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卷 第三十七章 騎龍

  包子從小就是個頑皮孩子,作為傳功長老弟子的她平日里也少有人管束,到處亂竄,這地底處是那茅山的備用通道,雖然龐大,但是知道的人其實并不算多,不過它既然存在,便難免被包子知曉。

  在與朵朵和小妖的一番談話之后,小丫頭的情緒迅速地恢復過來,正處于交到新朋友的亢奮當中,于是一馬當先,帶著我們在這通道中七拐八彎,腳步不停地行走。

  因為擔心會碰到前面一撥邪靈教的高手,我們走的時候還是十分小心的,一直都開啟著遁世環,并且還著人輪流在前方探路,防止被人突然偷襲。不過包子對這里的地形十分熟絡,也能夠猜出那些人大概走了那條路,所以都是避過不走,在轉過幾個彎口和岔道之后,她帶著我們來到了一條傾角朝上的通道盡頭,左右上下地好是一番打量,又伸手敲了敲巖壁,能夠聽到有清脆的回聲傳來。

  這時她才回過頭來,得意地跟我們大伙兒說道:“嘿,我五六歲來過這兒,居然現在都還在呢!”

  我上前用強光手電照了一下,發現這塊巖壁似乎有些空,不解地望著包子,而這小丫頭則蹲著身子,在這墻壁底下摸索著什么,沒幾秒鐘,她似乎找到了什么,伸手一拽,我們面前的那塊巖壁頓時跌落,陷到了地上去,有清新的空氣從對面傳遞過來,晚風習習,讓人神情一震。

  包子對著小心翼翼往外面觀察的我和朱睿笑了,拍拍手,說外面是竹林小道,對了,陸左哥哥,你和蕭克明上次被人偷襲的地方,就在這附近,我們出去吧。

  一番波折,終于從地下出來了,我們不再猶豫,從這露出來的豁口處魚貫而出。

  這出口是一個小斜坡,被掩藏在了一處茂密的荊棘叢中,旁邊還有許多竹子遮掩,雜草也多,平日里很少有人能夠發現這里還有一個土洞——即使有人瞧見了,過來一看,就是一個深坑,什么也沒有,自然也不會注意。

  我們出來之后,包子又在門口處摸索一陣,最終將那巖壁有合上了去。

  見我盯著她瞧,包子解釋道:“這地下的出口很多,光我知道的就有四五個,如果不關起來,有風,他們便可以很快地追尋過來,到時候被追在屁股后面,就很難應付的……”

  瞧見這包子臉的小女孩分析得頭頭是道,我想包子倒也是個心思細膩的人,而且她的修為也不錯,說不定再過十年、二十年,又是茅山宗內新一代的頂尖人物了——到底是名門大派,末法時代雖然已成大勢,但是他們卻從來不缺乏人才斷層,這種傳承是苗蠱、薩滿等遠遠不能比擬的。

  重回地上,朱睿的眉頭卻依然沒有舒展,像他這樣的刑堂弟子,在有這種大任務的時候,一般都會配備著一道召集令符,也就是先前孫小勤滾落地洞中后他朝天空拋射的紅芒信號,然而那通道被茅同真的靈體弄得垮塌,即使有人很快就前來支援,只怕也是進不去的。

  現在他的召集令符沒有了,那么必須潛回震靈殿中尋求支援,而在后山法陣那邊,卻也需要人手去通知和加強防備。我和朱睿竹林里簡單地商量了一下,最后決定由朱睿回震靈殿,而我和包子則前往后山法陣中,通知守陣人蕭應顏早作防備。

  考慮到此時的茅山應該混入了好多邪靈教眾,而梅浪的參與、楊知修的縱容也使得形勢變得錯綜復雜,所以我和朱睿商定,不要跟沿路的茅山弟子發生交集,最好能夠潛入震靈殿,找到幾位留守長老,或者大師兄和符鈞,不然很容易發生意外,還要時時刻刻擔心被人給轉臉賣了。

  時間也急,商議完畢之后,我們互道珍重,分頭行動,朱睿低伏著身子,黑色道袍很快便掩入了夜色之中,而我們則在包子的帶領下,朝著后山出發。

  不知道是想在新朋友面前展示實力,還是心掛姑姑,包子走得特別快,幾乎是腳尖點地,身影飛掠,速度快得連我都感覺到有些吃力。不多時,我們已經越過了竹林和漫漫山路,前方已經出現了那塔林的隱約影子來。

  快接近塔林的時候,包子的腳步一停,回頭攔住了我們:“停,那邊好像有動靜!”

  我側耳傾聽,何止是有動靜,塔林那邊早就已經鬧翻了天,打斗的動靜十分強烈。

  不過我還是有些奇怪,這聲音并不是隱約傳來,而是驟然響起,很顯然,應該是有人為了避免小姑發出信號,用了些手段,將此處屏蔽起來了,只有闖入了這范圍,才能知曉。

  想到此節,我的心頓時就提了起來,估計我們的到來已經讓人給盯上了。

  如此我們便也不敢再多作停留,繞進林間,從這邊朝著佛塔方向摸去。走了幾分鐘,終于到了佛塔邊緣處,我撥開密林,伸頭望去,只見塔林上空罡風陣陣,沖天的殺氣讓人心中膽寒,往下看,有十余條金光閃閃的三足蛟龍,在空中游動,散發出讓人心中恐懼的龍威。

  這些蛟龍都是由龍蟒精魄煉就而成,長的五六米,短的也有三四米,經過了漫長的歲月凝聚,又結合了這森嚴的陣法,別說與之拼斗,便是我看上一眼,都感覺心臟撲通跳個不停。而這些蛟龍的對手,則是八個人——準確地來說并不是八個人,因為我在里面看到了茅同真,而在他旁邊的,也都是和他一般無二的靈體。

  這些靈體都有著一些共同的特征,那就是神情呆滯、眼睛里面只有眼白,然而實力卻個頂個兒的強悍……

  總結的說,它們的共同特點就是從傳聞中小佛爺的封神榜上走了一遭。

  頭頂的蛟龍陣靈兇猛,然而茅同真等人卻也不弱——他身旁的那七人似乎也煉就了類似于大師兄麾下七劍的頂尖劍陣,攻防一體,就連出劍的角度和步伐都有著驚人的相似,在移動交鋒之中,氣勢如山,而出身于茅山長老的茅同真雖然身死,魂體被控,但是記憶還在,對這茅山陣法的熟悉度已經融入了本能里面,在他的協調之下,那些蛟龍陣靈雖然頂端厲害,但最終還是只能形成僵持狀態。

  這雙方是針尖對麥芒、火星撞地球,好一番龍爭與虎斗,場面激烈得很,一時絢爛,讓人看得癡了。

  正在這當口,我們身后突然傳來了一聲陰側側的聲音:“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陸左,你還我兒的性命來……”

  這聲音像是天邊傳來,然而又仿佛在耳朵邊吹氣,我的心一顫,回過頭去瞧,結果卻看到五只尖銳的爪子,朝著我的臉上倏然抓來。

  徘徊于死亡邊緣而練就的敏銳直覺救了我,當時的我一個鐵板橋彎腰,避過這一擊,然后朝著地下一滾,當我再次翻身起來的時候,看見朵朵和小妖都已經和那只爪子的主人交上了手。

  來人正是之前吩咐孫小勤設套伏擊于我的勞什子老母,這女人雖然被劉學道的名聲驚走,但實力不容小覷,出手又狠毒,我估計她便是在外圍設置屏蔽的那人。

  所幸經過這么長時間的成長,朵朵和小妖都有了長足的進步,所以在這個女人瘋狂的進攻中,竟然也能夠勉強接下來。不過即使如此,我們也不可久留,畢竟我們不知道敵人到底來了多少,如果在這里死耗著的話,很有可能會被逐尾而來的敵人淹沒。

  我回望了一眼包子,這小女孩明了其中意思,將右手的拇指和食指扣起,然后放到了嘴里面,吹了一個響亮的唿哨,幾秒鐘之后,從頭頂天空處落下了一條蛟龍來。這蛟龍身長六米,渾身遍布黑色鱗片,閃耀著冉冉金光,三足有尾,胡須長長,包子第一個跨坐上去,而后是我,接著那蛟龍便升了空,我朝正在纏著黑袍老母的小妖和朵朵大喊上來,聽得我的喊話,朵朵和小妖便不停留,晃了一記虛招,紛紛撤開,一邊防備,一邊朝著我這邊飛來,氣得地上的那老女人哇哇大叫,卻也無可奈何。

  坐在那蛟龍陣靈身上,我屁股下面有一種這貨就是真的那種錯覺,畢竟連那粗糙的鱗甲都如此真實。

  蛟龍陣靈持續升高,不斷盤旋,騰云駕霧一般,已經脫離了戰場,朝著里間游去。

  包子坐在最前面,單手抓著鱗背,另外一只手朝里面揮手:“姑姑,我回來了,快點兒開門啊!”

  一道光掃到了這蛟龍陣靈之上,然后前面的黑暗一消散,在我們面前竟然出現了一個籃球場一般大的空間,方方正正,邊緣處全部都點著大大小小的油燈,火焰在不斷地跳躍,平地上用青磚鋪成八卦的圖案,一圈一圈地堆積圍繞,一點一點地升高。

  在最中間臺子上,盤坐著一個容貌秀麗淡雅的白袍道姑,卻正是雜毛小道的小姑蕭應顏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