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卷 第四十九章 引爆的噬心雷

  楊知修手上的青色圭簡此刻已經亮如恒月,上面積蓄的能量倘若灌注到刀疤龍身上去,這個邪靈教鴻廬的廬主只怕撐不住半秒鐘,必然會渾身碎裂而亡。

  我之前還頗有些傲氣,覺得自己也算是一方高手了,然而一山還有一山高,瞧見了楊知修的這番出手,這才驚覺,對于真正到達了一定層次的高手來說,我們這樣子的角色,頂多也就算是難纏而已,真的不能太過自豪,否則最后丟臉的,還是自己。

  戰斗力爆表的楊知修果真有罩住全場的底氣,一步一步地朝著刀疤龍走去,臉色冷峻,而那個右手持著沉重樸刀的蘇北老怪則一邊吐著血,一邊將左手一個黑乎乎的東西給高高舉起,獰笑道:“楊知修你這個龜孫子,倘若你再走一步,信不信老子和你就同歸于盡?”

  楊知修本來并不理會,然而當他瞧清楚刀疤龍手上的東西,不由得眉頭皺起,臉色變得極為難看,有些疑惑地猜道:“噬心雷?”

  說著這話,他本來都已經準備砸下去的青色圭簡,又收回了袖子里面來。

  我不知道為何會有這般變化,伸過脖子去看,卻見刀疤龍手掌上面托著一個橘子大小的東西,像是某種東西的果實,外面有墨綠色的蓮花瓣兒,最中心卻是裝著那滿滿“蓮子”的蓮蓬果兒。

  那蓮蓬果兒里面仿佛蘊含著無端的兇戾,溢出來的氣息讓人從腳底酥麻到頭皮頂,寒意直冒,仿佛里面住著一個驚天大魔頭一樣,旁邊那墨綠色蓮花似有生命一般地無意識游動,將這讓人驚悸的氣息給一點點收斂起來。

  我實在想不起這世間竟然會有這樣奇怪的果子,讓人看一眼,就如見惡魔。

  聽見楊知修說起手中這東西的名字,刀疤龍冷冷一笑,拄著厚背樸刀勉強站起來,顯然剛才楊知修帶給他的傷害十分大,以至于剛才還生龍活虎的他現在連站起來,都有一些踉蹌,刀疤龍唯一還剩下的一個手下跑了過來,與他站在一起,扶著他,至于岷山老母,則遠遠站在斜側里,既不挨著邪靈教,也不挨著楊知修,倒與我們的立場有些相似。

  站穩身子,刀疤龍依著寬厚的樹干,臉上露出了古怪的笑容,咳了咳,滿口血,說道:“沒想到你居然還知道噬心雷?”楊知修站在刀疤龍身前五米處,雙手抱胸,不悲不喜地緩緩說道:“不奇怪,茅山的文庫里面有對這東西的記載,我這些年看的書多了,也就知道了。”

  “知道就好!免得你茫然無知,反倒害了大家伙兒的性命!”

  刀疤龍人沒精神,語氣倒是鏗鏘有力:“我臨來的時候,小佛爺單獨召見了我,面授機宜,說這茅山的林海迷蹤,就是一個洞天福地的迷亂通道,這里的空間極其不穩定,上至靈界,下通幽府,左右或許能達高山之巔,或許能達大洋溝底,破陣蜂鳥不一定能夠將我們帶到陶晉鴻閉關的居處,而且凡事都是計劃不如變化,茅山高手和妖孽輩出,此行未必坦蕩,所以給了我這么一顆噬心雷,以備萬一。當初我來的時候意氣風發,然而萬萬沒想到,我最終還是要用到它啊……”

  刀疤龍無限感慨,而我則疑惑得很,問這左右,說那家伙手上的果子有多厲害,到底是用來干嘛的?

  雜毛小道和其余茅山后輩都不知曉,老蕭這家伙苦中作樂地嘿嘿笑,說反正好像不是用來吃的。

  我看向了傳功長老,他的眼睛很亮,似乎有話要說,然而剛剛一張口,胸腔一陣蠕動,猛地咳嗽,正在幫他包扎耳朵的包子一陣心疼,哭著說師父你先別說話,再說,死了怎么辦?

  許是自家的女徒弟說話實在是太彪悍了,塵清真人張了張嘴,最終還是不說話了。

  “噬心雷,這東西我倒是知道的!”

  正在我們這兒所有人都懵住了的時候,旁邊的小妖卻說話了:“傳聞靈界與人間的交界,長著一棵參天大樹,樹蔭可遮蔽來往兩界的旅者,不受那滔滔罡風的吹襲——這樹一千年開花,一千年掛果,又一千年方才成熟,那些掛滿樹上的果子成熟后,全部都呈現出心臟的模樣,紅彤彤的直滲血,因為經受了太久的兩界罡風,這果子里面蜂窩一樣,種子全部都蘊含著濃縮到了極點的罡風,個個都是炸藥包。這些果子成熟之后,會順著風掉落到大樹旁邊的無盡深淵里面去,化作滅雷,當作天道神罰,也有人用靈河上的黑蓮花將它包裹,符咒封印,用來當作法器……”

  聽到小妖這玄之又玄的話語,我不敢說信,也不敢說不信,畢竟小妖沒有必要騙我,而所謂的靈界與幽府,雖然也常聽人講起,但是卻從來不知道真假,或許是這宇宙中另外一個星球罷了。

  我們這邊悄聲交談,而楊知修和刀疤龍的言語交鋒,卻還在持續:“龍兄,何必呢,且不說你這噬心雷是真是假,便倘若是真,也就夠你自個兒自殺罷了,我們往后撤幾步,相安無事了,何必呢?好了,我不殺你,只要你束手就擒,我保證你的人身安全,如何?”

  聽到楊知修循循善誘的話語,刀疤龍一聲冷冷地笑,用看傻子一樣的眼神看著楊知修,好一會兒后,他突然恣意地笑了起來,哈哈哈,仿佛遇見了最開心和搞笑的事情。

  他雖然笑得如此忘我,但是當楊知修的身子稍微一動的時候,他卻又立馬停止住,笑意難消地咧著嘴說道:“別動,楊知修,你知道撕開這黑蓮花的時間,絕對會比你將我制伏或者擊殺的時間慢!”

  聽到了刀疤龍的警告,楊知修的身子頓時就變得了僵直,不敢再動,而刀疤龍則繼續說道:“楊知修,你這個偽君子,是你真傻還是當我傻?這噬心雷在普通的地方,依你的修為或許還能夠逃生,但是在這極不穩定的空間里,一旦噬心雷響,罡風破裂,所帶來的連鎖反應,必定會將這整個茅山后院給轟個灰飛煙滅。到了那個時候,別說是你我,就便是這郁郁蔥蔥的山林,乃至這整個山頭、整個空間都不復存在了。所以到了現在這個時候,你們需要明白,我才是老大,我才是真正掌握著所有人性命的人——包括你!哈哈哈……”

  這得意的笑聲一連串,緩緩停歇下來之后,刀疤龍無比暢意地說道:“當日小佛爺將這噬心雷給我的時候,說實話,我心里面其實是有意見,有埋怨的。不過我現在思路通達了,看到你們這一個一個高高在上的茅山高人,所有人的性命都掌握在我的手上,所有人都要跪在我的面前喊大爺,何等之權力?”

  他感慨了一下,無情地說道:“楊知修,你這個老混蛋,明明就是想把陶晉鴻干掉,自己當老大,表面一口回絕楊小懶的提議,暗地里卻又配合我們行事,甚至還不惜將茅同真給殺死,栽贓嫁禍給我們,也要讓我們得以進入茅山……你這個背地里男盜女娼,表面又還想代表著真理和正義的家伙,遮遮掩掩,為自己登上掌門之位鋪平道德上面的道路——我操,你還好意思當這茅山話事人么?其實在我們的心里,你他媽的還不如陳志程那個老魔頭,他雖然殺我教內兄弟千千萬,但是為人至少還算是一個光明磊落……”

  楊知修本來一直微笑地聽著刀疤龍揭開自己濕淋淋的傷疤,并不介意我們和塵清真人聽聞這內中辛秘,然而當聽到刀疤龍拿他和大師兄放在一起比較的時候,他平和的臉上卻露出了猙獰之色,大叫一聲“夠了!”,然后盯著刀疤龍,斬釘截鐵地說道:“刀疤龍,我想告訴你,事實會證明,陳志程那種狗屁不如的垃圾,永遠都比不上我——我,楊知修,一定會成為茅山歷史上最厲害的掌門人,沒有之一!”

  刀疤龍哈哈大笑,大聲呵斥道:“倘若你死了,那就永遠只能是一個大管家而已,當什么掌門?別妄想了,想活命,你他媽的就給我跪下來!”

  聽到刀疤龍這歇斯底里地命令聲,楊知修的臉上也顯露了古怪的笑容,語氣輕松地說哦?你真的要炸了這里啊,那你就快炸吧,我未必會怕你么?

  刀疤龍預想了楊知修所有的反應,然而卻萬萬沒想到面前的這個男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他瞪著眼睛,臉上蜈蚣一般的傷疤不住抖動,壓著嗓子問為什么?楊知修從懷里摸索了一會兒,找出一張泛黃的符箓,說瞧瞧這是什么?這是風符,李道子的作品,全茅山碩果僅存的遁符,你快點吧,我等著用呢!

  刀疤龍難以置信地大聲叫道:“怎么可能?這玩意怎么可能逃離此處……你舍得他們?”

  楊知修回頭,望了一眼岷山老母,語氣冷淡地說道:“舍得!”

  他說完這些,手一抬,又是一道流光射向了刀疤龍手上的那個噬心雷,而風符燃燒,他的身影則在急速后退——刀疤龍沒拿穩,那噬心雷,終究還是爆了!

4條評論 to“第三十一卷 第四十九章 引爆的噬心雷”

  1. 回復 2015/01/23

    不要無視我

    前方高能

  2. 回復 2015/03/05

    楊知修

    掌門永遠只能我來當!哈哈哈哈……

  3. 回復 2015/04/04

    噬心雷

    燃燒吧!割裂吧!因果……

  4. 回復 2016/03/04

    小妖

    ——至于陸左等人,能殺則殺,不能殺改日便是,不必強求。這句話太邪惡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