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卷 第三十八章 木馬攻城

  這處陡然出現的地界有一個呈倒扣碗狀的防護結界,如流水一般由上而下地滑落,隱隱約約,似是而非,我們身下的蛟龍陣靈并不能夠直接穿透過去,于是在最邊緣處將我們給放了下來,然后引頸高吼一聲,尾巴搖動,竟然又遁入了黑暗當中。

  位于高臺之上的小姑本來是閉著眼睛的,挽著傳統道髻、一襲白色道袍的她仿佛鏑落塵世的仙女,包子腳一落地,便朝著小姑大聲喊道:“姑姑,姑姑,我回來了……嗚嗚,我回來了!”

  她的聲音里帶著哭腔,情真意切,之前所受到的委屈又浮現到了自己的心中,眼窩子里便有淚水流出來了。

  小姑長長的睫毛輕輕顫動,然后睜開了晶瑩黑亮的眼睛,朝我們看來,手一揮,我們面前處的流光便缺了一塊,在包子的帶領下,我和朵朵、小妖一齊走進了此處。此處應該就是后山法陣的中心,腳下的石頭竟然是那漢白玉,里面似乎還有瑩光在流動,讓人感覺真的是十分神奇。

  就在我們走近的時候,小姑已經站起了身,并且緩緩地走了下來,包子沖上前去,一把將小姑的大腿給抱住,一邊將眼淚鼻涕抹在了小姑的身上,一邊嗚嗚地哭道:“姑姑,姑姑,我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呢……”

  蕭應顏是雜毛小道的小姑,而且人也十分不錯,我對她也是極為親近和尊敬,走上前去,躬身問好。小姑摸了摸包子散亂的頭發,又給她擦完眼淚,才肅容說道:“陸左,不用客氣,你們是從外邊來的,能跟我講一講外面是什么情況么?”

  我點了點頭,然后將在通道里偷聽到梅浪和蘇參謀的談話內容,一一給小姑說起,當得知邪靈教潛入茅山,劍指掌門陶晉鴻,梅浪竟然就是勾結邪靈教的內賊,而這所有的一切都有著話事人楊知修的縱容,小姑臉上的神色更加地嚴肅了。

  當我把我所有知道的,以及根據這些事件的推論都說完的時候,小姑嘆了一口氣,說風雨飄搖啊,塵清真人說茅山今年定有一劫,我原本還將信未信,后來徐修眉長老隕落,接著祈福法會掌門未醒,茅同真長老被人殺害于山門之前,我才知曉這一切都是真的,然而萬萬沒想到,這所有的一切,都還只是剛剛開始而已……

  我聽得小姑語氣里有著疲倦,知道她肩上承載了太多的責任,不過我跟她只見過這兩次面,也不好去勸,只是好聲安慰幾句,便轉問道:“小姑,你這邊是什么情況?”

  小姑答我,說大概二十幾分鐘前,外面那些家伙便在塔林外圍布置東西,她發現之后,啟動陣法,然而這里面似乎有人也頗為熟悉外面的陣法,竟然將那迷幻的陣法瞧破了,起不到什么作用,沒辦法,她只有驅動塔林之下的蛟龍陣靈騰空懲敵,卻不曾想到剛剛死去不久的茅同真長老出現了,帶著七個厲鬼抵擋住了蛟龍的進攻,竟然呈現了膠著的狀態。

  我又問,說這法陣到底有沒有被攻破的危險?

  小姑臉上終于露出了一絲笑容,她說怎么可能?這陣法經過茅山歷代先輩的錘煉雕琢,早就已經圓潤成熟,莫說是前面那八人,這樣的便是再來八十人,只要她還在此處主持,便絕對攻不破——即便是攻破了又如何?從這里到掌門閉關之處,還要經過一個天然的鬼打墻迷陣,喚作迷蹤林海,那里的布置實乃天成,根本沒有人力為之,倘若不知道其中規律,進去之后,這輩子都甭想完整個兒地出來……

  說起自己所守護的這片土地,小姑有著別樣的自豪,我的心中也安定了一些,想著這長夜雖漫漫,但是總有結束的時候,只要拖到天明,哪怕我們坐在這里什么事情都不干,敵人也會撤退離開,而梅浪這一暴露,給邪靈教諸人掩護的內應都沒有了,那些前來搗亂的家伙要么與集攏力量的茅山硬拼,最后落敗生死,要么就乖乖地跑路……

  這樣一想,我便覺得有些不對勁兒了,要倘若是這般容易,邪靈教為何會在謀劃了如此之久,還硬著頭皮而來呢?

  誰都不是閑著沒事的人,邪靈教一定還有殺手锏沒使出來,那么到底是什么呢?

  我開動腦筋,使勁兒地想,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我突然聽到小妖一聲大叫:“包子,不可……”聽到小妖這焦急地叫聲,我的心中一跳,只見在小姑懷中的包子渾身一震,竟然從她身上鉆出三個兇神惡煞的厲鬼來,因為挨得近,又沒有防備,結果小姑被那三個厲鬼給一口咬住,胸腹間中了好幾掌,人便朝著后邊飛跌而去。

  瞧見這情景,我原本已經收在身后的鬼劍立刻執于右手之上,跨步朝著小姑沖去。我一劍沖前,那其中的一個惡鬼回身過來,以極為精妙的手法拍在了長劍側面,頓時就有一股陰寒之氣傳遞而來,我半邊手掌冰涼,差一點兒凍僵。

  呼——我深吸了一口氣,感覺心中一陣難受。

  當時見到包子我只是覺得巧合,卻沒想到我竟然給人算計了,一切都在別人的掌握當中,而那原本堅如磐石的法陣竟然是被用那“木馬攻城”的丑惡伎倆給弄出一絲間隙,更加讓人想不到的是,與我交手的這頭惡鬼,實力并不遜于茅同真,想來應該是小佛爺為了此次計劃成功,而特意弄來的底牌。

  瞧著小姑重重跌落在地,那兩頭惡鬼試圖鉆進她的身體里去,而外面則是黑煙滾滾,我的臉上火辣辣的,心中也充滿了憤怒。

  我艸、我艸、我艸,這他媽的誰在耍我?

  我的鬼劍劍柄幾乎被我捏得快要碎裂成絲,我再沖上前去,與那個回身朝著我的惡鬼交鋒。它似乎在那封神榜上養了許久,神志也比茅同真清晰很多,嘴角一笑,一翻雙手,如同鳥爪一樣的右手便抓住了我的鬼劍,想要奪我兵刃。

  眼看著巨力疊加,劍刃被奪,我心中那股不屈的意志也卓然升了起來,狂暴的憤怒并不會將我的頭腦沖昏,而是使我變得更加強大,從下丹田處傳遞而來的力量被我灌注在了鬼劍之上,這把用那成精老槐木所做成的鍍金木劍,紋路里都充滿了強烈的吸引力,將那家伙的手給緊緊黏在了劍尖之上,甩脫不得。

  灌注了足夠的力量之后,鬼劍像那飛機的渦輪發動機,有著巨大的吸力,厲鬼甩脫不得,只有伸出左手,照著我的腦袋抓來。化身為厲鬼之后,這家伙的手掌比正常人幾乎大上了一倍,蒲扇一般地揮來,有勁風生起。

  倘若擱在平時,我自然也是要被這股威勢嚇到,人往后退,但此刻我卻被強烈的憤怒填滿心中,不管不顧,也將手伸過去,與之對拍了一掌。

  轟——巨大的力量從左手上傳來,我和這頭厲鬼各自退了一步,卻仍舊以鬼劍相連,我瞧著小姑雙手凝于胸前,似乎在驅趕體內惡鬼,秀美的臉上滿是痛苦的表情,心中不由得又痛又恨,怒氣攀升到了巔峰,我張開口,大聲地喊道:“裂!”

  此言一出即法,那頭實力恐怖的惡鬼在連我都沒有想象的情況下,竟然化作了一大團黑霧,被鬼劍給吸收進了劍身里去。

  仿佛承載不下這么強烈的力量,我手中的鬼劍不斷地在自動顫抖,里面如同裝上了電動小馬達,嗡嗡嗡,震得我手掌發麻。就在我解決第一頭惡鬼的功夫,小姑身上的那兩頭惡鬼已經鉆入了她的體內,還沒有待那鬼劍消停,我便沖上前去,單膝跪倒在小姑身前,而此時小妖也已經在旁邊支應,至于朵朵,她則在照顧昏迷過去的包子,察看她到底有沒有生命危險。

  我瞧向小妖,說怎么辦?小妖皺著眉頭,說雜毛叔叔的小姑這回可危險了,進入她體內的這東西其實不是惡鬼,而是修羅,這東西就是佛家六道輪回中修羅道傳說中的那種,在天而非天,是邪惡的惡神,小姑她現在純粹在以自己的修為抵抗,可是熬不了多久,定然被奪舍而死的。

  我焦急地問,說有沒有辦法?

  小妖一副很為難的樣子,艱難地說道:“有是有,不過……很危險的。”

  “做吧,她是你蕭叔叔的小姑,是對我們都很重要的人,想盡一切辦法,都要救她!”我緊緊捏著拳頭,對小妖說道。

  小妖聽到我肯定的話語,她點了點頭,站起來,口中念誦著我根本聽不懂的話語,然后雙手如蝴蝶紛飛一般結印,十幾秒鐘之后,她的額頭眉心處,竟然逼出一道精光,射入了小姑的眉心處。

  進入之后,小妖的身子變得僵直,而裸露在外的皮膚,竟然如同那最清澈晶瑩的美玉一樣,呈現出非人的神采。小姑的臉色在不斷地變化著,每一絲扭曲都牽動著我的心,又過了一會兒,小姑渾身劇震,從嘴巴里吐出一大口濃濃的黑血,與此同時,一團黑霧朝著對面的我撲來。

5條評論 to“第三十一卷 第三十八章 木馬攻城”

  1. 回復 2015/01/23

    別無視我啊

    為什么沒有人評論?應該有很多人看的啊?

  2. 回復 2015/02/16

    正在看的人

    噓,正緊張的,別吵

  3. 回復 2015/05/20

    止語

    南無阿彌陀佛。

  4. 回復 2015/05/30

    Jo

    沒有什么好說的啊,難道每每看一章都要留下一個精彩

  5. 回復 2016/03/24

    寒冰不能斷流水

    看這節奏,左弟要受恩于茅山掌門了。左大俠總在關鍵處失誤,我也只能呵呵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