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卷 第四十章 黑蓮業火

  瞧見我面前的這個老女人承認了自己的身份,我先前所有的疑惑也都得到了解釋。

  原來如此,難怪她對這茅山暗道以及陣法如此熟捻,原來她竟然就是茅山話事人楊知修的姐姐。這老女人一開始還是滿面冰霜,然而談及了自家的兒子黃鵬飛,頓時就激動了,流了淚,眼角紅紅的。

  這種感情如果要是換位思考的話,其實我也能夠理解,畢竟這兒子生下來的時候才巴掌兒大,慢慢地長大,養育成人,他的每一次成長都牽動著這個做母親的心,在黃鵬飛身上,這個女人應該灌注了太多太多濃厚的感情,然而現如今白發人送黑發人,而且連尸骨都還沒有找到,她心中對于殺死自己兒子的那兇手,十分怨恨,是再平常不過的事情。

  不過雖然能夠理解,但是我并不會坐以待斃,畢竟我和黃鵬飛的事情,早在祁福大會址上就已經講得很清楚了,起歹意動殺心的是她兒子,最后被我反殺,只能怨他技不如人,說不得太多的門道來。

  天底下都在乎一個“理”,對于黃鵬飛,我一點歉疚之意都沒有,所有的一切,都是這家伙自找的。

  然而說是這般說,但偏偏黃鵬飛他老娘,我面前這個名喚岷山老母的女人卻并不是一個肯講理的人,當我將先前已經得到過證實的話語都講完的時候,她仍然無動于衷地看著我,冷冷地笑道:“任你說得天花亂墜,我只知道殺人便要償命,自古都是這個道理;今天讓我遇到了你,你居然還想通過如簧巧舌來逃過這一節,是你太天真了,還是你以為我太幼稚了?”

  聽到我面前的這個女人說出這種話語,我頓時覺得自己真的就是虎皮貓大人口中常常念叨的傻波伊——這女人既然都已經跟邪靈教勾搭在一起了,我居然還試圖通過道理來說服她,真的是腦子壞了。

  想到這里,我不由得想起一件事情,既然楊知修是這個女人的弟弟,岷山老母與邪靈教勾結了,楊知修不會也……想到這個可能,我的心中不由得一陣狂跳,當下也是按捺住心中的緊張,故意裝作痛心疾首的樣子,開始套起了岷山老母的話來:“你弟弟就是那茅山話事人,掌管這頂級道門,為何你竟然會做出這樣讓人不齒的事情?”

  “話事人?呵呵,他這個話事人有個毛用?連殺害自己外甥崽的兇手都不敢捉拿懲辦,長老會的那些老不死又鬧這鬧那,整日里像哄小孩兒一樣哄來哄去,你說他這話事人當得有什么意思?”

  岷山老母用讓我渾身都要長雞皮疙瘩的怨毒目光看著我,緩緩說道:“有時候我也覺得我這么做不可思議,不過有一句話說得很多,‘人活在這個世界上就是要肆意妄為,倘若一直小心翼翼地看著別人眼色過日子,這樣的生活還不如直接死去呢’,我家鵬飛死了,根就斷了,什么都沒有了,我還有什么好怕的?”

  我瞧見她情緒激動,趁機直接問道:“那邪靈教許諾你什么好處?”

  “整個西川,我將接手鬼面袍哥會的所有勢力!”岷山老母斬釘截鐵地說道,而我則在嘆氣,這女人還真的是見識短淺啊,趙承風既然能夠與大師兄齊名,并稱宗教局雙雄,又豈是易與之輩?這個袖手雙城早就借力打力,在這一年的時間里,將鬼面袍哥會在西川的大部分勢力都給連根鏟除了,哪兒有什么好果子來給她接收?

  為了那虛無縹緲的利益來冒這么大的險,除了對我的仇恨之外,想必也是權力欲望在作怪吧?

  更加讓人覺得諷刺的事情是,黃鵬飛死于剿滅鬼面袍哥會的任務中,而他老媽則轉身就成了他以前想要立功鏟出的對象,真是可笑啊!

  不過從談話中能夠知道,楊知修或許默許了他姐姐的行為,但是并沒有真正擼起袖子加入邪靈教,這便是最好的結果。此前因后果敘述完畢,岷山老母也算是盡了讓我死個明白的承諾,臉上一陣抽動,朝著旁邊厲喝道:“上!”

  那些一直在靜立不動的惡鬼修羅聽到了這命令,當時便朝著前方跨了一步,然后化作了六道虛煙,朝著我們這邊沖來。

  瞧見茅同真等人氣勢洶洶,我這邊也做好了破釜沉舟的準備,有條不紊,冷靜地大聲喊道:“包子,照顧好你姑姑,小妖,護住我左翼,朵朵,護住我右翼!蛟龍,圍攻后方!”

  這話兒剛剛一說完,我便與這六道虛影迎面撞上,首當其沖的便是實力最厲害的茅同真。

  此老雖然剛死不久,然而此番被人制住了神魂,似乎更加無畏而厲害了,舉起雙手朝著我拍來,強風撲面。我右手執劍,左手惡魔巫手祭起,先是一劍挑向茅同真,刺了個空,然后左手與茅同真硬拼在了一起。

  烈火真人死后,依然火力十足,我的左手像伸進了炭火里面,燙得驚人,在我旁邊的朵朵小手一挑,弄出一團清新的水汽團,將我的左手泡了一下,不至于造成傷害,而小妖則在左翼與對手交上了手,我們三人配合極為默契,左右前后都能照顧周全,一時間打得好不熱鬧。

  然而我們這邊戰得正酣,包子那里卻被蜂擁而至的惡鬼修羅給驚擾到,那些家伙似乎并不管什么風度啊羞恥,越是老弱病殘,越喜歡招惹,包子年紀太小,對抗能力并不強,而小姑又在昏迷,所以本來應該支援我們的那九條蛟龍陣靈,也只有分出了兩條來,其余的則在勉強護衛他們。

  如此一來,我的壓力就變得十分沉重,被四個實力強勁的惡鬼修羅給圍上,簡直就是應接不暇。

  正僵持中,一直沒有動的岷山老母終于有了動作,她仿佛受到了催促,將手中皮鞭一抖,甩出了一個炸響,指著我說道:“快些讓路,我或許可以饒你不死!”

  以岷山老母對我的仇恨,這話兒只能哄小孩子,她自己都不信,身形一縱,人便沖到了我的身前,手中皮鞭劃出一個詭異的造型,然后朝著我的下身抽來。

  瞧著這老婦人下手的目標,我便知道她心中藏得有多大的仇恨,下意識地往后一退,避開了這一記帶著炸響的皮鞭,然而我此刻正巧處于圍攻當中,這邊一躲,卻恰恰迎上了一個惡鬼修羅遞上來的劍。這種惡鬼修羅在幡上養了多年,自然可以跨越實體傷人,當下我的小腹一熱,便被這陰劍割裂,鮮血便迸射出來。

  好在天空突然沖下來一條鱗片破爛的蛟龍陣靈,將岷山老母接下來的一鞭給扛過,然后張嘴去咬,逼得岷山老母改變進攻策略,這才使得我有精力回顧,沒有被接踵而來的攻擊砍成碎片。

  這斗法一事,很多時候都是生死一線間的事情,小妖嚇出了一身冷汗,先是幫我托住了一記殺招,然后口中大喊:“干活兒了,二毛!”

  此話一出,憑空便出現了一頭龐大的貔貅怪獸,碩大的鼻孔噴著熱氣,朝著我前面的岷山老母一頭撞去。岷山老母本來在拿皮鞭抽那條蛟龍陣靈,見這頭貔貅猛獸又沖了過來,嚇了一跳,朝后躍開,冷聲笑道:“陸左,你的本事倒挺多的嘛!不過,有什么用呢?”

  她一抖衣袖,一朵黑色雪蓮便從空中生出來,游離不動,似乎散發著恐怖的氣息。

  二毛似乎聞到了危險,下意識地停頓了一下,然而那條蛟龍陣靈卻懵懂無知,直接撞了上去,結果仿佛火星掉進了汽油桶,那條渾身黑鱗,冒著金光的蛟龍陣靈在瞬間變成了純粹的黑色,黑蓮附著在那蛟身之上,化作了無邊的業火,讓人直打寒顫的陰冷從上面傳遞而來,恐怖之極,便是與這岷山老母同一陣營的茅同真以及其余惡鬼修羅,也都下意識地紛紛避開去。

  難怪岷山老母如此自信爆棚,有了這能燃靈體的黑色雪蓮,她確實有威脅到我的強大實力。二毛經虎皮貓大人點化,神志漸開,也有了恐懼,它倒也不敢鉆回去,只是躍到了包子和小姑的身前,一聲嘶啞的“吼哇”,做了看門的衛士來。

  黑蓮業火一出,小妖和朵朵便沒有由來的心慌,不敢上前,只得在旁邊牽制著茅同真這些惡鬼修羅,此時岷山老母也憑恃著這恐怖的黑蓮業火,沖到我身前來,不管我,專門攻擊朵朵和小妖,有一次朵朵差點就給燒著了。我心中害怕極了,顧不得兩人反對,將她們給送回了槐木牌中。

  這兩個朵朵是我的左膀右臂,失去了她們的支持,很快我就又被割了幾劍,臨了又給茅同真當胸劈中一掌,人飛了起來,所幸被那二毛給騰空跳起接住,才沒有二次受傷。

  瞧著我們這些老弱病殘,岷山老母十分愜意,她的右手上,一直翻騰著那朵黑色雪蓮,緩緩地逼近:“看來我從天山神池宮求來的這黑蓮業火,還真的是有效啊——失去了法陣支持的蛟龍陣靈,也真的是太弱了!殺了你們,再找到在里面當烏龜的陶晉鴻,我們就可以回家了啊……”

  她將那黑蓮業火高高舉起,腦袋朝著圍繞在空中游離不定的蛟龍陣靈看去,正欲將其誅殺,突然從角落傳來了一陣咳嗽聲,岷山老母扭頭看去,卻見一個形容猥瑣的糟老頭子,拄著拐杖朝著這邊緩緩走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