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卷 第四十八章 話事人的態度

  鬼劍離開我手,跌落地上,竟然被那橫空飛來的力量給射入土中,深深一道溝壑,消失得無影無蹤。

  那一刻我感覺如芒在背,當下也顧不上僵直在地的岷山老母,平移轉換了好幾個身位,防止被那恐怖的勁風擊到。不過那陡然出現的力量僅僅只出現一下,便沒有后續。雜毛小道也感應到了這恐怖的威脅,與那個蘇北老怪刀疤龍過了一招之后,躍到我的身邊,拇指按在彎下的無名指和小指上面扣住,食指和中指自然伸直并攏,朝著那大致的方向指引,大聲喝叫道:“疾!”

  雷罰毫不停歇,如那離弦之箭,倏然隱沒到了林中,兩秒鐘之后,一個穿著胸繡白鶴道袍的男人出現在了林間盡頭,身子在樹頂和空中翻飛,避開隱秘的陷阱,朝著我們這邊飛來,而那飛劍,則在他身后疾追。

  嗒!這人來勢飛快,盡然就站在了離我們差不多十米的大樹樹枝上。

  那樹枝纖細,常人站在上面定然會垮塌下來,但是此人身子隨著那搖晃的樹枝起伏,隨之而動,晃晃悠悠間,竟然沒有掉落下來,而跟在他身后疾飛的雷罰卻毫不留情地朝著人背心刺去,風聲尖唳,而那人卻仿佛背后有一只眼睛般,左手輕描淡寫地往后面一揮。

  然后,讓我們目瞪口呆的情景出現了——他的食指和中指,竟然精準而穩定地將這飛劍給夾在手上,雖然雷罰極力掙扎,顫抖的頻率發出了嗡嗡聲響,然而卻一點兒效用都沒有,就是逃脫不得此人的束縛。

  天啊,好漂亮的一手!

  在此之前,我從未有想過竟然有人能夠空手接飛劍,并且還如此穩當——即使雷罰養成的時間并不久遠,即使雜毛小道對于飛劍之道理解得并不透徹,但這都讓我忍不住地驚詫,對這人的身手也有著驚為天人的膜拜。

  然后我的注意力終于集中在了此人的臉上:長相儒雅而極富書卷氣,三撇青須飄逸,隨風飛舞,整個人清瘦而神采奕奕,嘴角含笑,如沐春風——這仿佛大學教授一般的男子,可不就是茅山話事人,楊知修?

  瞧見楊知修孤身前來,敵我不明,我和雜毛小道都緩步后撤,臉色陰晴不定,而邪靈教等人也不知道楊知修為何會在此時現身,又驚又疑,也都聚攏在一起,小心防范著。

  惟有李云起、程莉、李澤豐和龍金海四人上前,躬身問好道:“話事人好!”

  楊知修不置可否地點了點頭,環視場中,但見阿福將塵清真人抱到包子、小姑等人前面,而那條蟠龍殘靈則在頭頂護翼,也不理我們,而是朝著傳功長老躬身問好:“鄧師叔,既然身體有恙,便在居所安心歇息便是,這等宵小,何必勞煩你來處理呢?”

  此時的塵清真人頭聳拉著,耳朵上面的豁口滴滴答答地流下血來,有氣無力地抬頭瞥了一眼樹枝上面站著的楊知修,平心靜氣地說道:“這后山守陣的職責,本來就是我的份內之事,現如今讓外人闖入了林海迷蹤,便是我的不對,所以便趕著過來,多少也能夠彌補一些。”

  兩個人都是年老成精的老狐貍,知道這言語交鋒、打嘴炮都是無用之事,說得也不多,三兩句,意思到了就行,爾后楊知修掂了掂手上雷意蔓延的雷罰飛劍,瞧向了雜毛小道,平和地笑道:“賢侄的飛劍無端犀利,確實是把不錯的法器,不錯,不錯!來,你先收著,這里的事情還是由我這茅山話事人,來處理吧!”

  他捏著雷罰的手指一松,一直用意念緊緊牽連的雜毛小道便將雷罰召回自己身前,小心拿好,不動聲色地檢查起來。

  在與我們交流完了之后,楊知修還與蘇北老怪刀疤龍拱手,說龍兄,你我相隔不遠,年輕時也有過幾面之緣,彼此都有著一份情誼,一直以來都是井水不犯河水,不知道是為了什么原因,為何今日卻是大舉來犯呢?

  此人果然不愧是被評價為長袖善舞之輩,一經出場,竟然會如此圓滑,我們和邪靈教諸人都已經劍拔弩張、鮮血飆射了,他還能夠面不改色地攀著交情。

  趁著這工夫,我蹲在地上開始挖我的鬼劍,這劍深入草地里四五寸,緊緊貼合著地里,這樣的深度,不知道承受著多大的力量,我在這坑里面找到了一顆松塔,就是這樣的玩意,將我們給驚得惶然失措,難怪梅浪會對蘇參謀說出“十年前陶晉鴻,十年后楊知修”這樣的話語。

  此人的身手,果真是已入化境了啊。

  我這邊收拾東西,那邊的談話還在繼續,在經過短暫的驚訝之后,刀疤龍也安下心來,瞇著眼睛看這個茅山大管家,嘿嘿地笑,他有些看不慣楊知修這種虛偽和矯揉做作,直接點醒道:“楊先生,我們所做的,不正是你所想要做的么?要不然我們在這茅山上行事,哪里會這么容易?只可惜讓你失望的事情是,我們迷路了,根本就找不到陶晉鴻那老烏龜的住處,要不然你幫個忙找一下,不然這戲大家都沒辦法演下去。”

  刀疤龍說得是如此直白,一點兒臉面都不肯給,楊知修卻巍然不動,臉上還掛著謙卑平靜地笑容,淡淡地說道:“我的心思,你們又如何得知?多言了……”

  說到這里,他便不理會這干邪靈教眾,最后,他終于面對著岷山老母,面對著自己的姐姐,語重心長地緩緩說道:“唉,你在胡鬧啊!”

  岷山老母剛剛被雜毛小道算計,丟了人質,又與那條蟠龍殘靈糾纏好一會,氣息都沒有喘勻,聽到自家弟弟的話語,不屑一顧地說道:“知修,我這是在幫你!”

  楊知修臉上也流露出不屑的表情,不過也不多言,飄身下來,腳踩實地之后,朝著塵清真人詢問道:“鄧師叔,此處且有我來照料,可好?”塵清真人已經說不出話來了,在包子的攙扶下,有氣無力地點了點頭,得了這吩咐,楊知修便不再客氣,朗聲說道:“刀疤龍,你等邪靈教既然入了我這茅山來,斷沒有讓你們再回去的道理,今天將你們擒下,全是你們的錯,可不要怪我。”

  他這話一完,腳尖輕點,身子便朝著刀疤龍等人倏然沖去。

  最早與楊知修接觸的,是那一頭殘余的惡鬼修羅,當下也是舞動手中長劍,朝著楊知修疾刺而去。楊知修原本是空著雙手的,而衣袖翻轉間,卻出現了一塊硬玉質地的青灰色朝圭,上面蘊含著蒙蒙青光,根本也不講究什么招式手法,抬起便朝著這頭惡鬼修羅拍去。

  那惡鬼修羅乃小佛爺為此次行動特意準備的,七頭便可力壓十數條蛟龍陣靈,我與之交過手,知道它的厲害,并不是一般小鬼可堪比擬。我原以為那頭惡鬼修羅能夠攔得住楊知修的沖勢,然而眼睛一花,卻見那頭難纏的惡鬼修羅在短瞬之間,被楊知修的朝圭給連著擊中三次。

  這每一擊,都擊打在鬼靈之體中最易藏魄的位置,三下,讓這頭惡鬼修羅動彈不得,而就在下一秒,一張發黃的符箓已經貼在了那鬼物的額頭之上,當兩者錯肩而過、楊知修用朝圭與前面兩個邪靈教高手拼得丁零當啷一陣玉響的時候,我看到又一蓬絢爛美麗的焰火從那惡鬼修羅的額頭處燃燒起來。

  當楊知修一腳將先前與包子拼斗的那個邪靈教高手,給踹到樹干上面去的時候,那惡鬼修羅的頭顱已經被燒得熱力縈繞,一具雪白的顱骨被燒了出來,接著那個慣來沉默的惡鬼修羅開始發出了嘶啞的叫聲,咩、咩、咩,凄厲而古怪,讓人心中震撼。

  說話間楊知修已經將另外一名邪靈教眾的腳筋挑斷,那人跪倒在地,艱難地從懷里摸出兩個符兵來,一擠,黑煙四散,那有著古怪造型的符兵根本還沒有來得及凝聚,便被楊知修一圭一個,給直接超度走,瀟灑利落之極。

  我提著鬼劍在后面癡癡地看,眼睛瞪得大大,一點兒也不敢眨眼,生怕錯過了任何細節。

  拋開復雜的立場來說,除了那些不是人類的存在,楊知修是我見過的、最厲害的修行者,沒有之一,這種厲害并不局限于修為,而且在于他拼斗時那舉重若輕的輕松自在感,即使前面有那刀山火海,他也微笑向前,沒有什么能夠阻擋他前進的步伐——他要去,便能去。

  帥,太帥了,這才是頂級道門的真正實力,手持青玉圭簡的楊知修所向披靡,在我們眼前難如高山的敵人,他輕松跨越,有的甚至直接秒殺,沒有一點兒停頓,短瞬之間,他已經結果了一頭惡鬼修羅,兩個邪靈教高手,另外一個也被一掌擊中,癱倒在地。

  不過他也迎來了第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對手,與蘇省的經濟地位不一樣,金陵鴻廬只是一個規模很小的邪靈教分廬,但是蘇北老怪刀疤龍卻并不是一個好相與的家伙,手持著沉重樸刀,他立刻進入了瘋狂的扶乩狀態,一套潑風刀法施展下來,倒也與楊知修斗得有聲有色,叮鈴鈴的金玉交擊聲不絕于耳,讓人驚嘆。

  然而刀疤龍最終還是不敵楊知修,被一腳踹飛到了樹干之上。

  整個大樹一陣抖動,樹葉紛紛落下,刀疤龍滑落樹根處,楊知修一點停頓都沒有,正待下那殺招,刀疤龍突然從懷里拿出一物,大聲喊道:“停!你倘若再上前來,我便此物引爆,讓你們所有人,包括這不穩定的迷幻詭陣,包括這后山,全都與我陪葬!”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