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卷 第四十五章 同真自爆,飛灰湮滅

  瞧見這突然蹦出來的古怪眼球,里面有那死一樣的慘淡白色,當時我就差一點忍不住叫出聲來。

  然而我并沒有,而是條件反射地伸出雙手,朝著這脖子抓去。

  在我面前出現的這家伙我并不陌生,它生前與我糾葛無數,死后與我也是過手好幾招,算得上是老冤家,當我點燃惡魔巫手緊緊掐住這脖子的時候,已經化作惡鬼修羅的茅同真張開扭曲的嘴巴,發出了一聲類似山羊叫春的聲音,低沉而具有獨特的穿透力,在這幽靜的林中響起來,將所有人的注意力,都給吸引入內。

  而在短瞬之間,它朝著我胸口,連拍了三掌。

  人雖身死,但是茅同真生前所煉絕學“烈火焚身掌”卻并沒有跟著消失,而是轉移到了我身前的這頭惡鬼修羅身上來,使得它并不比小佛爺豢養良久的那七頭拿劍修羅差上半分,反而隱隱高出了一線來。

  雖為陰靈之體,但是畢竟在那封神榜上走了一遭,那雙手掌灼熱難消,讓我心生懼意,運著往日集訓時所學會的纏身格斗技法,避開兩擊,第三掌因為體位的緣故,我根本避無可避,不過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啪的一聲響動,一條鞭子般的繩索如同那游蛇,朝著茅同真擊掌的右手卷來,將它這蓄勢久矣的一擊給扼制住,不得擊發。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黑煙縷縷,我的雙手已經深入了茅同真粗壯的脖子里——既然身已化鬼,此刻的他自然與往日多有不同,除了身材外貌頗有相似之外,四肢和身體裸露出來的皮膚多有鱗甲,呈現出苔蘚一般的青墨色,脖子和臉上則盡是滑膩粘稠的腱子肉,布滿了一環又一環的白色斑點,眼角往上拉,嘴唇往下撇,一排尖銳獠牙,鼻子鷹勾,耳朵聳拉,眼神呈現出邪惡的血紅色,真真正正的惡鬼模樣。

  我的惡魔巫手對這類惡靈之體有著天生的克制作用,這一番用力,即便是再堅韌,大半個手掌也融入其中,幾乎摸到了支撐身體的脊椎骨。

  我不知道它是否會痛,但是卻也嗷嗷直叫,然而在這方寸之間,卻是我方實力占優,小妖的九尾縛妖索捆住右手,朵朵則奮力拉住左手,使得這家伙反抗不得,想拿腳踹,卻被我提前隔擋住,不得寸功——到底不是生前,他腦子畢竟不清楚了,既然孤軍深入,便免不得被這群毆一場。

  而就在我們這邊打得熱鬧的時候,正在找尋我們蹤跡的邪靈教眾也終于發現了暴露的我們,然而經過了光頭佬武映衫的慘劇,卻也沒有立刻一擁而上,橫沖過來,這伙高手中身份最高的金陵廬主刀疤龍來到了光頭佬留下的一堆血肉前面,相隔不過七八米,凝神喊道:“別躲了,要么投降,要么我們殺你個生死不能!”

  既然說出這樣的話語,他自然也有著足夠的自信,手一揮,從他的身體里立刻飛出紅、橙、黃、綠、青、藍、紫七色彩虹一般的霞光,將他弄得跟個開光的神佛一般,聞著腥臭非凡。

  我正欲加把力氣,將茅同真這惡鬼修羅給超度了,然而它的身體突然一虛化,意圖逃出我的掌控。實體轉換為虛無的狀態,讓我陡然間把握不住,頓時失去了茅同真的蹤跡,然而小妖卻是個中好手,在茅同真搖晃身子的那一剎那,她便覺察得出來,一抖那加強版的九位縛妖索,一道白色勁氣傳遞而來,將本來已經快要消失的茅同真給緊緊束縛住。

  雖然身為惡鬼修羅,但是生物的戰斗本能還是有的,茅同真在逃生的那一刻氣力大得出奇,小妖拉扯不動,被生生地拽著朝邪靈教眾移去。

  不過小妖哪是這么好惹得,當即也是發了真火,脆生生地大叫一聲,當即化身為怪力小蘿莉,咬著貝齒,雙足深深陷入了泥土里,青色的光芒灑落地上,那些綠色藤蔓和青草立刻纏繞上來,鎖住她的雙腿,不讓這茅同真逃脫。

  在那一刻,雙方的力道是如此強勁,使得那堅韌無比的九尾縛妖索都被繃得“吱吱”直響。

  時間僅僅只是彈指一揮間,一方是傳說中的封神榜上客,生前還位列茅山十長老,另一方則是來歷神秘的小妖精,麒麟胎身孕育,那力量的巔峰對決,讓人熱血沸騰,忍不住大吼一聲。

  我自然不會讓小妖吃虧,往前一撲,又抓住茅同真的雙腿,而就在此刻,傳功長老對著他的小徒弟大聲說道:“包子,可還記得我教給你的‘歸本真元’么?”

  包子答知道,領會了師父意圖,雙手結出一個古怪的手印,口中高喝道:“歸去來兮!”

  這小人兒話音剛落,便已經沖到我身前,一記印法,竟然就擊在了茅同真的小腹上。

  青面獠牙的茅同真本來還在奮力掙扎,誰知在中了這一擊印法之后,渾身如同篩糠一般狂震,掙扎的氣力也變得越來越小了。而就在此刻,蘇北老怪刀疤龍抖落出來的那些霞光也已經朝前席卷而來,將我們之間的這一整段距離,染成了五彩繽紛的色彩,而在這些絢麗的色彩中,能夠看到好多浮動的氣旋,或者龍卷,或者勁風,或者是那通往虛無的大門,全部都被勾勒得清晰明了起來。

  將這紊亂的空間標注出來,我們前面的這段距離便不再是那兇險萬分的地雷陣,而是通天坦途,蘇北老怪刀疤龍領著手下的一干人等,以及余下的四頭惡鬼修羅,紛紛避開那些殺人不眨眼的詭異陷阱,朝著我們這邊直撲過來。

  塵清真人見此狀況,連忙大聲地喊道:“走,往后撤!”

  ——往后撤?

  我立刻意會過來,刀疤龍這云霞雖然能夠暫時標注起前面的殺招陷阱,但是卻需要時間,倘若我們一步一步后撤,定然能夠將其慢慢磨死。想到此處,我來不及超度陷入癲狂的茅同真,將其推開,拉著左邊的包子,朝著朵朵和小妖喊道:“走!”

  得了我的命令,兩個朵朵抽身后退,而我在回撤的時候,瞧見僵立著的茅同真突然回過頭來,瞧了我一眼。

  正在后撤的我瞧見回過頭來的茅同真,立刻驚呆了,因為我看到了他眼中的神光,黑色的眼珠子里面似乎還有淚光流溢——他在苦笑,臉上充滿了遺憾和不舍。

  在那一瞬間,我絕對相信這個在茅山守了一輩子法陣的犟老頭兒,已經回來了。

  然而時間不過短短一秒鐘,他又扭轉過頭去,毅然而決絕地朝著已經沖到身邊的兩頭惡鬼修羅,伸手抱去。而下一刻,我已經沖到了塵清真人的身邊,小妖也將昏迷的小姑給背了起來,正準備逃命的我最后往后瞧了一眼,卻見一朵最瑰麗絢爛的黑色火焰,從茅同真的胸口綻放而出。

  轟——這個本來已經被人操控了的茅山長老,竟然在這世間的最后一刻覺醒了本我,然后選擇以最為壯烈而決絕的方式,離開了人世。

  巨大的響聲將這片空間震得一陣搖晃,茅同真自爆的沖擊波傳遞到了我這邊來,讓我站立不住,往前跌倒,吃了一個狗吃屎。情形危急,我沒有再次回顧,攙扶著體質虛弱的茅山長老爬上了一直死命趴著的二毛身上,朝著林間疾走。

  在奔跑中,我的眼淚突然莫名就流了下來……

  在此之前,我曾經十分憎恨茅同真,然而直到他此刻灰飛煙滅的時候,我卻突然發現,他其實要比梅浪、楊知修這些心中猥瑣鬼祟的家伙,不知道要可愛多少倍,他僅僅只是一個木訥而不知表達的大齡宅男,如果沒有楊知修的話,說不定我們還能夠成為朋友。

  茅同真在世間的最后一刻,選擇了用自爆來捍衛自己的尊嚴,選擇高貴的死去,而不是渾渾噩噩地受人奴馭,讓我整個人都處于一種莫名的心傷和激動之中。

  二毛一直奔跑,塵清真人則在大聲地與這畜牲溝通,千萬別闖岔了路,刀疤龍等邪靈教眾因為茅同真的自爆損失慘重,而且也延誤了時機,并沒有追上來,正當我們以為即將逃出敵人的視野中時,我頭頂突然傳來了一陣冷哼,奔行中的二毛腦袋處,突然多了一雙修長的腳,將它重重跺了一下。

  二毛似乎受不了這打擊,四腳一亂,栽倒在了泥土里,而在最前頭引路的塵清長老身子則被黑色皮鞭一束,人就被高高卷了起來,又是一陣人仰馬翻,我護住前后的小朋友們,結果自己卻重重砸在一棵擎天大樹上,砰的一下,整個世界都變得一黯,感覺鼻子啊嘴巴里,到處都有血流出來,一嘴苦腥。

  在兩個朵朵的攙扶下,我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只見二毛被狠狠地踩在地上不動彈,而渾身黑霧繚繞的岷山老母則將傳功長老的脖子捆著,陰冷地看著我們獰笑:“孫悟空能夠逃出如來佛祖的手掌心么?不能,所以呢,別逃了!”

  我瞧見包子的師傅,那邋遢道人口鼻處都有鮮血,虛弱得幾乎立馬就要掛掉了。

  而就在這時,刀疤龍等人也撥開了草叢,出現在我們的來路處。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