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卷 第三十五章 被綁架的人質

  將銜尾追擊而來的一百零八鬼將給轟散,我們也不敢久留,畢竟這地下的通道到底是不是四通八達,梅浪等人是否能夠從其它地方繞道而來,這些我們都不得而知,所以為了以防萬一,我們還是先逃得遠遠的才好。

  雖然我有足夠的信心能夠在與梅浪的交手中不處于下風,但是此時此刻,與其在地下和梅浪這個家伙爭勇斗氣、糾纏不休,還不如趕緊逃出地面上去,找到茅山的各位長老,將梅浪與邪靈教勾結的陰謀給捅出來,并且將邪靈教左使來到茅山一事說出,給所有人都做出一個警示。

  邪靈教左使是什么級別?雖然我不知道現代邪靈教的運轉方式,但是擱在以前,這左使則是掌教元帥下面的頭把手,正所謂“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當年洛飛雨、洛小北的外公王新鑒便是以左使之位,引領著風雨飄搖的邪靈教,度過最艱難的那一段時期,能夠坐上這個位置的人,自然都是天縱奇才,也是極端危險的恐怖分子,如果有更多的人提前知道,這消息必定能夠拯救許多人的性命。

  這些事情孰輕孰重,我其實還是了解的。

  不過這通道在茅山之下,但是隱秘,未必有多少人能夠知曉,我身邊的朱睿雖然也是茅山中執法機構刑堂的弟子,但是也只是聽聞,從來沒有見過,所以這一路奔跑,其間也見過不少岔路口,但是都不敢左轉右轉,只是朝著前方奔跑而去,生怕黑暗中又出現個什么不該出現的東西來。

  我們的目標是能夠出了外面去,然而這一番奔跑,卻是越跑越黑,那通道長長,仿佛沒有盡頭一般,讓人心底發虛。經歷了之前被梅浪發現的事件,我們現在也變得小心了許多,猜想得到這地方或許還會有很多邪靈教或者與梅浪站在一邊兒的人在,所以老早就將那遁世環給開啟,隱匿了氣息,而前方又有小妖這個機靈鬼兒在探路,倒也沒有太多的偶然和危險。

  身處地下,而此處又是遍布法陣的茅山宗內,指南針都失靈了,自然也分辨不得方向,不過我這越往前走,便越覺得我們此刻行走的方向,正是朝著大山深處前行,倘若我們這么一直走下去,那么一定就能夠走到茅山的重地,也就是藏載這無數秘密的后山去。

  一想到這里,我的心中隱隱有些明悟,梅浪所說的這個秘密計劃,不會就是意圖謀害現任的茅山掌門陶晉鴻吧?

  要知道,這陶晉鴻可是位列天下十大高手之列,正道中的泰山北斗,而在官方的名號也是全國道教理事協會的副理事長,如果能夠將他給斬于馬下,無論是對宗教界的打擊,還是對屢屢受挫的邪靈教士氣振作,都是有著極好的正面作用。

  想到這個可能,我的心中發寒,而聽到了我的分析,朱睿也有些慌了,想出去報訊的心情,有急切了數分。

  這邊一直走,差不多走了二十多分鐘,梅浪始終都沒有跟上來。我不知道梅浪現在是什么情況,雖然我很想小妖之前弄出來的那一場垮塌已經將梅浪給活活掩埋了,然而事實畢竟還是不能夠用幻想來代替,我們都沒死,指望梅浪已經死了,這顯然是太天真,唯一能夠希望的事情是他或許因為通道被堵,又沒有其他的通道,所以耽擱了,追不上來。

  若是如此,說不定我們還能夠瞎貓碰上死耗子,順著通道摸了出去呢?

  一路上我和朱睿都是戰戰兢兢,小心翼翼,大氣兒都不敢出,在那二十分鐘之后,轉過一道岔口,我突然聽到有微弱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了過來,我和朱睿都是神情一震,放慢速度,朝著聲音的發源地,慢慢摸去。

  有燈光,而那里則是一個小廳處,我聽到一個粗獷的男聲從里面傳來:“好漂亮精致的小女孩子啊,尤其是這一張臉,長得是真的好可愛,越看越好看,真有點兒像電影里的大明星呢——是哪個來著,剛剛還在嘴邊,怎么一想說,就想不起來了呢?”

  “武映杉,幾歲點屁大的小孩兒,像啥明星啊,就你能吹,說得跟真的一樣……”

  “涂晶,這你就不懂了吧,真正的蘿莉愛好者,最喜歡的也就是這種洗衣板身材的小女孩兒,如果她是十四五歲那種老女人,我老武就連看上一眼的興趣都沒有!”

  那個粗獷的男聲用一種古怪而猥瑣的語調說著話,讓人聽了,好是一陣惡寒,就連他的同伴也有了意見:“你娘的個變態,腦子里面不知道裝著什么東西,裝屎咩?我警告你啊,這個小女孩蘇參謀留著還有大用,我們這次過來,計劃倘若想要完美實施,便少不了她,所以你最好要注意自己的言行,別把她給嚇壞了。”

  這兩個人說著話,其間還有一陣奮力的“唔唔”聲,聽著十分熟悉,似乎在哪兒聽過。

  這兩人又說了些別的東西,從他們的對話中能夠聽得出來,他們也是從山外潛進來的邪靈教眾,在這里看守一個被虜的人質,而他們等待的,則正是蘇參謀和代號叫做鬼哥的內應——所謂鬼哥,應該指的就是身具一百零八鬼將的茅山長老梅浪,不過現在的他已經名不副實了,因為零星的鬼將,基本上不會超過三十來個……

  這邊聽了好一陣墻角,然后那個叫做武映杉老武的漢子閑著無聊,似乎又起了歹意,起身去調戲那個人質,他嫌沒反抗不好玩,結果解開了一點兒堵在嘴上的布團,我便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在奮力大喊:“壞人,快點放了我,我師父是鄧震東,你若敢傷害我,一定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這話兒一說完,我的眼睛瞪得鼓鼓,這個被綁起來的人質,竟然是居于后山的包子師姑包鳳鳳。

  前夜我見到了慘死的小松鼠,就感覺有些不對勁了,要知道那小松鼠被包子養了好些年,早已通了人性,晚上怎么會跑這么遠,到那震靈殿下面去呢?而后事情一多,人的腦子便完全亂了,也想不起來,直到聽見這兩人的談話,我才隱約想起,這個被綁起來的人質,應該就是包子。

  為什么說包子是計劃實施的關鍵呢?這個其實并不用多想,因為那守護陶晉鴻的后山法陣,此刻便是由雜毛小道的小姑蕭應顏坐鎮,而之前則是有傳功長老塵清真人鄧震東在,這兩個人一個與包子情同母女,一個則就是她的師父,都跟包子有著最為親密的關系,如果將包子挾持在手上,借此威脅那兩人,說不定就能夠誑得那最為嚴密的大陣開啟,將在閉死關的陶晉鴻,給直接暴露在了敵人的面前。

  邪靈教此番潛入茅山,所圖甚多,但是最主要的,就是威名籠罩茅山數十年的掌門人,陶晉鴻。

  如果消息沒錯,這個時候是陶晉鴻最虛弱的時候,也是最好殺的時候。

  我瞧了瞧朱睿,他也瞧了瞧我,在茅山,雖然很多人很怕包子這個難纏的小女孩,但是卻并沒有人討厭她,反而覺得這真性情的小女孩,像那心窩頭的肉,值得疼愛,朱睿也不例外。我們用眼神交流了一下想法,然后點了點頭,腳步緩慢前移,在快走出通道的時候,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在將這口氣呼出來的時候,我已經沖了出來,瞧見一個光頭絡腮胡男子正將手掌高高抬起,準備朝著下面扇去。光頭男旁邊是另外一個光頭,不過沒有濃密的胡須,而在他的下方,則有一個被捆得結結實實的道袍女孩,瞧她那圓滾滾的包子臉,可不就是親愛的包子小朋友?

  “嗬……”

  我疾步前沖,而比我更快的是朱睿,他一出現就朝著那個絡腮光頭男沖去,一點兒停頓都沒有。他揮劍,然而那個絡腮光頭男似乎背后有眼睛,避開了這又氣又急的一劍,而朱睿一點兒都沒有含糊,來不及回劍,于是伸出雙手,將這絡腮光頭男給撲倒在地。

  兩個人在這地上翻滾騰挪,打作一團,而我也與另外一個光頭交上了手,平心而論,這個光頭的實力并不比守衛在蘇參謀身邊的四大高手差,無論是反應力、敏捷度還是力量,都有著一流高手的風范,不過他雖然厲害,卻抵不過小妖、朵朵和我的一番圍攻,而這些圍攻的屬性都不同,小妖的青木乙罡,硬碰硬的拳頭對擊,朵朵的癸水之力、密宗傳承,以及我,鬼劍凌厲而兇猛,在交手不到半分鐘的時間里,被小妖踹了四五腳的他在慌亂之際,被我一劍,準確地貫胸而過。

  雖然被當胸捅了一劍,然而因為鬼劍的屬性,血反而并沒有多少,見同伴被殺,那個變態的武映杉也被朱睿翻上了身,死死地掐住了脖子。

  兩人角斗,我們卻也不講規矩,小妖解決完一個光頭,另外一個光頭就是趁著空隙,一棒子,將這個家伙打昏在地。

  解決完這兩人,我將被綁住身子的包子給抱起來,揭開她嘴上沒塞嚴實的布,這小丫頭的眼淚“刷”的一下就流下來了,哇哇地大哭道:“哇哇,陸左哥哥,我的小松鼠找不到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