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卷 第四十一章 拐杖化龍,業火燒身

  這個老頭兒看著還真的是不起眼,塌鼻梁、金魚眼、一臉的褶子肉憔悴不堪,蠟黃蠟黃的像個癆病鬼,身上那青色道袍早就被磨礪得臟兮兮的,到處都是洞,腦袋上面的頭發也是灰撲撲的,打結得厲害,還有些泥土和草屑裹挾……

  這邋遢道人全身上下無一奇異之處,不過當他這般顫顫巍巍地走到了近前來的時候,得志猖狂的岷山老母卻小心收起了攻勢,緩步后移,不動聲色地隱沒在了那茅同真的身后。

  她手中的黑蓮業火讓茅同真和周遭幾個惡鬼修羅感到一陣不適,然而在她的強行拉扯下,也只得給她當作了人墻。

  瞧見這老頭,一直咬著牙操縱那些蛟龍陣靈的包子嘴一撇,清亮的眼淚滾滾地流了出來,朝著那個老頭兒無限委屈地大喊道:“師父,他們欺負我,嗚嗚……”

  聽到包子的叫聲,我的心頭一震,朝著那老頭兒看去,有些難以置信——這個邋里邋遢、看著蔫不啦嘰的老頭兒,竟然是茅山宗里有數的幾名頂尖高手之一,傳功長老、塵清真人鄧震東?

  我在打量這老頭,老頭兒也在看我,眼睛里似乎還冒著精光,刺人眼痛,僅僅是一瞥,仿佛就看到了我的靈魂中去。

  塵清真人拄著拐杖從黑暗中走出來,并沒有與自己的寶貝女徒弟敘話,而是平靜地看著面前的這六個做出防御姿勢的惡鬼修羅,以及隱藏在人群中的岷山老母,輕輕嘆了一聲:“同真啊同真,你到底是一個不諳世事的人,與虎謀皮,能有什么好果子吃?幼稚啊!你前半輩子是個武癡,在你們這輩師兄弟里和我最像,倘若能守這一輩子的山,說不定得窺大道,可惜最終還是不甘寂寞啊,被人指使做了這等事情,反而被無情拋棄,最后還被弄成這修羅傀儡,惜哉惜哉!”

  他說得痛心疾首,然而被傀儡化的茅同真卻面無表情,根本就不知道面前這個邋遢道人說的便是他,而躲在人群后面的岷山老母則厲聲說道:“萬震東你這個老不死的,你不是中了蠱毒么,不好生修養,跑出來這里干嘛呢?”

  塵清真人下頷輕輕抬起,目光越過眾人,盯在了岷山老母的身上,語氣十分低沉:“修養?呵呵,這茅山都要被你們給拆了,我這把老骨頭還留著作甚?”

  岷山老母臉色一變,又好生規勸道:“萬震東,不管這茅山宗如何變化,終究少不得你這傳功長老的地位,你既然已經中了小佛爺那蠱毒,明哲保身便是,何必要與陶晉鴻陪葬呢?不值當,不值當的!”

  “勿寧死,不可退!”

  塵清真人語氣輕輕,然而卻無比堅定地說著,凝神盯著岷山老母,臉色開始沉重起來:“楊小懶,你弟弟就是這茅山話事人,你這行為,又是什么意思呢?”

  這問題是最讓人疑惑的,不但是我,就連塵清真人也覺得奇怪,岷山老母卻懶得再費唇舌,獰笑道:“你這個老頑固,果然是這樣,我好言相勸,最終換得你一番明志之言。你若問我為何要殺陶晉鴻,為何要與厄德勒勾結,這需得問問你們自己,知修在茅山話事這么多年,可曾真正的輕松快活過?八年前,倘若不是你們這些糾纏不清的老不死在,我又何必變成此刻的這般模樣呢?”

  塵清真人搖頭嘆氣,說唉,即使當年我們插手阻止了你的做法,不過你最終還是煉成了現在這般的鬼妖之體,成就如此厲害的法身,可謂塞翁失馬,焉知非福,你又還有什么好怨恨的呢?

  什么,鬼妖之體?

  我瞧著躲在茅同真等人后面的岷山老母,沒想到她居然也不是人,而且與朵朵居然一樣,是一個隱藏極深的鬼妖之體——如此說來,難道岷山老母已經死了咯?

  我這邊滿腦子迷惑,而聽到塵清真人這般說著,岷山老母的臉上頓時就是一陣扭曲,頭發倏然掙脫了頭巾束縛,朝上飛揚起來。她指著前面的這個老人厲聲罵道:“你他媽的還好意思說這事?八年前,就是因為你們的否決,使得知修對我的事情無能為力,而為了鑄就這鬼妖之體,我丈夫最后死于非命;一年前,我在這世上唯一的牽掛,我那可憐的兒子被人殺了,而兇手卻逍遙法外,竟然跟你站在了一邊,你叫我如何不恨……”

  直到此刻,我終于能夠明白岷山老母為何會如此偏激了——這人一旦成了鬼,必然會受到那陰風洗滌,倘若不得法,必然扭曲心志,而此時的她又是夫死子亡,這惡向膽邊生的事情,并不是做不出來的。

  這話也說了好一會兒,時間一久,塵清真人就咳嗽,而他這一咳,原本有些畏懼的岷山老母也反應過來了,嘿嘿地笑了,說差點忘記了,你的身上可是被下了蠱毒,實力大不如從前,我何必懼你呢?

  我也奇怪,瞧著塵清真人——一定級別的修道之人自然都有防蠱驅毒的手段,他為何還會中招呢?

  他身上到底是中了什么蠱,而我是否能夠幫上忙呢?

  我滿腹疑問,又有心想幫,而那時間卻也來不及,見我張口說話,岷山老母突然想起了我的身分,也不再等待,對著左右鬼物大聲說道:“上,先把那個老頭給我宰了!”

  茅同真等人原本護衛著岷山老母,小心翼翼,此刻得了吩咐,便朝著離我們不遠的塵清真人走去。

  塵清真人一連串的咳嗽,手一捂,盡是血,見這些面無表情的惡鬼修羅圍了上來,嘿嘿慘笑,說病死的駱駝比馬大,這樣的小玩意,當真以為我會怕?大不了同歸于盡,和你們這些家伙,一起埋葬了吧……

  他將手中的拐杖往前一扔,這黑黃色的雕花木棍在空中抖動了一下,上面的紋路一陣流動,最后竟然化成了片片鱗甲,這頭也出來了,角也出來了,虎須鬣尾,身長若蛇,有鱗若魚,有角仿鹿,有爪似龍鷹,陡然間,一條兩丈半的蟠龍竟然橫空出現在了我們的面前。

  這蟠龍與護衛在我們身前的蛟龍陣靈不同,腰粗如桶,氣勢強盛好幾倍。我心中震撼,果然不愧是茅山宗實力排名前幾的高人,竟然將一條龍魂,給封印進了拐杖當中——須知龍在道教中最主要的作用,是助道士上天入地,溝通鬼神,龍被認為是“三轎”之一(這里所指的“三轎”,一曰龍轎,二曰虎轎,三曰鹿轎),能夠幫助道士實現自己心中的道。

  然而岷山老母瞧見了,卻冷冷地笑,說陶晉鴻當年好偏心,黃山龍蟒中得到的殘破龍魂,竟然沒給知修,而是給了你,不過那又如何?有了這黑蓮業火,我未必會怕你么?

  她說完,人也朝著塵清真人沖去,那拐杖所化而成的巨大蟠龍氣勢也足,一個擺尾,將兩名惡鬼修羅給拍得遠遠,不見蹤影,不過它到底是那靈體化身,當瞧見岷山老母手中的黑蓮業火,卻也生出了懼色,騰空而起,口中噴出一大口的云氣,想要將這黑蓮業火給吹滅。

  然而這玩意哪里能夠吹得滅,倒是將廣場邊緣的油燈吹得熄滅了不少,一時間,光線又黯淡許多。

  我瞧塵清真人這狀況,知道中了蠱毒的他定是虎落了平陽,龍游了淺灘,若是被那岷山老母撞上,說不得要丟了性命,于是強忍著身上的傷口未愈,提劍前沖,從后面沖向了岷山老母。

  既然已成鬼妖,那么感知能力必然比尋常人等厲害千百倍,岷山老母頭也沒回,揮手一鞭,朝著我的脖子卷來。我的鬼劍早已饑渴難耐,一劍削過去,卻不知道那皮鞭是什么材質,如此鋒利的鬼劍竟然砍不斷它,反而被順勢一卷,緊緊地纏了起來。

  皮鞭拉扯,順勢繃直,驟然間朝著她那兒拉去,而另外一邊,茅同真等人已經跟塵清長老身前的這條蟠龍戰成了一團,這些惡鬼修羅到底是從小佛爺那里借調而來的壓箱貨,有著讓人恐懼的戰斗力,一時間纏斗不休,互有損傷。

  這被塵清長老點破鬼妖身份的岷山老母爆發力大得出奇,一拽之下,我穩不住身子,朝著她那兒跌落而去,這老女人臉上浮出了猙獰的笑容:“小子,你讓我兒成鬼,我便讓你連鬼都當不了,讓你受那黑蓮業火灼燒,身體猶在,而神魂從此不存——去死吧!”

  她左手之上的黑色雪蓮綻放,隨風飄搖,然后朝著我的腦門印來。

  這火焰實在是太霸道了,讓人心中驚悸,我也不例外,鬼劍扯不脫便不再拿著,就地一滾,先避開這當頭罩來的火焰。

  然而岷山老母人老成精,變鬼更甚,當下也是毫不猶豫,手心一抖,那朵妖艷黑蓮竟然從她的手心處飛了起來,朝著地上翻滾的我射來。我心中驚悸,不斷翻滾,然而人哪里能夠跟這東西所抗衡?當即就被那火焰給沾染到了腦門,倏然間,我的頭頂似乎燃起來,接著那陰寒至深的火焰開始蔓延到了我的頭顱,以及……整個身體!

  蓬……一聲輕微的響聲,我便被那黑蓮業火給燃成了一顆巨大的人形蠟燭,腦子被陰寒和灼熱兩種刺激所對撞,胸腹中的一口老血噴出,仿佛能夠聽到了自己皮膚被灼燒而發出來的“滋滋”響聲。

  “哈哈,好好看的焰火啊……”

  眼前的景色一片模糊,岷山老母的臉色扭曲成了萬花筒,而我則在輕輕地問自己:“我,這是……要死了么?”

2條評論 to“第三十一卷 第四十一章 拐杖化龍,業火燒身”

  1. 回復 2015/06/03

    丟你老母

    先千后殺,再千再殺

    • 回復 2018/02/27

      滄瀾道場

      啥先千后殺,楊小懶那鬼樣子,她丈夫都跟人跑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