛薩埵降魔咒”快速念過,然后雙手結內獅子印,口中一聲大吼:“洽!”

  此洽一出口,萬物之靈力,任我接洽,立即有源源不斷的靈力從無盡虛空傳遞而來,我的腦海中精神一震,神情頓時就清醒和精神了許多,祛除幻境,將真正的雙眼睜開了,瞧見百來團鬼將在我身周搖擺成同一節奏,嘩啦啦、呼啦啦,而剛才在幻境中將我殺死的朱睿此刻使勁兒地揮舞著手中長劍,臉上的表情猙獰而激動,口中大聲叫道:“陸左,你不要逼我,你不要逼我……”

  至于朵朵和小妖,兩個小丫頭分別給十來頭鬼將給纏住,這些東西并不如圍著我們的黑影團兒可愛,全部都是一副惡面猙獰的恐怖模樣,讓人看著生畏,而被分出來單獨對付這兩個小蘿莉的鬼將,如果按照《水滸傳》中的說法,應該屬于三十六天罡的級別,都是十分厲害的家伙,一時半會兒之間,她們倒也不能速戰速決,只是在將優勢一點兒、一點兒地扭轉。

  不過讓人欣慰的事情是,這一百零八鬼將乃茅山長老梅浪窮極一生而收集編匯而成,也是他能夠成為茅山長老的一個重要籌碼和資本,無論是單體實力,還是團結在一塊兒的陣法演練,都有著讓人不敢想象的厲害,來歷不明的小妖自不必提,那朵朵成鬼時間并不算久,很多與她一般遭遇的小鬼,此刻說不定早就被吞噬了,而她,竟然能夠以一敵十,而且還能夠占據強大優勢。

  這還是她并不擅長的領域,倘若是她到了真正憤怒便變身成那青面朵朵,說不定會更加強大。

  當我重新恢復神志的時候,心中一片豁達,感覺梅浪的這一百零八鬼將或許自有其強大之處,但是當個體的精神意志真正到達了一定的級別,這些東西說實話,真的只是浮云,過眼云煙而已。在那些鬼將都在好整以暇地布陣消磨我們的精力之時,我已經將鬼劍給揚了起來。

  劍臨于空,蓄力,停頓,這些動作我按著一定的節奏,踩著鼓點進行,然而在此之前,我從懷里拿出了震鏡——嘿嘿,對付這些靈體,沒有什么能夠比這經過牛頭藍血浸泡過的法器,更加管用了。

  一聲“無量天尊”出了口,差不多有四十多頭鬼將被我籠罩其間,而在這些靈體動彈不得的情況下,我的鬼劍終于蓄滿了勢,由上而下,一劍斬過,那些常人根本無法觸摸的鬼將此刻卻紛紛被一斬而破,而且在分離之后,并不像普通鬼魂一樣散而重聚,而是消失無蹤影。

  這些讓茅山刑堂高手朱睿談之色變的鬼將,就這樣被我砍瓜切菜一般,給殺得個落花流水。

  這一劍斬過,陣法便出現了紕漏,朱睿幡然醒轉,睜開眼睛,大叫一聲,人卻癱倒在了地上,口吐出白沫來,而我的震鏡空虛太久,此刻竟然還有余力,被我又照射在了與朵朵纏斗的那十來頭鬼將之上,那個小丫頭倒也能夠抓住機會,一時間將學自鬼妖婆婆那兒的密宗法術施展出來,指出如電,竟然將這些鬼將給全數點化。

  何為點化?那便是將其罪惡的痕跡給抹除于這世間,再無蹤跡。

  連續兩場大勝讓我們信心倍增,很快,小妖也不落人后地將纏著自己的那十來頭鬼將斬殺大半,就連剛剛吐得稀里嘩啦的朱睿,也咬著牙燃了自家壓箱底的珍貴符箓,又弄死了幾頭。俗話說兵敗如山倒,這連連的失利讓那些剩余的一百零八鬼將腦子慌亂,陣腳一時間也亂得不成樣子,這個時候便是收割的季節,而我也不客氣,由朵朵和小妖做主,將這些存在或者即將消逝的靈體,給全部塞進震鏡,讓人妻鏡靈給煉化掉。

  十來分鐘之后,通道里一片寧靜,那些吵鬧的鬼將早已死的死,逃的逃,不成氣候,想必在垮塌通道對面的梅浪長老,此刻已經哭得稀里嘩啦了。

  其實他的鬼將原本并不會這么弱,但是超出了他的指揮范圍,所有的事情便都已經超出了他的掌控。

  我和小妖、朵朵相視一笑,伸手擊掌,說耶!

  朱睿也伸出了手,熱淚盈眶:“耶!”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