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卷 第四十四章 林海迷蹤,恐怖無蹤

  這蟠龍長須似乎有傳導實況的功能,所以塵清真人捻須閉目之后,卻如同親眼所見的一般。

  我瞧著這邋遢道人凝神運氣,心中擔憂,上前一步拉著他的衣袖阻止道:“前輩,你剛剛雖然去除了大股蠱蟲,但余毒仍在,倘若再次運勁行氣,只怕死灰復燃,到時候神仙都救不了你了……”

  塵清真人聽到我關切的話語,睜開了眼睛,嘴上含著笑,緩緩說道:“年輕人,放心,我活得比你久,所以也比你更加惜命。這龍降木靈與我朝夕相處,早就已經心意相通,并不需運氣于身,我們便能夠溝通,所以你不須擔心。”

  聽到了老頭兒的保證,我也放下了心,就著他剛才的話語提問道:“破陣蜂鳥是什么東西?”

  “天地鐘靈秀,造化多神奇,這破陣蜂鳥原本產自東海仙島,最大不過拇指,被人用來當作玩物,后來被歐羅巴商人帶到中土,有修行者發現這鳥兒腦子雖然只有米粒大,但是卻記憶超群,能夠洞穿陰陽,看破紅塵,所有的迷幻之術,在它眼中都是把戲,遂被豢養,用來破陣,收效甚佳,可惜此物壽命太短,多不過三年,至如今雨林稀少,聽說早已滅絕,沒想到他們竟然為了破這林海迷蹤,弄了一只出來……”

  古代的東海仙島,要么說得是日本,要么說的是美洲,據我所知,這蜂鳥最多的便是南美洲,聽得塵清真人娓娓道來,我點頭,擔憂地問道:“那我們不會被那勞什子鳥兒給找到吧?”

  塵清真人頗有自信地搖頭,說怎么會,這里化境天然,并非費盡心力計算出來的陣法,那蜂鳥雖名破陣,但是卻窺不破這里的。

  他再次摸向那游繞長須,點了點頭,說他們很快就要趕到這里來了,我們先躲著,讓他們吃吃苦頭吧……

  這話說完,他拍拍手,我們頭頂那些蛟龍陣靈和蟠龍各自朝著樹頂的隱霧處盤去,而塵清真人則在包子的攙扶下,在前帶路。我想去扶小姑,結果小妖以男女授受不清為由拒絕,小蘿莉瞬間變成了女漢紙,將小姑背著奮力飄飛而起,而朵朵則掃清我們路過的痕跡。

  這里迷陣處處,塵清真人一邊走一邊回望,出聲指點我們走哪兒,哪兒卻是一定不能夠走的,十分緊張,也讓我感覺到這地方的壓抑危險之處。

  當我們全部都藏在了一處大樹之后的時候,塵清真人瞧著我身邊的兩個小蘿莉,問是你養的?

  我點頭,說是啊,我的兩個女兒……

  我這話被朵朵和小妖聽見了,頓時被大罵占便宜,腰間軟肉被好是一通掐,瘀青發腫,痛并快樂著。塵清真人瞧著我們鬧,他也呵呵笑,摸著旁邊乖巧的包子頭發,感慨地說道:“你的運氣不錯,按常理言,養鬼豢妖,乃逆天而為,折損陽壽,而且易被反噬,然而我瞧見你這兩個寶貝兒,卻是一點兒因果都沒有沾到,而且福緣深厚,遇難呈祥,是大富大貴之相,十分難得。”

  我點頭,深為贊同——與塵清真人交流了一番小蘿莉培養的話題,他的臉容一肅,作了一個噤聲的手勢,我閉上了嘴,朝著他的目光瞧去,只見東邊的道路盡頭,走來幾個隱約的黑影。

  這些人便是岷山老母、金陵鴻廬的廬主刀疤龍及麾下高手,以及以茅同真為代表的惡鬼修羅。

  每一個人,放到外界都是響當當的人物,如今卻全部都湊到了一起來,在他們的前方有一個上下翻飛的綠色小不點,花生米大,卻正是塵清真人口中所說的破陣蜂鳥,這小東西口中唧唧喳喳,而刀疤龍手下則專門有一個人在傾聽,指引方向——這人便是光頭佬武映衫。

  他們行進的速度很快,不多時,便來到了我們剛才停留的地方。

  塵清真人剛才吐出來的那一口濃血十分腥臭,臭味在這一帶四處飄揚,讓人聞了直反胃,來人都不是傻瓜,自然也能知曉,于是停頓在那兒研究了一番,我們藏身之所與那里離得不遠不近,說話倒也能夠聽得到,那名與破陣蜂鳥溝通的家伙武映衫,是個痕跡學高手,正在與旁人侃侃而談,分析著我們剛才在這里所做的事情,一項項的例證,竟然說得有七成相符,讓人驚訝。

  不過當這人推斷說護法長老的蠱毒已經被我破解的時候,一直沉默不語的岷山老母突然發言了,說不可能,鄧震東身上的蠱毒乃小佛爺親手煉制,據蘇參謀所言,這蠱毒只有緬甸部分遺民能弄,別人都不會知曉的,陸左雖然也是蠱師,但絕對不能夠破解此法。

  武映衫指著地上的這一灘血跡,還有草地里翻滾的漏網爬蟲,斟酌了一下語氣,小心說道:“蝕功蠱我也曾聽蘇參謀說過一些,從這里看,應該是陸左給鄧震東解了蠱,要不然不會是這番模樣,當然,也有其他可能,中了這蠱毒的人,即使解除,半個月之內也不能夠隨意運氣,所以我們加緊追蹤速度,或許還能夠將他們給截獲!”

  旁邊滿臉蜈蚣的刀疤龍點了點頭,補充道:“大家記住,我們此番前來,所為的是將陶晉鴻給徹底消滅,然后拿到閉關洞中的龍精血石,那可是小佛爺指名需要用的,是召喚大黑天所必需的東西,時間越來越近,留個我們準備的功夫不多了——至于陸左等人,能殺則殺,不能殺改日便是,不必強求!”

  旁邊的人轟然應諾,朝著前方走去。瞧著這副場景,我看得出來,這里面真正能夠有決定權的,到底還是邪靈教的高手,而不是半路加入的岷山老母。

  因為朵朵的小心收拾,或者這陣法迷惑,刀疤龍手下的那名高手并未看出我們的躲藏之處,而是往前面走去,因為我們有可能在前方,所以這些人走得都很小心,而且還把茅同真等惡鬼修羅排在前列,有事也可阻擋。

  走得快接近我們這邊的時候,那不斷拍打著翅膀的破陣蜂鳥突然止步不前了,猶豫地徘徊一會兒,再次朝前一撲,然而還沒等它往前飛多久,一頭持劍突前的惡鬼修羅卻先它一步,沖到了前頭。

  讓人驚悚的事情發生了,原本平靜的林間小道中突然一陣波紋晃蕩,仿佛前面豎著一塊看不見的無形之門,而那惡鬼修羅上半身探進去之后,竟然消失不見了,而下半身卻還在此間停留。

  場面是如此怪異,這讓我們頭疼的恐怖修羅便這般消失一半,緊接著那只細小的綠色蜂鳥也闖進了去,消失得不見蹤影。

  瞧見這場景,身后跟隨著的岷山老母和邪靈教眾大驚失色,紛紛延后,那岷山老母伸出手,在她的手腕上系著一個鈴鐺,搖了搖,那頭惡鬼修羅往回使勁挪動了一點兒,然而里面仿佛有一只手,將它給整個兒都拉了進去。

  嗖!

  一聲響,世界又恢復了寧靜,而那讓人頭疼的惡鬼修羅卻只剩下了五頭,破陣蜂鳥也早就消失不見,只留下了一堆茫然無措的人,在這里你瞪著我,我瞪著你。

  我想起了當日在鵬市偉相力工業園詭異工廠的情景,知道這里應該也是出于空間折疊的場景,那東西不知道被送到了哪兒去。當時的氣氛是如此靜謐,估計汗水滴在草地上的聲音都能夠聽得見,這寂靜持續了幾秒鐘,終于有人開口了:“怎么辦?”

  岷山老母嚇得魂兒都丟了,像個潑婦一樣厲聲大叫道:“怎么辦?怎么辦?蘇參謀跟我說這破陣蜂鳥能夠帶著我們找到陶晉鴻閉關的巢穴,結果走到一半,這破鳥都消失了,還找什么?現在回去?啊……”

  她拖長著語調,而在她對面的金陵廬主刀疤龍則冷冷地嗆聲道:“你弟弟就是茅山話事人,對于茅山,你應該比我們更加了解,所以這個問題,似乎該由你來回答!”

  岷山老母搖頭說道:“這里是茅山禁地,除了掌門和傳功長老萬震東那老烏龜,誰也不知道怎么走,除非是……”

  她說著說著,眼睛不由得亮了起來:“除非將萬震東找到,讓他來給我們引路!”

  岷山老母的這個思路得到其余人等的贊同,他們重新回到塵清真人剛才嘔吐的地方研究,思索了一番之后,得出鄧震東逃得并不算遠的判斷。這人有了生的希望,便不會變得太瘋狂,岷山老母雙足一蹬,人便飄飛而起,在那百米大樹的樹干上如履平地,朝著上方奔跑而去,而其余人則不再往前,小心翼翼地在周圍進行地毯式搜索。

  這陣仗讓在我眉頭緊鎖,瞧著敵人一步一步地搜索過來,我心中暗自計較,塵清真人身有余毒動不得氣,小姑被惡鬼修羅入體昏迷未醒,小妖救助小姑而實力損傷,我這邊酣戰半天傷痕累累——我方的戰力實在是少得可憐,如何挨過這一節呢?

  不過剛才塵清真人的小心終于生效了,那個與蜂鳥溝通交流的痕跡學高手武映衫在朝著我們這邊草叢摸來的時候,突然之間就莫名裂成了十來塊熱乎乎的肉塊,腸子灑滿一地,惹得瞧見的人都僵直不動,生怕再觸及陷阱。

  直到此刻,所有的人,包括我,都深深感受到了這林海迷蹤里面的恐怖之處。

  在一陣詫異之后,我開始慶幸著和傳功長老在一起,心中歡喜,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我的耳朵癢癢,涼涼的,仿佛被什么吹氣了一般,我直以為小妖調皮,回過頭來一看,卻是一雙只有眼白的呆滯眼球,映入了我的眼簾——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