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卷 第三十九章 岷山老母

  我與小姑離得很近,這一口黑霧噴到了我的臉上,弄得我躲都躲不及,直接被噴了個正著。

  當時的我下意識地閉上了眼睛,感覺某種粘稠的東西附著在臉上,有滑膩膩的觸手往我的鼻子、嘴巴里面鉆去,像是章魚或者水母一般,這種感覺讓我想起了矮騾子的小伙伴害鴰,不過還有一股惡臭到了極點的味道,一個勁兒地往這我的鼻孔里鉆,將我熏得暈暈乎乎,酸水外冒。

  這是想要將我們都弄翻在地,好為所欲為的節奏么?

  那個時候我已經睜不開眼睛了,感覺那股滑膩似乎已經沿著我的食道,探到了我的胃部去。似乎感覺到了異物,一直在沉睡著的金蠶蠱翻了翻身,停頓住,突然勾連我胸腹下丹田的氣海,釋放出一股極為恐怖的氣息來。

  轟——這股氣息籠罩在想要占據我意識的惡鬼修羅之上,它便感覺到了極為不善的意識,倉惶地往我的身外逃去。

  刷的一下,我感覺自己仿佛嘔吐出什么東西來,猛地一睜開眼,卻發現地上一灘苦膽汁,而本來籠罩在我頭上的那團黑霧,竟然沖到了剛才小姑盤坐的高臺之上去。

  剛剛從極度的危險中釋緩出來的我有些發懵,當看到那東西盤踞在了高臺之上時,這才感覺到不對勁,正想上前去阻止,便感覺空氣突然一凝,一股氣場在一漲一縮,再之后便聽到“轟”的一聲滔天巨響,那個用漢白玉層層堆疊而起的高臺被巨大的力量給震得垮塌下來——天啊,那個惡鬼修羅竟然自爆了么?

  我的腦袋在那一瞬間差點就要短路了,那爆炸的威力巨大,巨大的沖擊波將我給高高地掀起來,然后朝著四周擴散開去,在這陣中邊緣的那些油燈被風吹得不斷搖晃,有的甚至直接熄滅了,而隨著這些油燈的熄滅,我們頭頂上那如瀑流下來的屏障也搖搖四散,淡薄如紙,仿佛一戳及破了一般。

  亂象還在繼續,爆炸的影響并不僅僅只有如此,隨著高臺的坍塌,我能夠感覺到整個法陣都開始停止了運轉,仿佛一臺高速旋轉的機器逐漸地停緩下來,這讓我心中壓抑得很——最壞的情況終于發生了,所有人都信心滿滿、固若金湯的后山護山法陣,竟然停止了運轉。

  我怎么都不會想到那惡鬼修羅居然在控制不了我之后,毅然選擇了自爆,空氣中還彌漫著瘋狂的余味,但是我卻管不得太多,蹲在小姑的身前,死死地盯著她眼皮下面急劇滾動的眼珠子,祈禱著小妖趕快成功,而就在這個時候,我身后傳來了連著好幾聲的咳嗽,回過頭去,見到包子被朵朵扶起來,一臉茫然的樣子。

  “發生了什么事?”包子顯然并不知道自己的身體里被人種了三頭讓人恐懼的惡鬼修羅,所以她看到姑姑跌坐在地上,默然不語,于是出言問道。

  我這個時候不想講話,好在朵朵在旁邊悄悄地說著,告知了包子詳情,這個小女孩頓時就哭了,眼睛紅紅,嘴巴里面咕噥著什么,但是仔細聽,又聽得不是很清楚。

  時間一點兒一點兒地過去,不知道過了多久,跌坐在地的小姑胸口一陣急劇顫動,臉色發紅,仿佛發了高燒一樣,接著她再次吐血,不過這一口血比先前的要紅艷許多。盤坐在她身前的小妖這個時候睜開了眼睛,那些玉化了的肌膚又都變成了潔白嫩滑,不過她的臉還是有些灰白,呈現出不健康的神色來。

  一醒過來,小妖伸了懶腰,立刻站起,朝著小姑走過去,剛剛走到后面,小姑便整個人癱軟到了小妖的懷里,昏迷不知。

  我焦急地問小妖,說怎么樣了?

  小妖抹了一把額頭上面的汗水,長呼了一口氣,說還好,那家伙沒有想象中的利害,可能是人工制造的緣故,不過時間耽擱太久了,小姑昏迷了過去,而且還不知道到底能不能再次醒過來,多久醒過來,這些都是不能夠確定的事……

  能保住小命就好,我嘆了一口氣,拍了拍小妖的肩膀,說辛苦了,然后扭過頭來,朝著包子問道:“包子,現在法陣被破了,敵人很快就要攻進來了,我們該怎么辦?”

  包子過來扶著小姑蕭應顏,正愁眉苦臉地看著姑姑想哭,聽到我的話語,她仔細地打量了一下我,小心翼翼地問道:“陸左哥哥,你打得過那些壞人么?”

  包子看著我的目光里面充滿了期望,然而我還是無情地搖了搖頭,說實話道:“不行,我打不過。”

  包子又問他們什么時候打進來?我說我也不知道,隨時都有可能。

  包子哭喪著臉,說這可怎么辦?我們身后就只有迷蹤林海了,那里是我們茅山最負盛名的死亡之地,它是溝通掌門閉關所在的洞天福地,與外界的通道,里面兇險得很,只有掌門和傳功長老才能夠知曉里面的秘密,如果不能夠明白其中的規律,進去必死——這幾百年來,唯獨李道子師伯一人能夠在沒有傳承的情況下,以驚天的智慧,一步一步地破解出來,也因為有著那里面的歷練,使得李道子師伯在符箓之道上面,走得比別人更遠……

  我并不想聽包子講這沒用的往事,直接問她道:“包子,都說你在陣法上面也是一個領悟力極高的天才,既然李道子能,你覺得你能不能?”

  包子瞪了我一眼,回了兩個字:“做夢!”

  確定走入那迷蹤林海中是死路一條之后,我的心情反而變得寧靜起來,不管怎么說,雜毛小道最敬重和愛戴的師長陶晉鴻沒有危險,那么我所做的一切,也都是值得的,至于其他的,唉,這就要看命了吧……

  見我嘆了一口氣,包子卻朝著我笑了,說沒事,這里面除了我師父、姑姑能夠使喚那些蛟龍陣靈之外,我也可以,我現在就將它們給召回來,守在這最后的陣地上,誰也不要想再跨前一步。

  失去了大陣的依托,少了源源不斷的力量補給,蛟龍陣靈在外面也只是給人捉對屠殺,還不如叫進這里面來呢,我想了一下,點了點頭,說好,然后又問能不能聯系到外面,讓人過來支援呢?包子看了一眼昏迷過去的小姑,搖了搖頭,說從被攻擊的一開始,小姑應該就已經發了訊號,然而到現在還沒有人來的話,說明已經被屏蔽了,以后也不會再來了。

  解釋完了之后,包子從小姑的衣服里面拿出一根撥浪鼓,開始敲了起來,這頗有節奏的鼓聲很低沉,不過似乎已經在影響著炁之場域,沒多久,我們頭上便鉆來了九條遍體鱗傷的蛟龍陣靈,全部都圍繞在了我們的身前身后。

  又過了半分鐘,先前我們在塔林前瞧到的那些家伙,也都從黑暗中出現,緩慢走到了平臺上面來。

  不過與蛟龍陣靈一樣,他們也減了員,七劍只剩下了五人,而茅同真的靈體也是一陣恍惚,黯淡無光。不過即使是如此,我也感覺到了極度的危險,因為在這些人后面,那個被人喚作“老母”的老女人,也緩步走了過來。

  這是一場實力懸殊的戰斗,我面前的是六個可敵十數條蛟龍陣靈的封神榜上客,而那個老母又十分厲害,而且還狡猾,黑暗中還不知道潛伏著他們多少人,至于我們這邊,小姑昏迷,小妖為了救人而實力大損,包子小女孩兒一個,勉強能夠指揮那幾條傷痕累累的蛟龍陣靈,真正保持了戰斗狀態的,也就只有我和朵朵兩人。

  瞧見了我們這弱勢狀態,那個老女人走到了前面來,眼睛里有毒蛇的光芒,死死地盯著我,肆意地笑道:“小子,知道我剛才為什么會放你們進來么?我以前也想不通,只是聽到命令行事而已,然而萬萬沒想到,你進來的結果竟然是給我們掃平障礙,天啊,我到底有沒有記錯啊,難道你是我們自己人?”

  事情既然已經發生,我也不再多言,免得讓內疚和自責影響到我戰斗力的發揮,見我不答話,這老女人又說道:“陸左,你終于也有了今天,如今再也沒有人能夠過來救你了,我也不會將你從我的手里面放走了——既然今天你來了,那么就留下命來吧,千刀萬剮,也算是給我兒報了仇了!”

  這個女人真的是不可理喻,我不由得也生起了好奇心,說你怎天嘰里呱啦,雖然不知道你說什么,貌似你兒子被我怎么了,然后你才會這樣恨我——我很想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為何這么針對我,你的兒子,到底是誰?

  那個老女人見到我一副莫名其妙的樣子,不由氣得青筋直冒,盯住我,一字一句地說道:“那好,你且記住了,不然黃泉之下,你都不知道是誰殺了你——我夫家姓黃,老身姓楊,長居于西川岷山,人送了匪號一個,名為岷山老母!”

  岷山老母,岷山老母……我在腦海里面默念了兩遍,突然揚起了頭,難以置信地說道:“你的兒子,就是黃鵬飛?”

  岷山老母點了點頭,眼角竟然流下了眼淚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